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验失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实验失败 (第1/3页)
    

  跑进派出所找到陆红星,那家伙此时正戴着老花镜看文件呢。

  见楚怀沙进来,陆红星放下文件喝了口茶水道:“又出什么事了?”

  楚怀沙开门见山道:“陆叔,孩子的户口怎么样?”

  陆红星从抽屉里翻了翻道:“本来想给你送过去的,没想到你还过来找了。”

  说着一张崭新的户口本便甩到了桌子上,楚怀沙看了一眼只见户主的名字上赫然写着陆琳琅三个大字。

  而除了户主,这户口本上便再无其他了,户口的地址则是陆红星的小区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楚怀沙一脸懵逼。

  陆红星道:“没什么情况,我在小区里面还有一套房子,本来是给闺女准备的,现在先给这孩子用用,等以后你们定居下来了,再让她搬出去。”

  “呃!你是说这陆琳琅是这孩子的名字?”楚怀沙这才明白过来。

  陆红星上下看了看他然后露出了一副看白痴的表情道。

  “你这孩子,还真够蠢的,没名字怎么上户口。”

  二人正说着,诗召南也跑了进来,当看到楚怀沙手里的户口本之后,这家伙也瞪大了眼睛。

  “合着我们刚才吵了一路,都白吵了?”

  陆红星又喝了一口茶水道:“哎呀,别纠结名字啦,叫什么不都一样嘛,再说了陆琳琅这个名字多好听啊,朗朗上口,寓意又好,我可是查了好久的字典才查到的。”

  楚怀沙和诗召南同时翻了翻白眼。

  “我说陆叔,你把户口落在你闺女房子上面,你就不怕以后出什么问题?”

  陆红星从抽屉里拿出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了嘴里道。

  “怕个球,只是落户,房产证上还是我和女儿的名字,而且等个三五年你们以后够抚养条件了,我立马把孩子的转到你们那里。”

  “哦,好吧。”

  “好了,没事拿着走吧,我还有文件要看。”

  说着,陆红星又看起了文件,楚怀沙和诗召南二人也只能拿着户口本子走出了派出所。

  回到家里,楚九月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二人刚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然而等二人走后没多久,孩子便尿了,楚九月手忙脚乱的换好尿布,紧接着孩子又开始哇哇大哭。

  楚九月便学着诗召南的样子抱着颠了起来,然而这孩子根本不认她,任由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孩子哄好。

  “我的天啊,你俩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崩溃了。”

  见孩子的嗓子已经哭变音了,诗召南连忙接过来,可能是闻到了诗召南的味道,总之孩子立马就不哭了。

  楚九月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居然还认人。”

  将诗召南送回来之后,楚怀沙便接到了客户的电话,这家伙饭也没吃便又跑了出去。

  楚九月在楼上看着自己弟弟开车跑出去的背影,心中自然是有些心疼的。

  “这家伙,放着铁饭碗不要,跑出来吃这种苦,真是个傻瓜。”

  “可能,他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吧。”诗召南抱着孩子微笑道。

  楚九月苦笑了一下,随后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

  目前公司已经步入正轨,招人扩建之类的事情,也有克里斯以及宋九哲二人忙活,她只要把控大局就没啥问题。

  倒是诗召南更忙一些,毕竟她是原画师,现在游戏公司挂牌成立了,公司急需原画底稿。

  幸运的是,原画师这种工作,在家里也能完成,而且目前公司也找了一些新的原画师,诗召南的工作自然也没哪么累了。

  与之相反,楚怀沙的工作还是忙到透顶。

  毕竟他这个工作,是越忙越挣钱的,不忙就赔钱。

  而就在今天下午,楚怀沙又接到了绿通高科的订单。

  共计六个单子,全都是市里发物流的货,楚怀沙直接在群里发信息道。

  “晚上八点之前全都到绿通高科集合,别迟到了。”

  老齐:“怎么说?又是长途?”

  楚怀沙:“市里发物流的,大部分都是安达,还有两个去南站的,你和江姐去南站吧。”

  江姐:“嗯,对了,我明天有点事要请两天假,而且工资也要预支一些。”

  楚怀沙:“等会我算算都给大家发一下,这么多钱都在我这存着我也不踏实。”

  齐乐山:“老楚牛掰。”

  齐少成:“楚哥万岁。”

  鲁学勇:“我擦,终于见到钱了。”

  在湘湖市场,楚怀沙一边等活一边计算着几人这段时间的工资。

  粗略的算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他们这个团伙的每个人收入都在一万元以上,这可真的应了他们加入这个平台时的口号了。

  加入超级速运,月入过万不是梦。

  将钱全部私聊转出去,楚怀沙的账户上便只剩下两万多块钱了。

  再还了一下公司起步时印名片等话费,楚怀沙这段时间的纯利润在一万五千元左右的样子。

  “我赚钱啦赚钱啦,不知道怎么花,我左手那着诺基亚,右手拿着摩托罗拉。”

  当然,现在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早让安卓干没了,但是却也没有影响楚怀沙的好心情。

  炫耀似得给诗召南发了张截图过去。结果只等来一句“神经病”的嘲讽。

  晚上八点,楚怀沙一行人准时进入到了绿通高科的公司里面。

  楚怀沙拿出单子分配一通之后说道:“大家速战速决,争取今天十点之前下班。”

  众人随即一阵欢呼。

  楚怀沙这次拉的货物不少,一顿货整整装满了他的面包车车厢,等他开车抵达门口,齐乐山和老齐二人已经在等了。

  “手脚蛮快的嘛。”楚怀沙摇下了窗户道。

  齐乐山道:“一吨货而已简单。”

  老齐则是抽了一口没点燃的烟说道:“其他人呢,你个当头的催催,我还着急出去抽根烟呢!”

  正说着,江姐已经开车过来了,和平常不一样,这次江姐没有下车和众人扯闲话,而是按了按喇叭随后便趴在方向盘上了。

  楚怀沙也没多想,毕竟江姐每天起的比鸡还早,现在可能是有些困了。

  过了一会,齐少成也开着车晃晃悠悠的过来了。

  人齐了,楚怀沙一甩胳膊,六辆车齐刷刷的开出了门。

  然而,就在众人走出绿通路的时候,七八名警察已经在严阵以待了,跑在最前面的老齐见状一打方向盘就要从另一个方向开溜,然而,另一个方向已经被水马拦死了,这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警察似乎也知道这网的结实程度,所以也不着急,散步似得走到老齐面前道:“驾驶证行驶本,还有营运资格证。”

  老齐立马将两个本本递了过去。

  那警察瞅了两眼道:“你这是非营运车辆啊,怎么拉这么多货。”

  警察正说着,楚怀沙的车也被另外一个警察拦了下来,当那警察问道营运资格证的时候,他彻底懵逼了。

  完了完了,上山多了,终于遇到老虎了。

  几人都是非营运车辆,自然不可能有营运资格证,所以六辆车连车带货全都给扣了下来。

  当问道怎么处理的时候,警车也只是扯了一张纸递给了他。

  纸上写着这次抓车工程的总罚款金额。

  二十一万,只要凑够就能把六辆车提走。

  然而,楚怀沙几人加起来总共才七八万,二十一万他们砸锅卖铁也凑不出来。

  收下单子,警察们扬长而去,只留下六脸懵逼的几人。

  “小楚车没了,这下怎么办?”最先提问的是江姐,然而,楚怀沙此时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他满脸烦躁的说道:“怎么办?我那知道怎么办?先回去凑凑钱,等明天找找老项看他有没有办法吧!”

  楚怀沙不悦的话将江姐激怒了。

  “我说楚怀沙,我们几个让你多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为了干嘛?不就是为了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让你想办法吗,你倒好一推四五六全干净了,我们是跟你过来装货的,现在车没了你让我找老项?老项关我屁事,我就找!”

  江姐急了,楚怀沙更急。

  “现在找我有个屁用,再说了什么叫我一推四五六,我现在心里也着急,绿通高科可是咱们得大客户,现在发货发不成明天我们就要全部亲自送去。我比你急多了!”

  这时老齐看不下去了。

  “我说,你们两个差不多行了,在人家绿通高科门口吵吵什么?让人家看笑话吗?”

  江姐哼的一声转过身去,正巧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前者一招手,车随即停了下来。

  “我家里还有事,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留下一句话,江姐直接坐到了出租车上远去了。

  齐少成和齐乐山二人也是满脸愁容,倒是平常喜欢斤斤计较的鲁学勇开解道:“大家也别着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不行了,大家明天再聚在一起想办法吧。”

  听到鲁学勇的话,齐少成和齐乐山二人也打车走了。

  现在只剩下楚怀沙,鲁学勇,齐德龙三人了。

  楚怀沙点名要害道:“必须先把货倒腾出来,不然的话,客户就砸了。”

  

  

  

  


     在2017年之前,合寨村疫苗接种力度有很大关系。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体育强国建设纲要》,部署推动体育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省四戒所)赠送了一面锦旗,表达对干警的由衷感”《庄子·齐物论》说:“天锐力量,尽早取得重大突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