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到钱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来到钱家 (第1/3页)
    

“这次的收获可是很多啊!”一天音女子道。“是啊!天音派周围的俊男都被我们抓的差不多,这全真教的俊男可真是不少!”另一天音女子侃侃道来,顿了顿又道:“真是多亏了羽音仙。”

铁琳儿满足的笑道:“全真教弟子恪守清规戒律,不仅身体强健,精气充盈,而且相貌也属上乘,皆是我派上等的面首之选。”

浴火风林内,何袅袅道:“黑道九天奇侠南海恶仙海浪何时管他人闲事?”燕离行飞来笑道:“我是逍遥派代理掌门,我已让海浪重新归入我逍遥派,大理一阳指后人与我大哥,不!我师兄...本门私交甚厚,绝音仙女对我派友人下手可是有错在先,我等阻拦亦无不可。”

何袅袅笑道:“我此次并非有意为难一阳指后人,只是他护着连城宝藏,逍遥派如今百废待兴,若我起出宝藏可与贵派平分,贵派可招兵买马,驱逐蒙古、中兴华夏,而我也保证本门可以在天山遥相呼应,助逍遥义军一臂之力。”

郦研道:“说得好听,谁不知道天音派皆是女子,而天音女子皆是小人!而你们掌门就是女子小人中的小人!”“住口。”何袅袅呵道。

郦研又道:“天音派虽弟子上千,但是创派数十年不到,也敢和本门相提并论,真是贻笑大方。”

何袅袅轻笑一声道:“不知黑道九天南海恶仙与白道九天天冰寒雪相比倒底是谁更胜一筹?”郦研哈哈大笑道:“我师弟如今武艺更超南宫万,区区龙阳也配与我师弟同日而语?”“师弟,别太过。”燕离行道。郦研道:“掌门,对付这些人用不着客气。”

何袅袅轻蔑道:“堂堂一派掌门竟受控长老,可笑,可笑,哈哈哈哈!”突然一龙吟的声音发来,龙吟之声震耳欲聋,众人无不产生风云变色、日月无光的错觉,远处一声道:“何人敢来我浴火龙君之地放肆!”何袅袅见郦研一笑,知道那浴火龙君是郦研那边的人,自己自然不敌,于是叫道:“在下冒犯,望前辈莫怪。”话音刚落,便立即使出轻功离开,一些武林人士不愿离去便成为了海浪的剑下亡魂。

燕离行三人来到浴火龙君的修炼洞内道:“走是走了,但是此次梁子怕是结上,逍遥派在天山恐怕又树立一派为敌。”海浪道:“掌门不必多虑,逍遥派弟子何须忌惮未立百年的门派。”

郦研道:“师弟,话虽如此,但是天音派实力能再天山短短十余年崛起,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不知浴火龙君大人以为如何?”远处一平滑的石台而上,一人盘膝而坐,肤白雄姿,英发乌黑,浴火龙君虽然年长郦研但是却没有丝毫白发,如二三十岁的壮年男子。

浴火龙君道:“我神功未成,不宜出山动武。”郦研笑道:“大人倒是拒绝的干脆,光阴教被武乾坤所夺,独孤教主的遗孤走投无路拜杀父之仇的仇人为师,可悲可叹。”

“郦研,不得无礼。”燕离行道:“既然龙君不愿相助,我等也不强人所难。”

百里勤道:“继续说。”郦研道:“如果大人愿意助我逍遥派再立天山,他日逍遥派可助独孤少侠回归光阴教重新执掌圣教。”逍遥派的势力确实值得思量,蒙古攻夏失败,逍遥派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只因后来,逍遥派招到离间,四分五裂导致逍遥派从此没落,若是燕离行能召集散落江湖的逍遥派弟子,那么这股力量对独孤胜夺回光阴圣教的帮助极大,百里勤不得不深思。

百里勤道:“不是我不愿相助离行兄弟,只是我对人有诺在先,不得出此,否者我也不会拒绝。”

燕离行抱拳道:“百里兄不必自扰,我与百里兄虽然只有数面之交,但是百里兄的人品在黑道九天奇侠之中为最,今日又助我等脱困,若是有朝一日我逍遥派东山再起,需要我等相助夺回圣教,我等也必会相助。”此话一出,郦研脸色突然极为难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百里勤一句话,逍遥派必定身先士卒,为独孤胜复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燕离行又道:“立派再起刻不容缓,我等便不多加叨扰,就此告辞。”

三人离开后,郦研摇摇头道:“掌门,你可真是重情重义啊!”海浪道:“掌门虽为黑道九天奇侠之一,但是他的名号却是最末,要不是当初受人蛊惑、意气用事也不会沦为江湖黑道。”

燕离行道:“他既不愿,我们又岂能强求。”郦研叹道:“算了,我们先回蓬莱再从长计议。”

林空雨慕、墨熏、和李邦宁来到天山,林空雨慕叹气,李邦宁问道:“雨慕何故叹气,可是因为天媚之事?”林空雨慕摇头又叹口气道:“天媚之事我自然是不会忘记,还有我那两位女儿,只不过此时还不是我此行目的。”李邦宁笑道:“我想也是,要我同行又来此天山,是要我介绍天山众派的掌门。”李邦宁看看墨熏怀中的林星空和墨熏身后的林星雨道:“为了子女拜师?”林空雨慕道:“我当然会让他们拜师。”

李邦宁有点疑惑道:“你武功卓绝,你亲自调教岂不更好,何必拜入门派,受人管束?”林空雨慕道:“你都知道,我对子女的关爱可以称得上天下慈父,我也很想教他们武功,但是在我眼中,只有我的那位徒儿配传承我的武学!”

李邦宁大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林空雨慕这种好色(爱妻)至极之人对子女之喜欢恐怕天下无人能及,可再见之时竟然对自己的徒儿推崇备至,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自己的子女的才能必定不及自己的徒儿,如此武断的言语在李邦宁看来林空雨慕是断然不会说出。

林空雨慕指着天山南处道:“至于你说我为何来,那天音派你也要去去吧!”

李邦宁此时才知道林空雨慕为何带自己前来,但是他还是不明白此中目的,便问道:“你倒底有何目的。”林空雨慕笑道:“当然是为了江湖苍生,天音派抓入大量男子来当做面首是否太过违背常理?天音派等男子体弱连药物都产生不了作用后还要逼迫他们辛苦劳作,等年老不能劳作便即刻杀之练药,天音女子生女便加以培养,但是却不是待在自己的分部,而是由其他的十二分部轮流照看,男子年满二九也会成为面首。这种种行为你不管管?”

李邦宁道:“少来这一套道貌岸然的说辞,你不就是想将天山众派合而为一吗?刚好我可以帮你。”林空雨慕摇摇头笑道:“没办法,现在的人用死已经很难威胁人,特别是你调教出来的人,天音派最听你的话了,我认为你是应该管管,顺便让她们同意天山并派。”

李邦宁假装道:“就这么简单?”林空雨慕道:“当然不是,最好让她们放下种种,天音女子缺乏夫君父母之爱,我觉得我的徒儿可以对她们关怀备至,若是能一一嫁给我的徒儿那是再好不过。”

李邦宁一听感觉自己答应林空雨慕的要求就是一种错误,可是没办法,谁叫当初前往暗明谷是李邦宁要求林空雨慕去的,林空雨慕虽然没有让结果变成李邦宁预想的那样,但是林空雨慕毕竟是帮了忙,自己也是欠了人情。李邦宁觉得林空雨慕的想法太过荒唐,意思是要天音派的女子全部都成为林空雨慕徒儿的妾,天音派就是林空雨慕徒儿的后宫!

李邦宁知道林空雨慕好色,没想到还想让自己的徒儿的好色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者是林空雨慕徒儿本就好色来这样请求让自己妻妾成群,李邦宁立即调侃起林空雨慕道:“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言下之意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林空雨慕笑了笑道:“答对了,我就是想送徒儿礼物,就算送不了他天山并派,成为不了天山掌门的这个礼物,我也要让他获得天音派,毕竟他刚成为行天子,必定要祝贺一下,我的徒儿可是天下俊秀之才,如果你有空再送他一套身法辅助可好?”李邦宁笑道:“好啊!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可以把心法一字不漏的背给出来给你听!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炼丹服药,内外齐通!”林空雨慕笑道:“打住,别,这些泯灭人性的功法你还是留着祸害他人吧。”

李邦宁听到自己的功法是害人的心里极其难受,虽然武功是杀人技,但是也可以成为止戈之器,武功不分善恶,善恶本在人心。

林空雨慕看出了李邦宁的心情说道:“好好好,我说错话了,你别老板着脸。”李邦宁道:“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徒弟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李邦宁知道林空雨慕极其自负,尤其是对自己的身形容貌,但是每每一谈到自己的那位弟子就变得很是谦虚,这让李邦宁越来越好奇林空雨慕的弟子是何人。

林空雨慕笑道:“很感兴趣?有缘自会相见。”

李邦宁见林空雨慕不说也没有追问,便快步向前。

终南山重阳宫外的龙阳焦头烂额,天元派虽然号称千年大派,但是一直是重文轻武,武只是偏门而已,大多还是注重理学、经学和章句各中学术等等。其次天元派虽然收纳各地域各学派的儒生,但是为了不造成门户之见却没有明确的分门别类的整理派系,而使得门派的弟子们的优劣参差不齐。这次举兵讨伐全真教,天元联军也有所损失,这次结下梁子,难保他人全真众派玄门不会报仇,将来弟子行走江湖可就更加困难,特别是在玄门州县。龙阳深知再兴兵进攻天音派,天山诸派肯定是不愿再次出力,而如今就算是尽天元全力恐怕也难以攻上天音派,何况天音派所在之处外有天音派布下的瘴毒之气和阵法,唯有天音弟子有避开之法,江湖众派鲜有人知,想要安然到达天音派门谈何容易,天音派虽为女子但其武学和摄心旁门皆是不弱。龙阳已入进退两难之境,若是东方恒和南宫秋有什么三长两短,龙阳肯定难辞其咎,必定落下个保护不力之责,就算南宫万不怪罪于他,但是自己又有何面目见南宫万夫妻,百年之后再黄泉也无脸见东方上。

龙阳精神有些恍惚,天元众派不约而同的离开了终南山,龙阳这次可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长征系列火箭总设计师龙乐豪:航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贡桑拉姆。同时,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了高原古城的变化与魅力。在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自我承诺机制,如有异常者应及时就诊排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