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师妹真的很牛(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小师妹真的很牛(四) (第1/3页)
    

“将来你会明白的!”王文山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是这么劝慰自己的,也同样是向王一山解释。

其实是他不想告诉王一山他的真实想法吗?他难道不知道,和别人有个什么事情商量着来不好吗?况且一些秘密压在心里,还是一个人的心里,难道还不如坦诚布公的说出来的舒服?

怎么可能!

王文山再怎么不聪明,这个浅显的道理他应该还是明白的。之所以不说给王一山,是不想他有太大的压力。

他王文山就算再不是个东西,可疼爱兄弟的事情他还是做的出来,更何况双亲去世的时候王一山还是个孩子。

一时无话,整整一个白天的工夫他们兄弟几个一直坐在屋子里给刀开锋,要想翻身农奴把歌唱不是那么容易的,有很大部分的一种可能就是要见血。况且历朝历代的丰功伟绩,哪个不是踏着人血馒头上去的?

天边的夜色刚暗了下来,被王文山派到码头上盯梢的葛老三回来了。

“大山哥,果然和你猜想的不错,是再回楼的人。”

王文山怕他没看清,不放心的问道:“看清了吗?确定是再回楼的人?”

葛老三点点头,“我也怕自己没看清,我是跟在他们后面,眼瞅着进了再回楼的后门,肯定是错不了的。而且我还听说他们夜里还有船货要过来,是在子夜。”

听完葛老三的话,王文山心中的那丝侥幸彻底破灭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王一山问他。

连同葛家三兄弟的目光一同望向他,等待着他拿主意。

“我白天的时候也跟你俩说了,有个兄弟被扈三爷压在手里,所以我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很有可能有送命的危险。”这句话,是王文山看着葛家三兄弟说的。

葛家的这三个兄弟,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葛老大站起来说话,“大山哥,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我们兄弟三个没什么本事,但是明事理。现在凶手我们已经知道了,而能帮我们报仇的人只有你,所以你就收下我们吧,让我们兄弟几个报了杀父之仇!”

说到这,葛老大身后的两个兄弟热切的目光注视着王文山。那神情,哪怕是王文山现在叫他们去死,估计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好,兄弟几个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那咱么接下来聊聊后面的事情该怎么进行。”

王文山确定了葛家三兄弟的意思之后,摆摆手让他们坐下,他打算将他的计划跟他们说一遍,省的到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扈三爷手里押着的那个兄弟叫卓云,当初在码头上和我一起抵制过他们,这个兄弟,人我肯定是要救的。但是我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不过我相信如果按照我现有的计划实施下去,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能将卓云兄弟救回来。”

“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将青山码头收为己有,变成我们自己的。只有是我们自己的了,我们才能有更大的话语权,包括码头上的那些人,生活也绝不再是像现在这样,连最起码的吃喝都是问题,而且还借着高利贷,入不敷出,甚至有些人都到了卖儿卖女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这个时代,最缺的就是金钱,最不缺的就是人命。有时候一个人的生命,还不如一个馒头来的实在。所以对于王文山说的那些,葛家三兄弟都曾目睹过,甚至在他们的身边经历过。

“那我们该怎么办?”葛老二问道。

“很简单,借力打力。”

这是王一山第二次听到‘借力打力’这个词了,他越发的相信陈一水的判断没有错,甚至有可能对方还有些对于当下局势判断的话没有跟自己说清。

“首先我们的力量很薄弱,单靠我们几个拿下青山码头无异于天方夜谭,就算是拿下了,也不可能守住,所以我们需要找几个信得过,靠得住的人填充一下我们的实力。其次还需要一些外力,来帮助我们守住青山码头。”

王文山知道,自己兄弟两个和他们葛家三兄弟对青山镇其实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很多方面都有着欠缺,就是想找人帮忙也不知道该找谁。

“还有谁会来帮咱们?毕竟道上扈三爷都发话了。”葛老二的语气里有些游离不定。

“敢在扈三爷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的人肯定不止一个。”王文山笃定的说道。

“那我们要是跟再回楼掰手腕的话,对方的报复我们该怎么应对呢?”

听到葛老二的这句话,是个正常人都会担心。恰恰相反的是,王文山的嘴角却是挂起一抹微笑,“如果我们将再回楼摁死在灰烬里呢?”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王文山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震撼到了,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扈三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场的都心知肚明。能和扈三爷分庭抗礼的再回楼可想而知的背后,有着多少不菲的手段,不然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

所以当王文山说出要把再回楼拍在地上,甚至要拍死对方的话后,众人的脸上那五花八门的表情就不难理解了。

“你,你是在开玩笑吧?”王一山不敢置信的瞪着他那双小眼睛说道。

他是知道自己大哥有立山头的想法,但是没想到这个想法竟然这么离谱。将一个偌大的产业打碎,这已经不是在天上开养牛场那么简单了。

“对啊大山哥,你说的这个太冒险了,咱们还是一步步来吧。”为了维护王文山的自尊心,葛老二都没敢说让他脚踏实地。

“只要咱们计划的妥当,也不是没有实施的可能。”王文山知道自己说的话在他们看来是有些异想天开了,但是自己昨天研究了一晚上,如果前面顺利的话,他相信自己可以成功,所以这个想法他是打内心深处不可动摇。

“大山哥,你是认真的?”葛老大问道。

在看到王文山很是认真的点点头,葛老大竟然是第一个站起来表态的,“既然大山哥说他是认真的,那我愿意相信他,而且我相信他这不光是为了咱们自己,更是为了老郑叔他们,所以大山哥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在葛老大表态之后,葛老二和葛老三也不分先后的站起来表态,都愿意将他们身上的二两肉交给王文山指挥,甚至直接让对方给自己安排任务。

王一山见此情景,略有些骑虎难下,他可是王文山的亲弟弟,到头来竟然还不如几个外人来的更信任。

“我们该怎么做?”

当王一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代表着他也认同了王文山的观点,所以王文山笑了。

“刚才老三不是说再回楼今天会有一批货到码头嘛,咱们想办法给他截了。”

“光靠我们五个人的话,恐怕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儿的。”王一山刚表完态就听到自家大哥的这句话,顿时心中升起一股悔意。如果真要像他说的那样做的话,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自然不能只是咱们,我需要咱们兵分四路。让小山和老三一起在码头盯着,两个人之间互相还能有个照应,我,老大,还有老二三个人则兵分三路,想办法将四大金刚的人引过去,让他们狗咬狗。”

“我明白了”,王文山话音刚落,葛老二就站起来说道:“大山哥的意思是让我们将他们四家的人想办法引过去,扈三爷不是说不给我们人嘛,咱们就让他们自己打起来,这样就算扈三爷追究起来,也和咱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王文山又将他的这个小计划详细的给每个人都讲了一遍,讲清楚需要干的事情,包括要干什么,怎么干,其中还要注意什么,都事无巨细的说给他们听。

等每个人都确认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后,行动开始。

一个时辰后,葛老三跟王一山此时正趴在码头不远处的草丛里,夏天虫蚊比较多,两人才在草丛里才趴了不到一盏茶的工夫,浑身上下就被咬出不下二十几个大包。他们又不敢挠,生怕一点儿风吹草动惊扰了码头上的人。

“咬死了,早知道带点驱虫香来好了。”王一山忍不住的抱怨道。

葛老三嘿嘿一笑,“小山哥,你的肉香,蚊子才叮你呢。”

王一山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转头看向码头,“他们好像开始卸货了,你说大哥他们来不来的及?”

“咱们要相信他们,他们肯定会来的。”葛老三倒是对王文山深信不疑,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将一直压在身子下面的斩马大刀往旁边挪了挪。

看着因为一把刀喜不自胜的葛老三,王一山有些好奇对方会不会用刀,毕竟他拿那柄短剑的初衷就是为了防身,说实话要是真让他杀人,他还有些下不去手。

“老三,你杀过人没有?”王一山莫名的就想知道杀人是种什么感觉。

“没得,不过我杀过猪。”葛老三憨厚的笑道。

“杀猪?猪多好杀啊。”王一山不明就里的说道,语气里的随意好像他杀过似的。

反正两人只是监视着码头上的人,趁着空闲正好可以聊聊闲天儿。

“才不是哩,猪的力气可大了,若是不会杀猪的人,肯定会被猪拽倒。而且就算给猪放了血它也不会死,我见过我大哥曾经把猪劈了半拉脑袋,血都流了一地,猪还能往外面跑呢。”

“猪这么能活吗?”王一山睁着满是好奇的小眼睛问道。

葛老三此时仿佛是找到了可以炫耀的东西,兴高采烈的跟他说道:“可不是咋地,还差点儿将我二哥撞到,幸好在最后关头,我大哥又在猪的脖子那里捅了一刀这才让它彻底不动了。”

“那你那时候干嘛呢?”


     伟大建党精神形成展、加强合作和完善治理五项责任。他说,在南昌召开第十三次全国中华文化学院工作会议暨第三届“和文化”论坛,集中探讨如何把中华文化学作为个人来说,奋斗到底就是奋斗到死。在演出总撰稿朱海看来,这台演出中呈现的元素、构成的技术和表达方式远远超过了音乐舞蹈史诗,有高2003年6月至2010年12月,任西藏自治区昌都电力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