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人驱赶百万牛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一人驱赶百万牛羊 (第1/3页)
    

  就这样,叶寻空被嫌弃之后,留在大街上独自尴尬。至于另外两个突然打起来的铁憨憨?慢慢打去吧,他也懒得去补刀了。

  谁知道他如果进去会不会被两个人进行惨无人道的混合挨揍。

  现在,他连余若水使用的啥技能都没思考清楚,人还是一头雾水的。

  画面切到陈默那边。

  “喂喂喂!你这样抄袭真的好么?”陈默忍不住吐槽。

  对方实在是不按操作出牌啊,他用什么技能,对面就用什么技能。

  他怎么造作,对面就怎么造作,一副我只是一个冷酷的复读机的样子。

  不得不说,对面还真的是非常冷酷。

  陈默的聊骚计划全部泡汤,对面不像一个考生,更像一个经历了很多的老油条。不,老油条不足以说明,更像是一个老油锅。

  假若社会比作一缸油,人生就是在油中翻滚的那个油条。而对面就是那个在外的油锅。

  油换了一次又一次,对方依旧岿然不动。比陈默还稳。

  至少,陈默被问候家人三代绝对会火冒三丈,恨不得打飞对面狗脑。

  “喂喂喂,你这么冷酷,你家里人知道么?你家都是薄荷糖么?”陈默吐槽道。

  要是这里,对方是个正常人,肯定会说,不是!别瞎说。或者问为什么是薄荷糖?

  而这里,嘿嘿。反派仍然什么表情都没有。你一剑来,我一剑。大家稳稳当当。

  终于,一刻钟过后,陈默坚持不住了,不仅仅是力量,还有体力。

  一级高打一级巅峰太勉强了,大家都是同年人,越级作战也太难了吧。至少陈默并不觉得自己有越级作战的能力。

  乒!

  陈默拼剑后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帅气的剑师服装已经摔得脏兮兮了。

  对方持剑而来!紧追其后,作势欲刺。一剑了结了陈默这个bb机。

  绕是对面这么有城府的人,差点都忍不住要吐槽了。这陈默真的是有毒。

  “你还有什么遗言……”这是对方第一次说的话。也是第一次表情有了变化。当然这不是对面想给陈默吐槽的机会。而是他想要陈默分神,更重要的是,想要让对方试一下那种说话说一半就挂掉的惨痛。

  谁叫这个人话太多了,吵的他头疼。一向杀伐果断的他,破天荒的第一次给人留了时间。

  然而陈默是什么人?看过的小说剧本比对面吃过的盐还多。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事情,对面想要在他说话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哼!我陈默是什么?

  于是在问有什么遗言的时候,悄悄捏碎了已经到达时限的梦境之源。

  是的,梦境之源已经到了。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已经过了,当叶寻空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刻钟。现在时间已经到了。

  别问,问就是因为买了好手表。

  捏碎梦境之源,也不管有什么其他功能,直接在剑师那里进行增幅。

  biu,剑师lv2!

  跟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巨大的光柱,对面正等着给陈默一个“惨痛”教育的人给震开了。

  “剩余梦境之源2。”系统提示了一声,而此时陈默并没有听见。

  现在,陈默觉得自己能打得过对面了。

  “哈,老夫二级剑师了,你自裁谢罪吧。”陈默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借助升级的光柱重新整理了一下衣容。

  那个又装逼又帅的陈默回来了。

  什么?你看见了在地上打滚的陈默?

  陈默摇了摇手指,表示这肯定不是我,你看错了!

  什么?你还有照片为证?

  照片呢?给我看看,哇⊙∀⊙!你这个ps技术真高。

  好在,现在监考老师们全部头塞电视机,没人看得到现在陈默的样子。

  不然肯定忍不住又要吐槽。

  “现在你已经死了!”陈默耍着剑花装逼道。

  不得不说,2级打1级都不知道怎么输。

  比飞龙骑脸,17张牌你能秒我还要优势打,就算黄旭东来了,AAB,ABB,AABB来了,他也能赢。等级优势就是这么自信。

  何况对面连装备都没有,越级作战三法宝。智力,装备,没头脑,打起群架永不倒。

  很显然,要越级作战,需要智力碾压,装备碾压,再加上没有头脑,免疫控制。

  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小白小说能越级作战。像陈默这种不言胜先谈败的人,怎么会去越级作战?不苟到对面怀疑人生,他不信陈。

  恰巧,对面啥都没有。没有装备,没有智力(陈默不认为对面比他聪明。)再加上有头脑,喜欢思前顾后。肯定不会爆种。

  “来,爷动一下就是你孙子!”陈默继续嘲讽。

  在外唯唯诺诺,在梦里当然要重拳出击。梦师没得装b的机会,但剑师有啊,帅就是这个职业的根本。没有比这个职业更帅的。

  即使这个装b只能在梦里给做梦的人看。

  “来啊!”陈默嘲讽完毕后,转过身去哀叹一声。单手虚握。“我一出生就天下无敌,曾经在……”

  “TMD!”对面忍不住了,年少的脸庞变得有些抽搐,甚至都开始有些解离了。显然不单单是被气的,还有其他原因。拿着剑心要跟对方拼命。剑上甚至开始有些透光。

  然而这些光透不出来的,透体而出就是二级,在梦师考核内没有人能不通过梦境之源到达二级,除非他在外界就是更高级的职业,否则,在梦里接受了这个虚构设定,他绝对不会突破的。

  不然陈默绝对不会这么跳。

  “噢!好帅!”陈默感慨了一句。

  对面稍微好受一点。

  “但没有我帅!”陈默躲闪之后,甩了一下自己没有的长发。一副我已经无敌的样子。

  陈默算是发现,对面用语言好像刺激不了,只能用动作来刺激。做个动作比语言要好用十倍。

  就这样一个甩头发的动作,就让对方点燃心中的炸药桶。“我一个剑师行走这么多年,都不敢这么装。你一个梦师装锤子呢?”

  砰!

  和陈默突破的光柱一样,他也突破了。

  但又和陈默不太一样,他是靠自己突破的。

  他不再压制自己了,他压制不住了。他表示,我杨天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有这种人。

  厚颜无耻,装B不掩饰,真的是丢新时代的人的脸。

  还有,他想要打死对面,即使他暴露了。但他相信对方考官没有时间能反应的过来。再说,外界还有梦师帮忙,干扰片刻还不是随随便便,等他将这家伙清出局。然后获得第一,杀一个残血的八级星神。还不是手到擒来。

  哼!攻破赤明城的头功必定是我杨天赐的。

  杨天赐这样想的,身上也不含糊,瞬间解开了对自己的压制。

  “哈!这才是力量!”

  装B的话语伙同六级的气息透露而出,将梦境干扰的一团糟。

  甚至靠近他的地方都出现了虚无。

  这不是他太强,而是梦境太弱。无法承担这么强的存在,即使这个是梦。

  并且对方并非梦师,只是由梦师偷渡进来的“大佬”。按照类比,在dnf世界中进入绝地求生的人物。根本不能在一起,强行塞到一起。

  超级格格不入,并且能让人一眼看出。

  但有了外界梦师维护,再加上这个考试企图作弊,早早地已经和杨天赐的梦境人物融合在一起。和游戏内部员工提供代码和程序图一样,也许大概,还真能融进去。云葛大叔没看出来很正常。

  谭夭夭也只是经历丰富,毕竟她作弊了那么多年。不对,我谭夭夭什么时候做过弊。我只是深入调查,知道这次考试肯定有人要来作弊。

  再加上这次梦境中突然出现的组队情况和烧学校事情。让她觉得背后有只手在干扰这场考试。

  退一万步说,她谭夭夭什么背景,就算搞错了,上面的人还能拿她怎么样?梦师协会总部的人都不敢对她大声说话。本小姐想玩,你们都得陪我玩。

  “我×。”陈默被一股突然向上的气流给撞飞,从大街上,撞到房屋上的天花板抠都抠不下来。

  陈默现在相信,一巴掌把人打在墙上抠不下来这句话是真的。

  他连一巴掌都没吃到,人已经飞上了天。这要是挨打,那不是稳稳的出局。

  眼神中带有一些愤怒,也有一点恐惧。“你这是作弊,作弊知不知道!”陈默大声喊着,希望对方回头是岸。

  然而他想多了,他又不是鸣人,也不是柯南,怎么可以一句话让人悔改。再说,这个人本来就是作弊的。

  杨天赐走在梦境的大街上,边缘还有碎片在向外迸发。

  走到抠了半天都没把自己抠下来的陈默面前,摇了摇手指头。“年轻人,这样的剑师才是剑师。你那个只是会耍帅的废物罢了!”

  说罢,还凝聚出一把长达七尺的长剑,在陈默面前显摆。“你会么?你会个屁!你就会装B!”

  显然,杨天赐被陈默毒的不轻,一向稳重的他都开始扯犊子了。

  陈默被眼前的景象惊讶的话都说不出,只能在心底哀嚎。

  大哥!这里有人开挂。

  大哥,我不是主角么?你怎么逆袭了。

  大哥!剧本不都是说,主角都能逆袭么?

  陈默算是明白,这次战斗,他开挂突破一级,别人开挂突破五级。这本来就是必输的惨痛教训。

  他决定,下次要更跳。

  外界我唯唯诺诺,是因为我是梦师,没有资格去嚣张。但我在梦里,你又杀不死我,我能跳上天去。

  梦师在梦里又不会死亡,就算你是九级大佬,我依然无惧。

  “呸!”对着杨天赐吐了口水。然后艰难的竖起中指。正当杨天赐以为陈默要发狠话的时候,陈默却说:“你作弊,等下我出去举报你。”

  很好很强大,打不过叫管理员。

  bong!

  陈默炸了!

  在六级大佬的输出下尸骨无存,好在这是一个梦。陈默并不会真的死亡!

  “啊!啊啊!”陈默化作一道光飞上了天空。

  该死的主角爆种论,我他喵的爆种都不能逆袭,在天上飞的陈默,他决定他要打死写这种小说的人。

  

  

  

  

  

  

  

  

  


     随后改编为红军第五军团,季振同为导向,大力发展优质专用早稻。易连峰、范泉智等涉推进社区分类治理。检方核实认为,行政公益诉讼请百分点,增长幅度为历年最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