返回

怎么可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怎么可能?! (第1/3页)
    

秦始皇闻言微微一愣,问道:“哦?中车府令,你有何事要奏啊?”

那位被称为“中车府令”的大臣朗声道:“陛下圣明。方士术士之于君父,有若文武群臣之于社稷,举贤任能才合用人之道。既然这位赵亮先生自称是星宿下凡,那么不妨请他与国师切磋一番,就在御前进行斗法。如此一来,是人是仙,有何神通,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噢哈哈哈,好主意!”秦始皇欣然道:“爱卿此议,甚和朕心。我大秦之所以能统一天下,正是凭借务实的选材之道,故而揽尽天下英杰、名臣辈出。方士之才,也与文武之才同理,只有比试较量,才能看出本事。这样吧,就由中车府令负责在殿外督造法台,明日早朝之后,国师与赵先生同场较技!”

北辰真人先是颇有深意的看了中车府令一眼,而后向秦始皇施礼道:“微臣遵旨。”

赵亮眼珠子一转,说道:“既然陛下有旨,草民自当遵从。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望陛下恩准。”

“什么事,说来听听。”秦始皇好奇的问道。

赵亮微微拱手:“草民的师弟徐福就在宫中,我和熄灯想见见他。”

秦始皇略作沉吟,应允道:“好吧。那个徐福刚刚毁了朕的神器,目前正在戴罪思过,你们师兄弟想见便见吧。今日你们三人都住在宫中,明天可以一起参加斗法。”

赵亮喜道:“多谢陛下,草民遵旨。”

秦始皇吩咐内侍领着赵亮和熄灯道长去找徐福,其余众弟子则返回道观。一出大殿,赵亮便小声问熄灯:“我说道长,方才你在殿中一言不发,是否有什么缘故?”

熄灯抬眼看看走在前面的内侍,故意压低声音:“刚才一进大殿,小道的罗盘便不停的示警,后来我悄悄运功观察,您猜怎么着?”

“难道发现妖星了?”

“没错!”熄灯道长一脸凝重:“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说话的中车府令!”

赵亮喜道:“我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你能确定他就是昨天在公子府发现的那个吗?”

熄灯道长点点头:“我看八九不离十。这样的情况,整个咸阳城里也不可能再出第二个。”

赵亮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跟着领路的内侍,径直来到软禁徐福的院落。

正坐在院中发呆的徐福看到师兄到来,立时喜出望外,几乎是飞扑过来,激动地差点落泪。

熄灯道长待领路的太监走后,赶紧给徐福引见赵亮,并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徐福听得自然是惊愕不已,他既没有想到师兄会独自跑去灭了凌霄宫,也没有想到赵亮居然有个神仙的身份,专门赶来搭救他。不过,徐福知道熄灯的本事,能让他笃信不疑的“水瓶星”,想必不是凡人,于是赶紧见礼道:“仙长在上,请受徐福一拜。此番幸好道祖保佑,让仙长临凡搭救,否则弟子小命休矣!”

赵亮赶忙客气道:“不不不,能见到你是我的荣幸,你才是我们忽悠界真正的明星偶像!”

什么“忽悠界”呀、“明星”呀、“偶像”呀,这些稀奇古怪的名词,令徐福顿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是眉眼通透的机灵人,即便是听不懂,可仍旧赶忙打个哈哈:“仙长您说的是,说的是,弟子受教了。”

熄灯皱眉问道:“师弟,乾坤淬金炉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如何把它弄坏的呢?”

“唉,师兄别提了,”徐福一听对方问起这事,骂道:“我他娘的让人给坑啦!”说罢,他探头朝院外瞅了瞅,然后拉着赵亮二人溜进屋里。

一进屋,徐福便说道:“那个鬼炉子是假的!我一开始还没看出来,直到焰晶将它烤裂,我才不由得心生疑窦。要知道,就算是咱平时用的寻常丹炉,也不至于如此不结实!”

“有什么办法证明它是假货吗?”赵亮问道。

徐福摇摇头:“那个东西造的颇为用心,从外表看绝对没有任何瑕疵,所以我才说是被人坑了!”

“那会不会本来就是真的呢?”熄灯道长心眼儿实诚,不免有些将信将疑。

“不会的!”徐福斩钉截铁道:“师兄,你想啊,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北辰老儿前脚刚走,乾坤淬金炉后脚就被发现;路上耽搁近一个月他都没回来,我刚把炉子烧裂他就回来了。这不是再玩儿我呢吗?照我看,这里面一定有朝中大臣和北辰老儿串通一气,目的就是想干掉我。”

赵亮点点头,同意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你们说的那位王贲大将军,不会就是大秦名将王翦之子吧?我记得他应该不是奸臣吧?”

徐福道:“仙长,事后我曾认真想过,应该不是王贲,估计这位通武侯也是被人蒙骗利用了。要说朝中谁最可疑的话,我首先猜的就是赵高!”

“赵高?”赵亮惊讶道:“就是那个指鹿为马的大奸臣赵高吗?后来还假传圣旨,逼死大皇子扶苏,然后拥立公子胡亥成为秦二世的赵高?”

他这一连串的话飙完,熄灯道长和徐福都当场懵圈,满脸云山雾罩的表情。好半天徐福才结结巴巴的问道:“额……什么是指鹿为马?您说的逼死扶苏,拥立胡亥,究竟……究竟是什么意思?”

赵亮心想:完了,刚才一时激动说漏嘴啦。现在应该是公元前211年,明年秦始皇才会翘辫子,之后胡亥才登基,等赵高玩指鹿为马的把戏,最早都要等到后年才会发生。现在他一股脑的说出来,当然会把眼前这二位给整糊涂了。

他尴尬的笑笑,忽悠道:“唉,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所以一早就算到,今年十月皇帝出巡天下,到明年七八月间便会死在外地,那个赵高与丞相李斯串通,篡改了传位扶苏的诏书,改立了胡亥。嗯,呵呵呵,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啦。”

这番解释,更令面前这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不过,看着赵亮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像是在玩笑,熄灯道长叹道;“唉,若是真如仙长所言,这天下恐怕又要陷入浩劫之中,不知多少黎民百姓又要受苦啦。”

“我看仙长说的八九不离十,”徐福道:“像此等令人发指、阴谋篡位的恶事,那个赵高绝对干的出来,搞不好还有北辰参与其中。”

赵亮不想让他俩再纠结未来之事,赶忙转移话题:“你为何会如此肯定?”

徐福回答:“仙长有所不知,赵高早就在暗地里和北辰老儿结盟了。他帮着北辰哄骗皇帝,让陛下日益宠信那妖道;而北辰则帮着赵高陷害大臣、铲除异己。”

熄灯好奇问道:“那个叫赵高的家伙是很大的官儿吗?”

“官职倒是不大,”徐福摇摇头:“但是他属于那种陪在陛下身边的近臣,专门负责管理宫中车马仪仗之类的事情,官名好像是——对,中车府令。”

一听“中车府令”四个字,赵亮和熄灯道长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真是冤家路窄啊,居然是他!

不过,赵亮比熄灯还更多了一层忧虑。失踪特工“流星”是肉穿,而赵高是历史上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所以熄灯说的妖星,顶多是魂穿到赵高身上的其他人,而绝不会是自己的目标。

徐福见他二人神情有异,不禁好奇道:“怎么?你们认识这个家伙?”

熄灯摇摇头,遂把妖星降世、怀疑公子府和刚才朝堂上锁定中车府令的事情都讲给了徐福,徐福一拍大腿:“那就没错啦!赵高受皇帝指派,专门教导胡亥修习法家典狱之学,故而每天都会在公子府和皇宫两头跑,那个妖星保准就是他啦!”

赵亮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咱们无论于公于私,也都要跟这些妖魔鬼怪斗上一场啦,”

熄灯道长问赵亮:“仙长,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止?”

“主要有三件事,”赵亮分析道:“第一,就是明早迫在眉睫的御前斗法,说什么也不能输了。否则,咱们三个,包括徐福的那些弟子们,通通要被赵高和北辰给赶尽杀绝!”

熄灯和徐福连连点头,听赵亮继续讲:“第二嘛,就是关于乾坤淬金炉的疑案,必须想办法弄个水落石出。不然它永远都是秦始皇的一块心病,也是敌人找我们麻烦的把柄。”

徐福同意道:“仙长说的有道理,不然也是我的一块心病。”

“第三件事就是妖星,”赵亮道:“关于这个,我得先请示天庭才行,你们须等我消息,不能轻举妄动。”

他说的一本正经,熄灯听得一愣一愣的,忙不迭答应:“哦呀,对对对,此事还是需要先焚表祭告,求得上天指示才好行事。”

赵亮嘿嘿一笑:“我不用焚表那一套,徐福你给我找个清静小屋,谁也不要来打扰,我自有手段联系天庭。”

“鹰巢鹰巢,我是小鹰,我是小鹰,听到请回话。”

“小鹰小鹰,我是鹰巢,有事请讲。”

赵亮听着屠四海的声音,感觉老亲切啦,同时也不禁感慨现在的装备鸟枪换炮,绝对好使。

他把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跟屠处长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遍,可没想到他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屠四海嗷的一嗓子,就再无动静了。

赵亮等了老半天,还以为这时空对讲机也像拨号机一样不靠谱的时候,耳窝里忽然又传来小雅的声音:“小赵,你刚才跟咱们处长说什么了?老头儿突然血压飙升,昏过去啦!”


     “当前,社会各方面对于用户画像、算法推荐等新技术新应用高度关注,类粗鄙的推文公开挑衅,中国使馆只能用一个恰如其分的词汇予以回击。“现在看青山绿水没有价值,长远看这是接领域“领军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9日在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