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你真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有你真好 (第1/3页)
    

桃云青被扔回牢房

  迷糊之中,听到有人好像在唱歌,又似寺庙里的和尚颂经一般

  而这诵经声竟然有些熟悉

  是了,这是宗门大典之前的唱词

  “我得长生时,亿万世界,一切众生,皆入仙界,光阴如水,逝者如斯!

  我得长生时,一切外道,不入世间。一切众生,不受外道侵蚀!

  我得长生时,一切诸天,千百亿微尘之众生,念我名号,皆得自在,无极无量!

  我得长生时,一切邪恶,终将毁灭…

  我得长生时,一切业障,最终解脱…

  我得长生时,一切时空,过去未来,一切种种星辰碎为微尘之数量众生,心念我名,皆得长生。

  ……

  ……

  如若不然,我不得长生!”

  这更清楚了,词也更长些

  桃云青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

  一座破庙里面,憨态可掬的弥勒佛半是破损,头顶还有茅草,像戴着帽子一样,长期被雨水淋湿的背面长满了青苔

  在它面前,一个瘦得只有皮包骨的小男孩坐在地上,他蜡黄的脸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跟猴子差不多,手里拿着一块烤焦的红薯,上面的齿痕参差不齐,像是被野狗啃过,他紧皱着眉头,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不过他并没有将红薯吃掉,而是小心翼翼的揣好,放在怀里

  嘎——吱

  似倒非倒的庙门被推开,一个比他更小的女孩慢慢走了进来,一摇一晃

  她脸色虽然有些苍白,皮肤很好,就像美玉一般,人瘦弱,但却有股脱俗的灵气环绕,她就像一个下凡的小仙女

  或者说再也没有比她更为精致的女孩

  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粉雕玉琢

  男孩似乎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他本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像看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露出高兴憨憨的笑容

  他走上前去,想去牵她的手

  轰——隆,天空传来一声雷声,接着整个寺庙响起经文声

  闪电划过,照亮弥勒佛的笑容,本是歌颂善良的佛啊,在黑暗中,却让人感到害怕

  突然,小男孩直挺挺向后倒去,胸膛心窝处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玲珑精致,如女子柔夷般的手

  血,一滴一滴的落!

  他满脸的不可思议,却发现自己连话也说不出了,惊叫哑在了喉咙,恐惧充满了胸膛…

  “啊!”

  桃云青惊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可刚一动身体各处便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

  “别动!我刚把你骨头摆正,你动的话自己成了什么怪样子可别怪我!”

  恍惚中,传来地牢那个老头的声音,不过用的却是蛮语

  桃云青额头沁出冷汗,身体各处有一种暖洋洋的痛痒之感,让他很想挠

  他还活着?

  身体有了感觉?他也没有瘫痪?

  没到金丹期,他不可能有断了脊髓还能恢复的能力,除非———

  有人帮他!

  在一片白与黑交织的世界中,白光越来越浓烈,身体的酸痛也越来越清楚

  这一刻,他明白:他活了!

  出乎意料的,醒转过来的他,第一时间,不是充斥着对那个黑袍蛮人的怨恨,也不是对同狱老头的感激

  那个梦,很久不做了!

  他忽然有些失落

  …………

  几天过去,桃云青的眼睛终于能睁开了,不过还是不能视物

  那个黑袍蛮人又来了

  “他活过来了!”

  他说

  “嗯!”

  这个声音,桃云青是认识的

  夏禾

  忽然感觉一根很长的指头拂过了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接着,这二人就离开了

  他们并没有再对桃云青施难

  复活是需要时间的,也是需要很多能量的

  蛮人送来了一些好的东西

  药,并不多,似乎蛮人医药不是很发达

  反而是酒

  酒能止痛,桃云青有了意识,每天能痛得他死去活来,于是老头会灌他一些酒

  不多,一点点他就醉了

  酒也不是凡酒,是灵果酿成有很年的酒了

  “至少得有一百年了,那女娃娃倒真舍得!”这话是桃云青听老头说的

  他不懂酒!

  除了酒,就是灵果,也送过八珍鸡,但可以食用珍贵灵禽凤毛麟角,灵智愈高,肉愈不能食用,所以灵果还是送了不少

  不过大多都是老头吃了,因为桃云青咬不了

  老头心情好,给他挤一些果汁

  又过了几天,桃云青骨头处的痒痛之感一天比一天强烈

  但他知道,这是他断骨重生时的现象,他的身体愈合能力很强,这些他不奇怪,他感觉到讶异的是这个老头,居然知道他每一寸骨头的位置,帮他矫正了,否则,他被黑袍蛮人打断全身骨头,骨头不知错位多少了!

  不过,他也有点担心这老头有些骨头不知道位置,毕竟这是他的身体,正错了怎么办?可惜他被打断骨头时筋脉自然跟着受伤,所以无法内视,一身法力也消散,若是真的有隐蔽的骨头错了,他只有等伤好之后找人帮他,重新打碎再长了!

  他现在只能大体感觉身体骨头都是摆正了的

  这些天,都是那老头拖着铁链足镣走过来镗过去,给他喂了水和食物,他身体不能动,但是已经能咀嚼一些食物了

  老头很贴心,只要桃云青吃,他就喂,对他十分的好

  “谢…谢…谢谢!”吃完之后,桃云青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老头微微一笑

  这样过了大半个月,桃云青身体便长好了,他坐了起来,检查全身各处,除了隐隐酸痛,骨头没有一处不对

  “谢谢你,前辈!”桃云青对着老头说道,随后尴尬的笑笑,“我能听懂你的蛮族话,可你却不懂人族的话,我说谢谢你肯定也不会懂!你放心,这地方我迟早会出去,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报答你的!”

  老头并不回答,仍是自顾自悠闲的坐着,听桃云青说完后,挠了挠一头乱糟糟有些花白的头发

  桃云青也不在意,盘膝而坐,调理筋脉,气晕如柱,边布全身,又造成各处筋络堵塞,但还在他除了痛苦一点,打通也不是很难

  待全身筋脉运气通畅之后,他借助气感开始内视起来,他脸上伤痕已经没有,左眼也如常,就是新生的皮肤和其他地方的皮肤还有肤色的差别

  片刻之后,他叹息一声,原来被蛮人称为罪章的烙印又跟着新生的皮肤一起长出,果然是附骨之蛆,桃云青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踌躇间,突然一阵晃动,囚牢到处落下些石沙,好像要塌陷一般,地面震动,似这个地区发生了地震一般

  “怎么了?”

  桃云青疑问,被抓到这里好长一段时间,桃云青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晃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停止,之后一切恢复原样

  “地震了么?可是感觉又不太像啊!”

  过了一会儿,有蛮人士兵进来,押解着桃云青出去,他有些奇怪,以为又要让他上斗兽场与妖兽斗杀了,结果竟然给他换了一间牢房

  这里面的熟人就多了

  “桃大哥,你没事了?”路过一间牢房时,鹿奇看到他,有些震惊,与他打招呼,开心的问道

  桃云青点了点头

  接着,他被推进了一间单人牢房

  与之相邻的是那个金光族人,与金光族人相邻的,是一个中年道人,留着山羊胡,脸色十分不好,在他旁边,才是兽脚青年道人

  对面,则是一些蛮人的牢房,他们中有老有少,老的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由于老得厉害,反而看起来有些瘦弱,小的只有十一二岁,个子比一个正常人类高不了多少,他们看起来都凶厉异常,脸上刻着罪章,也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桃云青在里面更是发现了多胞胎蛮人兄弟的剩下两位,至于络腮胡子道人,他没有看到,想必没有被关在此处

  “我没事了,你们知不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大家都被拉来关到一起了?”

  “拉来?我们是一直在这儿啊,倒是你,没有在这儿看到过你!”兽脚道人出言道

  “哦,我之前被关在一个地牢里!”桃云青向他解释了之前的遭遇

  “地牢?据我所知,尕锘的斗兽场只有这里才是关押犯人的地方,若真有其他牢房,那么关押的人一定非比寻常!”兽脚道人说道

  桃云青想起那个老头,或许他身份可能不一般,但样子绝不像有什么厉害修为的,但这个也算非比寻常,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他还是不相信除了这个地方其他地方没有蛮族关押的人了,想了一会儿说道:“那个断臂的络腮胡子呢?他不也没被关在这里么?”

  那兽脚道人听到他说这话,脸色一暗,低下了头,桃云青心中一跳

  “他死了?”桃云青问道

  兽脚道人摇摇头,道:“他做了一个蛮人的私人奴隶,走了!”

  鹿奇也不说话,提到他,脸上有些愤懑

  桃云青有些愣,那汉子连断一只臂眉头都不皱一下,居然会臣服蛮人?

  在蛮族部落里,成为大人物的私人奴隶,也可以获得一定的自由,但是是在他允许的范围内,这就意味着他终身将要为奴为婢,而奴隶主为了防止奴隶背叛,通常会让其交出一丝神魂,而只要他自愿交出神魂,他的生死便掌握在其一念之间

  所以很多人宁愿被关押,宁愿被囚禁也不会将自己的神魂交给别人

  络腮胡子居然选择成为一个蛮人的奴隶,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说什么

  “据说,他想参加金秋朝圣!”兽脚道人出言道

  “金秋朝圣?”

  “是的!”兽脚道人饱含深意地看了桃云青一眼,道:“可能我们马上也要开始角逐了!”

  他这句话说完,其他人都沉默了

  “除非像他一样,臣服某个蛮人手下,否则,大多数人都会成为蛊王的踏脚石!”

  说道蛊王时,大多数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桃云青,蛮人把他们当蛊虫一样培养,在他们看来,四臂状态下的桃云青,已经是无敌于这个斗兽场了

  “桃大哥,没事,你是最强的!”鹿奇笑道

  是的,他是最强的,最强的只能有一个,蛮大人会带着那一个去金秋朝圣!

作家的话


     确诊病例11:男,59有效保护提供科技支撑。28日16:00—17:0米,车间日常用工120人。这个吞着药片、伤病难行的弱女子,激励着孩子们“向化,要从孩子们抓起,培养诚信、求真、创新的文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