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虚空破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虚空破界 (第1/3页)
    

全师将士在李衍一行人偶像效应的带动下,都卯足了劲儿训练,此刻早已是饥肠辘辘。上午紧锣密鼓地训练完后,破阵师早早地开了饭。

用完饭后,全师上下都被召集到了营地里最大的一块校场列队。常程丰是直肠子的铁血汉子,说过的话一定会兑现。既然输了赌约,答应和郑靖良同为副将,统率破阵师,那自然是要给到郑靖良足够的兵力。

在郑国,百万为军,十万为师,一万为营,统领分别对应大将军、副将军、大尉。

点将台上,常程丰和郑靖良居于正位,李衍等人则是坐在郑靖良一侧的副位。十万军士如乌云蔽日一般,声势浩大。

然而放眼望去,却又不显杂乱,明显可以看出破阵师之下的十个营井井有条地在整合着队伍。虽然这些士兵的实力在李衍眼中不算什么,但聚集在一起的那股子气势依然能然让他动容。

十万大军冲杀之下,哪怕人海战术都可以轻易耗死元婴期后期修者。况且两军一旦混战起来,大规模灭杀的道术便无法使用,修者左右战局的能力进一步下降。

想凭一己之力左右数十万大军混战的战局,这一点连玉花境的修者都不可能做到。所以两军交战,更多还是兵对兵,将对将,兵力多少才是战局的主导因素。

号令声渐渐小了下来,十个营的将士也都站定,等待着常程丰说话。常程丰微微点头,对这个集合速度较为满意,起身道:“郑靖良殿下奉召加入我们破阵师!出任副将!破阵师致礼!”

常程丰语毕,校场之上兵刃摩擦声响成一片,十万将士尽皆把手中兵刃直指苍天。掌旗官立于各营最前方,奋力舞动手中军旗。这便是破阵师表示欢迎的最高礼仪。

“礼毕!”常程丰表情严肃地望着台下,铿锵有力地说道。

常程丰继续指挥着,这些流程看似冗长,却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有利于养成军士听从号令的习惯,以免在关键时刻出现意外。与军士平日里相处,可以称兄道弟,但就治军而言,该有的规矩一定要有。

谐音的、容易出现误传的字,在军队里都会用别的字音来代替,甚至不少军队中还保留着传唤和回复一定要重复两遍的传统,以防万一。

李衍理解这个流程的意义,却不代表他愿意花时间去看。百无聊赖之下,他和郑靖良传音道:“这个破阵师很不错啊。”

郑靖良已经是昏昏欲睡了,听到李衍的传音,瞬间来了兴趣,回道:“听说破阵师之前驻守武和城,是那里的王牌师。”

李衍微微点了点头,提醒道:“虽说你和常程丰同为副将,但他早已建立起了威望,千万不要想着平分军力,这样容易引起军中的反感。待会儿该怎么说话,我传音告诉你。”

遇到这种烧脑的问题,郑靖良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刨根问底。这同样也让李衍轻松了不少,和郑靖良解释半天,发现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那种无力感是难以描述的。

郑靖良和李衍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会儿,常程丰训话完毕,开始步入正题了。

常程丰面露难色,语气中带有一点商量的意味:“我欲在每营抽调五千军士,共计五万人,归入郑靖良郑副将麾下。余下五万人,两营并作一营。”

郑靖良既然正式入了军,常程丰便以军职称呼了。此言一出,军纪严明的破阵师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其实不难理解。许多人自入军开始,便跟随着同一个大尉,突然面临调配,任谁也是有抵触情绪的。何况先前每个大尉统率一营,如今二营合作一营,谁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营号。

“常副将,且慢!”在李衍的提点下,郑靖良开始发话。

想得到这些汉子心甘情愿的追随,李衍一行人之前所做的自然是远远不够。见这个二世祖发话,所有人都不太友善地看了过来。

不得不说,郑靖良混迹这么多年,气场还是有的,丝毫不怯场,站到常程丰身旁说道:“常副将,我初来乍到,何德何能统率五万弟兄。不如这样,各营抽调两成左右军力给我。我整合成三营,先前十营编制维持不变,你意下如何?”

十个营抽调出两成左右军力,重组三营的话,每营约莫七千军力。而先前每一营的一万军力变作八千,不合营倒也说得过去。

郑靖良主动退让,常程丰面色好看了许多。不合营的话,十个大尉那边反对意见自然小了许多,至于如何让分配来的两万将士心悦诚服,那就看后续手段了。

常程丰点了点头,望向郑靖良及李衍等人道:“那……”

“常副将勿虑。”郑靖良转述李衍的话道,“郭东明、苏灵儿、应天途、徐若弗只是作为应兄的朋友前来助战,并不参军。应兄、秦晴月、艾青三人封为大尉,统率三营足矣。”

常程丰闻言,心下一松,却又不免有点小失落。毕竟他是领教过郭东明手段的,如此人物不入军籍,对他来说也算一大损失。常程丰点了点头,应下了这一条件。

……

二万出头的军士,或被点名,或是自愿,加入了郑靖良一方。空着的营地很多,三块连绵的营地被分配给了郑靖良。

分配抽调军力就花费了一下午,毕竟自愿跟随郑靖良的,要么是被李衍等人的实力气度折服,要么是和原本所在的营有矛盾,但这只占少数。如今天色已晚,寒气袭来,二万军士尽皆集结在最大的一块营地之上,不免有些抱怨声。

在没建立起威望之前,强行实施军中的那套流程,效果可能不会太好。郑靖良在李衍的指点下周旋了一下午,早已眼冒金星,之后的事情自然交付给了李衍。

李衍朗声道:“各位辛苦了,先解散生火吧。九人一堆暖和暖和,再来听我应某人说几句废话。”

此言一出,倒是把距离拉近了不少。那九个由李衍选拔的年轻人早已混入军中,在李衍的安排之下带头吆喝了起来。众军士见李衍并没有什么不喜之色,也就不再拘谨,各自取来柴火,在校场之上生起了数千堆篝火。

众将士围着篝火席地而坐,不满的情绪少了许多。李衍见大家都坐好,掏出四十个芥子说道:“这四十个芥子里面,每个都有一千斤左右的牛肉,共计四万斤,每人两斤。”

李衍说完,场下议论声响起。李衍并没有停下来,又再掏出一百个芥子道:“这一百个芥子里,每个都有五百斤左右的美酒,分坛装好,三人一坛,九人两坛,每组六人只管尽情饮酒,三人轮换善后。我们暂且大宴三日,诸事不论!”

“好了,各副尉上前,把这些东西分发下去。不用客气,酒和肉我这里管够!”


     路生梅仍然选择在佳县工这样的事我还会站出来。从去年以来,瑞丽先后四次发生疫情,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土耳其土中商业促进友好协会主席阿德南曾次雷电释放完、新雷电形成但尚未放电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