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张脸这双眼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这张脸这双眼睛 (第1/3页)
    

和祝道绣在外连续住了七天六夜,两人的交流就多起来,包文春从两人往世的交往开始,描述家庭间的许多琐事,婆媳大战姑嫂争斗之类的戏码是少不了的,邻居交往,亲友邻居之间的趣事也很多,加上编故事的嘴,说得极为有趣,逗得祝道绣整天乐呵呵的,似乎忘记了问这些东西是买来干什么的了。

两人第一天住旅社时,分住两间房,祝道绣失望还有点害怕,包文春笑着说:“你才十七岁,我们住一起不好吧!我就在你隔壁,叫一声就能听得到的。要不?我们换到一起住!”

祝道绣红着脸,低头不语。

之后,两人就住在一起,渐渐就习以为常了。两人出双入对,进商场买衣服,去饭店吃饭,俨然小夫妻一般。除了没有实质性进展外,睡在一张床上,挨挨挤挤搂搂抱抱接吻抚摸,恋人之间的义务履行到极致。

回到家里,包文春要回校考试,留下祝道绣在家等候接收送货。

祝道绣只上过小学四年级,只是家里需要劳力,就辍学了。她数学成绩不错,拿着笔记本对照送货单,加上二叔包大林帮忙,各种物资的接收工作还是很顺利的。

药材送到仓库里堆放起来,玻璃门窗框架型材堆在新房大厅里,那里的装修已经基本结束。榨油机太重,只能用挖掘机吊到棚子里,等包文春回来安排安装,祝道绣带着自己的衣服礼物,骑自行车回家了。

七号开始,为期三天期终考试,九号全部结束。包文春对张璇说:回去和你爸妈说一声,我们准备过几天,大概在十六号就去广州。

学校里停着辆新车,叫同学们议论纷纷,他们不相信包文春拥有私人汽车,说这是借来开着玩的。

把所有铺盖书本装上突路霸,喊上丁香,坐进副驾,对李文超几个说:“这学期就要结束了,中午我在街上请客,你喊几个人过来吃饭吧!小姨!你带女生们也过来吧!”

李文超说:“好啊!马上到!多准备点肉啊!”

眼看就要放学了,他对着追逐笑闹的初中同学摆摆手,两个小孩子就跑过来,叫他们去叫李道虎几个,不一会,李道虎潘小庆周小粒几个就小跑着过来了。包文春说:“上来挤挤坐吧!上次说过的请你们吃饭,一直没时间,今天考试完了,可以放松一下!走吧!”

包景国的饭馆在街东头寨河边上,没有临街门面,很僻静,是本镇唯一一家私人饭店。另一家很大的人民食堂是供销社下属单位,因为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再就是机关食堂,不对外开放酒宴。

这里生意很红火,客人一般是村干部和街面上的生意人。生意上来往交流的招待,也是基层村干部招待乡领导的定点宴会场所。包景国对春子到来,很高兴,问:“想怎么吃?”

包文春笑着说:“考试完了,轻松一下,大概二十来个人吃饭,学生不能喝酒,肚子缺油水啊!就来几个盆,猪腿、鸡、排骨什么的来几个大盆子,然后来一盆捞面条就好。”

李文超毛忠民孟凡瑞包修包振东范天水潘小雷几个来了,加上包安伦周小粒田小田李道虎潘小庆,十五六个人围着大桌子谈笑,正说着,王思楠肖晓燕张璇等四五个女生也跟来了。包文春让座,就去找包景国加菜,女生比较矜持,那就来些炒菜凉拼。

包文春说:“明天我在街上贴广告,招聘五十名男女工人,其中女工是做衣服的,要三十到三十五人,男工十五左右人,需要二十二岁以下,高中毕业最好,初中毕业也行。大家有亲戚朋友可以推荐过来。”

肖晓燕问:“多少钱一个月啊?我来行不行?”

“行啊!包吃住,基本工资最低一个月三十块,加上考勤、奖金应该在百十块吧!培训期间只发基本工资,只是我时间紧张,暂时顾不上在家搞培训,只能等开学再开始。跟你们说,就是想找一些知根知底的老实人。”

“又不是报名参军入党,你还能搞政审?”李文超有点兴奋。

“起码不能要有传染病的吧!手脚不干净的,品德不好的不能要吧!性格孤僻的神经病总不能要吧!”

现在的菜实在便宜,一只十来斤的猪腿,做熟端上来,满满一大脸盆,才三十块钱。一只大菜鸡,全尾全须,加上粉条满满一盆子,也是三十块。一大盘凉拌猪头肉菜十块钱,所有的自制卤鸡五只全部端出来,只算八十块钱,素菜只算四块钱一个。全部二十个人吃饱,饭菜价三百一十二块。包景国笑着要免单,包文春哪里肯,说:“景国叔,咱以后客人多着呢!你要不收钱,那以后就没法再来了,咱也不能吃霸王餐是不?”

他最后收了三百块钱,夸奖说:“人比人气死人,你这么小,就独自在家支撑一方家业,不容易啊!什么时候有空,给我写个招牌吧!”

包文春说:“那个简单,举手之劳,准备好了,随时都行,只是我的字能行吗?”

“能行!你是这个!”包景国说着,竖起大拇指。

听见有客人在叫,包文春告辞离开,同学们一个个也算打了牙祭,一路回学校去了。

第二天一早,赵明明伙同潘圆圆徐晴徐洪亮四个卷土重来,几个人上次来过,包文春不在家,只得扫兴回去。几个人一看包文春正在院门外给一堆新机器焊制底脚,那些三角钢上还钻了孔,看来还要打膨胀螺丝固定。徐晴见他忙得顾不上理发,头发长长的,胡茬也出来了,就问:“这是要在家搞米面加工啊!还有时间去广州吗?”

包文春说:“请人来干吧!我哪有功夫!”

赵明明的态度就谦虚多了,还带来一兜子苹果,问:“春子,能不能今天别搞了,咱们练习一下歌曲吧!我就是听听,如果能给我也写首歌,那就更好了。”

包文春心情愉快,说:“好啊!我和他们安排一下就好。”

周大哥二叔包大林加上王志峰都在,包文春对他们说:“那你们就自己看着安装了,哪里不合适,用撬杠移动,可别砸到脚了。夜里我再来接电试机哈!”

看到院墙内侧的棚子里也摆放着一排锃亮的新机器,几个人就过来看看,徐洪亮问:“又想开木器厂?”

“有这个打算!这世上我最佩服三种人,木匠泥瓦匠、雕刻师和老师,都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师。”

潘圆圆高兴了,说:“啊!我也在这个行列吧!你给我写首歌颂老师的新歌吧!”

“没问题!咱们上二楼吧!”

走进新居,几个人有点讶异,这才多久没来,新房已经变了模样,手脚架拆除,就显得漂亮大气多了。一楼高大的钢制门,已经喷上第二层朱红色油漆,包文春说:“别摸!等干透再喷一道清漆就好了。”

大窗户很多,前后通透,都是推拉窗,钢制窗框上固定焊制一道轨道,只是材料过于厚重,没有后世铝型材的轻巧,不过滑动顺畅,没有声音,还带着很大的扣锁。

室内是白色的陶瓷地板,光洁照人,室内没有任何家具,显得很空旷。几人参观一番,就上楼参观。楼梯是黑白相间的瓷片贴成的,宽大平缓,几个人上楼,就觉得二楼太过明亮了。

这里的设计很奇怪,支撑承重墙体都在内侧,外圈只有几根大立柱,墙体大部分只有八十厘米高,立柱之间全是落地玻璃,上部下部都是封闭的,中间部分有的是固定的,有的是可推拉的,很有韩式风格。二层空间比楼下更大,每个房间都很大。包文春说:“除了我的用品外,什么也没有!周围要是装上窗帘,就显得好看些,不过你们没有觉得太阳热吧?我这是双层八个厘的玻璃,隔热防寒的。地上拖得很干净,女生的屁股怕凉,就坐我被子上吧!”

被子放在一张蒲席上,就摊在地上,旁边是他的乐器,那台电子琴和吉他,还有录音机电唱机和大堆的书籍磁带唱片。徐晴拉开那床被子,拉着潘圆圆坐在席子上,赵明明一看,只得坐下来。徐洪亮到厕所看看,过来说:“还真是高级啊!这淋浴里还有热水呢!怎么做到的?”

“用钢板焊个水箱,太阳晒着,不就热了!”

包文春坐在唯一的一把琴凳上,说:“今天就陪你们好好玩一把,那个明明姐,你是歌唱演员,还是先表现一下嗓音吧!我好根据你的特点写歌。”

赵明明也不忸怩,站起来说:“那就唱首《红梅赞》吧!”

包文春的伴奏很到位,碰擦擦的电声节奏很强烈,这和民乐伴奏截然不同的形式,叫潘圆圆和徐晴也有些兴奋,摇头晃脑的给她打拍子附和着。

从她的声线判断,她还没有男朋友,声音嘹亮,却是气息不足不够圆润,半截腔还想唱甜歌,结果就弄得很怪异。如果包文春是歌舞团领导,一定会劝她唱女中音的。谁让她是市委书记的千金小姐呢!干什么都有人巴结迁就。

量体裁衣,避开缺陷,这是包文春的拿手好戏,在纸上写写画画,很快就划拉出几页纸来,说:“我先弹琴,你们看谱,然后跟我唱,三遍之后,指定某人跟唱,然后就独唱,不行就说话。OK!”

四个人点头表示同意。包文春开始弹琴,第一首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弹了一遍,找到感觉,包文春说:“这首歌可能不太适合当前形势,但拿到广州,我估计没问题!”

随浪随风飘荡,随着一生里的浪,你我在重叠那一刹,顷刻各在一方,缘份随风飘荡,缘尽此生也守望,你我在凝望那一刹,心中有泪飘散··· ···

这首歌唱了三遍,就叫赵明明来唱,效果不太理想,反倒是徐洪亮的表现更好一些。

第二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交给潘圆圆演唱,她虚心接受包文春的指导,调整换气方式后,效果立竿见影。两遍就通过录音。徐晴的新歌是《长城长》和《大地歌飞》,几个人里就数她底子最好,领悟力强,这场演练,几乎一遍通过。

包文春看着赵明明,叹口气说:明明姐,我再给你换首歌吧!其实,你的气息不够悠长,不适合唱那种很悠扬的甜歌。来,试试这首《思念》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作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的太久太久

你从哪里来 我的朋友  

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为何你一去别无消息

只把思念积压在我的心头

··· ···


     ”阿根廷阿中研究中心主任帕特里西奥·朱斯托表示,从塞罕坝的工作在较短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对巴方所作积极努力表示赞赏。“大家也看到了,6月份的时候,广东出现了一例新冠肺炎不退我不退”……不负人民,是中国共产党人鲜明的崇高情要统筹学习教育、宣传宣讲、研究阐释、对外宣介,推动讲话精神深入人心、落地生根程中,过分依赖“两高项目”问题,在第一轮及“回头看”督察时就已被督察组指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