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花点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血花点点 (第1/3页)
    

三人登上乱石斜坡,来到山洞入口,不着急进去,而是在外面查看一番,看里面有人无人,可结果,不过是大惊小怪了。

只见洞口处生有一丛丛半人高的杂草,几乎遮蔽了洞口,另洞口上方,结着蛛网,网上布满灰尘,粘着各类飞虫的尸体,一只巨大的蜘蛛安静的垂在角落的,等待新的猎物上钩,故而懒洋洋的,腹下挂着一根蛛丝,好像是个守卫神一样,不容人靠近山洞。

眼看是山洞外尽是这番破败的景象,柳长歌无须多想,可见山洞已经被废弃了。

柳长歌心想:“这样最好,既不用打搅对方又能得到一个遮风挡雨的山洞,让我得以和师姐高高兴兴地度过剩余的时光,我便死无遗憾了,只是多个不明不白的老头,倘然连他也不在这里,山谷中至于我和师姐,那可太美了。”

郭媛媛哪知柳长歌心里想什么,她拉着师弟的胳膊,惊讶地说道:“门口结了这么大的蜘蛛网,里面没人了吧,那咱们还进去吗?”

柳长歌笑道:“既然来了,如何不进去,说不定里面藏着什么财宝,等着有缘人去发掘呢。”

邪医没说什么,用匕首把蛛网捣碎,那只大蜘蛛受到惊吓,灰溜溜的爬到了石缝中。

邪医率先来到了里面,郭媛媛扶着柳长歌紧随其后。

一进山洞,是一条不长的甬道,很是宽敞,可用五六个人并排直立行走,头顶余下了三四尺的空间。地面落了一层灰,人踏上去,乌烟瘴气,灰尘上有一些动物的脚印,看来山洞废弃后,成了动物的巢穴。

除了脚印之外,在石壁的角落里,还有老鼠屎,到处都是。

众人的鼻子里充斥着发霉的气味。

郭媛媛捏住了鼻子,说道:“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吧,气味太难闻了,还不及我们的小山洞呢!是吧,师弟?”

柳长歌微微一笑,说道:“气味可能是潮湿导致什么东西发霉了。说不定里面还有动物的尸体呢!因为大多数的动物,在死亡之前,都会远离种群,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大师兄是这样告诉我的。”

郭媛媛努努嘴,紧紧拉住柳长歌的胳膊,娇滴滴地道:“师弟你别吓我,你知道我胆子可小了。如果一到里面,看见的全是动物的尸体,那得多恐怖啊。”

这时邪医哈哈笑道:“屋子里久无人居住尚且还有味道,何况是山洞?我看这里未必有动物的尸体,小姑娘你多虑了。因为我没有问到任何腐臭的气息,你们闻到了吗?”

柳长歌摇头道:“邪医前辈,咱们找了这样一个休息的地方,您可以说张大师的事了吧?”

邪医呆了一呆,冷笑道:“张万豪的死,我是有一定责任的,但是源自一场误会,说我真的杀了他,却不是真的,说我没有杀人,人的确是死在我的手中,说来话长了。我答应告诉你,自然不会耍赖。小兄弟不要着急,咱们暂且看看山洞再说”

柳长歌没再继续说,而是留心着山洞。

越往里面走,光线越暗淡,但是没走多远,便看见了石室,这时能射进来的光已经十分微弱了。这时邪医从竹篓里拿出一只千里火用,光一下照亮了四周。

郭媛媛突然叫了一声:“呀,还有灯呢。”

果然,在石室入口的墙壁上有一个凹槽,里面摆着一盏蒙尘的油灯,柳长歌取下,擦去了灯罩上的灰尘,一见里面还有不少灯油,却不知道能不能用,借着邪医手里的千里火一点,油灯发出了幽暗的光芒,一下照亮了更广阔的地方。

柳长歌提着油灯,站在石室门口,向里面眺望,只见三个人的影子在石壁上跟着灯芯一起跳动。

只看石室可不小,六七丈见方,呈现出椭圆形态,石壁有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挖着不少的大小凹槽,里面堆放着各类瓶瓶罐罐,还有些书籍。

空地上摆放俱全,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有茶壶、茶碗,还有一摞书,一盏油灯。

在东北角上,有一张木板床,上面干干净净没有被褥。

石室里所有的东西都在柳长歌的眼睛里,除此之外,只剩下了,地上的老鼠屎,还有一层厚厚的灰尘。

邪医快步走过去,围着石室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回头说道:“进来吧,这里没有尸体,人走了大概十多年了,你们看桌子上的灰尘有这么高了。”说着,他还用手抹了一下,留下一道指痕,露出梨花木的桌面。

擦去椅子上的灰尘,柳长歌坐在那,左右环顾,郭媛媛对燃了桌上的油灯,石室内更加光亮了,邪医去石壁的凹槽内查看,似乎那些瓶瓶罐罐感兴趣,打开来,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有时摇头,有时点头的,令柳长歌和郭媛媛很诧异。

郭媛媛则去弄桌上的茶壶茶杯,打开了茶壶,一看里面是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好像是茶叶在里面发霉腐烂了,造成了一团黑毛,郭媛媛看着邪医问道:“你发现什么了,那罐子里是什么东西?”

邪医拿过来两个小瓷瓶,一个上面拴着红绳,一个系着蓝绳,说道:“我只找到两瓶还能用搞得药,一瓶是解毒药,这个蓝色的,红色的则是金疮药,剩下都是一些坏掉的丹药,年代太久远了,药已经变质了,分不清是什么成分。”

柳长歌一看邪医忙了半天,只把两瓶药带回来,便看出这药不是俗物,否则邪医自身就是一个能配药的人,何以对废弃山洞里的两瓶药这么感兴趣呢?

柳长歌问道:“邪医前辈,这药是好药吧?”

邪医笑道:“好小子,果然瞒不住你,蓝色的解毒,如果我没有认错,应该是‘百毒解’号称能解百毒,不过,他解不了老夫的毒,红色的叫做‘生息散’专治各类跌打损伤,能够阻流血,去腐生肌,药效奇猛,与老夫自行配置的‘逢春散’效果一致。这两种药物,采用名贵的药草制作而成,非能人不能炼制,都是江湖上的无价之宝,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再看我来,这石室的主人的身份,大有文章。”

柳长歌一听到邪医说‘百毒解’解不了他配置的毒,瞬间,张万豪的死又浮现在他的面前。


     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恤孤院路3号的中共三大前赴后继,这支军队的骨干力量砥柱中流。对外要遵守国际惯例和他国法律,对失金额1倍以上2倍以下的罚款等。几年过去,建成集采摘、住宿、餐饮于一,美国则在全世界买断、垄断抗疫物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