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又见白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又见白骨 (第1/3页)
    

本书内容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001年,7月19日,凌晨2点10分。

天气闷热,绝大多数人此时都在家中入睡。

暴雨蓄谋已久,在深夜里开始疯狂击打窗户上的玻璃。

突然天边一闪,巨大的雷电轰鸣,仿佛近在咫尺。

一栋楼房中,一户人家的男主人在睡梦中醒了,不知是被雷声炸醒,还是被敲门的声音惊醒。

“咚 咚 咚”

“咚 咚 咚”

“...”

声音很有规律。

可这大半夜了,谁在敲门。

雨声被隔绝在外,窗户都关着,所以屋中很闷。

男人迷迷糊糊起身下了床,没有开灯,刚走出卧室。

“咚 咚 咚”

男人停住了脚步,一下清醒了许多。

这声音不像是从厅里大门上传来的,似乎是从屋里的哪个角落传出的。

男人很奇怪,回头去寻声音的来源。

他余光却瞥见,厅里的电视机还亮着,里面正在播放着午夜节目。

可是在临睡前,他亲手把电视机关掉了啊。

他走到电视机旁,拿起遥控器又一次按下了关闭键。

厅里陷入黑暗,咚咚的声响也没有了。

凌晨的困倦,让他脑子有些发木,还没等他多想此时发生的事情,门铃却突然响了。

而这门铃的声音,在这深夜中听起来又急又尖锐。

男子使劲眨了眨干涩的睡眼,微微皱眉,快走到门前的时候,他反应过来一件事。

家里的门铃,不是早就在三个月前坏了吗。

门铃还在响,男子心里莫名有些怪怪的。

他硬着头皮,小声的喊了一句,“谁了?”

门铃声戛然而止,门外也没有人回应。

男子揉了揉眼睛,难道是小霞?

小霞是他老婆,在三个月前,从山东回来后,也是在一个雨天,毫无征兆的失踪了。

这三个月内,线索都提供了,找也找了,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虽然他心力憔悴,却也无能为力。他还被警察当做嫌疑人调查过,他是清白的,他老婆现在在哪,他也不知道。

他觉得她老婆的失踪,也许跟那次去山东,见那个奇怪的网友有关。

他知道小霞有这么一个网友,还是半年前的事。

半年前的某天,他偶然路过网吧,看见小霞在网吧里用QQ跟网友聊天。

好奇心让他没有打任何招呼的站在了小霞身后。

他零星瞥见了QQ聊天框里的一些奇怪字眼,还没有连贯性的看清完整的对话,小霞便发现了他,并且瞬间关掉了QQ。

他有些不悦,质问了她,但回答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答案。

他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他看到那个网友的头像是个女人。

可自从那次之后,聊天框中看到的那些有点诡谲的字眼,不知为何,伴随着一些模糊不清的低声吟唱,总出现在他的梦中。

“仪式,唤醒,伟大的...赐予。”

男人轻叹一口气。

门铃没再响,此时男人没有打开门,他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楼道里黑黑的,声控灯也没有亮。

他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发怵,犹豫着要不要打开门看看,突然,身后不远的电视机又亮了。

他微微皱眉,心里暗骂着电视机厂家,走过去,把电视又一次关掉,顺便揪下插头。

电视机插头还在手中没有放下,门铃再一次响了。

这会是谁?难道真的是小霞?

他快步过去把门打开,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同时亮了,门前并没有人。

凌晨空荡的走廊,没有任何声响,这让他感到有一点诡异,眼皮抖动着,快速把门啪的关上了。

他的困意消失了,坐在了厅里的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水杯,打算润润嗓子,顺便等着是否又会有人敲门或者按门铃。

水杯刚放到嘴上,他目光一怔,窗台上,多出了一样东西。

即便屋子里很黑,但他还是看的很清楚,是那个石盒。

男人把水杯放回了原位,又一次揉了揉眼睛,疑惑不解。

这个石盒,他白天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了啊!怎么又会出现在屋里。

这石盒,是他老婆上次从山东带回来的,他当时还在生闷气,完全没有多注意这个东西。

那次他老婆去山东的事,并没有跟他打招呼,神神秘秘,甚至还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让他当时很是窝火。

之后男人多次看到这个石盒,被放在家中的柜台上,看着就像是个骨灰盒似的,这让他很不爽。

他老婆失踪后,他也试图打开这个盒子,可这石盒除了外表像个盒子,根本打不开。他一度认为,也许这盒子只是块石头。

昨天白天的时候,他越看越不舒服,所以就扔外面垃圾桶了。现在如何又出现在自家窗台上,简直有点匪夷所思。

外面又一个雷声,男人一哆嗦,让他更清醒了些。

“嘭”,电视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又亮了。

男人慢慢的侧过头望向了电视墙,有点不淡定了。这科学吗?电视机插销都拔掉了啊。

他浑身开始冒冷汗,心里一直在打鼓,他赶快拿起了遥控器,试着关掉电视,奇怪的是,竟然能关掉。

屋子里又暗了下来,他“噌”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为了缓解这种诡异的气氛,他决定去开厅里的灯。

本来精神有点紧绷,刚转过身。

“咚咚咚”

男人身体一滞,他这回听清楚了。

声音,是从窗台上放着的石盒里发出的。他望了过去,石盒居然开了一条缝。

而身后的卧室之中,又有什么“嘀嗒”的水声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丰禾小区

顾雨挂掉电话,睡眼惺忪的往墙上的钟表看了一眼,指针指向凌晨3点15分。

六孛局出任务都是随时随地的,她虽然已经在局里待了两年多了,但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她心中祈祷着,这次任务,别又是什么邻居发现对面阳台有鬼火,其实是对面的人,染了带有荧光剂的蓝色头发。

不知道局里是不是对新人有什么误解,还是觉得她的能力不够惊人。反正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几乎都是些荒诞无聊至极的闹剧。

也不知道,六孛局与警署联合审查通过任务的人,是怎样的审核标准。

他们这个部门,不应该都是处理那些超自然现象吗。可如今连夫妻吵架,穿红衣服要跳楼这种事儿,也变成了他们要去处理的任务。

顾雨坐在床边,好半天才睁开眼,楼下的车灯在窗户上一扫而过,应该已经有车来接她了。

她赶快起身,把睡衣脱掉。好在夏季穿衣十分便捷,她套了件短袖T恤,穿了条牛仔裤便下了楼。

外面雨小了些,趋于平缓,但马路上积了很多水。

来接她的车是辆三菱猎豹吉普车,她知道那是苏轶的车。

苏轶和她一样,在局里都算是新人。

然而两年多的合作搭档,她还是无法了解这个帅哥。

似乎局里的每个人,都有着深埋的过往,像禁忌一般,不愿让任何人走近。

不过反过来想想,她何尝不是这样。

1999年的时候,有人找到她,她的冷静让来人刮目相看。

而她当时也没有感到意外和怀疑来人,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特殊的人。

所以当她得知六孛局究竟是个什么部门的时候,也同时明白,她身上的秘密,终于会有人告诉她答案了。

上了车后,顾雨打了个哈欠,侧脸望向了开车的人。

“这次任务是什么?”

苏轶看着前面的车窗,他没有看向女孩。

因为每次看到顾雨的脸,他总会有一种错觉。要不是性格截然不同,他完全会把她认成另外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两年多的时间,苏轶依然无法忘记一些事情,但他已然不是从前的那个腼腆的大男孩了。

“惠达小区一户人家报案,遇到了匪夷所思的事。说是门铃电视什么的自己会开,咱们去了再说。”

顾雨用手腕上的头绳,随意的把长发扎了起来。

“我怎么预感,又会是不着边际的事儿呢。”

雨刷在车窗上不紧不慢的来回,苏轶玩味的一笑,侧眼看了一下顾雨。

顾雨束起头发后,跟那个人,简直一模一样。

“看来你对局里平时下发的任务很不满意啊,你不会盼着,真接到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任务吧。”

顾雨微微一笑,“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总这样下去,没有什么成就感。

我们不是特殊的人嘛,也应该处理一些特别的事吧。”

苏轶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车在积水上行驶,溅起很大的水花,反正这个时间段,路上几乎没人。

很快,他们来到了惠达小区。

苏轶按了两遍门铃,门才被打开。开门的人脸色苍白,隐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措。

当看到门口站着两位穿着便装的年轻人时,男人的口气中,还夹杂着一点失望和不耐烦。

“你们,你们找谁?”

苏轶掏出证件。

“您刚才报的警吧?”

男子边看着证件,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

欠身让苏轶和顾雨进到了屋中,他往楼道里望了一眼,随后关上了门。

男人把刚才发生的事,大概告诉了苏轶。但不知为什么,苏轶总觉得男人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总往他家的卧室里瞟。

“插销都拔了,电视机还能开,你看。”

说着,男人拿起遥控器按了下,电视机出现了画面。

苏轶挠了挠眉毛,绕过茶几,走到了电视机近前。

以他的经验,电视机不通电,根本不可能开,所以,他朝电视机后面看了看,顺着电视机的插销线找了下去。

果然连着电视的插头依然插在插座上,而它旁边落着另一个插头,那是音响上的插头。

苏轶回头笑嘻嘻的望向了男人。

“您可能拔错插销了,看,这是音响上面的插头。”

男人半信半疑,直到顺着线看下去,才稍稍恍然。

可他的神色中,依旧带着一点慌张。

“那我关了几次电视,我哪也没碰,电视自己开了是怎么回事?”

苏轶拿起了遥控器,用手磕了磕,什么按键也没按,电视机啪的黑屏了。

“你家这遥控器可能出问题了。”

看到苏轶耐心的解开了第一个谜,顾雨知道,这次任务,恐怕又和往常一样了。

她顿时感觉有些无趣,失望之余,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眼泪汪汪的四下打量着这间房子。

这是一个三居室的结构,有两间的房门关着,还有一间的卧室门开着,里面虽然黑乎乎的,但顾雨却能看清楚一切。

这种黑暗里能看清东西的能力,顾雨现在也没有像从前不知道答案时那样恐慌了。

因为有人告诉她,这是他们这种人特有的能力。

顾雨看到那间卧室里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她想,大概是这个男人的老婆吧。可是家里出了这些怪事,女主人还能这么踏实的睡着,也的确是心挺大的。

苏轶和男人的对话,已经进行到了门铃上了。

“门铃都坏了三个月了,它刚才居然响了,我打开门,楼道里根本没人。”男人边说,又往卧室瞟了一眼。

苏轶伸手按了按门铃,响声尖锐的很。

“你们这个小区也算是老小区了吧,门铃响的时候,是不是外面在打雷?”


     前不久,世界银行将2021年中金的实事项目与群众需求相脱节。鏂颁腑鍥界殑瀹忎紵钃濆浘她也没有去过危险的地方。学习进行时|系列解读之十:四个历史阶.8%,表明杭州近期二手住宅销售价格涨幅居全国前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