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蓄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蓄力 (第1/3页)
    

大白很不满的打着响鼻,它想教训这个抓它尾巴的人,王泱安抚大白,道:“这位陈教授,你们不顾生死来黑沙漠,想必是身负重任,要是被大白一脚踢死,岂不冤枉?”

陈教授道:“这位先生,您连续救我们两次了,我们想要感谢您,别急着离开啊!”

胡八一等人连连附和。

此时安力满顾不得自己的宝贝骆驼,飞奔而来,高举双手朝王泱拜倒,道:“胡大的使者!安力满感谢您的眷顾!”

王泱道:“我不是什么胡大的使者,我姓王名泱,是纯正的种花家人,乃是修道之人,并不信仰鬼神。”

安力满毫不在意,依然一脸恭敬,在信徒眼里,一切伟力都归于所信仰的神,虽然王泱否认,但安力满依然认为他的出现就是胡大的安排无疑!

陈教授把老脸不要,缠着王泱,问东问西,希望能了解所谓修道者的具体情况。

考古队和城墙根的骆驼队伍会合,雪莉杨取来补给里最好的食物,牛肉罐头招待王泱。

王泱随便吃了几口,其余全部喂了大白,大白觉得味道尚可,就原谅了这些人。

大家相互介绍了姓名职业什么的。

王泱对陈教授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陈老,您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而我却是修道之人,只怕没什么好交流的。就此别过吧!”

陈教授道:“王先生此言差矣!唯物主义者更要尊重事实,不能为了否定而否定。不瞒先生,我搞了一辈子考古,神秘的事情也经历过,世上确实有一些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现象。正因如此,我们才更要研究它们!

我们是国家派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考古队,主要是对古代遗迹进行前期勘探,便于以后开展发掘保护。不知您在这大漠是?”

郝爱国和一群学生都一脸期待,雪莉杨和胡八一、胖子三个倒斗的也很好奇。

晶苧拍摄了沙漠行军蚁分群离开的场景,飞回王泱肩头,开始记录这支考古队的各种镜头。她在这个世界没有具体任务,成为无人察觉的隐形摄像师。

王泱道:“我来此地取一件东西,在沙漠里遇到这野骆驼,便收它做脚力,取名大白。嗯,刚才又收了一只蚁后,就叫大金算了。大白!大金!给大家打个招呼,以后就是朋友了。”

众人无力吐槽王泱的取名能力,却见大白和大金真的凑近,朝众人摇头晃脑,算是打招呼了。

雪莉杨大着胆子摸了摸大白,见大白没有反对,愈加“放肆”的去挠大白的下巴。大白眯着眼享受美女的服务。叶亦心看着眼热,也凑过去和大白亲近。

安力满跃跃欲试,但是实在没胆量去碰胡大的使者,吉祥的沙漠精灵。

至于相貌狰狞的大金,没人敢碰它,高傲的蚂蚁女王不屑的飞到一边去了。

陈教授识趣的没有问王泱要取什么东西,道:“先生,我看您孤身一人,也没带什么行礼补给,在这茫茫大漠上找一件东西,只怕不容易吧?”

王泱大笑道:“陈教授何必明知故问?我辈修道之人,自有生存之道,不劳操心。倒是你们自己,即使准备充分,还是要事事小心。

如今人道彻底摒弃了修炼己身的道途,改走科技道路,我辈修道者已经不会再入世了,你们没有必要打探修道界的事。吃了你们的牛肉罐头,也算是接受你们的感谢了,从此两不相欠。”

众人见他要走,都很不舍,亲眼目睹了神秘的超凡事件,很少有人能不好奇向往,这是生命的基因本能,所有的生命都渴望突破自己的极限,智慧越高越渴求。

就像大金一样,它已经到了进化的尽头,除了等待死亡来临,没有任何前行的方向,觉醒了一点智慧的大金十分绝望,所以一见到放出更高等的生命气息的王泱,立即放下一切求包养。

陈教授还在思考王泱的话,默念着修炼己身,道途什么的。

雪莉杨福至心灵,突然跪在王泱面前,道:“先生,求您救救我们,我们这一族受到诅咒,四十岁开始就血液变的金黄,逐渐凝固,五十岁不到就会痛苦而死,世世代代无法解脱!”

王泱不用查看,也知道她的血脉诅咒是什么,以现在三阶散仙的能力,强行解除来自虚数空间里某种诡异生物的的诅咒不难。

只是现在给她解除了,估计就引不出鬼洞了,得缓一缓。

王泱道:“杨小姐,请起来说话吧。你们扎格拉玛族血脉里的诅咒来自鬼洞,一千多年来你们一代代族人为了解除诅咒,走遍大江南北,确始终没有办到,你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雪莉杨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道:“请先生指点!”

王泱道:“你们扎格拉玛族的目标是找到虚空黑蛇的眼球,嗯,也就是凤凰胆。你外公鹧鸪哨乃是一代奇才,他是历代搬山道人里最接近找到凤凰胆的人了,只是离解除诅咒依然十分遥远。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到诅咒的源头,消灭那个源头,诅咒自然就消失了。”

混血美女雪莉杨见这位神秘的修道者对自家的情况了如指掌,激动问道:“请问王先生,那个源头在哪里?如何才能消灭呢?”

王泱道:“你们扎格拉玛族的先祖先知仗着智慧超群,企图获取来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力,窥视凡人无法理解的高维空间。虽然得到了一点窥视未来的能力,但是血脉沾染了那种凡人无法承受的诡异能量,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就是所谓诅咒的来源。至于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这要靠你们自己去找。

至于消灭那个源头,这超出了你们的能力范围,超凡只能由超凡对付,神秘才能对抗神秘。即使你外公鹧鸪哨复生,也办不到。”

雪莉杨道:“王先生!您也是属于超凡侧的吧?不知请您出手消灭那个源头,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王泱摇头道:“虽说有些伤人,但是事实就是凡人的财富权势对我们修道者而言,一文不值。”

在一边吃瓜的考古队的队员都明白了雪莉杨身中诅咒,未来注定凄惨的早夭,很是同情,但王泱把话说死了,都没法开口。


     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克里于8月31日至9月3日访华。6. 【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案例】河北朱平均已达到或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尼泊尔驻华大使马亨德拉·巴哈杜尔·潘迪近日接受海外网专访时违反的职责规定应是明确的,不成文惯例不应作为职责界定的依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