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各自算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各自算计 (第1/3页)
    

“格子,取消勿扰。”看着投影上闪烁的红色图标,安德烈懊悔,他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刚到济南那天,琐事太多,他就打开了勿扰。本想着忙完了再关上,结果刚忙完他就倒头睡了过去,一觉醒来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若不提前设置好,勿扰模式下,格子连提醒的权限都没有。

“尊贵的布朗主管,格子为您服务。”投影发生了变化,黑白格子背景取代了监控画面,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渐渐显露出来。

男子身材匀称,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左胸口袋中插着一支紫金玫瑰,一张黑白格子面具将男子的面部完全遮住。

“勿扰模式取消。”标准的男中音,充满了磁性,“来自约翰逊塔主电话一次,信息一条;来自布鲁尼主管信息一条;来自戴维斯队长电话五次,信息三条,报告一份……”

“视频电话,绮娜。”

“等待接通,请稍后……”西装革履的男子消失,响起一首古典的轻音乐。

等了十分钟,对方才接通,视频连接,画面中的黑白格子从中间向两侧分开,一间粉色系卧室出现在众人眼前。

从画面中能看到卧室的大半墙壁,全是二次元的女主彩绘,金黄色的欧式烛台吊灯下是一张巨大的圆床,圆床四周挂着粉红色纱幔。

纱幔拉开,映入眼帘的是雪白色的毛毯,毛毯上是一双纤细的长腿,白嫩的皮肤使得双腿与毛毯很难分辨,视线往上移,淡紫色薄纱裙,精致的瓜子脸,以及一头柔顺的粉色长发。

白人女子斜躺在圆床上,慵懒的气质和可爱的打扮,萝莉与御姐的完美结合,极具视觉冲击力。

“现在可不是问候的时间,打扰女孩子睡觉可是会遭天谴的。”女子修长的眼睫毛随着惺忪的睡眼上下跳动,显然此时的她充满了困意。

“你就不能穿得保守点?”安德烈轻咳了一下。

绮娜半睁着眼,没好气地说:“我在睡觉,难道睡觉也要穿丝袜、套裙、高跟鞋吗?”

“你手下可都在这呢!瞧瞧,那几个家伙眼都看直了。”安德烈瞥了拉尔森等人一眼。

拉尔森等人顿时尴尬,盯着投影的眼睛移向一边,目光变得飘忽不定,想看又不敢看。

绮娜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胸前显得愈发饱满,酥软的声音更是让人心乱如麻:“那又怎么样呢?反正我对他们没兴趣,也没‘性’趣。”

“算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面对绮娜胆大的言语,安德烈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然而,事情总是与意料的有些出入。

看到凡妮莎的绮娜立时困意全无,直接忽视了安德烈的存在:“宝贝,你也在啊!”

“在。”凡妮莎笑得很勉强。

“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你不知道,有几天晚上我都梦到你了呢!”绮娜一双眸子又大又亮,充满了期待之色,“你想我了吗?”

“想。”凡妮莎紧跟上绮娜的话,她太了解这个难缠的小妖精了,为了尽快结束此类话题,干脆利落地肯定是最正确的回答。

“哇!宝贝,爱死你了!”绮娜两颊绯红,神情激动。

凡妮莎揉着太阳穴,脸色颇不自然,对这个小妖精她是一点办法没有,俱乐部里能制住绮娜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小魔女了。

“停停停,我们能不能先谈正事?”安德烈忍不住说。

“不能,我要和宝贝聊天。”绮娜果断拒绝。

“你收敛一点!”

“你凶我!”绮娜双手掐腰。

一个抱枕从二楼扔出,沉闷的声音响起,抱枕准确地砸到安德烈的头上。

回头正好迎上凡妮莎的目光,安德烈气道:“干吗?”

“你凶绮娜了。”凡妮莎淡淡地说。

“哈哈哈,宝贝砸得好!”投影中传出绮娜的欢呼。

“你们聊,我回屋睡觉。”安德烈扭头往卧室走,再待下去他主管的面子就要丢光了。

看绮娜的样子,想来那边的情况应该不是很糟。既然不糟,明天再处理不迟。

绮娜大喊:“记得看报告,金字塔的资料都在里面。”

“知道。”刚走几步,意识到了什么的安德烈停下脚步,看向凡妮莎,“你哪儿来的抱枕?”

凡妮莎耸耸肩:“你猜啊,猜对了就告诉你。”

“谁干的?”安德烈扭头看向拉尔森等人,只见三人正视前方,身姿笔直却缄口不言,“不说就每人三百个俯卧撑。”

霎时,宋峰和另一人齐齐看向剩下的拉尔森。

见状,拉尔森跳起来,大叫:“喂,你们别看我啊!”

“拉尔森五百个俯卧撑,宋峰负责监督。”说完,安德烈直接离开,不给拉尔森丝毫辩解和认错的机会。

“姐。”拉尔森向凡妮莎投去求助的目光。

绮娜手托着腮,替凡妮莎说:“做吧,就当加练了。”

“老大都发话了,赶快做。”宋峰立马起哄。

“五百个俯卧撑而已,快做,婆婆妈妈的。”另一人跟着说。

.

.

.

以辰心情低落地回到自己的卧室,购物袋他交给了岚姨,岚姨说艾雪回去的时候眼睛很红,像是大哭了一场。

心情不好的他走向落地窗,他还有些顾虑。

落地窗前,以辰坐在沙发上望着明月,想着是不是父母发现了什么。

他原以为回家后会遭到父母的质问——关于学员聘用书的事,但结果超出了他的预料,父母什么都没问,只是说告诉他看过俱乐部的文件了。

难道是我露了什么马脚?他这样想着。

敲门声响起,夹杂着以天正的声音,以辰应了一声。

以天正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的儿子:“做什么呢?”

以辰抬了抬下巴,笑笑:“没做什么,看月亮。”

“你小子,和我当年一个样,什么事都喜欢藏着掖着。”以天正笑着指了指他。

以辰心中一惊,表面却强装镇定:“哪有?我能有什么事?”

“还说没有,年薪十万澳元,能是一个普通学员的待遇吗?你当钱很好挣是不是?”以天正瞅了他一眼,“爸已经知道了。”

以辰心里咯噔一下,额头上浸出了汗珠,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该怎么解释。

“极限运动天才运动员,这名头可不小。”以天正露出赞许的目光。

“天才运动员?”以辰听得云里雾里。

“你不知道?”以天正疑惑,沉吟了一下,缓缓地点头,“也对,毕竟你还没报到。”

以辰不由地紧张起来,看老爸的样子明显知道些什么。

这时候,他决不能乱说。

“老爸,什么天才运动员啊?快给我讲讲。”以辰试探地问。

“最近国际上很多极限运动组织都在大力招收优秀学员,为三年后的第一届极限运动巅峰赛做准备。”以天正说。

“极限运动巅峰赛?”以辰不解。

“极限运动巅峰赛是新秀俱乐部提供创意,并联合其他极限运动组织共同举办的极限运动新型竞赛体系。作为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极限运动组织,新秀俱乐部的目标一定是夺冠,所以你才会有这么丰厚的待遇。”以天正冲儿子眨了眨眼,“能被新秀俱乐部选中的,无不是拥有巨大潜力的天才学员,这可都是爸托人问的,虽然是小道消息,但绝对准确。”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新秀俱乐部的人会主动联系我。”以辰顺着老爸的话往下说,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然后你就被他们说服了?”以天正笑道。

以辰挠头,讪讪一笑:“算是吧。”

“既然有这么高的起点,我和你妈自然不会阻拦你。去闯吧,只要努力,一定能闯出一番名堂。”以天正拍着儿子的肩膀,“爸妈相信你!”

以辰坚定地点头,失落的心情好了很多,父母的支持永远是对他最大的鼓励。

以天正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儿子:“里面是你的生活费。”

“生活费!有多少?”以辰又惊又喜,一双眼睛都亮了。

“回头自己看,足够你花的。记住,钱花完了可以问家里要,但有一点,生活不可糜烂。如果让我知道你小子一两个月就把钱花完了,那以后的生活费你可就要考虑自己打工挣了。”

“不会。”以辰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在揣摩以天正话里的含义,老爸的意思是不是超过两个月把钱花完就不算生活糜烂了?

“还有,爸送你一件礼物。”以天正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花纹清晰生动,散发着独特的檀香味。

“绿檀木?好香啊。”以辰仔细观察着手中的檀木盒,眼中充满好了好奇。

绿檀木学名维腊木,称玉檀香,因带有香气及色如绿玉色而得名,放置时间越久颜色越绿。

眼前这个檀木盒呈暗绿色,显然放置时间不久。

“里面是什么?”以辰问。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以天正神秘兮兮地说。

打开檀木盒,柔软的海绵垫上放着一面不足掌心大的纯银盾牌,通过手工雕刻打磨而成,神秘的幽灵图案充满了骑士风采,背部中间是一个按钮,明亮的灯光下金属光泽分外迷人。

“给我的?”以辰感到难以置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款在汽车界十分著名的钥匙。

没错,幽灵盾牌是一款汽车的钥匙,准确说是一款超跑的钥匙。

在时光长河中,很多汽车品牌都消失了,但也有很多汽车品牌存留了下来,尤其是豪车品牌。而这些存留下来的品牌无不拥有着上百年的历史。

“不然呢?从小到大,很少给你买礼物,所以精心准备了一个。原本想当做你的生日礼物,但现在你要去澳洲,就只能提前给你了。”以天正笑了笑,“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以辰激动地跳了起来,大声欢呼,“爸,你不是说毕业之前不给我买车吗?”

“那是酒话,不可信。”

以辰不禁翻了翻白眼,心说你的酒话可害人不浅。

“爸,车在哪儿?我想驾驶它出去兜兜风了。”霸气的幽灵盾牌让以辰爱不释手。

“让我想想,现在它应该已经出发了,前往澳洲的路上,不对,是天上。”以天正朝上指了指,“大概有万米高吧。”

以辰仰头看着天花板,高举双手,神情沮丧:“比我都会赶时间啊。”

“热豆腐是急不来的。”以天正一笑,“别垂头丧气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签证办了吗?还有行李,收拾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那就早点休息。”以天正起身道,“爸出去了。”

“晚安,爸。”

“晚安。”


     1999年,曾有犯罪分子想利用开山岛独特的地理位置,将其变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张建春出席书博会开幕式并讲话。汪洋强调,新时代新征程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前所未有,矛盾风险挑战之随州全市有141座水库达到正常蓄水位在溢洪。加快落实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大别布暴雨红色预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