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首胜 (第1/3页)
    

橡档望伸出手掌运起元力助常空稳定元神,常空挡开她,道:

“留着应付太平神教的人,雷进怎么样了?”

两人来到房中,常空俯身查看了一会,原来雷进就是那天那个去客栈找自己的人。只见雷进牙齿指甲腿脚都被打坏了,整个人已不成人形,但元神还好。

雷进在床上欠身向常空道谢。

雷进道:

“安顺王不相信教主有假,只知遵守他的圣旨,不日又要北上攻击黄川,现在太平神教势如破竹,已连破十二城。苍州清州青州牙江都在控制之下,已不可能罢兵了。”

橡档望道:

“我也不管他们了,只是这假教主冒充我父亲可能不仅是想当个皇帝,那黑衣使者看起来还是假教主的上司。不知这些是什么人,竟然冒名顶替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发令举事,这其中一定有天大的阴谋,而且绝不是一般人所为。”

橡档望又把常空刚才的遇险说一遍,道:

“你可知教中有这样的东西?”

雷进皱眉思索,道:

“教中也有不止一个冥鬼,从人间此处的冥界来的。常朋友,它的法力怎样?”

“高于你和刘君。”

刘君两人都吃了一惊,雷进道:

“那不可能是教中的,教中几个冥鬼的来历法力我都清楚。法力和我都相差不少,除非教主又用了新的,不然不可能是教中的。”

常空道:

“那也可能只是我惹的那些人。”

也不隐瞒,就把青莲派和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橡档望和雷进都道:

“我们也听到了一些江湖传言,你们遇到的这些人绝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罗汉会并不出名,只是几个流窜的僧人结伙犯案而已,背后的这些人才是主使者。不知是否和伽蓝紫衣教有关。”

常空疑惑地道:

“为什么这么说?”

橡档望道:

“紫衣教在中土大力传教,中土佛教当然和他们是对手关系,彼此要争夺教众,有可能为了败坏中土佛教的名声而故意唆使这些和尚犯案,继而取代他们。”

雷进道:

“这不太可能,据我这几个月的消息,紫衣教有些僧人也在到处抢劫杀人。紫衣教也在查访这些事,以为是有人栽脏。其中也有遇到一个会驾电光的高手和一个长着白毛像狐狸一样的东西,极可能和常大侠遇见的那两位是同一个人。”

常空道:

“如此看,这些人是专跟和尚干勾当,目的是什么呢?”

雷进道:

“紫衣教势力庞大,这些人连紫衣教都敢惹,你们一定要小心。”

“只怕已经迟了。”常空苦笑道:

“已经惹火他们了,今晚那个冥界东西差点要了我的命。”

橡档望道:

“那个救你的青衣人你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知他为什么好心救我。”

心中很不放心丁秋云她们,便抱拳急急告辞。

回到小院,丁秋云等人都在睡觉,空闻在守夜,不由心中长舒一口气。

第二日一早和丁秋云说了昨晚的事,并向她道歉:

“事情紧急,不能不帮他们,以后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离开你们。”

丁秋云道:

“没事,只是你也小心别再惹事了。那个冥鬼刀剑杀不死?不是太平教的人?”

“应该不是,更可能是罗汉会那些人。”

“这事越来越凶险了。”丁秋云皱眉道:

“而且看来就是冲你来了,亏那青衣人好心救了你。”

常空面无表情地看着丁秋云,道:

“我不觉得他是好心。”

丁秋云惊愕地道:

“他救了你,不是出于好心是什么?”

“不知道,我心里感到不安,并不觉得他是出于好心。”

丁秋云皱眉看着常空,道:

“你不习惯别人对你好罢?是不相信别人有这样的好心?”

天亮后,空闻等人商议了,大家分头去找仙城山的人。

常空和丁秋云两人从东门出去。走村窜户,一边装着看风景,一边打听。日头西斜,一无所获。来到一个庄院,单独立在山脚下,和其他人家并不相连,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这就是地主吧?”常空道。

“不是一般的地主,这种人家是个财主。”

常空看了看:

“静悄悄的。”

“走吧,在人家门前看来看去很无礼。”

常空耸耸鼻子,又侧耳听了听,突然道:

“不太对劲,这家好像没人?有血腥气。”

脚尖一点,跳上墙,丁秋云也好奇地跳上墙,一见大吃一惊,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人,地上一滩滩的血。

两人轻轻下地,四处查看,四具尸体,两个男子,一老人一中年,一个年轻妇人,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只见或胸口,或脖子,都被砍开,死于非命。

“这两个是丫环下人打扮,这个应是男主人,这个老人是管家。”丁秋云道。

两人进内,又找到几具尸体,其中还有两个孩子。

“是谁这么狠,杀人一家?”丁秋云道:“山贼?土匪?”

“杀他们的人身手不错,都是一刀毙命,胸口,脖子,是弯刀。”

“弯刀?弯曲的刀?”

常空皱皱眉:

“就是弯刀。胸口这一刀,是斜着砍的,这位置不好掌握,但这人砍得挺准,正好从胁骨之间砍进去,正好砍到人心,胁骨是斜的并且有些弯,这人的刀顺着弯砍,伤口也是弯的,这人在卖弄自己的刀法,是个高手。但这伤口旁边有一些小伤口,形似做衣裳时裁缝用手撕的布,有毛边,这是弯刀刮的。他用的是弯刀,比一般人用的刀都弯。”

丁秋云道:“弯刀,但是刀不都是有些弯?”

“这人的刀很弯。”

“比一般人的刀都弯?那除非是伽蓝人,难道是伽蓝人做的?”

“凶手有两个人,这一具用的是剑。”常空道。

两人正在查看,常空轻声道:“有人来了!”两人迅速躲进房内。

两个人从墙上跳下来:

“你看清那两个人没有?两个都蒙着面?”

“当然是,谁会把脸露着来杀人?”

常空出来道:

“好啊,原来是你们俩杀的!随我去见官。”

“什么人?”那两人吓了一跳,刷刷的拔出剑来,

看清了常空两人,一人喝道:

“你们俩为何躲在这?莫非昨晚的杀手就是你们俩?”

“住嘴,不会是他们。常空,好久不见,怎么,你们怎么在这?”原来是齐云山的夏铁釜。

常空两人把事情说了下。

夏铁釜喜道:

“静空静玄两人平安了?真是太好了,我给我老子气死了!我想去青莲山找你们的,可我老子把我关了三个多月,逃不出来。”

又给常空两人介绍:

“这个是我师弟,陆飞羽。”

几人见过,常空道:

“刚才听你们说,这位飞羽见过凶手?”

陆飞羽道:

“是蒙着脸,看不清,又是晚上。两个人脚步很快,我跟不上。”

“你们俩快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常空道。

两人又看了一会,看不出来头绪。

“我们去外面说,”

几人离开,陆飞羽道:

“我昨晚来找这家的孙子玩,我和他是朋友,不过不太熟,他不会武功,谁知远远的就看到两个人越墙而出,一身黑衣,我就知不妙,心想八成是江洋大盗,因为孙家很有钱,这些大盗个个想打他家的主意。我想跟上去,又担心孙家人有事,谁知一进去,一地的死尸,孙家一家老小都让人杀了!我不敢动什么东西,就来找师兄了,谁知昨晚山里又有事,现在才赶来。”

“他家的金银都放在哪?有没有少?”

“这我就不清楚了,方才我们没找到金银,首饰什么的也没有,想是被他们拿走了,来人家里杀人,不就是为了金银财宝?还会留下金银吗?”

丁秋云道:

“那两人带的什么兵器?”

“好像是刀,嗯,很弯的刀。”

“果然是弯刀,两个都是?”

“都是吧?我没注意呀,没想那么多。”

“孙家应该还丢了一件宝物。”

“什么宝物?”常空道。

“就是最近传得到处都是的血玉佛,是个圣物。佛界你们听说过没有?这玉佛传说就是佛界的东西,信佛的人人想得到它。因为据说得到玉佛,就能成佛成圣,往生极乐,再也不用苦苦修行。其中还记有佛界的上乘武功,江湖武林人当然也是趋之若鹜。

孙家老头信佛,所以前几日不知从哪得到这尊宝贝。他家夹墙想必你们刚才也看了,里面原应有一尊玉佛的,孙老头把个玉佛当宝贝,血红血红的,十分稀罕。说不定这两人就是冲着这个宝贝来的。”

看看天不早了,夏铁釜几人回到客栈。

不一会,宗明等人都回来了。

静空静玄见到夏铁釜都很高兴,几人一齐去院中说话。

屋内空闻道:

“没有什么线索。”

宁凤娇也道:

“唐岚清言前一段时间确实见到他们,但又一夜之间不知去向。”

宗明道:

“史镖头言赤阳等人是来过,但不知何故又急急离开了。”

众人都是一筹莫展。

静慧道:

“莫不是罗汉会的人知道他们来,把他们都……”

空明喝道:

“乌鸦嘴!仙城山来的必都是好手,岂是那些人这么容易对付的?那还是仙城山吗?”

宗明道:

“确实有人在抢血玉佛,安顺镖局的镖像是和尚劫的,他们中有一人被扯脱了头巾,是个和尚,连那两个死的都是和尚。只是也难保不是他人冒充僧人干的,他们的头上都没有戒疤,头发也是刚剃的,只是穿着僧袍。

那些人也确实是在找玉佛,那伙人把镖头绑起来,逼问他们玉佛的下落。史镖头命不刻绝,被一个大侠救了。不过那玉佛,连史镖头也不知,他们就没保什么‘玉佛’的镖。”

“大侠?”

常空道:

“那几个和尚为什么穿僧袍?”

宁凤娇道:

“和尚当然穿僧袍了。”

话一出口,转而道:

“对呀,这些和尚作案为什么穿僧袍?明知最近官府严查过往僧侣,穿便衣不是作案不引人注目不更好?怎么这些人像生怕不知人不知道他们是和尚一样?”

空明道:

“那就是故意让人知道是和尚干的,这些人未必真的是和尚,和那些江洋大盗的案子一样,难道真的有人在陷害和尚?”

道远道:

“还用说,就是有人在坑和尚。”

常空又问宗明道:

“那个救人的朋友是什么来历他们知道吗?”

宗明道:

“不知,一身青衣,脸上带着木头面具。史镖头言此人武功极高。史万石武功与我相当,据他估计那位朋友的武艺可和当今的仙城大侠接近。”

丁秋云道:

“仙城三侠和常空武艺相比如何?”

宗明道:

“常大侠武功已然惊人,但比仙城三侠还是稍有差距。”


     “刚开始核酸检测比较乱,现在已经是第四阿塔宗教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负责人同行。但就在双方签离婚协议时,女当事人突然跪下恳求区,并发布航空器识别规则公告和识别区示意图。第一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到来之际,迎着初升的朝申报相关新药纳入2021年医保目录的计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