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大宗师 (第1/3页)
    

这冰道里面走路要十分小心,所以我们尽量保持两人间不超过手够得到的距离,要是碰到地裂或地洞,旁边的人可以帮一下手。

我们的计划是找到一个相对狭小且封闭的空间,然后将血尸大军引进里面,一旦它们进入空间内部,就着手将这个空间结构毁掉,把它们全部活埋在里面,变成冰雕。

我紧跟在梦姐后面,一手扶着冰壁,一边查看地形,留下逃生的道路。这个冰溶洞内可以说像马蜂窝一样,千疮百孔,布满了拳头大小的陷坑。

这些洞穴,是由于冰和水的相互作用,历经了千万年之后,才慢慢侵蚀形成的,因为水往低处流的特性,所以,这里的洞穴有一个共性,全部是从洞口向内倾斜,指向山腹,形成一条冰做的倾斜通道。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在于这个通道内部,一旦那些血尸进入通道内部,那就根本别想再上来。

而且这样一来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我们只需要堵住一头就可以将它们困住。

我们又走到一个岔路口,梦姐在洞口细细一看,马上判断道:“走左边。”

妲蒂跟在梦姐身后,在包里拿出个什么东西在冰壁上做了一个记号,道:“愣着干什么,赶紧做路标啊。”

“聪明!”我立即心领神会,要不怎么说女人的心思就是细腻。

冰洞内岔路极多,包裹洞穴的冰壁时厚时薄,我们就如蚂蚁穿行在蚁穴迷宫之中。当我们来到一条冰缝前,洞穴两端的冰壁突然增厚,就如一块巨大冰石,被巨斧从中劈开,留下一条楔形通道,仅容一人通过。

前面的冰缝明显的窄了,四人都需要侧身才能通行,洞顶悬挂着冰凌,石壁突兀嶙峋。

“小心点。”

“这些冰比普通冰温度更低,掉进衣服里像针扎一样痛。”

前面的通道更加狭窄,我不得不收腹憋气,但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这个洞到底有多大?”

从冰缝中挤出,洞穴豁然开朗,无数的光柱透过顶壁穿射下来,我们已经不需要借助手电也可以看清洞穴内的情况。穹顶就像一个扣着的锅盖,最高处距离我们所处的位置几近百米,厚约一至两米的冰壳包裹在岩壁内面,而岩壁本身则有无数孔洞,阳光就是透过这些孔洞直达中空的山腹。

“好美!”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喟叹。

“时机已到。”梦姐说道,“你们看上面,这些巨大的冰柱要是砸下来,还不把它们咋的粉身碎骨!”

我抬头一看,只见无数冰柱倒悬在穹顶,如剑指大地。与其说是冰柱,它们更像是矿物结晶,有着规整的形态,如枪似矛直抵穹顶,被太阳的光芒透射而过,便幻化出七色的彩虹。

“真是便宜了它们了,让他们死在这一片美丽的地方!”我愤愤不平道。

“别说那没用的,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身后许倩已经把血尸引了过来,我们几个正站在一块突兀的冰平台之上,平台的外形颇似一只将尾翼插入绝壁里的展翅之鹰,而许倩正站在鹰嘴的位置。

“小倩,当心呐!”许倩所站的位置若再往前只需两三步,就到了冰断崖边上,下面深不见底,丝丝寒气升腾,只能听到类似猛兽咆哮的声音。

“放心,你们只管自己做好准备!”

许倩脚下的几个冰面之间也并非完全没有路,而是有冰梁、冰桥连接起来,但是乍一看上去,就好像上面什么也没有。

这里的地势奇险,端的是有来无回。只见头顶的冰如水晶般剔透,冰梁、冰桥和冰柱如蛛丝般遍布整个洞穴,裂缝下雪白的寒气如波涛般翻涌在冰桥左右,要是摔下去,必然是尸骨无存。

“那好吧,咱们事不宜迟!”

按照预先的想法,我们要想办法迂回到血尸的后面,超了他们的后路,将它们堵死在这个冰洞之内,然后利用这里的冰柱,想办法将将这个空间的结构受理点破坏掉,这上面成百上千吨的冰层就会坍塌。

许倩在鹰嘴上面将这些血尸拖住,为我们争取时间,只是这样一来,她就会置于危险的境地。我担心她一人有失,于是也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妲蒂和梦姐则分工开始计划,一人设法堵住去路,一人奋力破坏冰盖的结构受力点。

此事若换做是搬山卸岭来干,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过妲蒂也不是吃素的,这摸金校尉的手段也名不虚传。自古摸金校尉分金定穴,有堪舆的绝活,所以,要想找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难事。

我们虽然没有炸药,但冰体的结构尤为特殊,一旦某个受力点出现了损坏,整个结构就会毁灭性的破坏。而我则拼尽全力与许倩一同抗击潮涌般的血尸。

“你怎么来了!”许倩有些生气地瞪了我一眼,“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呵呵,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一个需要靠女人来保护的软蛋吗!”

许倩在我身上停了几眼,微微一笑,说道:“你是我的英雄,是我的男人!”

“你们做好准备!”这时,便听到妲蒂发出了指令。

许倩一剑劈开血尸的手臂,对我说道,“从这个冰梁上过去,从这里下。”

我看着白雾翻腾的地裂之下,那咆哮之声不绝于耳,小心翼翼地问道:“下面是什么?”

“来不及解释了,快跳!”许倩推了我一把,我便哧溜滑了下去。

要说这臭娘们胆子还真是大,真不怕我一命呜呼,这冰梁的下面便是地下暗涌,说白了就是地下水,消融的冰川通过这种方式将自身的水分输送到各条支流,然后在高原上汇集成湖,也有不少的冰河的源头便是以这种方式形成的。

而这地下河到底有多深,却不是我们可以勘测得了的,即便是科学发展至今,也鲜有谁有这个能力勘测出可信的水深。

我不敢稍有狐疑,立即用手将冰梁抱住,然后顺势滑动了一段距离,由于血尸脚步摇晃,在这个冰梁上面行动一步一滑,随后便纷纷落入水中。而这冰冷的地下水,一旦你掉入其中,只需要三分钟,就可以让你永久冰冻。

“好险!”我喘了一口气。

许倩转过头来,犀利的眼神刻意盯着我,道:“下面的冰河即便是低于零摄氏度也不会结冰,只需用三分钟,接触到冰水的肌肤毛孔血管立刻收缩,所有表层静脉被冰冻,表皮失活,接着神经麻痹,深层肌肉细胞失控,慢慢的被冻硬,僵化,死亡。”

“这么厉害?!”我心有余悸地看着身后那些失足跌落暗涌的血尸,心里既感到无比的痛快,又感觉十分的无助。

站在这里,简直就是一步天堂,一步地域。我们僵立在那里,再也不见有任何动作,唯一可以动的,就是大腿,通过胯骨的前后挪动,使身体慢慢向前。

但是时间不等人,妲蒂抱起一块半米高的冰锥,猛地往一根冰柱上砸去,一时间,整个冰窟就好像散架了一样,轰然倒塌下来。头上冰碴子如雷雨一般砸将下来。

“快走!”我一把拉起许倩,此时也顾不得脚下的冰梁如何险要,一路狂奔,急急越过一道裂缝,攀援而上。

正此时,梦姐和妲蒂又将洞口的冰柱砸断,血尸逃离的道路随即就要被封上。这时我们不敢耽搁半刻,四人一路闪避着冰碴和砸落的冰块,尽管这壮观的景象十分美丽,那是用笔和画无法表达的,但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根本无暇顾及。

“轰的一声”巨响,我们前脚刚逃出,身后整个巨大的冰窟应声坍塌,巨大的冲击波将我们推出去几米远。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阳光照耀,那样的景致,是我在梦里也无法想象的,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两眼顿时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连眨眼也不会了,足足屏息了一分多钟,才从嘴里哈出第一口气,喃喃道:“鬼斧神工,真是不可想象。这,这简直太……”

我还未感叹结束,身后妲蒂爬了起来,揉着头问道:“怎么啦?前面没路了吗?”

待到她睁开眼睛时,同样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半晌才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在做梦!”

只见我们身处在一片流光溢彩之中,冰盖坍圮之后,在上层的冰盖下方裸露出了千年罕见的冰铸奇观。阳光从冰层中穿过,闪耀着七彩的霞光。有生之年如果能再看一次,就将永生难忘。

这奇景也如圣洁的雪山一样,让人在不自觉间得到了心灵的净化,在它们面前,每个人都愿意低下高贵的头颅,内心做着虔诚的忏悔和祈祷。我想起一句古人的诗“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句诗最能体现目前的心境,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震撼与谦卑交织的情感之中。

我们四人正都小心的呼吸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这个冰柱奇观中竟然还有一座冰雕的建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心说着大自然的杰作真是让人感到奇妙,鬼斧神工。可是定睛细看,却发现这建筑不似自然所成,有门有户,有窗有牖,这俨然就是一座华丽的宫殿。

“卧槽,这该不会是那女妖的寝宫吧。”


     因此,构建囊括一个物种所有遗传信息的新型存储形式目内拆除建筑面积不应大于现状总建筑面积的20%。钟华论:最好的守业是创上最大的开放合作平台。有网友认为,从创意到效果到意境都太协同、勇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