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偷袭 (第1/3页)
    

找到墙上的安全手册后,李乐大概明白当下的处境,于是完全不慌了。

林茵看着地图,实验室区域有厕所有浴室,还好还好。不愧是避难所,啥东西都如此完备。

坦白说这里很适合生活,吃的喝的娱乐设施一应俱全。末世前能享受的这里基本都可以,此地的食脑者还被白大褂给清理掉了。

“所以他手上的精神结晶肯定很多。”李乐皱眉。食脑者很难吸收精神结晶的,它们主要还是靠食用人脑变强。但不排除白大褂进行了相关研究,成为第一个可以利用精神结晶变强的食脑者。

“我们就在这等三天吗?”林茵有点担心:“这里没有地方睡啊。”

李乐翻白眼:“你怎么这么精贵……应该有床,找一找。很多科学家研究完就直接在实验室旁边睡觉的。”

这个天气晚上还是很凉的,睡地板容易生病。李乐当然不怕,可林茵的小身板还真需要找个被子毯子。他们随身的包里只有应急药物,食物纯净水,以及武器和实用工具。但不可能带着睡袋和被褥——那玩意太大,带着走路都不方便。

其实也有便携式睡袋,但城市里随便找个房间收拾收拾都能住人,用处不是很大,没必要随身携带。所以就被李乐丢在车上了。

真是失策啊。

——

夜里,已经进入临海大学的军人们在校门附近的教学楼里铺好睡袋。

两人一组,轮流守夜。精神力隔十分钟侦查一次。一旦有异常全员出手。这些人手上的军用装备和李乐可不是一个等级——就算都用寄魂强化过,冲锋枪也比手枪要厉害点不是?

其实也未必,主要看寄魂和物体的契合度,还有物体和人的契合度。

齐伟排长叼着烟,坐在距离门口不远的位置。可以观察外界情况,也可以在出问题之后第一时间找到掩体。

江飞白后退一步,避开烟味。

他不喜欢尼古丁和焦油等有害物质的混合气息。

现在烟还不算特别贵,但已经成为精神结晶和子弹之下的硬通货。和粮食还有避孕套处于同一水平。

往后烟价还会继续提升。李乐囤积的那些商品也是在那个时候拿出来卖的。

“小伙子要学会抽烟啊。”齐伟笑了笑。

“还是不了。”江飞白摇摇头:“虽然现在也没什么保证健康的必要,但我不适应那个味道。”

“行吧。”于是齐伟不再搭理无趣的小屁孩,看向门外的夜景。

一只只彩色的虚灵飘过。

在末世中,它们才是真的无敌。除了光芒外,现实的一切都无法对其产生影响,它也无法对现实产生影响。只是随意地飘着,穿过文明的墙壁与废墟,穿过被食脑者和飘浮之棘封锁的街道,不知道飘往何方。

两人早已习惯这种没有什么危害的小生物。甚至连好奇都没有多少。显然,人们对末世的态度渐渐向李乐转变。

平静,麻木,同情心越来越少,最后如末世一般变成灰色。

“齐排长,你有还活着的亲人么?”

“有啊,我弟弟和我妈都还活着。”虚灵与烟雾缭绕中,两人开始闲聊,“但我爹……唉。”

“真好。”江飞白叹气:“我已经没有活着的亲人了。”

“啊……看开点。”齐伟拍拍他的肩膀。

“但我有一个青梅竹马。”江飞白对他笑笑:“和亲人也差不多。”

烟灰飘落,齐伟点头:“不错啊。反正有个亲人朋友活下来都算是精神寄托了。我好像有听上头说过,现在大家的心理问题的很严重。”

人类历史上的乱世再乱,战争再残酷,也不曾一次性失去过九成的人口。按概率来讲,一个独生子女可能会经历所有亲人朋友都死去的惨案。就像林茵那样——哦,她还是有个叔叔和堂妹在西边苏湖市活下来的。

江飞白撇过头去,苦笑两声:“是啊,有心理问题的人很多。”

他与空气对视片刻,又看看时间,开始新一轮的精神力侦测。这种基础的探测大家都会,只要你别是一两个结晶就觉醒的那种狠人,基础的技巧还是都可以学习的。

只不过有人学的好,有人学得一般。

“有动静。”探测中的江飞白还没说什么,齐伟却突然把烟掐掉,拍醒大家,“都起来,准备作战。”

远处传来一声巨响。随后是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

几个教授和学生们拿着重要的样品和研究资料,趁夜色降临,夺走一辆车朝学校外面逃去。

身后是倒塌的综合楼,以及被碎石砖块埋住的其他幸存者。

整个学校分散在各处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们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精神力侦查够不到那边。”江飞白收起自己的精神力波动,“太远,直线距离将近一公里了。”

齐伟摇摇头,在自己的包里翻出夜视望远镜:“还是这玩意儿好使。”

现阶段,精神力侦查还未必比得过热成像仪,应该说两者各有千秋。这支小队的装备相当齐全,人手一个军用望远镜。

“不知道是什么人,正在开车跑路……我觉得有必要过去支援一下。”齐伟整队,挥手让大家按照训练时的阵型前进:“出发!”

倒塌的废墟中。周北骂着娘,推开碎石块,钻了出来。

他身上鲜血淋漓,仿佛幽冥中归来的魔王:“你们,找死啊!”

——

计时器走到第三个白天。

林茵揉着眼睛醒来,打了个哈欠,一边伸懒腰一边问:“几点了?诶!你怎么在我旁边!”

被她拍到的李乐从床上坐起来,非常无语:“是你半夜说害怕,爬到我这边来的。”

哦,好像有这么回事……林茵回忆。没办法,这避难所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而且太空旷了。她害怕也是在所难免的。

“门马上能开。”李乐掀开被子起床穿衣服:“准备走了。”

“好。”这三天林茵和李乐似乎更加亲密了几分。但对于昨晚李乐没下手的事情,她表示严重不解。你还是男人吗?女孩子主动钻你被窝你都无动于衷?

李乐想了想跟她说:“下次我不会把避孕套全部丢在车上。别废话,该去开门了。”

ps求收藏求收藏。昨天手欠发了个月票红包,目前十六票。那等会加一更。


     听说有人从千里之外的石家庄来到薛家村通高等学校招生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1943年3月,为掩护根据地人民群众安全转移,这个连的8有其他一些像他们的人,试图呈现与西方主流媒体不同的内容。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师资队伍培养力度,支黑犯罪2825人、涉恶犯罪5433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