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叔的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叔的宠 (第1/3页)
    

对于李道纯古怪的招数,沃克正感纳闷,双目却突然一凝,跟着整个人高高跃起。以此同时,他脚下冰块竟“嗖”地一下凹陷了下去。只见一道身影从凹陷的冰盖下窜出,两袖清风环绕,宛如一枚高速旋转的炮弹,朝着沃克悬空的身体冲了过去。

“帝王花开,胜利到来。”沃克本想躲避,却发现萦绕身边的寒风如同囚牢,将自己困在了原地,于是只得掌根相抵,十指戟张,于身前凝聚出一朵花魁巨大的帝王花,硬生生挡下了李道纯高速撞来的身体。但听得“突突”声不绝于耳,就仿佛是钻头顶在了花岗岩上。

李道纯凭借着冲击力,将沃克顶上了半空,声如洪钟大吕:“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言出法随,一道雷霆于虚无间生成,照着沃克劈头盖脸落下。沃克猝不及防,眼看着就要被雷霆击中……

“电来。”一个声音突兀间响起,那雷霆不知受到何物牵引,竟是调了个头,朝着冰原某处泄去,直接没了踪影。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绅士模样的中年男子,手中拄着根文明杖,向战场徐徐行来:“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和事佬来了,这场战斗估计是看不成喽!”菲戈瞥见来人,有些腻歪地耸了耸肩。

布莱曼颇感意外地瞥了眼菲戈,问道:“这位先生是?”

“嘿!马科斯·冯·荷尔斯泰因,一个古怪的德国数学家兼哲学家,也是我第二战队副队长。”菲戈捏着下巴,眼神古怪地看着远处几人,嗤笑说:“光靠耍嘴皮子,不打仗能行么?”

“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一个刚毅的声音在两人耳畔响起,菲戈二话不说,直接向后方纵去,同时拧转身体就是一拳。来人抬掌抵住菲戈的拳头,一任激荡的劲浪翻滚不息,只是淡淡道:“但凡不能杀死你的,都将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布莱曼面带微笑,朝着这个魁伟的中年男子行了个绅士礼:“队长大驾,有失远迎。”

菲戈怒目圆瞪,冷冷道:“不管你是谁,下回请不要出现在我身后。否则,就不是一拳头的事情了。”他说着收回了拳头,就那么抱臂而立,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来人深深地凝望着菲戈,轮廓清晰的国脸上毫无表情:“菲戈·艾米连科,MMA界的传奇,果然如传闻一样,喜欢用拳头讲道理。”

菲戈耸了耸肩说:“那要不要打一场?”

“容我介绍一下。”布莱曼生怕两人没头没脑地掐起来,于是插入中间打圆场说:“这位是我第一战队队长,美国中央情报局高级主管,原三角洲部队退役少校,杰森·艾伦伯格。”

艾伦伯格待布莱尔介绍完后,还不忘表明自己的民族:“犹太人,谢谢。”

“怎么,都相互介绍起来了?”一个穿着背带裤,带着牛仔帽的白人男子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只见他左手拄着根登山杖,伸出右手摘下帽子,露出有些秃的头顶,微微行了个绅士礼:“尼尔·康斯坦丁,第七战队队长,悉尼大学生物学教授,基因工程师。”

四人碰头,又免不了相互介绍了一番。康斯坦丁表现得非常有风度,既没有对三人的身份地位感到惊讶,也没有因为自身学问大而倨傲。

冰原另一头,马科斯摘下眼镜,以文明杖指着李道纯和沃克,继续教育说:“世界上真正的悲剧不是正确与错误之间的冲突,而是两种正确之间的冲突。”

“哇哈!这大叔是来搞笑的吗?”郑遇站在一旁,乐不可支道。

“这话不是他说的,而是黑格尔说的。”不知何时,一名身材高挑,容貌极美的白发女子,已经站在了郑遇身旁,语气温婉地说道:“一个深刻的灵魂,即使痛苦,也是美的出处。”

郑遇回望向满头白金色垂丝秀发,眨着双海波蓝深情妙目的女子,只觉得太过赏心悦目,不由得喉头生津,竟是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也是黑格尔说的。”女子笑魇如花,随即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叫伊萨贝拉·奎娜,第六战队队长,出生于巴西柔术世家,但却是一名职业模特。”

“美女……”郑遇慌忙伸出右手,发现有些脏,于是赶紧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再次伸出说:“你好,我叫郑遇,出生于中国……呵!草根家庭,是一名展览设计师。”

奎娜有些意外地瞧着跟自己一般高的郑遇,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一抹红晕,睫毛微微颤动,大感兴趣说:“原来你就是郑遇啊!听星主大人说起过,奎娜失礼了。”她说着握住了郑遇递来的手。

柔夷在握,郑遇只觉得气血逆行,简直就舍不得放下,于是没话找话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奎娜小姐,只是一时记不起来了。”

“干我们这行的,难免会在电视、网络、杂志、海报等媒体上抛头露面,郑先生有些印象也是正常。”奎娜发现郑遇握着自己的手始终不肯松开,于是又抿着嘴轻笑说:“郑先生有女朋友了吗?”

“啊!这个嘛……前段时间的确有,现在单身狗一只。”郑遇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奎娜的手,挠着头尴尬地说道。

谁知奎娜却笑容娉婷地凑过身来,在郑遇耳畔轻声说:“郑先生可知道,我们柔术世家的女子,是怎样对付那些企图揩油的男人的吗?”

“不知道呀!”郑遇本能地做了回答,可一转眼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是承认自己想吃人家豆腐了吗?可他后悔归后悔,却还是心痒痒地听着奎娜吐气如兰道:“我会用大拇指捏住男人的虎口,然后以左手抵住对方的肘尖,跟着再以右腿入男人的胯下,最后只需轻轻往前一推,便能将之拿住。”

郑遇听到这话,立马后退了两步,并使劲挤出一个笑脸说:“原来奎娜小姐还是柔术高手啊!失敬,失敬。”奎娜眨了眨眼睛,含笑说:“郑先生别紧张,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抱歉,我来晚了。”郑遇刚想点头说没事,就见一个头缠裹帽,身穿裹裙的中年男子,正朝着自己和奎娜走来。这男子一身的印度传统服饰,脸上两撇八字胡微微翘起,高挺的鼻梁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两人:“我叫辛格,第四战队队长,来至印度孟买,是名软件工程师。”

郑遇和奎娜见状,连忙又自我介绍了一番。

远处的艾伦伯格见人已到齐,于是高声说:“各位队长既然都到了,那现在就去见星主大人吧!”

“我来开路。”菲戈二话不说,直接冲向附近的冰山,拳出如风,轰然砸在万年不化的冰晶上。但听得一声声轰鸣,整个冰原都跟着颤动起来。仅仅数拳下去,山体便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米的大洞。

布莱曼有些不解地揉了揉眼角说:“需要这么费力吗?”

康斯坦丁摇了摇头:“粗俗,并不能成为一个人炫耀的资本。”

“他喜欢用拳头讲道理。”艾伦伯格掏出一根古巴高希霸雪茄,手指一搓便将之点燃。

沃克瞥了眼马科斯,显然是不愿听其唠叨,于是又望向李道纯说:“今日你技高一筹,待下次有机会,我再行讨教。”他也不等李道纯回话,径直朝着菲戈砸出的大洞滑去,脚下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副冰晶凝成的雪橇:“如此美好的冰雪世界,艾米连科先生何须费力破坏,还是看我的吧!”

“啦啦哩啦啦,里啦啦啦啦……”沃克一面欢唱,一面朝着冰山挥舞双手,很快便剥离出六块两米见方的冰晶。他又两手翻飞,将其中五块冰晶削成了一辆辆晶莹剔透的,可并排乘坐两人的轨道小车。最后一块冰晶则被他削成了车头,好似一条露出獠牙的大白鲨:“欢迎乘坐我的鲨鱼号列车。”

奎娜欣赏道:“这个男人不错,有品位。”

“也就那样吧!”郑遇撇了撇嘴,转而一把搂住李道纯说:“可以啊!道哥,不是都说了先汲取一种能量元素的么?你这又是风雷,又是地火的,到底怎么回事?”

李道纯整了整仪容,捋着袖子说:“道家讲究阴阳互济,刚过易折,我这也是管窥蠡测,略微涉及一点风雷地火之力罢了。”

“郑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奎娜朝郑遇招了招手,示意他和自己坐同一个车厢。可郑遇哪好意思再去招惹这朵带刺的玫瑰,于是婉拒说:“啊!我要陪队长说话,奎娜小姐还请自便。”奎娜自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独自上了一节车厢。

“美女相邀,你竟然拒绝了?”李道纯调侃着用肘子顶了郑遇一下。谁知郑遇却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说:“渐雷震,君子当以恐惧修省。”

李道纯嗤笑说:“哟呵!学得到挺快的嘛!就是不知道小心脏受不受得了。”两人说笑间,也先后上了列车,只是与奎娜隔了一个车厢。

“阳光越是强烈的地方,阴影就越是深邃。”马科斯见几人自顾自地走了,有些意犹未尽地舞了舞手中的文明杖,并向同样孤零零的辛格发出了邀请:“辛格先生不妨一起?”

“荣幸之至。”辛格自是不会拒绝一个科学家的邀请,于是与马科斯同上了一节车厢。


     中国航天科工二院七〇六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正在初步建立以“航天七〇六”为核心的品牌矩阵,将继的历史使命——坚持对话协商,探索国际协商机制,进一步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与生态文明思想的国际传播。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大海捞针”求才的不利局面,使企业在求才、择才上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 严禁超标超前培训 严诚信、讲感情,结交了许多真朋友、好朋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