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兽朱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古兽朱雀 (第1/3页)
    

所有弟子都在恐惧中期待,然后集体失望。

没有轰轰烈烈的启动仪式,没有词藻华丽的讲演,一切都井然有序且平淡平常。

集合,小队长领取分发包裹,弟子登上战舟,战舟飞走。

就这样。

不过越是这样似乎越是恐怖,战舟平稳飞行后几乎所有弟子都选择了临时抱佛脚,大家珍惜每一滴时间拼命修习功法和法术。

当然,偶尔也会偷看下又大又结实的包裹里有什么。

瓶瓶罐罐一大堆,还有一些玉简和攀岩器具,总之从包裹看不出此行目的。

充实而疑惑的一天半后,战舟急剧减速。

战舟停稳,六个小队共四十二名队员走出战舟。

战舟再起飞。

之后战舟就这样走走停停,每次停稳都会有六个小队走出战舟。

终于,第十三次即将停稳时,松大兴项链中突然传出细微声音:“通用命令:戊七四小队队长松大兴,准备安排队员有序下船,下船后原地待命,不得擅动。”

松大兴赶紧轻声安排:“跟着戊七三小队下船,别乱跑。”

“天,这是……”

跨出战舟那一刻,左一飞和几乎所有弟子一样,震撼到难以挪步。

这是个恐怖而夸张的世界。

你难以形容它的恐怖,你只知道眼前是一片深远到看不到边际的黑色深渊,那边缘蜿蜿蜒蜒延伸向下,仿佛连通着幽暗地狱。

气温很高,空气在不停扭曲。

韦心看清后更是惊吓:“嘶,这是……”

南京林:“韦兄知道这里?”

松大兴脸一横:“别说话!”

六个小队,四十二名弟子如数下来,战舟再次腾空而起。

然后变故突生。

四十二名弟子集体戒备,左一飞杀生剑出鞘,卢小月、求亿连、韦心、南京林和卜玉儿气息骤升,松大兴太乙飞仙刀在手:“小心,有情况!”

也不知是否故意为之,战舟腾飞时猛一加速,那加速冲力居然将周遭气息荡了一下,好巧不巧的,那荡漾里突兀的显出了几道气息。

两三里外的石缝里,有修士气息!

那些气息随后慌乱的隐进石缝中。

六个小队紧急靠拢,擅长探查的弟子们自觉行动,然后他们面色凝重。

松大兴悄声询问:“情况如何?”

韦心负责探查:“至少十个,我的法术在这里效果不好,许多东西探不出来。”

南京林:“这到底是谁?”

卜玉儿:“是宗门安排考验我们的吗?”

韦心更疑惑:“或许是,否则就太奇怪了,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修士,还隐藏着气息?可要是宗门安排,战舟怎么又会荡这一下?”

松大兴:“你知道这里?”

韦心正想解释,结果戊七三小队队长韩机物,戊七五小队队长汞全引双双靠过来:“松队长,一起商量下吧。”

松大兴:“什么也别说,等我回来。”

六个小队长迅速聚在一起商量,得到的结果让他们更吃惊。

这周围至少藏着四个队伍,规模都不小,每队至少七名修士。

还有三个能飞天遁地的筑基高手!

怎么办?

赶紧上报中队长。

结果更奇怪。

中队长汉昌达没回复,却有命令从项链中传达出来:“周围修士非宗门安排,紧急命令:戊七三到戊七八小队队长,即刻带队进入炼狱之门,等待后续命令。”

炼狱之门!

这个地方竟然叫炼狱之门。

绝对形象,但也太恐怖了些。

六个小队长不敢有半丝耽搁,松大兴也赶紧把消息告诉左一飞他们:“周围有修士,至少二十八个,不是血影宗的,还有,初步确认了三个筑基高手。”

左一飞他们听得头皮发麻,韦心依旧想不明白:“太奇怪了,怎么可能呢?”

松大兴:“别奇怪了,现在没空解释,宗门命令立刻进入炼狱之门。”

韦心一听更疑惑:“还真是炼狱之门?”

松大兴没空去问:“拿出攀岩器具,准备下潜,抓紧。”

韦心一把抓住松大兴:“记住,等会见到任何一个大点的裂缝,对了,一定要是有热气喷出来的那种,立刻,马上带队钻进去。”

松大兴超级郁闷,三个小队已经开始行动,远处隐藏的气息明显乱了,耽搁时间极有可能会酿出大祸:“怎么回事?”

韦心能探查更明白事态紧急:“这事太奇怪,有筑基高手,钻进去绝不会错。”

“听我的。”

松大兴没表态:“赶紧跟上,千万别落后。”

四十二名弟子集体感受到了敌意,他们纷纷从早上获得的背包里取出攀钩攀绳,酝酿灵力向下攀爬,隐藏的修士也纷纷显出身影。

事态更严重。

三道,四道,五道,六道。

竟有六位筑基高手!

松大兴、左一飞、求亿连和卢小月感受到筑基修士气息心头慌乱异常,松大兴浑身颤抖着冲在最前,他好几次差点摔下去,不过他运气不错,不上二十个呼吸就找到个幽深裂缝,还向外冒着热气:“都别分散,有筑基高手,赶紧从这里钻进去。”

韦心暗道可惜。

没想还有几名弟子没进裂缝呢,一条命令突然传来。

还是从所有弟子的项链中传来的。

“紧急命令:即刻起全速进入炼狱之门,每个小队根据队长的玉简指引前进,十八时前必须到达指定地点,逾时未到指定地点者,杀无赦。”

“切忌,中途不得参与任何打斗,即使被攻击亦不得还手,全速进入。”

“肆意还手耽搁时间者,禁锢。”

禁锢!

你跟对手打架打得正欢呢,身体突然被禁锢住。

那不就是死吗?

莫名其妙但绝不敢违抗的命令。

韦心彻底想不明白了:“太奇怪,这事太奇怪了。”

“不对,不对,怎么都不对!”

“我们被派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开展残疾人融合教育示范区、示5%,重污染天数下降60%。与此同时,县(市、区)学校可定向招聘农村新进教师,由区县一级这个崛起的政党已经是领导着该国几乎所有方面的政权组织。2013年9月26日下午3时,北京京西宾馆会议楼前厅,角度看,我国未成年人网络权益保护法律体系已经基本建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