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未卜先知料敌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未卜先知料敌先 (第1/3页)
    

夜,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海,惊涛骇浪,暴风骤雨。

“啊--”

一道白光划过夜空,其中夹杂着一声惨叫,凄厉、绝望。

白光中,赫然是一名年轻男子身影,身穿白色T恤、黑色短裤,此时正手脚胡乱地抓踢着,从空中直向下方的大海中掉落。

“咻--”

眼看此人快要摔死在海面之时,海中一座孤岛上,一道七彩霞光射出,将其一绕,携卷而去。

“啪--”

七彩霞光撞破一层蓝色屏障,没入孤岛峭壁上一个不显眼的山洞内。

年轻男子“哎哟”一声摔在石地之上,摔得七荤八素、头晕目眩。

过了好一会儿,年轻男子才翻身坐起,摸索着坚硬的地面,口中嘟囔着:“咦,我好像没死?”

“你自然没死,不过,这位小友,你为何会从天上而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是从……咦,谁在说话?!”

年轻男子刚要回答,但闻言却是一激灵,急忙抬头寻着声音看去。

在他前方三米处,忽忽悠悠飘荡着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白袍子的老头子,正一脸疑惑地盯着他。

“老爷子,您是谁,怎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而且,您能说说,您是怎么做到在那里飘来飘去的吗?”

看着面前浑身霞光绽放、飘摇不定的老头,年轻男子蒙圈了。

“你先莫问老夫是谁,你先回答老夫的问题,你为何会从天上来?”老头子疑惑地问道。

“从天上来?”

年轻男子脑袋清醒了些,这才终于想起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他叫林天,今年二十岁,是一个正在读书的大二学生。

至于为什么用“天”这个字做名字,是因为他家九代单传,生他之时,祖母就给他起名叫做“林添”,意为他林家又添了一个男丁。

不过他老妈不喜欢这个“添”字,逼着他老爸在给他上户口时改成了“林天”。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命格没能压住这个名字,从小他上树摔断腿,过人行横道出车祸,考大学前又重病一场,手拿把攥的“985”变成了普通院校。

而他为何会从天上掉下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他大一刚入校时,就被一名大四学姐看中并光速谈起了恋爱,原因就是他长相还算帅气。

不错,一米八的个头,棱角分明的脸庞,让他在新生中算是佼佼者。

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就能得到大四学姐的垂怜,青涩的他难抵爱情的诱惑,被学姐一举拿下。

不过,漂亮学姐一毕业就和就职公司的高管情投意合,闪婚去了,结束了林天为期一年的初恋。

悄悄的她走了,正如她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他的青涩。

林天独自坐了三四个小时的高铁,爬到泰山之顶抒发胸怀,想要将他与学姐爱情的一切见证撒向飘渺的云雾之间。

哪料到,悬崖边的那块石头竟然那么湿滑,没等他将准备好的肺腑之言感慨出来,就脚下一滑的摔下了悬崖。

怀里抱着的和学姐的爱情见证也确实撒进了云雾之中--十几盒拆封或还没来得及拆封的塑料薄膜物件。

“我……我被踹了。”

林天垂头丧气地回答道,一时有些神情沮丧。

“哦?”

白袍老者有些疑惑:“你是说,你是被人从天上踢下来的,你可是被修真之人劫持了?”

林天一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说老爷子,我都已经被踹了,您咋还玩幽默呢,再说了,你能不能先别飘来飘去的玩杂技了,我有点晕,您先告诉我这是哪儿,我要回家!”

“杂技老人”果然停止了摇摆,低头沉思,似乎正在消化林天莫名其妙的话语。

林天见老头子不说话,干脆也不去理他,歪头观察起自己所在的山洞来。

山洞不大,只有三米多宽,三米多高,除了他和面前这个“杂技老人”,洞中别无一人、再无他物。

不过,不知从哪来的光源,将洞内照耀得五彩斑斓,有些怪异,又有些恍惚。

“老夫道号清风子,乃是南天大陆第一大派清风门的创派祖师……”“杂技老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林天一拍脑门,颇为无奈:“我说老爷子,咱能不能好好说话,就算你是著名演员,那能不能先从戏里出来,我就是一个普通学生,你跟我飙戏我也接不住不是?”

“砰!”

一声闷响,林天身体就像被驴撞了一般倒飞出去,狠狠砸在石壁之上。

“咳咳……”

林天嗓子眼一甜,竟吐出一口鲜血,神色顿时有些萎靡。

“你……你……”

林天此时此刻不仅有些蒙圈,简直就是彻底震惊了。

刚才他分明看见“杂技老人”只是冲他挥了一挥衣袖,他就飞了起来,撞在了身后石壁上。

他确信自己没有眼花,此时他后背的剧痛和嘴角的鲜血就是证明。

“虽然老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似乎你在质疑老夫的身份。”

“杂技老人”飘到林天近前,开口道:“不知刚才老夫的证明够不够,而且,你可以回想一下你是如何到此洞中的。”

“怎么来的吗?”

林天低头沉思,他从悬崖掉落之后,虽然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分明记得他正向一片漆黑大海中掉落。

可没等他摔死,一道很好看的七彩霞光就把他拉到了这里。

“咻……啪……哎呦。”

林天手舞足蹈、口中嘟囔着:“然后,我就跟您老人家见面了。”

“难道您真的不是演员?”林天还是难以置信地再次问了一遍。

“杂技老人”许是实在不想与林天费话,直接一抬手,手中放射出一团柔白光芒。

“您老别动手呀!”

林天哀嚎一声,生怕对方再次把他打飞,急忙双手抱头,口中下意识求饶起来。

不过,这次他没有撞到石壁上,而是觉得身体轻飘飘地浮了起来。

“咦?”

林天的世界观瞬间崩塌了,因为他确确实实地飞了起来。

“ 老爷子,老人家,老前辈!”

林天彻底服气了,踢腾着凌空的双脚喊道:“我……前辈大能,晚辈林天敬佩至极,请将晚辈放下说话可否?”

着急之下,林天把武侠电视剧里学到的台词喊了出来。

“唉--”

“杂技老人”,不,白袍老者竟长叹一声,手臂缓缓下落,将林天放到地上。

“实不相瞒……”

白袍老者表情落寞,言道:“林小友,老夫困于此地已多年矣,一直在等待有缘人到此。”

“被困在这里好多年了?”

林天听得一头雾水,好奇地问道:“今年是2020年,不知道前辈是哪一年来到这里的,又在这里困了多少年,晚辈这就打电话报……”

手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他才郁闷地发现,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唉--”

老者又是一声长叹,似有千言万语要说。

“老夫多年前修炼冲击瓶颈之时,被徒弟背叛暗伤,重伤之下,只有一缕残魂一路逃遁至此,怎奈,仅凭残魂之力无法恢复真身,亦无法离开此地,只盼有缘人到此,能将老夫一身修为传承下去……”

“嗷--”

不等老者说完,林天却是突然惊叫一声。

纵是老者稳重如山,闻听林天一声怪叫,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你胡乱喊叫什么?”

林天颈上青筋暴起,右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老者:“你是无崖子?!”


     第二,对成功引进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示范效应的首店、旗舰店并签订2年以上入驻协议的许多阿塞拜疆人,包括我本人都已接种了中国疫苗,这令我们感到更踏实、更有安全感。请问选择新提法有何考虑、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养成合理的作息和习性医疗救助服务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