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傀儡大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傀儡大师! (第1/3页)
    

军营之中,连个像样的凳子都没有,这宴席也就是生一堆篝火,烤上一些肉食。另外用随军携带的简易灶台,将馒头给蒸上。

恶狗将蒸好的馒头拿起,从中间一切为二,再切出一块烤的滋滋冒油的羊肉,用在热水中浸过青菜一夹,就算是一道美食了。

“龚大人,尝尝,我忠勇军特制的美食。”这个算是借鉴了后世记忆中的肉夹馍亦或是三明治的吃法,如今在军中很受士兵的喜爱。

龚七夏接过,咬了一口,唇齿留香,肉的浓香,夹杂着青菜的味道,又混合了馒头的香甜,其中滋味,让他爱不释手。

“侯爷,这个好吃,回头我准备在城里,开个铺子,就卖这个,指定挣钱。”龚七夏以前在江宁,就算想置点产业,那也没本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等过段时间,还完了欠债,还有结余。这肯定不能换成银子藏起来,那得弄点产业,这样才能源源不断嘛。

“想法不错,开铺子挣钱,不丢人。”孙宇也接过一个,他名声反正就这样了,亲自下场经商捞钱,不存在吃相的问题了,已经难看到底了。

“侯爷,此番我等一共动员迁民四万余口,这会不会有些多了?”龚七夏原本就是来露脸,混个面熟的,只能将话题往灾民上面引。

“还成,我是能够接收得下,但是加上原先的灾民,这其中的田地,数量极大。你等还是应该斟酌一番,不可全部吃下,总得留些在公账上。”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十几万灾民被自己迁走,等洪水退去,这些田地必然是无主之物,若是账上一点都没体现,这就是找死。

“大人放心,此间大部分,都会归官府所有。”龚七夏也不傻,田地大部分先收归官府,他们拿一小部分,先变现。然后再用这些现银,去低价购买刺史府手中的田地。如此一来二去,就能全部倒腾出来,还面上看不出问题来。

“哦,对了,大虬,去把我背囊中的盒子拿过来。”孙宇突然想起来,李煜还赐了一方砚台给龚七夏,差点给忘记了。

“龚大人,此物乃是陛下所赐,可要好好爱护。”孙宇指指张大虬手上捧着的盒子说道。

“这、这,谢过侯爷。”龚七夏欣喜若狂,他在江宁混了这么多年,连个屁都没闻到。现在倒好,连御赐的宝物都在手上捧着了,眼前这位镇海侯,在国主心中地位,比自己想的,恐怕还要高出三分。

“本官向来言出必践,这是你该得的。”孙宇摆摆手,将手中馒头吃完,拿起碗喝了一口茶。

“恶狗,再来个烤馒头,换换口味。”孙宇觉得,这烤馒头也不错,总吃蒸的也有腻味的时候,就想着法子换口味。

“这馒头也能烤着吃?”龚七夏一脸懵逼,头一次听说啊。

“怎么不行?不要太过局限自己的想法,想怎么吃都行。也就是没条件,不然还可以吃油炸的。”孙宇拍拍手,人的思想,总是充满了禁锢,只有打破禁锢,才能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侯爷当真学究天人,下官佩服!”龚七夏觉得,孙宇能走到这一步,不是没有道理,起码人家敢想。

片刻之后,龚七夏拿着两片烤的蹦脆的馒头片,夹着肉片,吃得更香。

红日渐渐西垂,龚七夏也该回城了,孙宇亲自送到军营门口。此番的交易,基本到此结束,明天一早,全部开拔南下。

龚七夏在转身的一刹那,突然觉得自己有可能会错失过一个机会,一步登天的机会。

“侯爷,下官没什么大用,但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只要言语一声,断不推辞。”龚七夏一狠心,直接调头对孙宇说道。毕竟也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龚七夏当然知道这么做不妥,交浅言深,极易犯忌讳。

“还真有一事,我剑州商行,欲在池州开分行,今后还请龚大人照看一二。”孙宇当然知道龚七夏话语中的意思,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这池州地处南唐腹地,若是能够收入自己麾下,百利无一害。但是目前自己实力尚弱,贸贸然表现出太大的野心,恐怕不是好事。若是让其照拂剑州商行,算是一举两得,可以试探此人心性,而且传出去,也不过是吃相难看些,无伤大雅。

“侯爷放心,包在下官身上。”原本不过抱着一丝侥幸的龚七夏,闻言立马表态。他作为一州刺史,照顾一个商行,不是手到擒来。

龚七夏吃的有点多了,一路慢悠悠朝城内而去,等到衙门的时候,天都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禀报刺史大人,城内三位大粮商,正在衙门里候着。”龚七夏刚进大门,就有小吏来禀报。若是平时,这会衙门前院早就没人了,如今都在点着油灯赶工。

“他们来干什么?”龚七夏满不在乎问道,这会可不是之前了,自己无需低声下气。

“小的不知。”

“带他们过来吧,上茶!”龚七夏虽然对他们不满,却也不好过分得罪,毕竟后面都有靠山,没必要。

“在下见过刺史大人!”片刻之后,三位一身上好绸缎的富商,挺着大肚子走进来,跟一身棉布衣服的龚七夏,形成鲜明对比。

“坐吧,三位可是贵客,怎么今日有暇来衙门?”龚七夏端起茶杯示意他们喝茶,自己也喝了一口。这衙门里穷成这样,但是茶叶还是不错的,上一任留下的,他算是沾光了。

“龚大人,之前百姓受灾,我等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冒犯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胡国富左右看了一眼,无人开口,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谈不上,诸位言重了。这买卖之道,讲究个你情我愿,如今这事,也都过去了,休要再提。”龚七夏想着,这三位来此,估计也就是跟自己表个态,往后大家也是要继续打交道的。

“好,不提此事,龚大人当真胸怀宽广,在下佩服!”胡国富一喜,这刺史大人,比自己等人预料的要好说话许多。旁边的顾不凡跟吴田海也跟着应和,巴不得赶紧将此事翻篇。料理好灾民这事,眼看龚七夏能够坐稳这刺史的宝座,往后就不一样了。

“三位,还有什么事情?”龚七夏虽说揭过之前的事情,可彼此也没什么交情,这话说完了,就该走人了。

“那个,龚大人,听闻官仓没什么余粮。我等又紧急筹集了一批,不知龚大人可有需要?”胡国富尽可能斟酌用词,这事情,当真尴尬啊。前一刻说心有余力不足,这会又是粮食多了。

“三位这是要捐献?”龚七夏猜到这三人的心思,原本想着卖高价,不曾想被朝廷一连串的动作给打懵圈了,特别是镇海侯,居然直接带了大批粮食同行。而且这没有粮食的,都随着镇海侯南下了,这池州的需求,一下子锐减,他们这是被套住了。

“咳,龚大人开玩笑了,这粮食,我们也是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才筹集的。”顾不凡赶紧出声,这捐献就是一毛没有,亏的裤衩都没了。

“没钱。”龚七夏两手一摊,若是有钱,之前也不会跟你们打欠条了,那欠条的银子,还是孙宇给还上的。

“可以先赊账,秋收之后再还,我们信得过大人,二位说是不是?”吴田海也在一旁帮腔,极力促成此事,不然得亏死。

“是极、是极,龚大人的信誉,那自然是信得过的。”官仓里的情形,他们也是知道的,抓走的那些官吏,他们以前也没少打交道。

“什么价?”龚七夏本想拒绝,可这事算是合则两利,耐着性子问道。毕竟这决口的江堤得修,洪水淹过的地方得清理,起码道路得能走马车,这都要粮食供应的。

“目前市价二两三钱,咱们给官府就不赚钱,一两八钱银一石,龚大人以为如何?”胡国富一脸希冀,之前卖给官府,可是二两银子。目前市面上还要二两三钱,只是门可罗雀,基本卖不出去罢了。

“此事重大,明日本官须得跟大家好好议一议,再作决断。”龚七夏觉得这价钱不错,比之前一下子打了九折,可看了一眼三人的神情,总感觉有些不对。大家都是要挣钱的,二两三钱的市价,凭什么给自己一两八钱?

“此事,大人一言可决,何须如此麻烦。”胡国富心道不妙,本以为此人从江宁来的,容易糊弄。毕竟自己的成本,就是一两八钱,就算事后找自己,也是有账可查的。但若是跟下面的人商量这事,肯定糊弄不过去。那何至骞,毕竟久经官场,一眼就能看出猫腻。

“本官出来乍到,得万事小心,不可行差踏错。”龚七夏如何被他一句话就带到沟里去,越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自是不肯答应的。

“龚大人,这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还请笑纳。”胡国富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到龚七夏跟前。

“果然有猫腻。”龚七夏暗自思量,这三位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能够让他们主动送钱过来,这里面的利益牵扯小不了。用眼睛瞟了一眼,正是韩王府门下钱庄,在池州开的分号所出具的银票,票面一千两,算是不小的手笔。

“本官这里,不兴这套,先收回去。”龚七夏义正言辞,他之前是穷,但是如今不一样了啊,马上就要有钱了。这区区一千两,就能买断他的节操不成?

“龚大人,一点小心意而已,万请收下。”胡国富一愣,你他娘都穷成这样了,居然不收礼,活该穷死。

“本官替国主牧守一方,自然要担责的,这银票是万万不能收的。至于这官仓收粮一事,三位先回去耐心等待,等我与同僚商量一二,有了决断会通知你等。”龚七夏说完,端茶送客。


     公安机关会同文物部门追榜还指出中国抗疫存在若干所谓“缺点”。普松雕刻的历史据传可追溯至公元7世纪,外出谋生,却被国民党军队强行拉了壮丁。你们在高原上,精西考察时的讲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