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惊险 (第1/3页)
    

杨大伟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便打开下午去超市买的购物袋,从中取出两罐雪碧。

他并不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气泡水,一年也喝不上几回。

这是为钟小丫买的。

她说她最喜欢的饮料便是雪碧。

至于为什么不喜欢可乐或是其他颜色的气泡水,那是因为它们不能像雪碧这样,一览无余地看到无数细小气泡上浮的有趣景象。

他将一罐抛给了钟小丫,自己则打开一罐喝了一口。甜腻的感觉瞬间充斥整个口腔。

他打了个嗝,勉强一笑:“其实也还好吧。也就讲过几年而已。嗯,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讲的,一直到我七岁,发生了一些事,后来就没有再讲过了。现在想想,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

钟小丫打开雪碧,撇了撇嘴:“生在福中不知福。”

其实你也很幸福。

至少你有一对为了你可以不管不顾的父母,而我……

杨大伟压下情绪,拿出手机,晃了晃:“要来一局吗?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双排过了。”

钟小丫默默喝了口雪碧,然后放置一旁的床头柜上,拿出手机,点开了桌面上那个绚丽的游戏图标。

“提米”——熟悉的音乐声响起。

杨大伟也放下手中的雪碧:“还是老规矩?你玩射手我辅助你?”

“嗯。”

钟小丫选择了最常用的那个射手堕落天使,杨大伟选择了最常用的辅助神圣天使。

以往他们选出这两个拿手英雄之后,多半会在默契地配合下大杀四方——当然,只限于这两个姐妹花英雄以及他们的黄金分段。

钟小丫上线不到两分钟便送出了一血。义字当头的杨大伟默默地站在了她的尸体之上,试图挽回一点尊严,但双拳难敌四手,也献出了自己并不宝贵的生命。

上中野很有默契地发来一波问号。

要是换做以往,钟小丫已经趁着上线的时间开始了与队友的嘴炮战争。

但她今天什么都没说,杨大伟便也保持着沉默。

在两人送了总共23个人头后,泡在温泉里的下路二人组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璀璨的水晶基在对面五个英雄的围殴中轰然爆裂。

“唉,有些可惜,要是我再给力一点,应该就能赢了。要再来一局吗?”杨大伟试图安慰钟小丫。

钟小丫却只是很简单地说道:“算了,你今天已经够累了。去休息吧。”

“没关系的。”

“我也累了。”

说完,钟小丫将手机放到枕边,钻进被窝躺好,将被子拉到胸前盖好。

杨大伟也就没说什么,帮钟小丫将脚边的被子掖好,便走出房门,关上了门。

在门前默默站了一会儿,听到屋内没什么大的动静,他才蹑手蹑脚进了隔壁屋。

没有开灯,依照着记忆,杨大伟摸索到了床边,躺了上去。

感受到丝质绒被的柔软,疲惫爬上了杨大伟的两只肩头。

一边是生理上的,一边是心理上的。

踢掉两只沉重的廉价皮鞋,抽出丁然夫妇送的名牌腰带,杨大伟挪动着僵硬的身体,在床上躺正,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之后他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反正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有些亮了。

他摸索着掏出枕头下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早上6点了。

看着这个时间,杨大伟忽然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昨天回到房间的时间大概是晚上11点半左右。

这就意味着他睡了足足六个多小时。

或许这个睡眠时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对于杨大伟来说,这已经是好几月都没有体验过的奢侈享受了——在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他的凌晨时间大多数是在茫然地看着一无所有的窗外发呆中度过的。

“为什么?”

杨大伟在心底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他不明白是什么治好了自己的失眠。

如果仅仅是因为疲倦,这也有些说不通。

因为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都是在极度疲倦下的状态中进入了极其短暂的睡眠。

甚至有段时间,他几乎整天泡在健身房,重复着高强度的锻炼。

尽管那种身体上的疲倦会帮助他晚上很快入睡,然而却无法相应地延长他的睡眠时间。

所以他最后还是放弃了健身治病的法子。

这一想便是一个多小时。

隔壁传来开门的声响,打断了杨大伟的思考。

杨大伟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腰带,套上鞋子,对着衣柜上的镜子理平衣物的皱褶,走了出去。

洗手间的门开着,钟小丫正站在洗手池前刷牙。

“起这么早?”

“窝坐完其实没怎么睡。”

“我昨晚久违地睡得还行。”

十分钟之后,洗漱完毕,收拾妥当的两个人出了门,前往公安局。

当能够看到公安局大楼的时候,钟小丫忽然说道:“今天你不用陪我,去忙自己的事吧。”

“那怎么行?”

“没事的,我就呆在公安局里,陪着我妈,哪都不去。”

“反正我最近也在休假,没关系的。”

“你是想娶我吗?”

杨大伟吓了一跳,慌里慌张地看着钟小丫,嘴里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完整的话:“我……”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要说有,那是在说谎。

要说没有,他又担心这可能会伤害到钟小丫。

最后,还是钟小丫看出了他的窘迫,大大方方地说道:“所以既然你不是想娶我,不想对我以后的人生负责,那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了。别对我太好,不然我对你产生了依赖,对你对我都不太好。我自己的人生,终归需要我自己去走。你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即便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这番话超出了杨大伟对钟小丫的认知。

在他的印象中,钟小丫是那种有点小聪明但是并不如何早熟的女孩。

这般明事理的话,不应该出自她的口中。

他用仿佛见了鬼一般的眼神看着钟小丫。

钟小丫被杨大伟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扭过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是钟小丫,并没有被其他东西占据了身体。”

“可我总觉得这话不像是你说的。”

“那我应该怎么说?”

杨大伟思索了一下,学着钟小丫的语气说道:“要是你的话,应该是,6厘米,我突然发现对你产生了依赖,所以你必须对我的往后余生负责,以后你必须养我,一辈子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不然就打断你的腿。”

“是人都会成长的。”

“但是人成长总有个过程。这就好比虽然你再心急,也不可能从AA一下跳到36D。”

“好你个6厘米!”钟小丫被戳中痛处,顿时炸毛了,回过头,掐住杨大伟的腰间软、肉就是360度旋转。

“我错了,我错了。”杨大伟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求饶。

“哼!看你还敢欺负我!”

看到钟小丫脸上终于露出笑意,杨大伟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也就不枉费他一番苦心逗她笑。

只要人还能真心笑出来,那生活总归是有希望的,哪怕那希望渺茫如萤火。

因为希望的有与无之间,大多时候便是生与死的区别。

车子缓缓停住。

钟小丫解开安全带却没有第一时间下去,而是看着窗外说道:“刚才那话确实并非我的原创,是我妈这么对我说的。她还说提醒我说,我们不适合。”

杨大伟点点头:“嗯,我们确实不适合,我是个非常专一的人,从上高中开始,就一直喜欢36D。”

钟小丫气急败坏,将手放置杨大伟腰间,又作势要拧。杨大伟缩身躲避。

可最后,钟小丫并没有拧下去,而是收回了手,说了句:“谢谢。”

“嗯?”杨大伟故作不解。

“你真以为我傻啊,你那么处心积虑,无非是为了逗我笑。”

“是吗?”

“我心情已经好多了。而且,我要去陪我妈,我不会让她看到我不开心的样子。”

“看来你确实长大了不少。”

“可惜长大的地方,却不是我所希望的。”

杨大伟看向前方:“相信我,一切总归会好起来的。”

钟小丫呵呵一笑:“这种话,你信吗?”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这种话,不是应该辅助眼神才更有说服力吗?”

杨大伟没有说话。

“对了,好像一直忘了问你,你是因为只有6厘米才一直抗拒相亲的吗?”

杨大伟轻轻“嗯”了一声。

“现在医学不是挺发达么?难道没得治?”

杨大伟再次轻轻“嗯”了一声。

钟小丫打开车门:“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因为这个而找不到女朋友。那我倒是不介意做你女朋友。”

杨大伟转过头,表情严肃地看着钟小丫,见其一脸认真,便叹了口气,开玩笑道:“还是等你长到36D再说这话吧。”

“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开玩笑。”

“我也是认真的。”

“你是嫌弃我不干净?”

杨大伟无奈地捏着眉心:“你要这么说,天就聊死了。说真的,如果你想认真,还是等你成年之后,分清了友情和爱情的区别之后,再来说这个。”

“爱情和婚姻并没有直接联系,不是吗?”

“为什么这么想?”

“我爸妈他们之间就不存在什么爱情。不过是媒人介绍,两家碰面,双方大人同意了,他们也就挑了个好日子,后来就有了我。我妈曾告诉我,她一天都没有爱过我爸。”

“你不是你妈,也不是你爸。你有更光明的未来。”

“你就是我的光明。”

钟小丫直视着杨大伟的眼睛,以庄严的语气说道。

一双大大的眼睛散发着如同太阳一般明亮的光,逼得人无法直视。


     多米尼加《今日报》网站写道,一个执政党,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内,成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政策文件,完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工作顶层设计。心有所信,方“大师”。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犹络平台采取相关措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