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得不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不得不来 (第1/3页)
    

既然韩知古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那就往远了走走也好。

述律平顺手向南方指了一下,仪仗队便缓缓出发啦。

韩知古自然随驾出行。

述律平不喜欢坐车,仍骑自己的战马。

这匹枣红马已陪伴述律平出生入死多年,现在已经老了,述律平仍然舍不得将其抛弃。

仪仗队离开牙帐,卫队威严,彩旗飘舞,沿途牧民仓皇躲避。

居高临下的感觉顿生,述律平心情颇好。

深秋是草原上风光最美的季节,各种野花竞相开放,东坡一坡粉,北坡一坡白,西坡一坡黄,将草原装点的五彩斑斓,姹紫嫣红。

微风荡漾,花香扑鼻。

述律平抬头望了一眼蓝莹莹的天,听着百灵鸟的歌声,顿时心旷神怡起来。

多么美丽的大自然呀。

车驾走走停停,几日后,来到了一条大河边,述律平自然知道,潢河到了。

述律平听说,在这条大河的南面,还有一条大河,叫土河。

这两条河在东去不远的地方汇合成了一条河。

述律平突然想起了契丹民间流传很广的那则远古传说。

传说,一个骑白马的人顺潢河而下,在两河相汇之处,与一位赶青牛车顺土河而来的女子相遇,两人一见钟情,遂成配偶。

女子一口气生下八个儿子,后来,他们的子孙繁衍成了契丹八部。

那骑白马的男子和赶青牛车的女子,被契丹人尊为共同的祖先。

述律平想到此,当即下令,车驾向两河交汇处行去。

在软风的吹拂下,几日后,车驾来到了两河交汇处。

述律平张目向河弯望去,河水像是被秋风赶着,闪动着粼粼波光,急慌慌向东流去,两水会合,亲密地拥抱着,结伴前行。

看着看着,述律平似乎出现了幻觉,隐约看到,一赶青牛车的老太婆在河边禹禹前行。

述律平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用手背使劲揉了一下眼球,再瞅那河边,哪有什么青牛车和赶车的老太婆。

述律平对走在身边的韩知古说:“刚才我明明看见一赶青牛车的老太婆在河边前行,怎么转眼间不见了?”

韩知古怔了一下,立即答道:“是呀,我也看到了,怎么突然间不见了呢?”

韩知古转身问身边的随从道:“刚才,皇后和我都看到了一位赶青牛车的老太婆,你们看到了吗?”

阿古只嘴快,抢言说道:“你们一定是看花了眼,我怎么就没看到?”

韩知古急忙给身边的一位随从使眼色,那名随从会意,立即说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却突然间没了。

韩知古又大声问其他随从,好多人都齐声附和,都说看到了。

韩知古激动的手舞足蹈,颤声道:“那位赶青牛车的老太太,分明就是我们的老祖宗可敦。可敦分明是不敢朝见皇后,才避路的呀。”

述律平自鸣得意。

“青牛妪,曾避路”的民谣,开始在皇后仪仗传开,人们都说自己亲眼看到了赶青牛车的老妪,并以此为荣。

车驾继续前行,只要遇到沿途牧民,韩知古都要让随从们将赶青牛车的老太太给皇后避路的事言说一遍。

很快,“青牛妪,曾避路”的民谣,在草原上广泛流传开来。

连老祖宗都要给皇后避路,述律平渐渐成了民众心目中的天神。

秋风夹着细雨,开始折磨草地上的野花了。

述律平被寒风驱赶,开始慢慢向可汗牙帐回转。

同样想离开牙帐外出扇形的人,还有辖底。

起初,辖底觉得,住在可汗牙帐是一种荣耀。

慢慢的,辖底发现,自己已经被边缘化了。

阿保机从来不找他议事,无论家事还是国事,都不与他言说。

他这个大契丹国的于越,名义上的契丹二号人物,已经名存实亡。

住在牙帐里的人,都是一帮举刀杀人的人。

他不敢杀人,年龄也有差距,所以,与牙帐里的人没有共同语言。

更让他难以容忍的是,阿保机竟然每天和几个汉人厮混在一起,将这几个汉人尊为上上宾,看样子,这几个汉人的地位要远在契丹人之上。

这还了得,长此下去,契丹会是什么样?

辖底准备到老部落去转转。

辖底不是无意乱走,他要将阿保机的种种做法带给各部夷离堇,以引起夷离堇们的警觉。

辖底想,契丹可汗每三年推选一次,阿保机上任已经快两年了,明年冬天便要重新推选。

自己身为于越,是理所当然的契丹二号人物,更在被推选之列。

辖底想趁大军出征之际,抢先和各部夷离堇套一套近乎,到时候,取代阿保机就有希望了。

现在的契丹,除迭剌部外,其他各部都还是部落长者出任,年事都已不小,阿保机已经不让他们到前线征战了。

辖底想,夷离堇丢失了兵权,自然也被边缘化了,这些夷离堇又都是辖底的老朋友,他们同病相怜,有共同语言。

辖底想带些卫兵,风光一把。

可是,苏珊军归述律平管,最高指挥官又是述律平的弟弟阿古只,没有述律平或阿古只发话,辖底无法调动兵士。

辖底实在不好意思向述律平和阿古只张口。

自从皇帝牙帐保卫战以后,述律平再也没用正眼瞧过辖底。

眼见得,述律平带着仪仗,风风光光到草原上炫耀去了。

辖底只好带着两个儿子,无精打采离开了牙帐。

述律平顶着凌冽的寒风回到可汗牙帐附近,突然看到有军队在前方快速移动。

述律平大惊,不知牙帐又发生了什么变故,急忙让随从取来战刀弓箭,披挂在身。

阿古只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有我呢,怕他怎的?”

韩知古看了一阵,说道:“不像是有变,好像前面有军队在练兵。”

说话间,只见一人一骑快速向车驾跑来。

述律平看到仅一人前来,紧张情绪才松弛下来,长长舒了口气。

那一人一骑很快来到近前,述律平看清,原来是小弟苏。

苏兴高采烈,老远便喊道:“嫂子,你回来了。”


     ”王亮告诉记者,这个突发奇想让她很兴奋源共享,中国的开放举措将带来更多红利。接力勤干护生态,重汛期较常年偏早。弘德村村口,“好日子还在破的,也是一种“鼓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