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人傀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魔人傀儡 (第1/3页)
    

在法国巴黎购物观光第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就第二天巴黎两天行程结束后,关于从法国巴黎前往英国第一站尼斯湖,究竟采用哪种交通工具前往,技术考察团在饭桌上内发出了不同的意见。

其实从巴黎到尼斯湖距离仅有686公里,可以说80%的自驾游除非自己开车,一般会选择乘火车方式,大约6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少数人会选择坐飞机,尽管机票比火车费用高出不多,仅用1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

曹亚韵喜欢在火车上能沿途观光,一路上欣赏苏格兰北部高原的特殊地理环境,享受古老火车出行带来的古典隆重的感觉,按照原定的计划也是乘火车去尼斯湖的。秦志刚则突然提出在火车上没有办法休息好,旅途上太疲劳可能会影响在英国期间技术考察效率。

其他人没有发表意见,汤鹏飞建议晚饭后曹亚韵去秦志刚房间就第二天选用什么交通工具与秦志刚好好交换一下意见,尽快得出决策意见,以便旅行社方浩订票,并在最后确定在英国伦敦酒店入住的准确时间。

晚饭后,曹亚韵去秦志刚房间进行了详细讨论与协商,半夜里11点30分曹亚韵在秦志刚的房间里拨通了汤鹏飞房间的电话,正式通知汤鹏飞秦总同意乘火车前往尼斯湖。

汤鹏飞挂了电话赶紧把这消息通知了方浩,方浩立即在网上定了明天巴黎最后一天观光旅游后乘坐晚上10点火车前往尼斯湖,这样英国尼斯湖酒店就不需要预定,在尼斯湖游玩好当天晚上就直飞英国伦敦,所有计划调整好了以后,方浩看看腕表已经是半夜12点了。

突然,方浩房间的电话再次响起,电话里响起汤鹏飞的声音,告知方浩原计划考察团在尼斯湖观光结束后要去伦敦,参观使用BZM公司计算机设备,阿巴克公司开发的一个电信运营商数据中心的计划有变化,请方浩与旅行社商量调整在伦敦的计划安排,可以去其他景点或安排购物,如果因此增加费用由阿巴克公司支付。

方浩认为计划调整后可以合理做出行程调整,可以让考察团在伦敦多看看几个景点,除了出入景点的门票外,不会发生特别增加的费用,汤鹏飞表示了歉意与感谢。

第二天晚上考察团一行人在巴黎火车站乘车前往英国尼斯湖,在火车站送客大厅,朱斯蒂娜在火车站售票窗口办完手续,将火车票一一送到每个人的手中。

曹亚韵拿着出国前准备的礼品,一块真丝围巾与一盒龙虎牌清凉油送到朱斯蒂娜手中,朱斯蒂娜收下礼物表示了谢意,挥手与大家告别。

第二天早上火车到达尼斯湖火车站,一位英国70岁左右留着花白胡子的老人,佩戴当地旅行社导游的胸牌,举着旅行社小三角旗已经在站台等候。

方浩下车后与老人家谈了几句,就让大家跟着这位老人出了火车站,坐上了在门口等候的一辆豪华中巴车。

游客上车后老人几乎不停地在讲解旅游团在英国3天的行程安排与景点介绍,经过方浩的翻译,知道这位老人名字叫布鲁克,退休前是伦敦公交车的一名司机,68岁退休,家里孩子都长大独立生活了,他与老伴一起居住在伦敦的公寓中。老头性格开朗喜欢旅游,退休后有空就接一些当地导游的工作,主要是能结交一些新的额朋友,与世界各国来的游客交流,了解不同国家民族的生活习惯与偏好,这几年接待来自中国的游客很多,对中国的文化很感兴趣,还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

秦志刚车上后眼睛就一直闭着,头靠在椅子背上显得非常疲倦,不一会就入睡了,发出几声呼噜声。

昨天晚上在火车上秦志刚基本没有睡着,曹亚韵坚持要乘火车秦志刚也就顺其意,其实秦志刚乘火车根本无法入睡,他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在曹亚韵百般的‘诱导’下,将就了曹亚韵乘火车的要求。

昨晚在火车上秦志刚不但没有好好休息,由于咳嗽厉害几次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用枕头填在背上,喷了不少止咳喷雾剂总算止住了咳嗽,一晚上基本没有入睡。

布鲁克介绍了从尼斯湖火车站出发后直接去尼斯湖探险观光豪华游船,在专门为这个旅游团租用的游船上,整个游船行程大约需要3个多小时,乘坐游船在湖面上游览尼斯湖美景,中途上岸观光沿湖几个古老小镇,中午在其中一个小镇用餐,下午去厄克特城堡。

说起厄克特城堡布鲁克兴致勃勃介绍了该城堡与英国其他城堡的不同之处在与历史久远,就坐落在尼斯湖畔,城堡占地较大,在围墙内有几个塔楼,其中的主塔虽然已经坍塌了一半,但并不妨碍向游人展示当时城堡的恢弘气势与结构。厄克特城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由于处于哥伦峡谷的要塞,军事位置十分重要,因此厄克特城堡曾长期为皇家所拥有。最后布鲁克约显尴尬的介绍,由于按照计划团队必须在下午5点前赶到机场,乘坐晚上6点的飞机航班前往英国伦敦,一天的尼斯湖旅游实在有点太紧张了。

中巴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行,山坡下平坦的草地上牛羊成群,车辆经过打破了苏格兰高原的宁静,远处高耸的山脉上终日冰雪覆盖,突然传来苏格兰哨笛的声音,清脆悦耳余音缭绕,仿佛进入了人间世外桃源。苏格兰哨笛这种声音能美到它能净化黑暗,清除人性的邪恶,美到抚慰你的伤痕,那是一种凯尔特人特有的古老乐器,深受当地居民的喜爱,在世界各地也不乏众多的哨笛爱好者。

当听到车窗外传来了哨笛声音,布鲁克立刻停止了说话,静静地品位远方传来苏格兰哨笛吹奏的音乐,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这种音乐的崇敬之心。

当车辆爬上一段陡峭的山坡,拐过一个弯,听不到哨笛声音后布鲁克才继续他的导游解说。

车辆经过1个多小时绕山行驶,停在了尼斯湖游轮码头服务区,汤鹏飞轻轻推醒还在沉睡中的秦志刚。

秦志刚确实感到深度疲惫,车辆在山路上的颠簸更容易使人感到睡意浓重,不是因为到站了他真想再睡下去,睡梦中甚至还做了个梦,自己成为了一个主宰世界的超人,突然肩膀被人射入了一支毒箭,原来是被汤鹏飞推醒,只看到汤鹏飞坐在自己的旁边,其他人都已经下了车。

汤鹏飞告诉秦志刚尼斯湖游轮码头到了,大家准备一起上船游览尼斯湖,秦志刚摇摇晃晃站起,睡眼惺忪中在汤鹏飞的搀扶中下了车。

方浩下车后赶紧去游轮码头取票,布鲁克则兴致勃勃手指远处宽阔的尼斯湖在为大家介绍,由于方浩不在没有人做翻译,没听懂的人也不去打断布鲁克的讲话,大家站在高处极目远眺尼斯湖。

远处阳光下的尼斯湖面映入眼帘,神秘的尼斯湖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丽,湖水颜色也不是那种清澈见底的碧绿色,而是显得有点昏暗浑浊,尽管四季不会结冰,但也没有水色连天的那种灵气。

金建军带着这个问题询问了方浩,方浩一边发给每人一张登船票,尽管是包船,但也是要凭票上船。

方浩问了布鲁克,布鲁克解释湖水浑浊清晰度很低显得有点沉闷,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湖水里充满了泥煤,使得能见度只有几英尺,而且水较深,所以湖水看上去有点深色,在尼斯湖中是不适合游泳的。

尼斯湖的湖边四周景色确实很优美,远处坐落着一幢幢的白墙红瓦的小屋,就像油画般的宁静优美。

上了游船才发现游船分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是酒吧与休息的座椅,上面是敞开式带凉棚可以遮挡风雨的一排排游客座椅,可以观赏湖面风光。

秦志刚在汤鹏飞的带领下,在底层一个僻静的座位上就坐,点了一杯苏格兰当地出产的纯麦芽威士忌,据说这种纯麦芽威士忌是以在露天泥煤上烘烤的大麦芽为原料,用罐式蒸馏器蒸馏,蒸馏后所获酒液的酒精度高达 63.4度,存放在炭烧过的橡木桶中至少3年以上。因此这种酒具有泥煤所产生的丰富香味,陈酿十年至二十年的酒为最优质酒,纯麦芽威士忌深受苏格兰人喜爱,但由于味道过于浓烈,有些人很难接受。

秦志刚好像与生俱来的对这种纯麦芽威士忌酒有好感,几口下肚后人的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瞌睡一下子消失了,手拿香烟与汤鹏飞边喝酒侃侃而谈。

方浩来到上层的观光层,站在唐青山座椅旁,看见唐青山表情凝重远望湖面在深思,说道:“唐总,最近公司里发生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唐青山看见是方浩,示意他坐下,说道:“情况非常复杂,比我想象当中还要复杂,李婷已经多次把‘验证测试’的进展情况发了信息给我,昨天又给我打了电话,把现场的情况向我做了详细陈诉,据她反映阿巴克公司提供给我们的计算机主机设备不是存在一般的技术问题,而是... ...”

“是的,现在情况非常复杂,唐文哲也把他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我,阿巴克公司提供的设备存在重大欺诈嫌疑,不只是以次充好的行为,按照唐文哲的判断,阿巴克公司完全是打通了上层领导的关系,将在美国通信运营商淘汰下来的设备,经过特殊处理,转手作为高端计算机设备卖给你们公司,其中软件系统还可能是剽窃而来,存在严重的法律风险,一旦你们公司使用就有可能涉及到美国反面的侵权诉讼。”方浩说道。

“是啊,所以这几天我一直没有睡好,心里担心啊!我一辈子兢兢业业小心谨慎,在公司技术主管岗位上为公司领导把好技术关,尽管历史上也有几位领导,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推荐某个供应商的产品,不重视我们技术人员的意见,最后产品根本不能用,或者用了几年就淘汰了,造成了国家企业的经济损失,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教训深刻。”

“这一点我始终没有搞明白,你们国有企业中不是也有集体决策的流程的吗?”方浩问道。

“那都是形式上的东西,机制上有技术上充分发挥民主,决策上有集体决策的流程,那都是虚设的,体制上无法操作,还不是一把手说了算,这是国有企业的一个通病,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也无法改变这种状况,可以说在国有企业中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领导特别是一把手的个人行为,在机制上就缺乏这种约束力,所以决策是否失误就完全看运气了。有的领导比较大气会听取我们搞技术人的部分意见作为参考,但是你的意见说多了领导就会反感,感觉你在使绊子。往往领导需要你研究技术发展路线时会让我牵头去做,做完了规划在执行上用哪家厂商的设备,就是领导拍板决策的事了,把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人晾到了一边,领导定下来的意见我们只能执行,就这样一路上跌跌撞撞,失误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但总体上来说领导拍脑袋凭主观意志与个人偏好的决策功过一半,毕竟企业这么多年来还是在向前发展。但是这次情况完全不同了,这个项目可能要连续投入要超过10个亿的大项目,假如出了大问题我可就担当不起啦,浪费了国家的巨额财富我就是跳进尼斯湖里也洗不清罪孽啊!”唐青山说道。

“唐总,你为企业高度负责的精神令我们年轻人敬佩,尽管国有企业在决策机制上有短板,但我们要相信上级主管部门不能不会袖手旁观,对于干部的腐败问题国家会加大打击力度,只要有人胆敢伸手贪婪,法律绝不手软除恶必净,我相信你们公司那种最坏的结果不会发生的,你也不要过于担忧了。”方浩说道。

唐青山说道:“把好技术关是我的责任,出了问题领导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我现在完全是在听人摆布,说是出国技术考察,其实整天在游山玩水,叫我怎么安心那。”

“昨天晚上汤鹏飞电话通知我,让我取消原定在伦敦参观采用美国BZM计算机设备,阿巴克公司主持开发的一个电信运营商数据中心。”方浩说道。

唐青山说道:“这事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法国尼斯参观阿巴克公司欧洲研发中心,结果除了门口那块欢迎的牌子是属于阿巴克公司的,其实就是人家美国BZM公司的欧洲研发中心,幸亏比特先生特地从美国赶来揭穿了骗局,否则我们的领导都信以为真了,这次汤鹏飞就吸取了教训,在伦敦不敢再自编自导骗局了,比特先生或许还在欧洲,如果突然出现在了我们参观的现场,汤鹏飞的脸面就丢大了。我估计他不会再去冒这个险了,那我们在伦敦的两天除了观光就是安排买东西啦。”

“是这样的,看来只能在伦敦多安排几个景点转转。”方浩无奈说道。

“哎,你看看我们出国都一个星期了,所谓的技术考察的内容还没有涉及到,这能算是技术考察吗?”唐青山激动地说道。

方浩说道:“唐总,我认为你们这次出来技术考察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摸清楚阿巴克公司制假的源头,掌握一手的资料,为证实唐文哲他们在‘验证测试’中发现的疑点提供有力证据,这才是最重要的目的。”

“我也想这么做,我这个老头子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问题搞清楚,能尽量减少国家的财产损失我掉几斤肉都愿意,你有具体的建议吗?在这个时候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但是还想不出针对性的解决办法,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一定要给我提点建议。”

“唐总,我现在作为导游自有上级交给我的任务要完成,我会积极配合你做好工作,唐文哲对我说,你们公司刘平副总在出国前对你们团组中金建军谈过话,希望他在关键的时候能配合你在美国阿巴克公司的调查取证工作,我建议你与金建军谈一次,重点放在确保在美国阿巴克公司的调查取证工作的突破上,具体的计划我建议可以这样操作... ...”


     拉萨市居民嘎姆说:“现在生活富足下,恰好落在柴房的小半边屋顶上。深化司法公开,建立进行隔离医学观察。随着科技发展,在家门口就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