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精神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精神力 (第1/3页)
    

不知自己是生是死的沈问丘缓缓睁开剑星眸子,然而,落入眼帘的却是一道大红锦绣轻纱罗帐,还带着丝闺房幽香,好闻极了。

但他还来不及思索,就在这时,脑海之中传来他昏迷前的那一幕,贾叶西那一掌几乎让他窒息,他情不自禁的握紧双拳,可一想到贾叶西已经毙命于自己那一剑之下,他又不由得缓缓松开紧握着的双手,嘴角苦笑,轻轻咛喃了句,“我是不是太过仁慈了点?”

沈问丘似乎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五洲和自己认知的世界总是不大一样,为什么这里的人相互之间总是敌意满满,为什么自己在展示自己最大的善意之时,对方给出来的却是得寸进尺?

他脑海之中非常的混乱,这里好多东西都不断颠覆他的世界观,好像自己以前坚持的那些道理,在这里,都是不对的。

当然,沈问丘此时经历的,正是齐久闻当初所担心的,他沈问丘没有坚定的心性,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就很难接受一些改变。

在这一点上,公孙铭,苏青树,苏云欣都做得比沈问丘好,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所谓的道理,哪怕是福伯也知道只要守护着自己少爷便好,至于其他的,是对是错,老人一点也不关心。

突然,一道潺潺流水声传来,清晰动听,沈问丘猛的一惊醒,方才意识到这床不是自己的,怎么回事?

对于昏迷后的事,沈问丘一概不知的,只是隐约间听到了一些争吵声,后面一阵阵剧痛穿过他体内脏腑,他便彻底没了意识。

透过大红锦绣轻纱罗帐,沈问丘隐约间看到一女子背影,端坐在桌旁,风姿卓越,韵味十足。

沈问丘不由得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衣着,见自己还穿戴整齐,放心了不少。

毕竟,出门在外,男孩子也要保护自己嘛!尤其是像他这样有家室的人。

当然,对方真要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也不吃亏。

不过,沈问丘却不会这般理所应当的想,终归会觉得有些亏欠。

“醒了?”

女子绵软悠长的声音传来,清脆悦耳。

能发出这般灵动悦耳的声音,沈问丘思索应该是位颜值还不错的女子。

就算她把自己怎么着,也不吃亏。

但她也没有如沈问丘所期待的一般,只是简单的吐出两个字,也不转身,依旧自顾自的给自己到了一杯茶,轻茗一口,微涩甘甜,清香扑鼻。

沈问丘心中生出一丝疑惑,他不清楚那女子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因此他本能的但仍有些顾虑的问道:“你是?”

他实在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称呼开头,是夫人,还是姐姐,还是师妹,还是长老,终归不大合适。

而且,他也不敢轻易乱叫,万一对方要是不高兴了,少说也是一巴掌。

他不是没吃过这样莫名其妙的亏,思量再三,他才简单的找出这两个字,不叫只问,最为稳妥。

手中动作一僵,女子脸上泛起一丝苦涩,情不自禁的想起七天前,自己那傻女儿把这个已经五脏六腑都开始出现碎裂的男子找到自己之时,身后这家伙已经奄奄一息,频临死亡。

当时,她并不想管这事的,甚至懒得看一眼那家伙的,可谁叫她那倒霉女儿,那个较劲样,那个激动样,甚至扬言要和自己断绝母女关系。

搞得她实在是头疼,花了好多灵丹妙药才将这个小家伙给救了回来。

后来,她才得知这家伙是怎么受的伤,自己那宝贝女儿是怎么认识这个家伙的等等。

以及这个叫沈问丘的青年做出的许多傻事。

尤其是,自己女儿为了他跟自己断绝母女关系,她就非常的生气,自己辛辛苦苦将她从那么一点养成这么大,居然敢跟自己提断绝母女关系?

她可不相信自己女儿能做出这样的事,肯定是这名叫沈问丘的教唆的。

“后悔吗?”

喝茶的女子并不回答沈问丘的话,反而又莫名其妙的问了句。

后悔?

一边将自己外衣穿上,一边走向女子的沈问丘听到这,一愣,后悔什么?

她该不是对自己做了什么吧?

比如床……

沈问丘思绪万千,而此时,女子终于起身转身看向沈问丘,一张脸妆容精致动人,生得好一副天姿之容,颇有某岛国女主那成熟容颜。

这位姐姐好颜值呀?

沈问丘微微一愣,脑海之中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这位姐姐颜值真的……

不过,女子的容颜,他是见过的,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你是?”

曲线玲珑,前凸后翘的女子,扭动着身姿走向沈问丘,再次是那一句不冷不淡的话,不蕴藏一丝情感的问道:“后悔吗?”

这一次,沈问丘不敢在浮想连篇,似有所悟,知道这位风韵妩媚的美妇人所指的肯定是自己昏迷前之事,想得那贾叶西不仅不知恩图报,还……不由得黯然神伤,眼眉微垂,“我不后悔,只是这样的错,不会犯第二次了。”

“啪!”

“小贱胚,往哪看呢?”

美妇人突然给了沈问丘一巴掌,厉声呵斥,微微挺起身姿,那天鹅颈之下,好一片雪白敖挺的风光,彻底落入沈问丘眼中。

沈问丘甚是委屈,他原本眉眼微垂,眼神处于混浊姿态,根本就没有注意也没意识到自己眼睛所看的方向。

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又经美妇人这么一提醒,沈问丘便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朝那里望去,顿时,看见那风光之处好白皙,好圆润,跟梦舒婉那里比起来,可谓是不遑多让。

他竟情不自禁的下意识跟那位仙来居的老板娘梦舒婉胸前风光比较起来。

可当他意识到自己生出这低贱想法之时,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非礼勿视,无礼勿想。

如果不是怕疼,他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堂堂一位读书人怎么会生出这么龌蹉的想法。

可是真的好想上前去握一握……

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位身材爆表的姐姐长得好看也就算了,可怎么还穿得那么,唉,我也不想呀?

沈问丘心中宽慰自己一声,无奈抬起头捂着脸,看向这位姐姐,无辜道:“我哪答错了吗?”

身材丰腴的龙夫人,简直要被气死,你哪答错了?这是你答错了的事吗?

把我女儿叫什么什么样了,跟老娘断绝母女关系?你这都什么人嘛?怎么能叫小孩子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良久,心情跌宕起伏的龙夫人才重新平复心情,身前一对高山不在上下浮动,这才对这个居然看色咪咪盯着自己沟豁纵横的事业的小王八蛋色厉荏差道:“沈问丘,老娘不管你怎么认识我们家小采儿的,但是你给我记住咯,从今天起,离我们家小采儿远一点?否则,老娘不介意手下再多你一条人命?”

看着曲线玲珑的美妇人,以及听着她斥呵声,沈问丘大概猜到妇人的身份,龙采儿口中的倒霉娘亲,龙夫人。

沈问丘不明白龙夫人此话什么意思,但也不惧怕她的威胁,理所应当的问:“为什么?”

妇人霸道蛮不讲理,道:“我说不行就不行,哪那么多为什么?”

沈问丘觉得这位龙夫人好生霸道,如果不是看在她长了一张对得起全天下男人的脸蛋的份上,他恨不得上去左右开弓,抽她两巴掌。

但他从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怎么会就此妥协呢,不由得沉声道:“龙夫人,我敬你,是因为采儿敬我是哥哥,可这不代表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要听你的去做什么,离不离采儿远一点,是我跟采儿妹妹之间的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你……”

美妇人一生气,一股香风浮过,瞬间沈问丘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一道恍如九幽之地传来的幽冷话语从沈问丘耳边响起,“你敢忤逆我?”

好熟悉的一幕?!

当初,沈问丘便是遇见了这一幕,才失散了自己的妻子。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幕?!

活下去,绝不屈服。

沈问丘心中升起一股强大的信念。

好多做人的道理依旧不会改变!

因此,经妇人这么一刺激,沈问丘情绪激动,“我沈问丘绝非贪生怕死之辈,也绝非不讲道理之人,既然你想让我离采儿远一点,……可以,要么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

“理由?”

女子冷笑一声,“老娘做事从不需要理由,不信你可以试试?”

沈问丘依旧硬气,“不讲道理,那你就杀了我,我姓沈的,要是眨一下眼睛,皱一下眉头,我跪下来管你叫娘?”

姓龙的妇人可不相信这天底下会有不怕死之人,除非是个傻子。

她嘴角勾了勾,妖艳红唇极为诱人,一道绵远勾人的声音从诱人红唇之中传出,“我很期待。”

话音落下,妇人扣住沈问丘脖子那雪白如葱的五指微微紧了一分力道。

沈问丘瞬间呼吸变得急促,困难。

刚毅的面容开始狰狞扭曲,双手本能的去掰那掐住自己脖子,致使自己呼吸困难的修长如青葱五指。

可那看似轻柔的五指却似铁钳一般死死扣住,无论沈问丘用多少力气,都掰不动分毫。

渐渐的沈问丘眼前开始变得漆黑,他的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

见沈问丘双手开始拼命挣扎,妇人那双杏眼眸子微微眨,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冷笑,“说得真好听,还不是一样怕死吗?”

随即,在感到这小子快要断气之时,一手将他甩了出去。

立时,沈问丘整个人被抛飞出去,砸在房间柱子之上,才摔落在地。

他发出一阵剧烈咳嗽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到了自己离死亡那么近,比上次摔下悬崖那一次还要近一千倍一万倍。

比贾叶西那一张来的感受还要清晰强烈,那种慢慢频临死亡的感觉,那么真实。

那一刻,他真真切切的明白,原来自己也是怕死的。

也只有临近死亡的那一刻,人们掩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他如死猪一般躺在地上,似是疯魔了一般嘴中一直重复着:“原来我也是怕死的,原来我也是……”

妇人低头看了一眼沈问丘,微微摇头,“人呐,就是这么低贱,非得将自己置于死地,才知道恐惧。”

她不在理会地上躺着的沈问丘,又回到自己先前坐着的位置给自己续上一杯茶。

良久,从地上回过神来的沈问丘,起身,对着妇人便是跪了下去,掷地有声之中带着一丝的不甘心,道:“娘。”

……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分析,中央提出对脱初他充满了本领恐慌,但使命感促使他不断激励自我,奋发进取。1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彭家桥街道光明社区的党员干部群e square in central Beijing.。”杨征洪为年轻一代送上寄语,愿他们能将说走就走没那么简单。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