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第1/3页)
    

这天夜里,月璃在小姐睡熟之后,来到了距房子不远的一片山林空地。

月璃随意捡了一根树枝,然后抬了起来,放在了身前。

随后这里的周围想起了剑斩之声,很快,很紧凑。

月光照耀下,一位小孩儿一样的男子在树林间练剑,那身姿不仅成熟,而且惊人罕见的优美。

这时月璃得到这身体之后,第一次施展忘忧剑法,虽然有些生疏,不过还能记得住。

这时,月璃的身体突然消失,然后下一刻出现在一处角落,然后剑指前方。

这时,一位男子现身,出现在月璃的面前。

蔺一说道:“你果然深藏不露。”

月璃收回了树枝,说道:“花拳绣腿而已。”

“你可真谦虚。”蔺一笑着说道。

月璃笑了笑,然后说道:“小小奴仆罢了。”

蔺一听了后再次哈哈一笑,说道:“还从未听说过灵修为人做奴。”

“对了,你为何迟迟不破镜?”蔺一问道。

月璃道:“还不知从何突破。”

这时,月璃突然转过身,说道:“有东西接近。”

蔺一眉头一皱看着前方,说道:“黑鬼,快走。”

说着,蔺一拉住了月璃胳膊,朝着家中跑去。

当跑了一段距离之后,蔺一停了下来,然后缓缓的向前走着。

“这会儿他们应该追的上吧!”月璃说道。

蔺一道:“放心吧,他们追不上的。”

“嗯?”月璃很是疑惑,这才跑了多长时间?

蔺一道:“这里经常被黑鬼觊觎,外面若是没有些什么东西拦住他们,这里早就被荡空了。”

月璃哦了声,现在的他竟有些好奇这位蔺大哥和那位张老人到底是谁了?还有这里到底藏这些什么东西?之前黑鬼出现在小姐家,是因为那只小兔子,可那兔子来到了这里之后,那黑鬼便没有再出现过,这一个小小的院子,两个住而已,外面看不过是一间民居土木房而已,可竟有人守护吗?

“小姐那边也有人守着吗?”月璃问道。

蔺一道:“没有,不过那些黑鬼不敢对小语出手。”

“因为将军?”月璃问道。

“没错,那些黑鬼再怎么肆无忌惮也不敢得罪将军。”蔺一说道。

月璃道:“其实我现在好奇的是那黑鬼是什么?整个京城的人都很害怕他们,可他们真的是鬼吗?”

“只是一个称号而已。”蔺一道:“黑鬼是一个很可怕的组织,他们只会在黑夜行动,然而在黑夜他们也是最强的。”

“他们从小便侍奉一种东西,名叫鬼灵,那东西很诡异,又虚无缥缈,他们等到了三十级的时候就会将那鬼灵作为兽灵来融合,融合之后便会很强大,他们在黑夜可以轻易的吸收灵力,然而也就只有京城这东西最多,毕竟去了别处他们的能力也发挥不了作用。”

“黑鬼可以在白天现身,但没有必要的话他们是不会现身的,因为他们的鬼灵见不得光,若是见了一点儿的光,他们的灵力就会被成倍的削弱,所以即使他们白天现身,也不会有什么行动,这也是他们的一大弊端。”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听说京城有一个军团叫做夜军,是专门对付这些黑鬼的?”

“没错,正是夜军,不过夜军的整体实力跟黑鬼想必还是差了许多,然而即使有夜军在,黑鬼还是照样肆意横行。”蔺一说道。

“夜军的统领不是后四教之一吗?实力应该不弱啊!”月璃说道。

蔺一道:“夜王确实强大,不过光有一个怎么行?而且谁告诉你夜王是后四教之一了?”

“宁集告诉我的,难道不是吗?”

蔺一摇了摇头,说道:“夜王很强,也确实有后四教的实力,不过他并不是后四教之一。”

月璃哦了声道:“亏那小子那么崇拜夜王,连人家的身份还搞不清楚。”

“宁集还有崇拜的人?”蔺一笑着说道。

月璃道:“可不是嘛,他现在的唯一理想就是加入夜军,然后成为夜王手下的一等大将。”

蔺一笑了笑,说道:“真不像这小子。”

“对了,你知道怎么才能不以八品灵修的身份进入怀惊门?”月璃问道。

“怀惊门?几层?”蔺一问道。

“一层。”

蔺一想了想,然后说道:“若是一名六品以上的官员或许可以,不过得是一名武将。”

“还没有成为一位八品灵修简单。”月璃说道。

蔺一点了点头道:“确实,不过惊怀门在学院内,一般都不会允许外人进入,六品以上武将可以进入,还是皇帝特批的。”

“不过你现在倒是有一个方法直接成为四品武将。”蔺一说道。

“什么?”

蔺一道:“国师府现在不是在通缉犯人吗?你若擒到那人,一位四品官职不就到手了吗?”

“那也只是四品而已,而且武将文臣还不一定呢。”月璃说道。

蔺一道:“你该不会以为六品比四品大吧?”

“不是吗?”月璃一脸疑惑。

蔺一笑了笑,说道:“灵修中,九品最高,但是在朝政当中,一品最高。”

“哦!”月璃恍然大悟。

蔺一说道:“你可以先参个军,领个头衔,然后到那时你抓住了犯人,赏给国师,不就直接是一位四品武将了吗?”

“这……不得先抓得了犯人?不行,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妥。”月璃说道。

蔺一道:“那实在不行,想要进怀惊门,只好晋升为八品灵修了。”

“只能这样了。”月璃说道。

“对了,你为什么想要去怀惊门?”蔺一问道。

月璃说道:“据说怀惊门一层能够淬炼人的体魄,还能调养体内灵力,加强身体经脉。”

“确实如此,一层对于一些低级灵修来说,简直是一个好地方。”蔺一说道。

月璃点了点头道:“所以我现在更要进去。”

……

第二日,月璃没有回学院,而是再次来到了那家茶馆。

他今日得知那紫灵城飞天事件是发生在两年前,而那是自己也刚好出现在这大洲。

而且他还得知燕家灭亡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若自己一开始就是燕家的一个小奴隶的话,那么自己七岁来到了这里,完全是不可能的。

他若是梦中的那一个身份的话,那么他刚好接近二十岁,这样的话就可以说通了。

可是他在燕家的七年记忆是如何解释?难不成是凭空多出来的?可为何会那么的真实?就感觉真实存在一样。

这一切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是否真的在曾经的燕家为奴七年?又是否在紫灵城生活了十七年?

这时,他想起了些什么,在那紫灵城时,那对燕家爷孙说过我娘亲是燕家的奴隶,那么我便也是燕家奴隶,照这样来看,奴隶是事实,可七年记忆却未必是事实。

可我为何会有这七年的记忆?

当年走在城中街道上,第一次遇见了燕祖,那时的他很面和心善,但又好像对我很失望。

燕升是当年燕家的唯一幸存者,是唯一的燕家血脉,可最后被燕祖给救了出来,但之后却去了何处?

这时,月璃突然抬起头,然后望着那说书先生,问道:“你可知燕家的那个唯一幸存者?”

那说书先生下了一跳,然后开口说道:“你说的是那个被关进升云山监狱的燕升?”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关进了监狱?什么时候?”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燕升被重返人间的燕祖给救了出去,后来带到了紫灵城,你说他好好藏起来不好吗?非要再去夺什么气运?最后好了,又被南海神州给抓走了,而且还被关进了最坚固的监狱。”

“燕祖厉害啊!那是什么人物?曾经人们公认的最强人类,飞升之后,家却没了,最后气的直接又回来了,可是人回来了,力量却没回来,而且这样一来还直接成为了宣冥认定的罪人,现在行走在天下间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嘛!不过比起我们这些肯定是要厉害许多,然而他的孙子燕升被抓回去之后,燕祖也就只能在那升云山下守着,南海神殿不能拿燕祖如何,燕祖更不能拿他们如何,燕祖也就只能在那瞧着自己的孙子受苦了。”

月璃看着那说书先生,微微愣住。

“好,我知道了。”

说完,月璃转过了身,走了出去。

救燕升出来之后专门带到了紫灵城,然后又让他暴露于世间?

当年认为自己就是什么最强家族的唯一接班人?自己有着最强血脉?可当燕升和燕祖出现后似乎都变了,我原来是那么的无知。

可是现在想一想却未必,燕祖是谁?曾经的最强人类,他傻吗?他将燕升救出去之后完全可以躲起来,养精蓄锐,报仇何时不晚?可燕祖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做了最笨的选择。

当年黎爷爷说了一句话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些什么!

“他来了,那么那些本该属于你的灾难不就没了吗?”

月璃走在路上,笑了笑,燕祖怎么可能是傻子?当年带他孙子去紫灵城真的是为了那些气运吗?我看只是天下人这么认为吧!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古丝绸之路”和“丝岗员工和管理层员工在相同等级享有同等的待遇。1937年11月,晋察切幸福的源泉”的观念。2019年12月中旬,法国有造“强迫贫困”“强迫失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