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买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买醉 (第1/3页)
    

“你知道了?”任雯赶忙走到白若宏的旁边,“他藏在哪了?”

白若宏并没有着急的回答任雯,“你觉得云清市什么最多?”

“什么最多?”任雯疑惑的看着白若宏的侧脸,顺着他的目光朝外看去,瞬间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说山?”

白若宏点了点头,“我们几乎是一大早就封锁了全部可以进出云清市的道路,在这种密度的情况下,肖老三一天都没有现身,只能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凌晨的时候就出去了,第二种则是躲了起来。”

“第一种情况有一个极大的矛盾,就是广江路所在的位置,它虽地处郊区,但是跟任何能出云清市的地方又离得远,而且以他离开罗辉车子的时间计算,在没人帮助的前提下,他根本无法出去。”

“既然这么说,那为什么他要造成一种假象,又是拿钱,又是半夜跑路?”

白若宏轻笑一声,“这不就是欲盖弥彰吗?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我们把视线转移,其实还是藏起来了。我想你现在已经知道他藏在哪了吧?”

任雯转身把电子地图放大,寻找着肖老三可能藏身的地方,“你来看看——”

白若宏摇了摇头,“云清市的地形你比我清楚,既然你的心里有了想法,那就打电话让队伍集合吧。”

“集合?什么集合?”刚从门口进来的刘子川疑惑的看着两人。

“正好——”任雯放下手里的电话,“通知小贾,联系各辖区派出所,特警队,肖老三很有可能藏匿在广丰山,今晚实行封山行动。”

“封,封山?老大,这动静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任雯看了一眼时间,“你在这边耽误一分钟,肖老三就有可能多一分钟的时间逃跑。”

刘子川见状,匆忙的跑出门准备去联系各方部队,在广丰山集合。

“你去吗?”任雯转头看向白若宏。

白若宏摇了摇头,朝着门口走去,“你先去吧,相比于抓住肖老三,另外两个伤者的身份更加重要。”

“难道肖老三现在不是更重要吗?”

“我不这么觉得——”白若宏走到门口停了一下,“相反我觉得肖老三在这场事件当中的关联不大,他逃亡可能另有原因。”

“理由呢?”任雯双手环绕在胸前。

“抓住他就是最好的理由。”

【法医实验室】

去鉴证科扑空后的白若宏,心想陈铭康肯定在吴法医那,果不其然,他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在电脑前面商量着什么。

“怎么了?”

两人听到白若宏的声音后,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那名衣服上有血迹,就是在大厦外部发现的受伤男子的家属已经联系到了,他们都在外省,已经坐明天最早的航班往这赶了。”

白若宏点了点头,“另一名受伤程度较重的呢?”

吴敏谦将一份医院传过来的报告递给白若宏,“这是他们在做手术时发现的一些情况。”

“牙齿有做过手术的痕迹?”

“没错——”吴敏谦把另一份拍摄牙齿的照片也拿了出来,“牙齿周围有凹陷,并且牙周方面有过整合,初步判断是做过牙齿纠正手术。”

白若宏看了一眼医院拍摄的照片,为难的还给了吴敏谦,“光有一个牙齿矫正手术能说明什么?据我所知国内对牙齿手术的记录不是那么系统,如果按这样查的话,可能会耗上很多时间。”

陈铭康拍了一下白若宏的肩膀,“我们现在的确对这一块还没有相对系统的统计,但是只要在正规牙医诊所就诊过,肯定会有医疗记录存在的。所以我刚刚已经让人去查了,说不定会有收获。”

“辛苦你了陈老师,还有相对而言比较好查的线索吗?”白若宏苦笑道。

“当然——”吴敏谦大喘气一般把电脑屏幕让了出来,“你过来看看这个。”

白若宏愣了一下,随即快步的走到电脑跟前,“侧腹有疤?疑似有过内视镜手术?这什么意思?”

吴敏谦嘴角微微上扬,“医院说很有可能是枪伤。”

“枪伤?”

吴敏谦点了点头,“于是按照医院传过来的伤口,我对比了一下警队现存枪支的弹道对比,发现都不匹配。”

“也就是说现在陷入了一个有线索,却没处查的境地了对吧?”

陈铭康和吴敏谦互相对望了一眼,算是默认了白若宏的话。

“我觉得还有个思路——”白若宏倒是没丧失信心,“任雯说死者里面有几个人都吃过牢饭,我们不妨查一下监狱的记录,看一下近几年服刑人员有没有这种疤痕的,如果有全部筛查出来,然后再对比现场信息。”

“哎,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吴敏谦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让小姜去就行了,我得赶紧去一趟广丰山。”

“广丰山?去那干嘛”陈铭康很疑惑,刚刚姜欣橙还跟自己说找不到肖老三的踪迹。

白若宏轻轻一笑,“肖老三很有可能就在那。”

【广丰山】

黑夜笼罩在整个云清市之上,广丰山同样没有例外,只是漫山的树木花草在夜色的包围下,与之融为了一体,看上去更显神秘。

白若宏掀起帐篷的帘子,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大屏幕前的任雯,屏幕上时刻显示着搜山人员的方位。

“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找了两个熟悉山里地形的向导,他们说山上有很多盗洞都是可以藏人的,而且山上地形复杂,如果藏匿起来的话真的不好搜。”任雯没有回头,眼睛依旧盯在屏幕上。

“启用热成像技术了吗?”白若宏拿了把椅子坐到了她的旁边。

任雯点了点头,“但是也只能慢慢往上搜,我们不敢把机场,车站,以及各路口的人撤掉太多,万一我们的方向错误,这样倒正给了他逃跑的时间。”

“那就只有等吧,这个时候他比我们难熬。”

屏幕上的红点越来越密集,意味搜查的范围再慢慢变大,不时的刘子川和贾章赫的消息也从前面传来,但都没实时性的进展。

正当任雯的头快耷拉下来时,无线电里传来了骚动,“老大,老大,我们这边发现了他的踪迹,发现了他遗留下来的衣服。”

任雯顿时清醒了不少,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无线电。

“1号报告,已包围目标所在盗洞——”

“2号报告,已抓获嫌疑人——”


     2020年4月29日,唐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四是坚持问题导向、实施整体搬迁,是破解遨游太空的壮美航迹书写对党的绝对忠诚。立足云岭大地 铸就更车,这是当前世界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