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艘战舰击毁,这只是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第一艘战舰击毁,这只是开始 (第1/3页)
    

石宽离开之后,江远爱不释手地捧着这块鸡血石观赏了好一会儿,才把它摆在了博古架最显眼的位置上。

片刻之后,就见刘小军气喘吁吁地蹬着自行车在门口停下。

“江大哥。”

“你怎么骑车来了,多累啊,”江远赶紧给刘小军倒了杯茶,“今天没去柳老爷子那里?”

刘小军面色激动,“江大哥,柳老答应收我为徒了,姐姐说让我来把消息告诉你。”

江远欣慰地笑了,“柳老能够答应下来,那也是因为你认真好学。”

“既然这样,那我选个日子,帮你把拜师宴给办了。”

刘小军点点头,“江大哥,又要麻烦你了。”

江远摆摆手,继续道:“拜师宴之后,你再和柳老请几天假,带你姐去一趟京城先把手术给做了,这件事情不能够再拖了。”

刘小军更加激动了,“真的吗江大哥,我这就回去和姐姐说,她一定会很开心的,谢谢你江大哥。”

刘小军一口喝干了茶水,擦了擦汗又跑出了铺子,兴奋得像个孩子。

江远笑着摇摇头,正打算关门出去逛逛,却见一人形色匆匆地走了过来。

他穿着单薄的布衣,脚上穿了双黄胶鞋,年龄大概四十来岁。

他左顾右盼地走进铺子,神神秘秘地拉开口袋问江远:

“老板,这玩意儿你这里收不?”

江远端着茶杯走近,往他衣兜里瞟了一眼。

“啥东西啊?”

江远摇摇头,“看不清。”

这汉子似乎有些信不过江远,“你能买不?你要能买我就给你看。”

江远无语了,连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买个寂寞啊买!

汉子想了想,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翻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小纸盒。

纸盒上有些印刷的痕迹,可惜已经认不出来字迹。

汉子把纸盒子打开,发现里面用油纸包着一颗拇指大小、圆滚滚的东西。

江远瞬间皱眉。

既然这玩意上面有印刷,肯定就不是老东西了,可为什么自己能够看到它发光?

怪哉,真是怪哉啊!

“让我上眼看看吧。”

中年汉子满脸焦虑,“那你可得小心点儿,要是搞坏了你得赔我两百··不··五百块钱。”

江远没答话,而是把东西轻轻移到自己面前,又去后屋拿了双手套戴上,这才小心翼翼地揭开那层油纸。

出现在江远面前的,是一粒直径一厘米左右,通体乳白色,和珍珠一样的东西。

江远愣了愣,一时间也没认出来这玩意儿是个啥。

直到拿在手里,江远皱眉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这是牛黄丸!”

江远笑着问道:“这是用牛黄、麝香、犀角等珍惜药材做的药丸子,你怎么得来的?”

中年汉子面色大喜,“这是古代的仙丹不?能换多少钱?”

江远眉头一皱,“你先告诉我怎么来的,来历不明的东西我可不要。”

“工地上挖的,”汉子开心道:“今早在工地挖排水沟的时候挖出来的,我老听说别人在工地挖出了宝贝,没想到我也有这个运气。”

“老板,你能给我多少钱?五千,五千我就卖给你!”

江远白了这中年人一眼,“老哥,咱别天天做梦,五千块可是常人一年半的工资,这玩意儿不值。”

“你要诚心卖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百五。”

中年人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就值一百五?”

“一百五还少?你在工地上一天才十几块钱呢。”

中年汉子叹了口气,“还以为捡到宝贝了呢,老板你再给我加一点,两百吧?”

江远笑着点点头,“老哥你是实在人,我也就不小气了,两百就两百。”

这70年代‘北京中药厂’和其他几家中药名家生产的牛黄丸在市面上的确已经留存不多了。

虽说牛黄丸有‘圣药’的名头,可这个年代的人,已经越来越习惯有病找医院,牛黄丸市场价格不高。

两百块,差不多就是牛黄丸现在的真实价值。

可放在后世,这样一枚保存完好的牛黄丸,绝对会被那些富豪争着抢着买走,炒到四五十万都不愁卖。

更关键的是,这牛黄丸功效真的惊人,绝不是吹出来的。

上一世的江远曾大病过一场,身子特别虚,就是服用过一枚牛黄丸才快速恢复了过来。

送走了这汉子,江远赶紧找了袋子把牛黄丸重新密封起来。

“等诗琪做完手术,就把这牛黄丸给她服用。”

关上店门,江远直接开车回了长宁街的住处。

因为担心邓文报复,江远才让莫师傅和刘诗琪先在这里待几天。

几天过去,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可见邓文已经疲于奔命,根本无暇报复。

莫师傅正蹲在院子里整理花花草草,还一边和刘诗琪说一些古玩鉴别的经验。

刘诗琪听得也仔细,时不时皱眉沉思,时不时又提出一些问题。

江远笑着走近,“莫师傅,还习惯吗?你可能还不知道,这院子是叶青山老爷子留下来的呢。”

莫师傅回头一看见江远,点点头就开口问道:“这几天我不在店里,你有没有收到什么好东西?”

江远得意一笑,“收了块很不错的鸡血石,回头有的是时间让您把玩。”

刘小军这时候要骑着自行车赶了回来,一看到江远他就懵了,“早知道江大哥你要回来,我就坐你的货车了。”

江远笑着拍拍他肩膀,“你先去洗个澡,一身臭汗。”

“诗琪你跟我一起去买点菜,晚上咱们好好吃一顿。”

刘诗琪笑着点头,“那江大哥你稍等,我去换身衣服。”

江远满脸疑惑,“买个菜还用换衣服?”

刘诗琪俏脸一红,“还是要打扮下的,不能丢江大哥你的脸。”

“说什么呢,”江远假装瞪了刘诗琪一眼,“我拿你和小军当自己的弟弟妹妹,以后不准再说丢不丢脸这种话。”

“再说了,咱家诗琪这么好看,怎么会丢脸呢。”

刘诗琪心里填得像是灌了蜜似的,干脆也就听了江远的话,没再上楼换衣裳。

片刻之后,江远推着自行车,和刘诗琪一起上了街。

长宁街的菜市在结尾,多是附近的村民自己种的新鲜蔬菜,还有些刚宰的猪羊,价格都不贵。

时间邻近傍晚,下了班来买菜的人还不少。

人群中,一名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子正捂着鼻子,满脸不悦地挤出人群。

不远处,江远正蹲在一个老大娘面前的菜摊边上挑选,刘诗琪推着自行车站在一边,目光落在江远认真平静的面庞上,一时间看得有些入迷。

忽然,不知道是谁撞了一下刘诗琪,她惊呼一声,手臂一痛,自行车也应声倒了下去。

恰好那靓丽女子匆匆走过,直接被倒下的自行车砸中了小腿。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刘诗琪连忙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你说对不起我的腿就不痛了吗?”

王斐皱眉瞪了刘诗琪一眼,“不会把自行车停在边上吗?”

王斐一边抱怨,一边皱眉低头看了看,发现裤腿已经被车蹬子划出一条口子,小腿也生疼。

这下她更生气了,“早知道就不该从这儿走,又脏又臭,你们这些人也一点素质都没有。”

“你说谁没素质呢?”

江远沉着脸振站起身来,顺手把刘诗琪拉到自己身后,这才看向王斐。

“说别人没素质,你就很有素质吗?”

王斐眼睛一瞪,“臭小子,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你骂人就不行!”江远眼睛一瞪,目露凶光,“就你这样的,还配谈素质?”

王斐被江远吼得一愣一愣的,从小到大,谁敢对她吼一句?

“你··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姑娘,你还要点脸不?”

王斐满脸愤怒,“没素质,我懒得和你吵。”

江远上前一步,眼睛瞪得像是铜铃似的,又对着王斐伸出右手,“你有素质是吧?在哪里啊,把你的素质拿出来我看看啊?”

“我告诉你,我可是这条街上混的,信不信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素质?”

王斐被吓得后退两步,伸手指着江远呵斥道:“光天化日,你想干嘛?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我想干嘛?”江远忽然狞笑起来,“你长得这么水嫩,我当然是···”

王斐脸色瞬间惨白,自动脑补了江远还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吓得话都不敢说,转身就挤开人群跑远。

“你给我等着,有胆量说个名字!”

江远‘呵呵’一声,根本懒得回话。

刘诗琪却有些担忧,“江大哥,我看这姑娘的打扮,家境应该很不错,你刚才吓唬她,会不会··”

“别担心,”江远轻轻拍了拍刘诗琪的肩膀,“那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小丫头,性格是横了些,可也做不出什么坏事,走吧,咱们回去做饭去。”

刘诗琪点点头,嘴角却是悄悄浮现一抹笑容。

刚才江远维护她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动呢。

晚上,江远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还开了瓶白酒,陪着莫师傅和刘小川喝了起来。

直到凌晨,三人才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刘诗琪也喝了半杯,脸色有些发红,却还是细心地把三人搀扶到卧室,又把桌子收拾干净,忙活了好一会儿才进屋休息。

而此时,滨海郊区的一个宽敞的四合院里,傍晚和江远发生争吵的王斐,正趴在卧室的床上泣不成声。

她从小到大都没收过委屈,没想到刚从京城回来就被欺负了。

本来她说打车回家,却忽然想要到处逛逛,不知怎么就到了长宁街菜市场,后面就遇到了江远和刘诗琪。

王斐瘪着嘴,委屈地揉着发青的小腿肚子,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又想起江远吓唬她的样子,她气得不断对着空气挥拳,“臭混蛋,别再让我遇见你,不然一定把你揍成猪头。”


     “要动用所有资源为印江发展‘找门路’,发广大科技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在整治乱设公司上,将原有78家企业撤并整合为14家;在整治乱设职位上,将国企领导层管理人员从239人核减至67人,内设“今年新打的麦子籽粒大,水分也合适,平均一亩地产量在1200斤以上。6月13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农村扶贫的结果,也是全国人民大力支持的结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