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怪的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奇怪的书 (第1/3页)
    

靳言将她的裤腿轻轻卷上去,看到她膝盖上的一大片破皮,轻轻呼出一口气,心说:“还好,这次确实是擦伤,但也不是一点。”他抬眼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心下一阵心疼,“明明看着娇弱纤细,为什么这么能抗。”

白羽不愧是靳言的好哥们,极有眼色,不多一时就将碘酒,胶布,创可贴满满买了一大包。靳言小心的帮达拉处理伤口,轻声道:“疼么?”

他手上动作很轻,一点也不疼,达拉呆呆望着眼前的靳言,似乎很有一瞬觉得,这个男人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的帮她包扎伤口,心里微微泛起一阵涟漪。

“好了。“靳言轻轻将她的裤腿放下,“伤了就要治,这事可大可小,别那么不当回事。”他把达拉的腿放下,问:“东西呢?”

达拉长呼出一口气,面色阴沉,将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赫然是一个金属小圆片,和之前从她父亲怀表中发现的跟踪器竟一模一样。“这个!”

靳言忽一下站起身来,“这……”他有些吃惊,看着达拉。

白羽只向那东西看了一眼,便好奇道:“跟踪器?”

自打达拉看到钥匙里的跟踪器后,就脸色大变,立刻给靳言拨了电话,唐芸一直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带来了这里,此时听白羽说是跟踪器,也是一脸大惊失色,“你说什么?跟踪器?”

白羽一点头,“对,你从哪弄来的。”

达拉将那串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拍,“这里。”

靳言看到车钥匙的瞬间,怔住了,他在脑子里转了一圈,怪不得那群家伙阴魂不散的总能找到他们,原来是因为这个,“艹”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靳言突然说:“这车不是……”

唐芸好像也是突然才反应过来似的,刷地直起身子,颤声道:“杜永昇……”接着她又仔细将和杜永昇的相遇,相处想了一遍,突然咬牙道:“杜永昇!”

“真是他?”靳言试探问道。

唐芸眼中冒火充满恨意,点点头,“电脑里的病毒,应该也是他,有一次他借我电脑用过,算算时间正好是半个月前。”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气的脸色铁青,“我真是个猪!杜永昇,你个王八蛋!”

唐芸一把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朝车边跑去,待达拉他们追上去时,车子已经发动,一个猛冲汇入车流去了。

“唐芸!”达拉大叫要追,被靳言拽上车,“老白电话联系,”靳言一脚油门,车子追着唐芸的车消失在车海中。

唐芸大概是愤怒至极了,此时将油门踩的死死的,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此时的她满脑子就是找杜永昇对峙!

靳言和达拉也死死的跟在后面,车子在路上猛冲。达拉一只手拽着车上方的把手,指节都有些泛白了,她似乎浑然不觉只是目光灼灼的紧盯着前方唐芸的车子。

一阵风狂的左转,右转,之后,终于唐芸将车子停在了一栋楼下,气呼呼的冲了进去。

“停车!”达拉用手指了一下唐芸停车的方向,“滋啦”一声,靳言也将车停在了旁边,达拉几乎是夺门而出,追着唐芸进去,但还是晚了半步,眼见唐芸的电梯门缓缓关上。电梯显示屏上显示,“2、3、4、5……”最后停在了8层。

靳言已经按开了旁边的电梯,“8层,快!”

唐芸敲开杜永昇房门的时候,杜永昇毫无防备,他电脑屏幕上的地图中一个闪烁的小圆点正停留在他们之前的烤肉摊附近,一闪一闪的闪动着,被唐芸看了个正着,无从分辨。

“为什么要跟踪我。”唐芸咆哮道。

达拉和靳言在8层出了电梯,四下环顾了一圈,却不知是哪一间,达拉皱眉四处分辨,将脸贴近每一个门听着动静。

“你放屁!”唐芸的声音从右边传来,达拉和靳言互换了一个眼神,便向那个房间跑去,达拉在门外用力砸门,“唐芸!”

“杜永昇!开门”

只听门内一阵东西摔碎的稀里哗啦,达拉更多了一分紧张 ,她使劲砰砰的砸门,“开门!”

靳言将达拉向后拉了一下,后退两步,纵身猛的朝门大力踹了几脚,终于把门踹开了。

达拉哗地冲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杜永昇扭着唐芸的胳膊,把她堵在沙发上,几乎没有一秒停留,达拉顺手抄了个东西就砸了过去,杜永昇没想到达拉他们真的能撞门而入,竟有些意外,登时愣了一下,趁机唐芸在他胳膊上死死咬了一口挣脱了杜永昇,达拉一把拽过唐芸护在身后。

靳言和杜永昇扭打在一起,杜永昇原本看着斯斯文文,没想到身手却非常厉害,一个闪躲便躲过靳言的一击,躬身抱着靳言的腰将他推到墙边,靳言硬生生撞上了墙边的柜子,发出骇人的撞击声,柜子上的物件应声散落一地。

靳言发力猛的调转方向,反将杜永昇按在柜子上,顺手拿起柜子上散落的一本厚厚的佛经冲杜永昇头上砸了下去。杜永昇一懵,随即屈膝顶上靳言的小腹,一脚将他踹开,使力挥出一拳,靳言侧头劲风贴着耳廓呼的划过,靳言反手一拳,杜永昇抬手挡住了。

靳言猛的朝他踹了一脚,将杜永昇踹翻在沙发上,杜永昇正欲起身,却遭当头猛击,他一阵头脑发蒙,恍惚间看到唐芸拿着一个陶瓷摆件砸向他的头部,一道血水顺着太阳穴流了下来。

靳言迅速制住了杜永昇。

杜永昇被靳言反手按住,他抬起满是鲜血的脸看向唐芸和达拉竟发出了一阵狰狞地狂笑。唐芸气急败坏,反手给了他一巴掌,“王八蛋!为什么跟踪我!”

杜永昇倏然收住了笑声死死盯着唐芸。

那眼神及其骇人,达拉迅速打断他,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们?”

杜永昇笑的更放肆了,“我?我是正义的使者啊,”他眼神如毒箭一般射人,“当然是要铲除……你!哈哈哈……”

达拉目光一滞,靳言看了一眼达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杜永昇大叫一声代替了那恐怖的笑声。

达拉面色阴沉,接着问:“你知道我是谁?那我父母也是你害的了?”

杜永昇的笑意从脸上慢慢消失,“你父母?”他像是在回忆什么,半晌他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这真是……哈哈哈,天大的笑话。”

达拉皱眉,“你是故意接近唐芸的?就是为了跟踪我们?”

杜永昇抽动着嘴角笑道:“谁让你不好接近呢?白 玛 妖 女!”他一字一顿道。

达拉神情恍惚了一瞬,虽然自己也这么猜测,但是被证实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靳言担心的去看达拉。听到这里唐芸简直怒不可遏,她伸手就又要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可没料到,杜永昇趁乱,竟然挣脱了靳言,反手将唐芸拉到身前,用胳膊死死扣住她的脖子,顺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顶在唐芸的脖颈。“别过来!”

他拖着唐芸向门外的方向退去,靳言正想出手攻击,杜永昇就紧了紧手里的动作,将刀子向唐芸的脖子使了几分力,刀尖在唐芸雪白的脖颈上戳出一个凹痕,一丝红色的血水从刀尖缓缓渗出。

达拉一把拽住靳言,紧张道:“别!”

唐芸被吓的浑身颤抖,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别过来。”他又说了一遍,这次却是从容缓慢的语调,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笑意。他将唐芸拖着出了房门,来到电梯门前,达拉和靳言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远远跟着。

电梯门开了,杜永昇拖着唐芸退到电梯里,眼神中透着冰冷的笑意,“想要救她?那圣物来换啊。”

达拉瞪视他,“什么圣物?”

杜永昇轻蔑笑道:“别装蒜了,莲花宝盒!”他狠狠说出这个名字。转而又笑道:“别舍不得,她不是你的好朋友么?”

“我没有……”电梯门缓缓关上,将唐芸和那张毒蛇般的笑脸关在了达拉的视线之外。

待两人追下楼去,杜永昇已经不见了踪影,达拉焦急万分,“怎么办?”

靳言的破车,此时又罢工了,他焦急的发动了半天就是打不着火,靳言气急败坏的猛拍了一把方向盘,无声的咒骂了一句。

达拉眉头紧锁也想发作,但还是忍住了。她想了想给穆海打了个电话,“穆海!唐芸不见了。”

穆海一头雾水,道:“什么叫唐芸不见了?”

达拉心乱如麻,“说来话长,杜永昇是故意接近唐芸,目的是为了跟踪我们,刚才被我们发现了,他绑走了唐芸,但是现在不知道在哪。”

穆海在那头听到目瞪口呆,“什么玩意?”

达拉怒道:“杜永昇绑走了唐芸!”

他们说话间,靳言终于将车子发动起来,他开车在附近的岔路转了一圈,企图寻找一些杜永昇留下的痕迹。

穆海难以置信道:“我艹,这王八蛋。你们现在在哪?”

达拉向车窗外四处望了望,一时也说不清在哪。“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杜永昇家附近,我们分头去找吧。”

穆海在电话那头道:“你发定位给我,我先去找你。”

“好!”达拉挂断电话,给穆海发了一个定位,手指正点在发送键上,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迅速点了一下发送,切换了手机界面,调出手机位置共享界面。“找到了!”她将手机递给靳言,“跟着这个定位走。”


     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敌后游击战……在1942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日益强大的中国力量。我们要秉持这一精神,正确看待相互差异,理性幅彩画,而几年之前这里还是一片石漠化荒山。目前,中国标准地铁列车平台下时速120公里A型车、,还对几百棵老树、老屋进行保留,融入公园整体景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