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大界主任你挑(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五大界主任你挑(二) (第1/3页)
    

回到自己居所后,季辽掏出身份令牌在自己眉心一贴,又看了一眼任务的地址,片刻之后将身份令牌收了起来,他长出了一口气,“但愿事情别像我想的那样就好。”

两日后,季辽来到一处山脚下,此时这处地方已经站了五人。

这五人三男两女,其中两名女子身穿赤红道袍,显然是赤霞峰的弟子。

而另外三名男子其中二人是伏仙峰的弟子,最后一人身着水蓝道袍,却是衍水峰的弟子。

那名衍水峰的弟子见季辽出现在这里,眼中异色光芒一闪,脸上顿时堆起了笑意,向前迎了几步,对着季辽一拱手,自报家门道,“诶呦,在下文昌鸣,没想到能在这里与季师弟相见实乃荣幸。”

季辽打量了一眼文昌鸣,却见文昌鸣年约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相颇为儒雅,皮肤很是白嫩,举手投足给人一种凡间书生之气。

同样对着文昌鸣一拱手,谦虚了一句,“呵呵,能与文师兄共接此任务也是季某的荣幸。”

“哈哈哈,季师弟过谦了。”文昌鸣哈哈一笑,走至其余四人身边,对着四人一拱手说道,“这位是我们衍水峰的天骄符师,季辽季师弟,想必几位同门也听过季师弟的大名吧。”

几人一听季辽的名字,均是诧异的向季辽望来,显然是听说过季辽的名头。

最后还是那两名赤霞峰的女弟子当先开口“小女子雪灵儿,见过季师弟了。”

只见这雪灵儿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有着一双灵动的眼眸,乌黑的长发上系着几条珠串,看上去颇为俏丽。

季辽微微一笑,对着雪灵儿一拱手,“季辽。”

“嘿嘿,我呀在上次拍卖会上就见过你,那时你坐在赤霞峰的山头上,距离我并不远的,只不过那时你只顾着和伏仙峰的胖子竞价了,没注意到我罢了。”雪灵儿嘿嘿一笑,说完一拉身边的另一位女子说道,“这位是我的师姐,名为墨香,怎么样漂亮吧。”

“你这小妮子。”名为墨香的女子,伸出玉指一戳雪灵儿的头,说了一声,随后才对季辽一拱手,“小女子墨香,见过季师弟。”

墨香长的确实漂亮,从样貌来看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她身材纤细高挑,体态婀娜妖娆,皮肤白嫩如雪,一双眸子不时闪烁明亮之光,娇俏的鼻子下是鲜红欲滴的薄唇,给人一种成熟而又热情似火的美。

季辽对着墨香同样一拱手,“季辽见过墨师姐。”

文昌鸣在一旁看着,见季辽与雪灵儿和墨香已经打过招呼,当即再次开口说道,“来来来,季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二位伏仙峰的同门。”

季辽扭头看向余下两名男子,却见这二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黑一白,立在那里有着明显的反差。

“这位师兄名为胡来,入门已有三十余年,修为已达纳气十层,是我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了。”文昌鸣看着其中一人对季辽说道。

季辽看着胡来只感觉这人身高足有八尺,比他高了足足有一个脑袋,身体瘦弱没几两肉,打眼一看活像一个竹竿,只不过胡来一副冷淡的表情,似乎很不好接近的样子。

“见过胡师兄。”季辽对着胡来一点头说道。

胡来只是微微颔首,便在没说什么。

“这位呢....”

“诶诶诶,我还是自己来吧。”

文昌鸣刚要介绍那个矮胖男子。

而那胖子却是一摆手,打断文昌鸣的话说了一声。

“啊..哈哈...自当如此,自当如此。”文昌鸣一愣,随即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

“在下方雷,在伏仙峰久闻季师弟大名,早想去拜会季师弟了,没想到今日会有机会在这里相见。”方雷对着季辽一拱手,说了一声。

方雷年约不过四十岁的模样,皮肤极为白嫩,与一旁的墨香倒是有的一拼,说话之时始终面带笑意,一副和善的样子。

“哈哈哈,方师兄哪里的话,若是有事找在下知会一声便可,在下自当前去的。”季辽对着方雷一拱手说了一句。

方雷嘿嘿一笑,“那怎么使得,怎敢劳烦季师弟大驾。”

几人互相认识之后,又说了几句场面话,随意找了几处地方盘膝坐了起来。

“对了,季师弟我听闻几年前你已经被宗门定为失踪之人,消失了七年最近又突然出现了,这一段时间你去哪了?”几人刚一落座,坐在季辽身旁的文昌鸣便开口问道。

此话一出方雷的眉头一挑,看样子与文昌鸣一样也想问季辽这件事,不过因不是一峰之人所以不好开口罢了。

胡来则是坐下之后就一直保持那个模样,仿若老僧入定一动未动,似乎对外界的事没一点感觉。

一旁闭目打坐的墨香,嘴角不易察觉的动了动,显然对这件事也很好奇。

“对呀,对呀,季师弟听说你消失了七年,这七年你干什么去了?”雪灵儿性格活泼,一听文昌鸣问的这话当即接口问道。

季辽将场内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淡淡一笑回道,“回家了,在家里呆了些时日。”

场内之人均是纳气八层以上的修为,都是修炼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家伙了,一听季辽这话,他们当然知道季辽是搪塞他们的,不过季辽不愿意说他们自然也不会追问。

“呵呵,原来如此。”文昌鸣说道,随即又问道,“不知季师弟可还会在峰内卖符箓?”

“那是自然,那可是我的老本行啊,不卖符箓我可就没饭吃了。”季辽轻笑一声回道。

“诶,季师弟,日后你卖符箓的时候能不能卖我几张?”闻听季辽还会继续卖符箓,雪灵儿眼睛一亮上前问道。

“小事!”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可别反悔。”雪灵儿俏皮的说了一句。

季辽淡淡一笑当作回应,随即仰头看了一眼天色。

只见此时已是正午,已经到了集合的时间,可行云峰的两个人连个人影都没有。

雪灵儿顺着季辽的目光看了一眼,不禁嘟起了小嘴,嘟囔了一句,“这都什么时辰了,那两个人怎么还没来。”

端坐一旁的墨香美目流转,嘴角略微扬起,嗔怪的看了一眼雪灵儿道,“急什么,耐心等一会吧。”

“诶,我最讨厌等人了。”雪灵儿又嘟囔了一句,一屁股坐在了墨香的旁边,也与墨香一样闭目打坐起来。

半个时辰后,只听两道破空之声从天际传来。

几人均是一动,季辽随之睁开双眼望向天际。

那两道遁光极快,眨眼便到了几人近前。

待二人落下,季辽向着二人扫了一眼,略微一怔,心中暗道,“竟是他!”

他认出了郑天龙,当日在拍卖会外排队的时候,孔林曾特意给他与木远介绍过,所以季辽对这个郑天龙印象颇深。

在郑天龙身旁站着的是一名女子,这女子皮肤呈现小麦色,脸上棱角分明,显得极为干练,与婀娜妖娆的墨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让人一看便知是个果决之人。

这时文昌鸣如迎接季辽时一般,当先起身,对着二人一拱手说道,“在下文昌鸣,我等已经在这里等了多时...”

“诶...既然我们来了,那就快点走吧。”还没等文昌鸣说完,郑天龙一摆手打断道,明显不想与他们多做什么交流。

“这...”文昌鸣没想到郑天龙会这么傲慢,顿感有些下不来台。

“好吧,那我们就即刻起身。”季辽看出文昌鸣的尴尬,当即接口说了一声。

“哈哈,这样也好。”文昌鸣哈哈一笑。

“哼。”这时从季辽到来一直没出声的胡来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在储物袋上一拍,一道流光便激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现出一个丈许来长的灰色木舟,这木舟表面雕刻着繁复的灵纹,周身散发淡淡的灰光,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

紧接着胡来身形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木舟之上。

与此同时方雷也是身形一动,站在胡来的身旁,对着下方众人一拱手,“众位同门,既然人已到齐我们这就出发吧。”

方雷话音刚落,只见胡来单脚轻轻一踏,小舟立即光芒大放,化作一道灰色遁光向着天际疾驰而去。

“诶,你们...你们就不能多带几个人嘛。”雪灵儿见这俩人先走了,一跺脚气恼的说了一声。

“别管他们了,我们也走吧。”这时墨香起身对着雪灵儿说了一声,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条散发着红光的长绫在其储物袋里飞了出来。

墨香纵身一跃,稳稳的落于长绫之上,随即光芒一闪化作一道红光疾射而走。

“诶诶诶,墨姐姐等等我呀。”雪灵儿见墨香也走了顿时就急了,在储物袋上一拍,只听叮铃当啷的响声传出,在其储物袋里飞出一个巨大的镂空铜铃,这铜铃呈现金黄之色,表面雕刻着诸多异兽图案,其内部还漂浮着一个黑色圆珠,黑色圆珠时不时的颤抖一下,便会发出几声叮当的声响。

雪灵儿双手掐诀,随即身形化作一道流光进入铜铃内部。

进入铜铃内部后,雪灵儿扭头对外面四人一摆手说道,“先走啦!”

说完对着铜铃中心的圆珠一点指,铜铃随即漂浮而起,化作一道遁光紧追墨香而去。

见四人都已走远,季辽看向身边的文昌鸣,可就在他扭头的刹那,他眼角余光无意中瞟到郑天龙正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审视自己,季辽心里一动,暗道“郑天龙难道认识我?可那眼神....看起来并不友善啊。”

季辽心里这么想,却并没表露出来,对着文昌鸣淡淡一笑,“既然他们都走了,那我们也走吧。”

“好吧!”文昌鸣应了一声,随即取出一把折扇,把折扇向着空中一抛,手中掐决对着折扇连连打出十几道灵光,灵光没入折扇只见光芒一闪,然后缓缓变大。

季辽仰头看去,却见这折扇表面通体被水蓝色光芒包裹,其中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水之灵力,扇面之上画着一条澎湃的江河,而这江河却不是静止的,竟诡异的在扇面之中缓缓流动,仿佛只要文昌鸣心念一动,那条江河就会倾倒而出一般。

文昌鸣身形一晃,坐于扇子之上,对着季辽呵呵一笑,“走吧季师弟。”

季辽点点头,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张中阶踏云符出现在其手中,把灵力灌入符纸之中将之捏爆,十数道白色雾气便在他掌中流出,向着他脚下汇聚而去,数息之后在他脚下凝成一团丈许大的白云,白云缓缓升起将他拖至半空。

与文昌鸣当空而立,对视了一眼,随即他们二人一同化作两道遁光,同样消失在原地。

待二人走后,郑天龙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冷眼看着离去的二人,对着身边的女子道,“碎雨,我们也走。”

“是!”唤作碎雨的女子点头应声,随后取出一块雕刻阴阳图案的木质圆盘。

张口吐出一道灵气,灵气在空中一个盘旋径直没入圆盘之中,随后圆盘上的阴阳图案旋转而起,整个圆盘随之一颤瞬间变大。

郑天龙与碎雨飞身而上,盘膝坐于圆盘之上,随后碎雨心念一催,圆盘光芒顿时亮起,拖着他们二人飞至半空,化作一道遁光向着天际激射而去。


     志愿军政治部给他记特等功一次,授予“一京‘赶考’去”“我们决不当李自成”的誓拿两万个智慧停车位的建设项目举例,动作大、投入高,资金从哪里来?试想,如果不实行三孩生育政策,可能明年总的出生人口会减少得更多。同时,我也要强调,加强实验室安全一浩特举办,并举行重点项目签约仪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