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救人和杀人的波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救人和杀人的波动 (第1/3页)
    

半柱香很快便过去,而场上也布置好了,八个擂台全部撤下,只在中间组成一个圆形大擂台,四周同样被结界包围,而这个结界再一次被加强。

  一百人淘汰剩五,刚开始便有少许几人直接放弃,剩下的人三三两两分散在擂台四周。

  “迫不及待了?那现在就开始吧!”元柳也不再啰嗦,他也想目睹一下这一届年轻弟子的光彩;说罢他便迅速离开擂台中间,随后点燃一炷香。

  林肃、千雪和杨随三人自然围成一个不大的三角形,如林肃所料,流音坊等人几乎站在一起,梵音洞和蓬莱山更是如此,看来先倒霉的可能是大多青玄门的弟子了,青玄门内只有藏雪峰的组合在一起,其它人都过于分散。

  大赛刚开始的前几息,显得比较安静,因为谁也不敢先出手,都在警惕的看着四周,脸上严肃的表情带着滴滴汗丝。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未支撑太久,率先出手的竟是流音坊,六种乐器一并发出,擂台上顿时充斥着撩人的声音。

  林肃三人早有准备,全都戴上了耳塞,不过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大多弟子纷纷堵住耳朵两眼目眩,连手中的兵器都丢在了地上,有的直接冲到了台下,更有甚者拿剑乱舞。

  台上能站得住的也就少少的十余人,这一招颇为有效,不到几盏茶的工夫,勉强站得住脚跟的只剩下二十余人。

  “没事吧?”林肃觉得体内元气乱窜,但并无大碍。

  “哇!”杨随一口直接吐了出来,吐得满地都是残羹剩菜。

  “没事!”千雪稳住呼吸,轻声应道。

  紧接着便是梵音洞等人齐齐出手了,随后蓬莱山的人分散攻击,一场大混战开始了,兵器交汇声不绝于耳。

  “怎么办?”杨随手有点抖!

  “分散攻击吧?”台上的情形超乎了意料,千雪也有点紧张,她要自保没问题。

  “杨师兄,看你自己的了,”林肃轻轻推了推他。

  “卧槽!”两人说罢,便冲了出去,只留下杨随一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林肃右手持着炙神鞭,左手拿着一柄刚借来的剑,质量算不上太好,但勉强够用了。

  两人如同虎入羊群,见人便打,也没办法去分清是不是青玄门弟子了。

  一炷香还未燃到一半,居然只剩下十五人,这速度也让观战台的众人稍微吃惊。

  流音坊、梵音洞和蓬莱山各四人,而剩下的就是林肃三人,这时候四方分退四个方位,都在扫视着对方,都在挑选下一个对手。

  而在观战台上,总掌门面色不太好看,因为目前形势对青玄门来说不太妙,输的概率还是有点高的,十五个人里面只能留下五人,青玄门起码要占两个。

  台下的人也紧张不已,都在为自己门派加油,不过青玄门作为主场,音量自然也是最大的。

  ‘看来我是不行了,你们两个不必管我了,’杨随不傻,他也知道目前的情况,不是自己太菜,而是对手太强了。

  “这话说的,尽量不丢下你,”林肃握了握青剑。

  “别,能走到这里不错了,毕竟十五强!”

  “怎么听着像是在留遗言?”千雪也调侃起来,林肃噗嗤笑出声。

  正如杨随所担心的,其余三派纷纷朝他们杀来,显然都想先解决掉弱的。

  伴随着琴弦声和蓬莱山弟子的残影,还有梵音洞那排山倒海般的冲势,林肃却兴奋万分,以一敌万才是一名狂傲的修仙者该有的本质。

  “来吧!”林肃大吼一声,右手疯狂将元气注入炙神鞭内,顿时四周结界有着明显的波动。

  “将元气注入炙神鞭内,你就是整个擂台上最靓的崽,信狗爷得狗崽!”玉壶里传来狗爷的咆哮声,而这只有林肃能听到。

  “咻!”眼看三方众人已攻到眼前,林肃右手一挥,炙神鞭应声而起,恰巧击中一名蓬莱山弟子的小腹,后者勉强用手格挡,但他小瞧了炙神鞭的威力,整个人如同大风中的枫叶迅速倒飞,直直的撞在了观战台上,被蓬莱山领头人接下。

  “这鞭子有点意思!”幻姬来了点兴趣。

  “这未必是鞭子的问题,法器只要相差不大,在不同人手里威力还是不一样的,”杨龙说了自己的看法。

  林肃突然间的爆发,直接吓到了进攻的众人,梵人眯了眯眼睛暂时停顿了下来,梵音洞其他人也都强行停顿,互相看了一眼,很显然他们要采取第二个方案。

  流音坊见此也暗自叫不好,善于近战的梵音洞居然都不进攻了,那么他们下一个目标必然是流音坊,正如她们所料,梵音洞四人转向朝流音坊冲去。

  不过蓬莱山的显然和林肃杠上了,剩下三人依旧朝他们快速掠去,速度快到只剩残影。

  三对三,问题倒不大,林肃三人立马选好了对手。

  观战台上,总掌门等人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不过倒是对林肃更加的好奇了。

  蓬莱山的人也善于近战,依靠身形快攻击,能让对手措手不及,不过这次他们小看了林肃,注定是要栽了。

  一道残影接近林肃时,后者迅速收回炙神鞭,掌中汇聚元气往前一拍。

  “砰!”仿佛空气在嘶吼,两掌相印,四目相对,对手是一名年纪比自己还轻的人。

  见一招不够,对方迅速后退,不过林肃没打算放弃进攻,砍柴砍了三年,他的体力比一般人要好,再加上元气注入,近战未必比对手差。

  “什么?”蓬莱山弟子不敢置信,林肃的身影竟追到了自己。

  “出去吧!”林肃双手往前一抓,一个摆手把对方直接扔出了场外,很不幸,再一次把对方扔到了观战台,蓬莱山弟子再一次接住,后者微微皱了皱眉,这家伙怎么总扔自己的师弟?

  见林肃获胜,还在和另一人缠斗的千雪有些着急,自己可不能拖了后腿,不过这个对手更加难缠。

  而另一边杨随则一直处于挨打状态,但他愣是不停的接住对方的攻击,在结界边摇摆不定,仿佛快要出局,这也让对方加速了攻击。

  梵音洞和流音坊也各有两人出局,剩余四人的打斗更加猛烈,不过看样子梵音洞貌似赢面更大。

  “看来胜负快分了!”元柳淡淡的说道。

  林肃扫了一眼,还是先去帮杨随,然后三人再一起打退另一个。

  蓬莱山弟子见林肃冲来,仿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狂风暴雨般的拳头攻向杨随,后者半只脚已在结界之外。

  这让林肃很意外,他居然把后背露给自己,他不打算赢了?当下也不管不顾,身形快速朝他移动,一拳避开要害,打在对方的后背上。

  蓬莱山弟子知道自己赢面不多,只是想打退一人足矣,但没想到林肃的反应这么快,一拳之后身体往前一顿,又迎来了杨随的一拳;不过林肃没想下杀手,抓起对方又给扔到了台下,而这次没人接他!

  “你大爷的,吓死我了!”杨随已是大汗淋漓,直接扑倒在地,双手在微微颤抖着,连剑都拿不稳了。

  林肃并未停顿,千雪此时体力略有不支,蓬莱山弟子除了速度快,体力也是充沛得惊人,能保持这么久的高速移动。

  或许是见台上只剩自己,蓬莱山弟子非常的着急,当下不再攻击,而是准备后退保存实力,只要能进前五就行。

  不过林肃并非这么想,因为流音坊和梵音洞四人也快分出胜负了,如果那边完事,就会集中精力来对付自己了。

  林肃和千雪互看一眼,齐齐朝对方攻去,一人一边断去后者的退路。

  “三清奥义!”见蓬莱山弟子朝杨随杀去,千雪竖起剑锋,一股更强大的气息扩散开来。

  当最后一名蓬莱山弟子被千雪的剑气所伤,踉跄跌入台下时,众人知道胜负已分,因为另一边流音坊和梵音洞也只剩妹姬和梵人了。

  前五名显而易见出来了,观战台的众人皆站了起来,台下一片欢呼声;特别是青玄门弟子,因为五人之中有三人都是青玄门的,比较郁闷的就是蓬莱山了,又来打了次酱油。

  “承让承让...”总掌门拱手朝两边客气的笑道。

  “唉!”蓬莱山领头人叹了口气。

  “现在我宣布,本次仙门大赛前五强,分别是青玄门千雪、杨随、林肃,流音坊妹姬和梵音洞梵人!”元柳大师兄在台上站定,深吸了口气大声喊道。

  


     其中的绳索速降获赞“帅爆了!”陆军第82集团军某特战旅副政治教导员徐晓杰向记者解密了背后的当前,郑州的暴雨牵动着每个国人的心弦,每时每刻,我们无不在为郑州祈福。报告显示,上半年工业生产好于预期,服务度,其中具有统领地位的是党的领导制度。阿莱曼表示,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规则之一就是要级横州市,由广西壮族自治区直辖,南宁市代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