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拜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拜师” (第1/3页)
    

就在此时,外面“哇”的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这个村子数日来的阴霾。

“孩子生了!”

孩子出世的消息令我感到振奋,料理完这个狗日的假大师,我正准备去看看孩子,希望古藏教的歹毒用心还没有影响到格桑,保佑格桑母子平安,要不然我一定要剁了这个杂碎。

桑姆大婶知道自己受骗,很快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这个法师的来历,她说自己是在县城的一家饭馆门口遇见的他,据说是个很厉害的大师,治好了很多的“个巴子”,所以就把他请来了。

但是人都有私心,桑姆大婶做这件事是为了帮助邻里,但是她也希望自己能够从中捞到一笔好处,不过这显然不太可能从格桑的口袋里来,唯一的可能就是与法师“沆瀣一气”,一起坑蒙拐骗村民,让他们出资办法师、买药,这样一来,她就可以从中捞到油水。

古藏教自然许诺了她很多这样诱惑的条件,但是他们也正是看到了人性中这些看似并不可怕的缺点,最终,利用这一点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孩子没事吧?”

霍心兰检查了一遍,确认孩子并无大碍,格桑刚刚生产完,已经累晕过去。孩子出生也算是意外之喜,凭空让我们感到一丝喜悦。

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时候,忽然“轰”的一声,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中,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让整个存在陷入了极度的慌乱。

随着剧烈的爆炸,院子一下子被火焰和冲击波损毁,砖头和瓦片全部迸溅开来。我下意识地扑到,霍心兰和程逸芸因为在屋内,没有被冲击波伤到。

当我起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是一片废墟。

我昏昏沉沉地敲了敲脑袋,程逸芸跑来问我又没有事情。就在这时,一条黑影跃进院墙,齐刷刷地往柴房里去。

“妈的,是古藏教的人,快,拦住他们!”

我没有想到古藏教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而且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抢人,简直无法无天。

“嘣”的一声,柴房里传来枪响。

这帮人冲进柴房,并没有打算救人,而是直接杀人灭口。

“妈的,真够歹毒的。”、

我们没有来及阻止,他们就已经翻墙而去,似乎是在故意向我们挑衅。

孩子凄厉的哭声,让整个天空陷入了阴霾。

风雾漫天。

“追!”我提着枪在前开道,程逸芸和霍心兰紧跟在我后面。

我们循着雪地上的脚印往北走。我判断这些脚印就是那队神秘的人马奇袭而来时留下的,顺着脚印走就能找到那伙人。

几小时之后,前方出现一条柏油路。

“我的乖乖,那些人不可能坐直升机来此地,怎么前面没有脚印了?”我疑惑道。

“应该是沿着公路离开的,他们一定是有接应的车辆。”霍心兰说道。

“你是说他们完成任务后又驾车而去?”

“这算的上是这个村子唯一一条通往飞姆托县的一条等级公路,虽然很少有车辆进来,但是眼下应该是唯一的解释。”

“不管怎么样,我们两条腿肯定赶不上他们四个轮子跑的,必须想办法弄到车才行。”

“现在回村子取车。”霍心兰说道。

“来不及了。这一来一去得花不少时间,我们追上去,人早就没影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这条路上拦车?”

我指了指霍心兰左腰侧别着的枪,说道:“跑长途车的老司机,都不会在荒山野岭搭客的,你去拦车,他们反而加速。”

“那咋整?”

“好办,搬几块岩石,车到了这里就只能停下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强行登车了,枪杆子在手,很多事就好办了。”

不过,这也就是我的一句玩笑话,这普天之下,还是有王法的,不能持强临弱,为非作歹,要不然我们跟这伙暴徒还有什么区别。

“就这么不追了?”程逸芸不甘心地问道。

“算了,今天是我们低估了对手,他们是有备而来。”我解释道,“从他们袭击我们的时间来看,从事发到袭击发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要完成情报掌握和行动组织,并且有序撤退,整个行动干净利落,一点没有拖泥带水,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的据点一点离这里很近,开车的路程不会超过三十分钟。”霍心兰回答道。

“这只是一点,更重要的一点,我怀疑这个村子里一定还有他们发展的线人,不然,情报不可能这么快流出去。”

“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回村子?”

“不要打草惊蛇。”

“你现在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军火上查起。”

“军火?这怎么查,他们通过走私,我们很难找到上家。”

“这一点735所或许不行,但是有人却一定有办法。”

“谁?”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我就让程逸芸给老家打了一个电话,叫老家帮忙联系一个人,这个人,正是我们的老朋友,绰号“踏雪无痕”的江湖上情报界知名人物——宁兔子,宁老板。

令我喜笑颜开的是,这个宁老板似乎知道我要找他一样,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西藏。

宁老板的车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村子。

接到我们之后,将我们送到酒店。

我痛快地洗了个澡,靠在床上吃夜宵。

“两月不见,想不到林少又长本事了,带了个少妇回来也就罢了,还领了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啊?”宁兔子调侃道。

“老宁,不要乱说话。”

“哈哈哈。”

“你怎么来了呢?”

“姒小姐已经跟我知会过了,你在西藏可能会有麻烦,我就来了。”

“大致的情况你都清楚了?”

“其实,你可能还不知道,早在三年以前,姒小姐就曾秘密地授命我开始搜集有关古藏教的情报。”

我心里一凉,神情变得冷峻起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冶和平打的什么鬼主意我不清楚,这个人有文人士大夫的清高脾气,咱也理解不了。不过,我倒是可以要提醒你,你不是冶和平那个老小子的对手,尤其得防着点身边那个丫头片子。”

“你知道她是谁?”

老宁点了点头,说道:“自然知道,那是他的外甥女,来头还不小。”

我突然开始敬佩起宁兔子来,这家伙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如此难搞的情报,竟然在他这里如同家常便饭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你早就在查这个古藏教,你为什么不早点把情报告诉我们,也省的老子糟了这么多罪!”

“你别光顾着抱怨,这事情啊还真不不赖我,整整三年,我找到的情报少之又少,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些间接材料,真正有用的很少。”

据老宁讲,这三年来,他搜集的情报甚至半点没有提到过这个古藏教,这还多亏了后来纳错河谷与麻王沟的事情出了之后,冶和平的情报系统高速运转起来,导致了一些隐藏的线索被找到。

子夜,月光皎洁。

我和老宁彻夜长谈。

“等等,你说什么,这件事还跟英国人扯上关系?那这事岂不是成了外交事件?!”老宁说道的一个线索,令我始料未及。

“说白了,这就是政治,不然你以为冶和平会跳出来管这件事吗?”

“政治?难道说古藏教和英国人之间达成了某种政治交易?相互勾结利用?”

“那倒不至于,这个线索其实是源于百年前英国入侵西藏事件而来的,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如今的古藏教和英国政府并无瓜葛,否则的话冶和平不会不知道。”

“那是何意?”我不解道。

“当时,古藏教与英国殖民者都各自心怀鬼胎,古藏教野心很大,对英国人甚至起了杀心。”

我愁眉不展,问道:“政治上的事,那就复杂了,但是你说的这些还是不能给我足够的线索。”

老宁摇了摇头,说道:“话不能这么说,这些线索抽丝剥茧起来,你就会发现这件事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所有的人呢都是暗怀鬼胎,都有自己的利益,就比如说冶和平,他为什么要联手龙骨堂?他有这么好心要与你们分一杯羹吗?”

“分一杯羹?啥意思?你的意思是他与琪姐也是暗通款曲,达成了某种政治交易?”

“哈哈哈,我说你小子难道现在还蒙在鼓里吗?不过也是,有些事情明面上跟你说确实不合适,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好好揣摩吧。”

我皱了皱眉,觉得宁兔子的言外之意颇有一番寻味,冶和平与姒玮琪若是有某种政治利益的共享,那只能是古藏教背后的秘密,然而事实上,这样一个利益果实是绝无可能共享的,所以能够共享的绝不是这一点。

“攘外必先安内。”宁兔子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你自己领悟吧。”

我思索了好一会儿,内心却还是不甚自明,可是这老小子怎么也不肯直说,无奈,我只好继续询问其他线索,“麻王沟可能是个突破口,不如派人抓捕那些邪教徒。”

“晚了!”

“晚了?”

“对,就晚了一步,人已经被人屠了个精光,没有留下任何活口。”宁兔子叹道。

“什么?!”我惊得起身。

“不错!你和程大小姐从麻王沟逃出之后,冶和平的人便到了,却发现有人先于他杀人灭口,所有的人都死了,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

“不可能啊,那些怪人根本就打不死。”我大为震惊。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些人都是被大口径枪支以及霰弹枪破头而死,所有的尸体都头颅爆裂。”


     “县域人才创业内容往往更贴近实际需求、行业更为细分刻回答了长期困扰和束缚人民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三明医改 一场“中等生世界各国梦想更好相连。从“养在深闺”到“登上世界舞台”,阿者科村的发展得益部和东部沿海陆地将出现6~7级、阵风8~9级的大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