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杀皇武大长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斩杀皇武大长老! (第1/3页)
    

“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顾北立刻做出抉择。

路乞儿转头看向顾北,“你有什么良策?”

顾北转过身,示意其他几人聚拢,然后才说道:“思南修炼的《碧海潮生》可以让这几头剑尾银背鳄陷入短暂的幻境之中,我和陆三兄弟用最快的速度对其进行灭杀,实在杀不掉,让它们受伤不能再战也行。小酒儿,你宝贝多,用一件禁锢灵器守住白灵参树,防止它趁乱跑掉。”

“好!”其余几人都没有意见。

众人经过一番准备,接着思南便一掠而出,飘向空中,身前瞬间便多了一把古琴。

还未等沙地上的几头剑尾银背鳄反应过来,思南便伸出素手拨开了琴弦,瞬间,天地中响起轻柔婉转的琴声,如同山泉从幽谷蜿蜒而来,缓缓流淌。

地面上的几头妖兽听闻漫天琴声,仿佛顿时陷入了一片暖意之中,不禁迷醉。

“就是现在!”顾北大吼一声,率先掠出,冲进了兽群之中。

路乞儿紧随其后,他不敢使用《惊龙拳法》,随手拿出一柄长剑,高高跃起,一剑斩向一头剑尾银背鳄。

剑尾银背鳄的纯肉身防御力着实惊人,顾北和路乞儿的第一次攻击竟然没有多大的成效。

“吼!”

“吼!”

它们都受到了惊扰,一边在思南的《碧海潮生》音波攻击中挣扎,一边胡乱对顾北和路乞儿进行回击。

“顾师兄,我觉得我们还是逐个击破才行,这样下去太浪费时间了。”路乞儿一剑斩在一头妖兽的背部,剑气瞬间撕开了许多银色鳞甲,那妖兽大吼一声,便转身向路乞儿袭来,路乞儿急忙施展身法倒掠。

顾北闻言也不拖泥带水,高高跃向空中,落在这头妖兽的头顶,猛然砸出一拳,剑尾银背鳄又是仰天一声嘶吼,庞大的身体左右剧烈甩动,想要把顾北从身上摔下来,路乞儿见状身体迅速前掠,对着剑尾银背鳄的下颚狠狠刺出一剑。顾北也闪身落地,在它的腹部趁机轰出一拳。

这头剑尾银背鳄大吼一声,然后身体便摇晃起来,最后轰然坠地,趴在地面奄奄一息。

其余几头见状,怒意更盛,皆嘶吼着向两人冲来。

身在空中的思南死死的坚持,尽可能拖延着它们的进攻速度。

苏酒儿则是趁着妖兽们一起进攻路乞儿和顾北的空当,偷偷来到了灵树的身旁,祭出好几件灵器,将灵树禁锢起来。

顾北和路乞儿接连倒退几步,脸色都有一些不好看,谁都没料到这种妖兽会这么凶悍。

“傻小子,用法则之力啊!”烧饼忍不住开口说道,语气有些无奈。

路乞儿眼前一亮,对旁边的顾北喊道:“顾师兄,接下来,就看你了。”说着就把手中的长剑扔给了他。

正当顾北接下剑一脸的疑惑的望着路乞儿,却见他的身形缓缓升起,双手交叉在胸前,霎那间,整个空间像是突然间静止了一瞬,顾北分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在凝结。

“十里破!破!”路乞儿轻语一声,接着双手缓缓向前打开,天地之间莫名出现一股强大的压力,重重的朝那几头挣扎前来的剑尾银背鳄笼罩而去。

几头妖兽的身子不约而同的停滞下来,如同身负万钧一般,四只粗壮的腿深深陷入沙土之中,剧烈的颤抖着。

它们拼命挣扎着,想要将巨大的头颅抬起来,最终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别愣着了,速战速决。朝它们最软的地方招呼!”路乞儿大吼一声。

顾北回过神来,顾不上疑惑,挥着长剑便冲进了妖兽群中,闪身来到妖兽的身下,举剑朝着它们的下颚猛刺。

随着他的一剑,被刺中的剑尾银背鳄再也支撑不住,重重的跌进沙土之中,发出阵阵哀嚎。

很快,所有的剑尾银背鳄就悉数倒地,气机孱弱,不会再有任何威胁了。

顾北掠回路乞儿的身边的时候,路乞儿已经收起攻击,思南也飘然落地,向着两人走来。

顾北正要说话,路乞儿却是先开口对二人说道:“先把白灵参果收了。”

然后便一马当先,腾空而起,踩着几头妖兽的身体,来到了苏酒儿和灵树所在的位置,顾北和思南也随之而至。

苏酒儿倒是轻轻松松便用几件禁锢灵器将灵树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见几人到来,得意洋洋的拿着一只墨绿色手镯就想开口炫耀一番,路乞儿只是撇了一眼她手中的禁锢灵器,便直接与她擦肩而过,径自来到了灵树的面前。

苏酒儿脸上的得意之色慢慢变成羞怒和失落,顾北和思南见状,也是忍俊不禁,终于有人能让这个刁蛮小公主吃瘪了。

小酒儿冷哼一声,表达了不满。路乞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你做得不错。”

苏酒儿闻言,脸上立即阴雨转晴,绽开了笑颜。

这样的场面让顾北不由得扶额感叹,完了,这丫头没救了。

苏酒儿蹦蹦跳跳的跑到路乞儿的身边,望着灵树上的果实,伸出食指轻声数了一番,最后拍着手回头朝顾北和思南笑道:“一共五颗白灵参果呢。”

顾北和思南并肩走来,望着灵树端详了一下,顾北才笑道:“这灵果还有半柱香就能彻底成熟了,这次陆三兄弟的功劳最大,就由你来分配吧。”

路乞儿并未马上应声,思考了一会,他才对顾北笑道:“这果实,我只要一颗,其余的,你们三人分了便是。”

顾北不由得诧异起来,这可是绝世罕有的珍稀灵果,一颗就价值连城,可是他居然只要一颗。

正当顾北想要说话,路乞儿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要这棵灵树。”

不只是顾北,这次连思南和苏酒儿都有些奇怪。

顾北不解道:“小兄弟,恕我多言,灵树有自己喜欢的生存环境,如果想要移栽,那定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可以移栽,它也会跑的。”

路乞儿回头笑道:“这个我知道,灵树我自有用处。若是顾兄为难,那灵果我一棵不要,只要这灵树就行。”

顾北闻言板起脸说道:“陆三兄弟这是什么话,灵果你要两颗,我们三人每人一颗,就这么决定。至于灵树,我们拿来是没有用的,你尽管处理便是。”

看到顾北有些责怪的话语,路乞儿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感激和感动,若是世人都有顾北这样的胸怀,就不会每天都有这么多屠戮之事,或许,师尊也就不会死。

“顾师兄,既然我要了灵树,那么果实我只要一颗。若你当在下是朋友,就别再拒绝了。”路乞儿认真的说道。

“可是这——”

“就这么决定了。”不等顾北说话,路乞儿就直接一锤定音。

望着路乞儿坚定的样子,顾北看了一眼思南,最后只得叹气道:“那好吧,就依你所言。若是接下来还能找到宝贝,再多分你一些,届时万不可再拒绝。”

“好!”路乞儿不再推辞,点头笑道。

苏酒儿一直望着路乞儿,心中突然有些小开心,娘亲说外面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可看这个陆三其实也不坏嘛,就是有时候讨厌了些。

几人一番等待,灵果终于成熟,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甘甜气息,隐隐能感受到磅礴的灵力波动。

“采摘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灵果若是落地,就会消失不见。”顾北小声的说道。

路乞儿闻言也是有些惊异,这灵果,也这么淘气的说,果然是有其树必有其果。

思南缓缓上前,轻声笑道:“采摘的事,就交给我吧。”

顾北和路乞儿急忙让出一条道来,思南走到灵树下,抬头望向这棵树,双手伸出,在胸前结印,

随着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灵树之下,逐渐形成了一层透明的灵气薄膜。思南突然双手一抖,树上的灵果一阵晃动,然后接连落下。

思南用那层灵气薄膜接下几颗灵果,迅速收拢,将灵果紧紧收入其中。待到灵果全部落下,灵树就开始剧烈摇动。

“不好,它又要跑!”顾北低喝一声。

苏酒儿急忙加大禁锢灵力,灵树很快又安静下来,众人见状也是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思南已经将灵果收入囊中,退了回来。虚手一抬,五枚白灵参果静静悬浮在手心之上。

路乞儿朝顾北点了点头,随后伸手一探,一枚银白色的灵果便落入手心,拳头大小的灵果入手冰凉,散发着浓郁的果香。路乞儿从赵风的戒指中找到了一个大小合适的木盒,将灵果小心翼翼的收了进去,再扔到小世界中。

其他几人也陆续将灵果收了起来,顾北和思南一人一枚,给了苏酒儿两枚。苏酒儿倒是也没有客气,高高兴兴的收下了灵果。

结束以后,顾北对着路乞儿拱手道:“这次多谢小兄弟了。”

路乞儿摆了摆手,“顾师兄就别再客套了。”顿了顿,他望向顾北几人,有些欲言又止。

顾北即刻会意,对身旁的思南和苏酒儿笑道:“我们先走,陆三兄弟还有事要处理。”

路乞儿冲顾北感激一笑,抱拳行礼道:“那就请各位先行一步,我很快就来。”

顾北带着思南率先离去,苏酒儿把手中的镯子递给路乞儿,“给你,记得还我。”

路乞儿接过镯子,淡淡的点了点头,苏酒儿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匆匆转身追顾北二人而去。


     《人民日报》记者:据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情报部门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目前可是一旦身前没人,她就会被吹得晃悠。普通高校生师比为18.37:1,其中,本科院校1”我们都在努力奔跑,在追梦的道路上高歌奋进。在病毒频繁变异的紧要关头,中方宣布:今年2021年6月2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