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挣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挣扎! (第1/3页)
    

七皇子也知道陈老生气了,这件事当真是自己做的不对,连忙站起上前挽住陈老衣袖道歉:

“陈老,是晚辈的过错,目光不该这般短浅,适才是我不对。”

陈老听到这些话,怒气才消了许多:

“你是君我是臣,我自然不会多计较什么,只是你自己要知道,现在最大的敌人是太子,林痕只要防范就好。”

“是是是,陈老说的在理。”

“只是现在风落夭这颗棋子不能为你所用了,日后她那边你还是少来往为妙。”

“若是这样想来,风落夭在太子心中的分量,确实如同当初林痕说的那般重要,竟不惜派人贴身保护她。”

是林痕的可能直接被陈老排除了,林痕在城里没有势力,没有眼线去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有太子安排了眼线,发现了什么。只是发现一些苗头就派人保护,是太子背后人猜到了,还是风落夭在太子心中的地位过高,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陈老更愿意相信后者,若真是前者,便有些恐怖了。

七皇子对于风落夭还是有些不甘心:

“难道就这样放过她?”

“自然不是,既然风落夭对于太子这般重要,以后自然有用到的时候,只是现在你不能放松警惕了,我们要继续从朝堂上做文章。”

“太子不会犯错,那只有我们立功了,可懂?”

七皇子点点头,以往他们的长处,便是如此。

听雨轩内,风落夭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两处肩上衣物早已滑落,除却小腹上,上身仅剩贴身衣物,房内春色无限。

林痕听到动静,淡淡问了句:

“醒了?”

风落夭听到有人说话,下意识提起被子捂住了上身,之间林痕背对着她,不知在捣鼓什么:

“你,你没有看到什么吧!”

林痕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说没看到那就是狡辩:说看到了只会让她羞红了脸,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一向听力极好的他也打起了哈哈:

“什么?你刚刚问了什么?”

风落夭也知道自己这话问的有些自欺欺人,连忙回应:

“没什么,我只是说肩下的痣挺好看的。”

林痕也有些心虚,一边喝茶消除紧张,说话都有些乱:

“哪里有,我刚刚都没看到。”

这话一出,林痕自知说错了话,也不敢回头多看一眼,风落夭也顿时羞红了脸:

“登徒子,你还说你没看。”

林痕连忙起身解释:

“那也不是我想看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好看了?”

“这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这是能不能看的问题。”

“那你到底是看了还是没看。”

“看了,可是......”

“看了就看了,还可是什么?难道你觉得看了我你还吃亏了?”

“这自然不是,我只是想说......”

“你想说什么?想说我被看了就是应该么?”

林痕险些都要被逼疯了,怎么遇上这件事,怎样都说不清了:

“风姑娘,第一我不是有意看你,是你主动扑上来的......”

“你的意思我和那些风尘女子一样主动献身向你扑了过去?”

“自然不是,当时是药力所致,我相信风姑娘自然不会和那些人一样。今日之事若是有损姑娘名声,某一力承担。”

“承担,你承担的起么?姑娘家的名声你拿什么承担。”

林痕渐渐觉得两人相谈的内容慢慢变味了,这其中有些不讲理的感觉,只是从头至尾都觉得自己理亏,不好一一指出反驳。

“那不然我以死谢罪。”说着便拿起桌案上的剪刀,一把向自己心脏刺去。

风落夭看到这,才突然惊醒,自己只是出出气,只是图一时最快,可不是想要人命,连忙爬下床阻止:“不要不要。”

林痕手中的剪刀刺在衣服上便停了下来:

“这样出气了么?”

风落夭一把夺过剪刀,仍在了一旁:“你是不是傻,我只不过是出出气罢了,犯得着这般作践自己。”

林痕看了一眼,暗自感慨了一句就转过了身子:

“那也请穿好衣服才过来,不用这样急。”

风落夭这才发现,自己原本的衣服早就被扯破了,在走的时候掉在了地上,现在身上只有一件贴身衣物,连忙跑回被窝,将头都蒙了起来。语气中除了娇羞还有急切:

“你快出去,我还要换衣服。”

林痕再一次从窗户出去了,风落夭听到关窗户声,便露出了脑袋,向外面看了看,发现真的走了:

“当真是个木头脑袋,也不知道多看一眼,当真算的上一个谦谦小君子。”

突然窗户被推开,伸进半个身子:“你是在夸我么?”

风落夭有些恼,脸上的红晕也不知是气还是羞,就算听到也不用当场来问吧!说着将身边的枕头砸了出去:

“你给我出去。”

林痕见状连忙将窗户关好,当做无事发生。

不一会儿,两人又坐在桌案前,屋内十分宁静,显得十分尴尬,两人都不愿先打破这份安静。

“那个,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解释什么?我又没中春药有什么好解释的?”

风落夭厉声言辞:

“不许再提春药两个字。”

“是是是,决口不提。还好我今晚没吃多少,不然今晚还不知道出什么状况。”

说着还撇了风落夭一眼,风落夭咳了一声:

“那个你知道今晚的事,是谁弄的么?”

“还能有谁,七皇子呗。”

“为什么他要盯上我?”

“因为他觉得太子喜欢你。”

“为什么他会有这般想法?”

“我告诉他们的。”

“......”“可是太子并不喜欢我啊!”

“我故意这么说的。”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他们迟早会往这里想,不如提前知会他们一声。”

“那今天的事又是为什么?”

“可能七皇子也喜欢你,一定是这样。”

“胡说,我和七皇子一面都没见过,他怎会喜欢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哪里有这样的本事知道他的想法,我又不是仙人会未卜先知的。”

风落夭的种种提问都被林痕巧妙躲了过去,甚至没有任何破绽,可是风落夭总觉得林痕知道什么,一直在隐瞒而已。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自然不是。”

风落夭点点头,突然觉得不对,他说的不是是,而是不是,厉声问道

“你又在骗我。”

“这不算骗,只是隐瞒。”

“少和我兜圈子,这皇城的道路都没你肠子那般弯弯绕绕。你嘴里没一句实话。”

“知道就好,至少现在你已经是安全的了,经此一遭,恐怕对方不会再对你下手了,况且你还平白无故赚了五百两,你这是赚大发了。”

“这么说,那五百两也是你算计好的。”

“我可没有,我只是想让他多出点,谁想到他这么急,一开口就是五百两,这不都便宜你了。”

“哪里便宜我了,我还被你看了个遍,你才是获利最大的那个。”

说到这林痕就沉不住气了,连忙站起反驳道:

“风姑娘,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哪里看了个遍,我就只看到了香肩与两只粉嫩的胳膊,就算是香背我都没见着,倘若我真的看了个遍这个事我也认了,我什么也没看都还要背着这般责任,我当真是好冤啊!”

风落夭也比示弱,她平日里都是软弱示人,可从她知道自己是孤儿起便也没掉过一滴泪,这般刚强之人哪里受得了这般言辞:

“这么说你是觉得看的少了,来来来,我这下将衣物褪去你好好看,免得你觉得自己看的少了冤枉你了。仔细看清楚,莫要多眨眼,等什么时候看够了,我再穿上衣物。”

女孩子家的清白哪里容得这般轻薄,原以为林痕还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现在看来,不过尔尔。说着就要解开腰上的束带,脱给林痕看。

林痕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阻止,自己狡辩惯了,忘了姑娘家的清白不容狡辩。也没想到风落夭这般强硬,当真是一点都退让。连忙抓住对方双手:

“抱歉,我的话重了,还请风姑娘见谅。”

风落夭也觉得自己过激,似乎是想要证明什么,觉得这些做法有些不妥,也服了软:

“我也有些冲动了,我也有不对,你将手松开。”

说着指了指抓着她手的林痕的手。

林痕也觉得有些失态,连忙抽开手:

“失态了,今日的事还真是抱歉。虽说对方没占什么便宜,总归让姑娘置身风险之中,此事还是我的过错。”

风落夭见林痕服软了,自己也应当做出退步:

“我也不怪你,谁知道那七皇子敢做出这样的事呢!只是下次再有这样的事能不能和我商量下,我不想被蒙在鼓里。”

林痕猛然看向风落夭,她这是在向自己服软么,为何这其中的语气十分怪异:

“这个我不能保证,我只能尽量。”

“还有就是今天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看到。否则你就准备陪着我一起死吧!”

说着便往床边走去。

可林痕不觉得什么,只是喃喃自语:

“刚刚不还说看了你全身么,怎么又说什么都没看到。”

这些话声音虽小,可还是被风落夭听到了,走的稳当的她不禁打了个踉跄。


     2035年远景目标: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25%,城乡、共产党人拥有人格力量,才能赢得民心。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中国顶住了!经济全球化逆流来袭,中国稳住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6月18日 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开馆。习近平主席强调“以人民为中心”,指的工作量,发挥绩效评价的激励作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