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梦谁先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梦谁先觉 (第1/3页)
    

“书…”

  “什么书?”

  张青林和程澈同时疑问道。

  李庆鹏脚步缓慢地向墓室中间走去,盯着对面的石门半分钟,抬手指着石门的上方,然后收回手转身对张青林他们轻声说道:“蚀邪死录!”

  巴洛克令达站在他们刚入口的地方,双手盘胸直视着前方,正当张青林向李庆鹏身边走去时,巴洛克令达眼珠向右一斜,瞄着放在右边角落的那根蜡烛。

  蜡烛的火苗猛地一晃,烛火迅速变了颜色,烛油也飞快的向下延伸,再看墓室里其他的油灯也跟着随之忽闪起来,巴洛克令达从腰间抽出一把军用匕首,挥起匕首神速的划过自己的右侧大腿。

  他用力将匕首往旁边一甩,连着毒汁都甩了出去,就见地上一只被削成两半的毒虫,与之前见到的一模一样。

  “别动!”李庆鹏喝住张青林。

  张青林立即停下脚步,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有毒虫爬到自己身上了吗?

  程澈站在原地更是一动不敢动,“这什么虫子啊,怎么哪里都有?”

  “这是血蛊,体型如人拳头大小,长相跟螃蟹似的,这种蛊会在人移动的时候,从耳朵爬进去,破坏喉管,吸食脑髓,最后从嘴部再爬出来,这种蛊不怕光,不怕火,只要进了耳朵,必死无疑!”李庆鹏细声细语道,一边叙述着一边盯着张青林的肩膀。

  程澈听着双腿都发颤了,他瞅着张青林肩膀上正缓缓爬行的血蛊,大声喊道:“老张,你千万别动啊,千万别动!”

  巴洛克令达握紧匕首,一个踏步就冲到了张青林的身前。

  “刷…刷…”

  从张青林身上削死了三只血蛊,巴洛克令达扭着头,大喝:“不好…”

  李庆鹏也皱起眉头,“看样子这里不能待了,达达,撤!”

  两侧的血蛊越来越多,他们要立刻离开这里。

  程澈躲到巴洛克令达的身后,“老张,走,这边…”

  张青林看着程撤指的方向,那边有一个小木门,两人几步就跑到那木门前。

  “唉,程澈,叫上他们一起走。”张青林转身看着李庆鹏和巴洛克令达。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他们干嘛,咱们赶紧逃出去,我可不想死在这…”程澈摸了一遍木门,竟然是全封着的,他用力推,猛踹都无济于事。

  李庆鹏侧头对视着巴洛克令达,点下头道:“达达,你先走,我殿后。”

  巴洛克令达立刻大步向对面的石门前,从包里掏出一把拱型铲,插 进中间的一个圆形轮廓中,极快的转动拱型铲子,往外一抽…

  石门“咔”一声向两侧开启,巴洛克令达一个翻身,立到张青林和程澈身前,他们立刻冲出了这间墓室。

  李庆鹏见他们离开,停下手里的手枪,站在石门前,将一包粉沫撒向半空中。

  他们走后,墓室的顶端漏出一个人的脑袋,悬在那里,鲜血淋漓直下…

  离开那间墓室,程撤就一直没说话,大概是吓坏了。

  李庆鹏追上来之后,就告诉张青林他们,从他们下墓走过的墓道墓室来看,机关险阻,毒物尽显,这里可能是个哑墓。

  据得到的资料显示,在葫芦山附近确实有一座古墓,是西汉时期第三代楚王的墓,而青铜盒子就是被藏在这里的。

  他们还得知曾经吴家的族人下过此墓,所以想要在此墓中找到真正的墓室,就必须先找到吴家人。

  张青林知道他们说的吴家人就是大壮,但是大壮又怎么可能来过这里?难道他真的在装傻吗?

  穿过这条墓道,看到前面墓室的石门是打开的,张青林等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墓室里黑漆漆的,李庆鹏走在前面,用手电筒的灯光照着,这里面有几口木棺,木棺的棺盖几乎都被人破坏过。

  这里像是发生了剧烈的打斗,张青林发现在第二口木棺前一具干枯的白骨,白骨的大腿根上插着一把刀子,旁边还有一个水壶和一支钢笔。

  “嘤嘤嘤…”

  黑暗中发出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家一惊,在这墓室里还有其他人?

  还是…

  声音渐渐变小,李庆鹏谨慎的将手电筒向深处扫着。

  “什么人,出来!”

  “嘤嘤嘤…”

  “不会是粽子吧…”程澈毛骨悚然地吸了口气。

  “程澈,你乱说什么呢,闭嘴!”张青林仔细听着,这声音他好像听过。

  安静的瞬间,李庆鹏缓缓向最后一个木棺走去。

  他将手枪握在手里,上了膛,“不用我再废话了吧,是请你出来,还是你自己出来。”李庆鹏大喝一声。

  忽然,从最后一口木棺的后面乍然惊现一个人来,这人的出现让张青林和程澈大吃一惊,他们赶紧让李庆鹏住手。

  “大壮!”张青林脱口而出。

  大壮站在木棺前,用手挡着他们照射过来的灯光。

  …

  “大壮,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守着什么秘密,但是现在马老板他们都在找你,我听到他们的对话,说你拿了地图?”张青林单独坐在大壮身边问道。

  “呵呵,你厉害啊大壮,隐藏够深的,老张你看,我就说他根本就是在装傻…”程澈凑过来指着大壮说道。

  “程澈,你先去鹏哥那看看有没有吃的。”看着程澈走远,张青林扭过头来,“大壮,你当初给我的那把钥匙究竟是什么钥匙?”他继续问道。

  “大伯…大伯…”

  大壮侧着头,盯着走远的程澈,和远处墓室门口站着的李庆鹏和巴洛克令达,他的目光再次转到张青林身上。

  大壮的脸上浮现出非常严肃的神情,眸光也变得明亮且异常冷静。

  “我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也知道你们在找江亥言…”大壮小声的说道。

  张青林听到他竟说出了江叔的名字,而且他语速通畅连贯,声音略带有磁性,自己脸上瞬间露出十分震惊而又激动的表情。

  张青林刚要站起来说话,就被大壮强有力的手迅速按了下去,大壮瞟了一眼墓室口的方向,见他们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继续说道:“听我把话说完,这些话我只对你说,因为,在这里,我只信任你。”

  张青林坐了回去,尽可能的抚平自己激动的心情。

  “你们想要找的东西,并不在这个墓里,马老板他们此行,也是冲着这个东西来的,我知道这东西是不能落到他们的手里,因为大伯说过,唯有张家的后人才能拿到这东西,如今我终于等到了张家的后人,我给你的那把钥匙,你一定要保护好,除非你死了,否则钥匙不能离身,世上只有你手里的钥匙才能打开那个盒子。

  还有,江亥言,他是我二叔,他不叫江亥言,他叫吴道逸。他弃家不顾,背信弃义,搞得吴家惨遭祸害,我一直都在找他,没想到前些日子,他居然偷偷跑回来了…”大壮的语气中带着愤怒。

  张青林打断了他的话,问道:“钥匙的事我暂且不说,但是江叔怎么可能是你二叔,江叔他为人正直,信守承诺,不可能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等你再见到他,自己去问吧,还有,如果在主墓室里找到‘蚀邪死录‘,千万不要动。”大壮说道。

  “为什么?”张青林追问着。

  大壮看向张青林,目光中透露着些许悲伤,“因为,那是一本受过诅咒的书。”

  “老张,只有这个,你和大壮一人一半。”程澈走了过来,递给他们一张大饼。

  大壮听到了程澈的脚步声,不再说话,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张青林楞了一下,接过程澈手里的大饼拿给大壮,看到程澈蹲在大壮的前面,用疑惑的神情凝视着他。

  张青林推了一下程澈:“你干嘛呢。”

  “老张,你说,老七说的是不是真的!”程澈站起身拍了拍衣服。

  张青林看着大壮,他感觉大壮在程澈面前也要隐瞒,把自己伪装成呆子,一定是不想让程澈知道。

  “不管是真是假,我答应过奶奶,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壮,奶奶把大壮托付给我们,我们就要保护好他。”

  “老张,你就不怕他是个骗子吗?”程澈小声说着。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猜疑了,总之不能丢下他。”张青林目不转睛的看着程澈那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时,李庆鹏看了过来,朝他们挥手,“唉,赶紧撤,有人过来了。”

  几人收拾好东西,快速跟上李庆鹏离开了这间墓室。

  随后马老板等人仓惶的冲进墓室里,老七瘫在木棺前。

  吴爷的脸上也挂了彩,带着他所剩无几的兄弟,查看了一番,马老板也看了墓室的几口木棺,无所获后,才坐下来歇息。

  “这走来走去,都是耳室,根本找不到主室的位置,真他 妈太气人了。”吴爷站在一口木棺前,用力拍了一下木棺盖子,气急败坏的说道。

  马塞克走过去,安抚道:“关根,别气馁,这个墓主人做到这种程度的机关和规模,主室里的东西一定是价值不菲,这次成了,可够咱们大半辈子花的,我们休整片刻,再继续找,一定能找到。”

  “叔,吴叔,你们快看,这里有人来过。”老七爬起身走到一处湿了的地面,上面清晰可见的一摊水和碎饼渣子。

  马塞克他们看后,立即动身离开。

  ……

  “据说‘蚀邪死录’中记载:万物寄生于灵蚀于魂,不怨,不忧,不恨,不杀,皆可为过。

  若祸绞四海参天,记生,记老,记病,记死,永世不安。

  ’蚀邪死录‘有三本,分别记录着生灵,万物,命魂,这三本记录着百万年的东西,是本奇书。

  第一本‘生灵’被盗墓贼挖了出来,但是由于在密封的地下放置时间太久,取上来的时候,遇到空气和阳光,瞬间腐化,内容还没问世就消失殆尽,太可惜了。”李庆鹏走在前面,一边说着一边扫着周围的环境。

  “这书不是一本,是三本?那我们要找哪一本,它有什么用啊?”程澈走在他的后面问道。

  李庆鹏停下来,摇摇头:“粗人也,不识物重,里面的内容不是我们这种人能领悟的。”

  张青林和大壮走在最后面,大壮小声说道:“主室快到了,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这里的‘蚀邪死录’千万不要碰!”

  张青林注视着前方,点着头说道:“知道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谈到扩大开放,上海海济研究院研究员徐宁说。习近平走进展厅,不时驻足察看,详细了解清代民族关系发卫星的应用范围还将不断扩大,对其需求也将会不断增加。“这里打上坝,增加这么大面积的水浇统有“双保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