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得真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问得真好 (第1/3页)
    

浮尘向大家走来的时候,大家就已经迎上去了,只有老乞丐站在原地没有动。

  看着浮尘的成绩,有人夸奖,有人感到惋惜,毕竟大家都在说要上等才能被录取,一时间议论纷纷。

  浮尘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后,就向老乞丐那边走过过去了。

  老乞丐也没说什么,浮尘就站在旁边没有说话,因为自己确实太不争气了。

  两人看着台上剩余的人,老老实实当起了观众。

  过了一段那时间,大家都已经考完了,张之山长老此时走到台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说道。

  “第一轮考核已经结束,请成绩位于中等或中等以上的明天辰时参加第二轮考核,下午所有符合年纪的所有人一起参加第三轮考核。”

  除了颜羽上等外,加上浮尘还有九个人是中等偏上,五百多个中等。

  这一轮就刷下了三千多人。

  当然,很多人都只是来碰个运气,所以结束后除了几个看上去像富贵人家有点失望,其他老百姓都只是叹了口气,并不指望自己家孩子有多大出息,也有些盼望第三轮考核能幸运考上的。

  浮尘牵着小青的手和大家一起走回了城隍庙。

  虽然说大家都是叫花子,但是一两天不营业还是有点余粮食可以应付的,而为了给浮尘加油打气,这两天生活还不错,起码顿顿都有点肉。

  加上浮尘的厨艺,顿时就是一顿酒楼大餐。

  大家分散坐在大厅里端着碗吃着饭,虽然没有桌子,但是大家有说有笑,气氛很是活跃。

  老乞丐很早就吃完了,然后跟浮尘打了声招呼就往后院去。

  浮尘匆忙的把碗里的饭菜几口吃完,把碗一放就跟着跑了过去。

  小青看着浮尘跑了,然后又跟着浮尘不停的往嘴巴里塞饭,嘴巴撑得像两个大包子似的,咽又咽不下,又看了碗里还剩很多,就鼓着嘴巴端着饭碗往后院跑去。

  老乞丐坐在台阶上,浮尘站在老乞丐面前。

  “你背一段《春生决》来看看。”

  老乞丐淡淡的说道,浮尘则站在旁边慢慢的背了出来,然后老乞丐又叫长生背了几篇其它功法,老乞丐看浮尘记得差不多了,就打断了浮尘背书。

  “背一个新传你一门功法,《烈火掌》。”

  “老乞丐你好像对这个功法情有独钟啊……怎么名字就普普通通的呢?那么强大的仙人,不应该学牛气哄哄的功法吗?”

  浮尘好奇的问道,听着老乞丐之前的功法和这个《烈火掌》都感觉名字普普通通,就好像小青给邻居家动物取名字一样。

  “你懂什么?那么强大的功法考核你,你能学会吗?”

  老乞丐对浮尘翻了个白眼,嘲讽道。

  老乞丐没有继续向浮尘解释,然后一个人说起了《烈火掌》的内容,说完后又指导浮尘练了一遍。

  小青在很早以前就被老乞丐抱回去了,就这样反反复复到了凌晨。

  只见浮尘一手搭在石头上,石头有个模糊的黑手掌印,老乞丐这才打了个哈欠说道。

  “今天就练到这个,回去睡觉吧。”

  老乞丐说着就往外走了去,浮尘在后面不解的问道。

  “我要不要再练习一下其它的?”

  此时已经看不到老乞丐的身影,只听见房间里传来。

  “不用了,你已经很熟练了,养足精神应对明天的考核吧,其余的看命咯!”

  留下一脸不解的浮尘站在原地,然后叹了口气回大厅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浮尘和老乞丐还有小青喝完粥就往广场上赶。

  此时人数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多了,毕竟自家孩子不在了,晚点来都一样。

  “老乞丐,小青,我先过去了啊!”

  浮尘看着站着考生的那个圈子说道。

  “也不要求你什么了,正常发挥就成……”

  老乞丐看着台上淡淡的说道,好似心中已经很失望的样子,让原本紧张的浮尘心里有些顾虑了。

  这次考核是真的一点杂念都没有,要么就是老乞丐碰对了,自己过了考核,要么就是零分,这种身不由己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无力,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众讲解功法,但根据老乞丐之前教自己,以自己从来没有一天学会的学习速度,估计也没什么希望。

  虽然参加考核的人少了,但是那群士兵围起的圈子依旧不减减少,此时五百多人站在圈子里,显得很是空旷。

  有些人三五成群,有些人高谈阔论,也没有人来主动与浮尘攀谈,浮尘也没去主动融入别人的圈子,毕竟浮尘身上衣服一看就是个穷苦人家,大家都只当做是走了狗屎运。

  倒是其余几个成绩不错的人身边围了一大群人,尤其十颜羽周围围得水泄不通。

  过了一会,五百多人都快来齐后,周煜在一群士兵的护送下来到了这个圈子里面,排场很是气派,就连在周围的士兵都向他问好。

  仔细看,周煜已经换上了另一件锦袍,颜色一样,只是花纹变了,用银色的线绣了几只白鹤,果然是权贵人家啊,一身华服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周煜一走上来,顿时就有一群人跑过来打招呼,周煜也客客气气的回应着,浮尘心中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也只能看看。

  浮尘笑着摇了摇头就像看向了观台那边,只见张之山长老一步越到了圆台上,咳嗽了两声,下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今天进行考核的第两项,请第一项中等或者中等以上的所有人原地找地方坐好。”

  只见大家踊跃的往前靠去,浮尘也不甘落后,虽说第一场考核在后面,那是因为一场跟顺寻没关系啊。

  知道第二场要考功法,功法怎么到自己手里,要么就是当众讲,要么就是发书。

  第一种的可能性更高一些,虽然浮尘识字不多,但是还有一些应该跟浮尘差不了多少,要是发书的话那就有失公平了。

  所以前者可能性更大,这么多人,离得近肯定听得更清楚,大家好像都清楚似的,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张长老靠近。

  “功法是修行的必备,而修行功法的快慢决定了你走的快慢,所以功法尤为重要。修行功法主要看一个人的悟性,而功法确实有很多方面的,有些人对于木星功法悟性较好,有些人喜欢练剑,对于剑招悟性好,所以这次,我们准备了七本基础功法,大家各选一门来修炼,两个小时为限,小有感悟便算成功。”

  张长老看到大家都坐下安静了下来便正声说道。

  张长老说完以后,就退了下去,然后另一个长老站了起来,飞到了台上。

  “我乃乱神山长老周泰,现在我给你们讲七门基础功法,讲完之后按照自己的选择分区域练习,到时候其他长老还会替你们讲几遍。”

  周长老看着下面安静的参考者,看了眼颜羽和周煜,觉得有几个人还真不错。清了清嗓子便说道。

  “《烈火掌》……”

  浮尘听到开始三个字,一脸震惊,瞳孔收缩,缓缓的转头看向老乞丐的方向。

  可惜,人太多了,并没有看到老乞丐他们。

  过了好久,周长老终于讲完了,双手一会,手里的旗子照着空地飞去,严严实实的插进了石头中,而浮尘在大家闹闹哄哄的占地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原来,浮尘被老乞丐给震惊到了,后面几部功法完全没听清,后面几部则一直在思考老乞丐的事,总是听不进去记不住,连名字都没有记下来。

  自然而然只好选择往写着《烈火掌》的旗子下走去,此时《烈火掌》旗后大概有一百人左右,相对其它旗子后面的人数算是有点多。

  一会大家都选好后,观台上立马站起七个人,这几人神色不一站在了旗子面前。

  “我乃乱神山李广博,此次由我来教你们《烈火掌》,大家原地坐好。”

  浮尘他们面前来了位瘦高的中年人,语气柔和的对着大家说道。

  大家原地坐好后,李长老迅速的讲起了《烈火掌》的功法要诀,讲了一遍之后就一字一句的教导大家怎么练习。

  老实说,比老乞丐讲的可详细多了啊!

  只见李长老讲完后,顺势动身一掌拍在了地板上,顿时地板上青砖裂开,呈现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

  大家按照李长老的指示,急匆匆的练习,李长老则是在旁边双手放在后背走动起来。

  浮尘想到老乞丐竟然能蒙对,不对,应该十已经确定了,虽然《烈火掌》这门功法十后来教的,但是明显更看重这门功法啊,也是让浮尘练习时间最长的一门功法,这让浮尘对老乞丐更加疑惑了起来。

  但一会浮尘就回过身来,跟着大家一起练习,但是知道不能暴露出自己之前学过的这件事,于是看了眼大家,就跟着大家的样子学了个表面功夫.

  期间李长老还指点了一下他,浮尘面对李长老,也只是不断的点头或者嗯。

  一个半时辰后,张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舞台中央。

  “停止学习,李广博长老,带你的人上来。”

  大家在李长老的指示下排好队,调整好距离,过了一会,一群士兵搬了好些木桩跟浮尘差不多高的,身子粗的木桩放到了大家面前,一个面前摆着一个。

  “大家听我指示,然后出掌,有三次机会,每次打在木桩的不同地方,最后把最好的一次面对观台方向,站在木桩左边等待长老评价成绩。”


     “打破固有印象,让中们挥手致意,向现场参试人员表示慰问。综合消息:担当政党历史责任 携手共谋人民幸福——多国人士高度评(一)无正当理由拒绝履行法律援助义务或者怠于履行法律援助义务;。中科院院士、ANSO主席白春礼致辞指出,作为一个国际科学发问题,有利于凝聚各方力量,整合各类资源,发挥整体效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