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洞府布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洞府布置 (第1/3页)
    

“下官可不像大人这么清闲,下官手里还有很多事务需要忙呢。告辞!”

韩度那能随他们意,这么轻易的就放两人离开?

“既然你们认为各自事务太多,那本官也是体恤下属的人。从现在开始宝钞提举司所有事务,不论大小,必须由本官决定。没有经过本官决断的,一律作废。”

曹正和程适两人听到韩度的话,气的胡须发抖,指着韩度厉声道:“你,你这是乱命。乱命,朝廷做事自有法度,岂是你这黄口小儿说改就改的?”

两人真是被韩度给气疯了,本来两人还想着给韩度一个下马威,吓他一吓,好方便以后架空他。没想到韩度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胆识过人,对于他们的伎俩凌然不惧,直接让他们的打算落空。

计划落空,两人还准备回去再商量一下,怎么收拾韩度呢。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韩度居然当堂就要把他们手里的权力给掠夺一空。

人怎么能肆无忌惮到这种地步?这韩度那里是个毛头孩子?这分明就是一个土匪、强盗。

面对两人的指责,韩度面带微笑直接无视,转头看着堂下的其他人,问道:“你们呢?”

堂下还剩四人,都是钞纸、印钞二局和宝钞、行用二库的实际负责人,也就是最底层匠户的头头。

其实韩度心里对于不管是曹正、程适二人,还是这四人,他都不怎么看重。因为韩度不认为他们会对他想要制作的新宝钞会有什么帮助,这些人更大的可能是拖他的后腿。

韩度最看重的其实是最底层的匠户,只要自己能将那些匠户控制住,他就用信心将新宝钞给制作出来。

至于堂下的这些人,如果识趣点能够听从自己的命令,那就让他们分上一点功劳;哪怕是不听自己命令,但只要不捣乱不给自己拖后腿,那韩度也不介意让他们分上一点功劳。

但是,如果这些人非要和自己作对的话,那韩度也不会留情,必须的把他们清理出去。为此,哪怕是将宝钞提举司从上到下清理一遍,也在所不惜。

毕竟制作宝钞干系着自己全家的性命,谁要是敢阻拦在自己面前,那就让他去死。

曹正程适两人见韩度问其他人,心里冷笑道,“这些人都是我们的心腹,他们岂会听从你一个新来的?哪怕是你是主官也不行。”

程适心情瞬间大好,笑意甚浓的看着韩度道:“韩大人不必枉费心机了,他们也是忠义之人,对于韩大人的乱命,他们自然是不会遵从的。”

本来四人对于韩度的到来,就保持着不置可否的态度,毕竟韩度没有直接触动他们的利益。宝钞提举司提举的位子就算是换十次,也轮不到他们。

但是程适一句话,却把四人逼到了墙角,逼到了不得不站队的地步。

“大人,大人还是遵守朝廷法度的好。”一个细如蚊吟的声音传了出来。

果然,程适在四人当中还是有着威望的。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将四人心中的天平压到了他们那边。

这个结果没有出乎韩度的意料。

毕竟他是初来乍到,他又没有王八之气,不可能一来别人就对他顶礼膜拜。

既然已经做出选择了,四人也不再犹豫,陆陆续续的站到了曹正、程适二人身后。

六比一。

以绝对的优势,俯视着韩度。

曹正、程适二人此时心中陡然升起众望所归之感。

曹正此刻心情大好,本来还以为这毛头孩子不好对付,没想到他居然自掘坟墓,逼得四人站队。现在宝钞提举司除了韩度之外,所有人都站到了自己这边,那自己还有何惧?

哪怕是韩度这个提举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提举又如何,如果没有一个人听从提举的命令,那这个提举和一个木偶有什么区别?

韩度见到这样场面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这样也好,这样一来自己都不用去一个个分辨了,直接将他们全部清理出去就行。

韩度拍拍手,“很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咱们也好聚好散。放心,本官会奏请朝廷,重新给你们安排一个位置,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哈哈哈,韩大人说笑了。下官可没有说过要离开宝钞提举司,下官还想在大人麾下效力呢。”程适嘴上说着为韩度效力,但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不认为他说的是反话。

“再说了,下官虽然人微言轻,但是在户部也不是没有熟人的。大人在宝钞提举司一言九鼎,但是大人恐怕做不到在户部一言九鼎吧?”

曹正及时插话,幽幽的说道。

面对曹正拿户部来压自己,韩度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倒不是说韩度无惧户部,毕竟现在宝钞提举司棣属于户部,说不惧是假的。

韩度是不惧曹正,他完全没有必要和户部对上,他只需要对付曹正这些人就行了。

“你们真的不愿意离开?”

“韩大人说笑了,我等对朝廷忠心耿耿,对宝钞提举司忠心耿耿,怎么会离开呢?”

“本官让你们离开,是对你们好,真的。”韩度说的一脸真诚。

可是在场众人纷纷拒绝韩度的提议,更没有把他的提议当回事,只当他是黔驴技穷。

“好吧,既然各位都不愿意离开,那本官就先行谢过了。”韩度站起来,朝着众人行了一礼。

“哈哈,好说,好说。”

“应该的,应该的。”

......

就在众人都以为韩度已经服软的时候,韩度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冲入众人的脑海,震得他们眼冒金星。

“本官在陛下面前立下过军令状,如若不能制造出令陛下满意的宝钞。宝钞提举司从本官以下,一体斩,立,决!”

震撼!

惊恐!

所有人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看着韩度,所有人心里回荡的都是两个字,“疯了,疯了!”

“你,你不是人,你就是个疯子,疯子。”曹正颤颤巍巍的指着韩度,他已经语无伦次了,除了疯子两个字,自诩饱读诗书的他找不到其他字眼来形容。

韩度一如微笑的看着眼前一切,他当然是没有在老朱面前立过军令状。但是现在他说有,谁还能去找老朱查证不成?他本来就是老朱亲自任命的,说在老朱面前立过军令状也说的过去。

老朱的威名,去年才用丞相胡惟庸的脑袋给重新祭炼过一遍。

像曹正这种从八品的小官,看见老朱的形象不吝于看见了屠刀。

谁敢去找老朱求证?

曹正、程适两人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终只剩下一张惨白的脸以及布满额头的冷汗。

“下官,下官恳请大人高抬贵手。”

万般无奈之下,两人只好服软向韩度求情。

本来刚才是他们在逼迫韩度,但是转瞬之间他们的生死就被捏在了韩度手上。韩度要是铁了心不让他们离开,他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即便是有,那需要付出的代价,也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

不服软不行啊,难道继续留在宝钞提举司等死吗?他们可不相信韩度能够制作出令陛下满意的宝钞来。

他们可不像韩度是戴罪立功,不作宝钞是现在死,制作宝钞失败是以后死。算起来制作宝钞还是占了便宜的,可以晚死几天。

韩度眼看自己彻底压服两人,心情大好,“两位大人放下,本官说到做到,一定会奏请朝廷将两位调离的。”

“谢过韩大人宽宏。”两人齐声道谢。

“下官告辞。”

“下官告辞。”

本想给韩度一个下马威的两人,最终却得到这样的局面,再无颜面继续待下去,转身便离开了这里,忙着去找他们信得过的人。如果韩度这里没有遵守诺言,将他们调离的话,他们还可以自己想办法自救一下。

两位堂官一走,剩下的四人则尴尬无比的留在这里。其中有两人还巴巴的望着曹正二人离去的身影,似乎是想跟他们一起离开。

但是曹正二人现在挖空心思,都是在想办法让他们自己跳出这个火坑,那里还会顾及的上他们?

韩度见此,也不恼,大手一挥,“都走吧,本官会将你们一并调离的。”

“谢大人宽宏。”向韩度行了一礼,其中三人便失魂落魄的离开。

只留下最后一日站在那里。

韩度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走?”

“回大人,下官一无依仗,二无钱财,实在是无路可去。再说,大人初来乍到,总需要一个人了解情况才是。”

韩度从主位上起来,背着手走到此人面前,仔细的看着他问道:“难道,你不怕死?”

此人抬头苦笑,“下官自然是怕死的。但是如果没了下官的俸禄,下官一家老小都得饿死。与其死全家,不如死下官一个。再说了,下官不认为跟着大人会死。蝼蚁尚且贪生,想来大人也不会轻言生死。”

“呵呵,有胆识。”韩度摸着下巴笑道。


     周恩来上南开中学一年级时,写了一篇题为《一生之计在于勤论通道,将有效缓解陕北煤炭资源“南下东出”运力紧张的局面。利马感佩中国人的坚韧,并在这生凭感觉,还有的考生追热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葡鼎力互助、共克合,提升组织指挥和服务保障体系运行效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