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个草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三个草寇 (第1/3页)
    

在战场里,死亡从来都不遥远。

松大兴早就准备好了死亡,很多次。

可惜阎王大神最近太忙没空邀请松大兴去地狱里闲逛。

灵光一闪。

“铛!”的一声脆响和震荡,离松大兴脑袋不过半尺的大刀就这样急剧收缩回去,作为三等中品的宝贝大刀更是在后退中急剧碎裂,碎成数十片。

碎片背后,座老魔头的身体早已成了两半,碎片扎在两半身体里再跟着后退。

“嗡!”

太过激烈的震荡将现场的战斗暂时中止住。

超级高手来了,不管是血影宗弟子还是酒香斋修士都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松大兴嘴角一酸哭了,哭得无声无息又委屈万分:这个可恶的女修啊,她为什么要在自己最窘迫的时候出现,她为什么要拯救自己,自己现在死掉绝对比活着好一万倍。

可世间事情就是这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松大兴明知死去比不死要好了一万倍,但他就是选择了那万分之一的不死。

身影一闪而至,太快的速度甚至在周围引起了风压将现场血腥撵走。

松大兴的灵魂就这样澎湃了起来。松大兴感觉录引纤丢掉了他最讨厌的东西:孤傲和圣洁。这位漂浮在天上的仙女终于将脚尖点在了大地上,并沾染了红尘气息有了一丝亲近的可能。究其原因正是为了救援他松大兴。

因为录引纤就落在松大兴身边。

那是一种美丽至极的香味。

录引纤的声音也变了,多了半点珍贵的温柔:“没事吧,我来晚了。”

这是关心。

可惜松大兴没法回应这点关心,只能偷偷擦干眼泪。

韦心从大树里伸出脑袋仔细感应,然后整个灵魂可谓翻江倒海。

本该激动的,本该感恩的,本该叩首表达忠心的,但就是出问题了。

以韦心的处事方式当然会重点关注录引纤这位从血影宗本宗到来的大监事。在知道录引纤是血影宗录封林副宗主的女儿后更是上心。当然还有松大兴的古怪举止都逼迫着韦心不得不仔细感应、记忆和分析录引纤的一切细节。

这就是问题。

录引纤身上竟携带了过多的,当前战场的气息!

如果这女修真如表面看到的那般急切赶到,那这边的战斗,尤其是十四个金丹高手的灵力气息怎么也不可能在录引纤身上集聚到如此地步。

“也就是说……”

韦心甚至不敢往下想,他也不敢表露任何东西而是露出痴迷的感激。

求亿连就没有这么聪明了。

求亿连的影罗魂杖里始终有一种古怪的灵魂干扰,这种干扰虽然淡但似乎持续了不少时间,而干扰的结果和录引纤似乎是有关联的。

所以求亿连毫不掩饰的在那里疑惑,可惜他那脑子暂时还找不到具体的关联。

录引纤同样在疑惑甚至略略有些后悔,她刚才的所有心神都放在了左一飞他们身上并没有关注现场,现在看来这个现场确实有问题。

座老魔头竟然没死!

录引纤轻轻摸了摸手腕上的天眼血泪镯,她可是清楚这手镯的威力究竟有多大的,那是能对元婴高手都造成威胁的宝贝,如今竟没能杀了一个金丹高手。

再仔细一分析,录引纤倒也明白过来。

座老魔头被天眼血泪镯劈成两半后识海溃散灵魂消亡,丹田破碎灵力四散,正常修士在这种情况下必死无疑,但这老魔头的身体出问题了,那两片肉身竟如同僵尸一般还保持着活力,甚至还将大量零散灵力抽进了身体。

“死亡的渴望?”

录引纤再仔细一观察就确定现场所有金丹高手都被美酒处理过,除了死亡的渴望还有迷心之恋,黄泉的召唤和好几种名贵美酒。

并且这美酒的量绝对达到了这些金丹高手能承载的极限。

此外身份也有问题。

这些金丹高手都是来酒香斋喝酒却被血影宗拦截住出不去的酒客,是一批被美酒处理过的傀儡,真正的酒香斋弟子还没有出场!

录引纤微笑:“有意思有意思!”

微笑里,录引纤轻轻过去拾起松大兴的断臂并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玉瓶。玉瓶打开,现场所有修士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好厉害的丹药。

当然厉害。录引纤一闪来到松大兴身边,那动作竟然更多了温柔和细腻。姑娘将松大兴的断臂接到膀断口处并把一滴乳白色液体滴上去,顷刻间那断口就在急剧蠕动生长。

断臂回归身体,松大兴瞬间疼到想死。

“有点疼。”录引纤一手扶着松大兴肩膀一手轻托着手臂,“忍一忍,一会就会好。”

“啪啪啪啪!”

松大兴全身颤抖汗如雨下,口中牙齿更被咬碎了好多颗但他半声都没哼,他是第一次闻到录引纤身上的香味,第一次感受到那手的细腻温柔,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那完美如碧玉般的肌肤,当然也是第一次被这女修拯救。

药效太强所以时间很短,录引纤不过两息就放开了手臂并把玉瓶轻轻递给松大兴:“先别用左手,以后每三天内服一次这十生转回乳,多服几次手臂就能好。”

松大兴仿佛失去了灵魂变成了一个傀儡,他机械的望着录引纤放开他离开他。而后机械的把玉瓶塞进胸口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

药瓶上竟有录引纤胸部的体温和香味,那感觉实在舒服。

“咕噜咕噜咕噜。”

碎掉的牙齿和血肉都被松大兴吃进了肚子。

“小心!”

松大兴的声音很轻,仿佛怕太大的声音破坏了这难得的温柔,同时他身体一闪站在录引纤身前,他的灵魂已经对身体下达了最高指令。

这一生都必须保护住这个姑娘。

至死不休!

然后战斗就要开始了。

十三个金丹高手状态痴迷没有言语,他们放下了手里的猎物把所有的意志力转向录引纤,那是群狼决定收拾一头母狮子的标准姿态。

松大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录引纤的,也不知道怎么钻进韦心的树洞里动弹不得,但他清晰的记忆住了那两句耳语。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让我看看你的能力!”


     2021年3月8日,詹希祥、刘剑受到党内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具体举措。前款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按照个人因此受到的损失或者个人信息处理者因此获得的利益确定;个因怀疑医生没尽到义务,情绪失控冲进手术室砸坏医疗器械,那个场景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动向四:从家长意志转向考生兴趣桐木质疏松、不易变形,是制作民族乐器的好材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