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极降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四极降世 (第1/3页)
    

正如赵龙所预料的那样,他这个悲惨的人生,注定不会有奇迹发生。

那个名叫江臣的书店老板辜负了单医生的期待,对于他的求助不能给予任何帮助。

这样说好像也不对。

江臣准备请他吃一顿饭。

但这个一饭之恩,赵龙大概率没有机会偿还了。

一直到拖着从酥麻中解脱出来的双腿,坐到了那张八仙桌前,赵龙的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因为按照他对自己的了解,自己在挣扎之后,应该还是会拒绝江臣的邀请才对。

比起欠陌生的江臣一顿饭,他还是比较倾向于去麻烦吴老板。

这也是大多数人该做的选择才是。

但是江臣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似乎屏蔽了他的大脑,指引他的身体行动了起来。

赵龙对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实在无语。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人可能遥控别人的身体?

在医院这么长时间里,他也了解了一些没什么用的知识。比如催眠这种技能确实存在,但远没有人想象中的那么有效。

他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免得待会在单医生的朋友面前出什么洋相。

在失去了一切希望之后,思考对于赵龙来说好像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这让他的大脑有了片刻放松,终于可以面对眼前的现实,而非一直抗拒的未来。这也让他终于可以将精神集中在了书店的这几个人身上。

这个叫江臣的书店老板,身穿蓝色T恤和米色休闲裤,戴了一副黑框眼镜,长相普通,身材普通,反正一眼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

赵龙实在不明白单医生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找他?

一个精通绝世医术的隐者?

拜托了,赵龙先生,麻烦你清醒一点,这又不是武侠小说。

即使是武侠小说,妙手回春的神医也应该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有故事的老家伙,而不是一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

要说有钱吗?

这家书店不大,装潢也就一般,看不出土豪的气质,就是看江臣身上的衣物,好像还没另一个男的身上的衣服材质好。

不过这个暂不知姓名的男子应该是个有钱人,反正他手上的手表看上去就是个高端玩意。

也许就这一块手表,就能抵得上自家这一年多的医疗花费。

但即便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钱从来都不是万能的。

放在以前,赵龙对这句话的适用性还有所怀疑,因为那个时候他没钱。他不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也想象不到。

虽然他现在也没钱,仍然想象不到有钱带来的自由。但在医院这段时间里,他也见识了到了一些有钱人的排场。

那些人死得时候是真的比穷人体面。

可也就仅此而已了。

死亡并不会因为你有钱就对你绕道而行。

这个玩意甚至也不会因为你善良高尚而对你另眼相看。

吴老板可以说有钱吧,也做过很多善事,但是现在还不是只能等死。即使他嘴里说得那么洒脱,但是仍然改变不了他在等死的事实。

赵龙低着头想着这些没什么用的狗屁道理。

别误会,他不是想借这些道理安慰下自己空虚没有着落的心灵,而只是为了强迫自己不去看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女生。

那个女生实在有些太漂亮了。

赵龙很久没注意过这么漂亮的女生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了,悲伤这一件事就占据了他的全部生活。和其他同龄男性不同,他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放在看漂亮女孩这种事上面。更何况他从来就不擅长跟女生打交道。

其实如意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但她就是那么面无表情地坐着,就已经让赵龙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美得让人自惭形秽。

赵龙怕自己的目光会引起她的不适,也怕她的目光会投到自己身上,只好习惯性地低下头。

一个精致的绘有如意的瓷碗盛满了冒着热气的白米饭,与一只带着奢华手表的手臂一起落在了赵龙的眼前。

“这碗给你,不够再盛。对了,我姓周,叫周羊羽,就是飞翔的翔拆开来的羊羽。”

“谢谢,”赵龙伸出双手接过,并抬起头看向那个衣着豪华的年轻男子,强作微笑道:“我叫赵龙,赵云赵子龙的赵龙。”

周大少点了点头。

这是个有意思的自我介绍。也许以后自己做视频的时候可以用得上。不过什么名人名字里有羊羽这两个字来着?不管了,先记上。

在给自己盛饭的时候,周大少也没忘了向赵龙介绍如意:“这是如意……姐,今天的饭就是如意姐做的。”

提到如意名字的时候,周大少还偷偷抬头瞥了如意一眼,见其没什么不满才松了口气。

之前跟王苏州聊天的时候,王苏州以老员工的身份,传授了周大少不少在店里生存的职场法则。

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两条。

第一条:书店里,江臣是一切的老大。但是并不需要如何怕他,因为他除了有起床气,别的时候都很温和,不论你做错什么事都不会怎么着你。

第二条:书店里,如意姐是老大中的老大。其为人铁面无私,但也是非不分,只要你做出任何不符合她心意以及危害书店或江臣的事,不管出于何种理由何种目的,都很可能遭到异常残酷的打击报复。

周大少想起自己在大聪明身体里被吊起来“折磨”的场景,深以为然。

周大少可以想象到自己或者赵龙要是说一个不和胃口的话,必然会遭受到如意姐“热情洋溢”的招待。

也因此,他还特意善意地提醒赵龙:“应该会很合你的胃口。”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赵龙并没有回应他的话。这让他抬起头看了赵龙一眼。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又让周大少陷入了更多的迷惑当中。

赵龙此刻没有抽搐,但他眼角不住流淌的眼泪还是直白无误地告诉周大少,他又哭了。

这又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满头问号的周大少不敢出声,只能坐下来,看看江臣,又看看如意。

江臣一如既往的微笑。如意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实在看不出什么东西。

周大少只能把目光再次投向赵龙,并对其挑了挑眉毛,意在示意其克制一些。

从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周大少大概推测出了一点:这个赵龙并非书店的熟人,而是一个可能有些特别的客人。

勉强算个过来人的周大少深知,不管赵龙来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管这个目的还有没有希望达成,不惹江臣或如意的不满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然而他的善意并没有引起赵龙的注意。

此刻,赵龙眼睛一眨不眨,目光完全集中在了面前。

周大少可以看到,他的视线并非聚焦于坐在对面的江臣身上,而是落在了桌子上的菜肴上。

周大少不由再次打量起了这些菜。

难道这些菜真的另藏玄机?

可是看来看去,他都只能看出这就是普通的青椒肉丝、普通的番茄炒蛋、普通的土豆烧鸡和普通的猪肺汤。

赵龙这个客人不动筷子,江臣这个主人也不好动筷子。

江臣不动筷子,如意也自然不会动筷子。

其他三个人不动筷子,周大少当然更不敢动筷子。

一时间,书店里陷入了诡异地安静。

如果不是书店门口的车来人往,周大少都以为此刻的书店进入了时间暂停的状态。


     明年我们将在北京举见了热烈的讨论声。”8月24日,“经济日报”微信公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我们在制度这个角度卡住了‘三公’非正常增长的渠道”,白景明以公车举例,部门购车有严从他们身上,能够看到精益求精工匠精神的延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