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存心憋死你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存心憋死你们! (第1/3页)
    

龙虎山的常天师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想到,他们爷俩会在同一天的一个小时之内,连续两次的在同一个阴沟里翻了船,并且还是翻得稀碎,稀碎的,船底都他么干漏了。

王长生隔空画了一道北斗大神咒后,落地持剑,严阵以待,与此同时梁平平也虎视眈眈的盯着常天师,两人已经做好在对方破了这道神咒之时就联手应付他,你不得不承认一代天师的实力是非常强横的,常天师不闪不避的直接选择了硬抗的方式来接下这一道北头大神咒,毕竟活了五十来年的常天师气血太盛了,跟王长生之间至少差了三十年左右的,两人间肯定隔了一道鸿沟。

但就在这时,突然间从路边有一辆车轰着油门急速的冲了过来,那发动机的轰鸣声让人都差点以为要爆缸了,这辆牧马人生猛的骑着马路牙子驶过了王长生的身旁后轮胎下面就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车身顿时横了过来,漂移着横向了常天师那边。

这一幕来的太快,太突然了,王长生和梁平平都是一脸懵逼的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辆车停下后,推门就下来一人,手里拎着个农家最常用的塑料桶,然后这人两手拎着桶就朝着刚刚硬杠完北斗神咒的常天师泼了过去。

“哗啦”一同泛着腥臭味的黑色液体泼洒过去后顿时就淋了常天师一身,他猝不及防下也没料到会有辆车开过来,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机会闪避。

常天师一脸惊愕的大概有几秒钟的时间脑袋里都是空白的,随后他低头仔细的嗅了嗅身上被泼了的那桶不明液体,脸色骤然大变:“黑狗血?”

“咣当”开车疾驰而来泼了常天师一桶黑狗血的那人,关上车门后,伸出脑袋冲着王长生和梁平平喊了一嗓子:“愣个毛啊,上车,走了。”

两人愣了愣,梁平平不认识对方,王长生却认出来了,他稍微一犹豫后朝着梁平平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先后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对方一踩油门车子再次轰鸣着发动机离去了,这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后一共没到半分钟,而此时的常天师却是动也没动。

有句话叫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快也没子弹快,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有几样东西他们也挺怕的,比如这黑狗血。

常人都知道,黑狗血有驱鬼辟邪的作用,僵尸,孤魂野鬼什么的都很畏惧,其实对于道士来讲在某方面也一样。

从道理上来讲狗和鸡是至阳之畜,狗对应的十二地支五行是戌土,也是阳土,所以黑狗先天阳气最纯,以阳制阴,自古以来,道士都取黑狗血驱邪治魔。

再一个是传说杨二郎座下的哮天犬,本体是黑狗,它有先天至阳之气,凡间的黑狗都是它的近亲,所以,黑狗血特别的霸道。

道理都是相互的,道士会用黑狗血来制约阴物,他们虽然不怵,但是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如果谁被大量的黑狗血给泼了个正着的话,正在施的道法就会失灵了,看起来似乎有点矛盾,但事实是道法讲究的就是阴阳之数,若是阴阳比列失调了的话,作用自然也就失去了。

就像常天师被泼的这一桶黑狗血,对他本人造成不了任何的创伤,但影响却是下一刻他不可能施出任何的术法了,那常天师就只能干瞪着眼看着王长生和梁平平坐着车远去了。

浓浓的黑狗血非常粘稠,还有着刺鼻的腥臭味,淋在身上后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常天师的头发和脸上挂着的狗血还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掉落着,一身干净整洁不带一丝褶皱的道袍也全是黑色的污渍,看着就好像他人刚被从茅坑里给捞出来的一样。

“啊……”常天师实在是忍不住了,仰天长啸了一声,抒发着心里的怒气,吼道:“你们这帮小辈,从此以后龙虎山人与你们必然不死不休!”

是的,常天师急眼了,悲愤了,后面有这么多的同道看着呢,他们龙虎山这次的脸可丢大了。

那辆突兀出现的牧马人里,王长生很不解的看着开车的人,对方扭过头呲牙笑道:“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

“我更好奇的是,你那桶黑狗血是哪里来的?别告诉我,你的车里常年都会备着一桶狗血。”

对方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指了指后面的梁平平说道:“当这哥们干了龙虎山的那个人以后,你又走了出来,我就知道你要跟人有冲突了,这里偏是偏了一点,但附近有不少的农家,我就开车花五百块钱买了一只黑狗把它的血给放了一桶,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了。”

“好吧,问题回到上一个,你怎么出现的?”

“多简单啊,我这两天都在跟着你呢……”

王长生愣了下,想了想也没问他为什么跟着自己,就指着这人跟梁平平说道:“介绍下,他叫唐昆,卖死货的”

“这是梁平平,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呃,算上他也就两个吧”

唐昆又呲牙笑了笑,开着车伸了一只手过来,说道:“看你长得挺闷的,没想到还挺有血性,我就得意这样的爷们,认识,认识”

梁平平伸手搭在了他的手上,诚挚的说道:“谢谢你”

“屁事没有,捎带手的事,唉,对了,咱们要去哪?”

王长生说道:“喝酒,吃肉去吧……”

王长生知道,唐昆肯定不是白出手的,他更不会闲的蛋疼的跟着自己,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跟着自己。

为了感谢他的援手,那接下来就坐在一起边喝边吃边聊算了。

另外一边,王长生三人离去之后,扶九挺无语的摇了摇头,心道小七往后得有点麻烦了,一不小心跟龙虎山的人对上,最后他们之间不分个公母的话这个梁子是掀不过去的,徐木白颇为有点恼火的说:“就这么跑了,我还上哪找你去?”


     “她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献给了爱心事业庭,符合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的要求。那时,仅仅十几岁的张伯礼观察到中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解放军打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年之际,知乎上的问答引发网友关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