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危险与最安全的地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最危险与最安全的地方 (第1/3页)
    

在那葬墟之中红妆正在以欢喜相吹奏古笛,突然一条透明小蛇居然就这样凭空落在骨笛之上,红妆一看立刻做低眉相,疯狂甩动骨碟,要是把骨笛弄脏了怎么办,于是他就想伸手去捉,却发现那条小蛇直接钻进骨笛里面去了。

红妆赶紧吹奏,想把那条透明小蛇就此甩出去,只是下一刻她眼睛一亮,声音好像变好听了,于是他便没在管那条小蛇。

河边有个叫南北高大少年他把手伸进水里,他想看看能不能再河边洞穴摸出螃蟹小鱼之类。

  当他抽出手后,一条金色头颅的鲤鱼竟然被他已经打湿的衣袖带起。

  一条两寸多点的好看鱼子就这样用嘴衔着少年的衣袖,少年将它取下放进河中,它居然又从河中跳出,直接跳进这个少年的衣袖中去,直到南北回到家才发现它,南北觉得它挺好看的,这次他没再把他丢了,而是将它放进衣袖里好生养着。

  ——

  龙爪村有个叫何风阳的少年,他一手拿着一条蚯蚓,其背脊处有一条金线闪闪发光,它轻轻一闪居然自己跳入少年眉间形成一个古怪印记,这个原本就带着几分王霸之气的少年,越发显得威严浩荡。

  他对着旁边那个从他出生起便一直跟着他的老人道:“小镇最后镇压并吸取那条真龙的血脉气运的五行九元九条小家伙,已经相继显露头角。”

  “那么这些机缘,大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它门从大濠土地上一一流失出去?”

  老人习惯性的先低头,然后才扯起公鸭一般的嗓子道:“殿下,大濠如今虽然能在东胜洲一枝独秀,盖压所有东胜洲王朝,但毕竟不是一个天字头王朝,只是一个连王朝二字都没扛起的疆国。”

  “还没有与这些仙家宗门抗衡的实力,所以韬光养晦总是好的。”

  “至于这些大机缘拿得起事一回事,但保得住又是一回事,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吃相如果太难看,肚量又不够总得再吐出来,那白白伤筋动骨,多不划算啊!”

  少年笑道:“在东胜洲史书上有记载的历史中,大濠可是唯一一个能从南打到北一举囊括东胜洲半数山水的疆国。一个半只脚踩在武圣门槛上的体修的分量不比一个天仙境普通命修的分量差了半点。”

  再说不是还有那位站在传说中金仙境的,背称为黑衣宰相的国师大人吗?天朝上国算不上,一个天子头王朝不应该是板上定钉的事。”

  “怎么扮猪吃老虎吃惯了,还想用这种方法一举扫平整个洲,都把那个所谓的天国赶到北边喂马了,难道他们还觉得大濠只是曾经那个几千人拉起来的土鸡瓦狗,那些所谓的正统还没后知后觉,依旧歌舞升平?”

  老人对这个少年谈到的光辉历史,与这些真正露在明面上的实力没有给与否定。

  如今大濠的作为,既定国策,从来不再是什么韬光养晦的战略,因为早已不需要,一个山下俗世王朝的黑元台就已经让那些很多仙家势力战战兢兢了。

  没有成为王朝仅仅是因为中洲,或者说中土神洲文庙还没有文蝶承认而已。不过没关系,这次之后绝对成了,而且是直接从一个疆国成为天字头王朝。

  ——

  神雷宗那个叫白衣的少年,他的脚下盘坐着一只紫雷乍现的金蟾,他肚子一鼓一收间鼾声如雷。

  白衣一伸手将他拿在手中它就立刻变成一方石头,白衣满脸嫌弃的看着旁边老者道:“一只蛤蟆想要走水成龙那得猴年马月。”

  老人对这家少主的奇怪想法做派哭笑不得,这种天大的福缘别人捧在手中还不得高兴得不知所以,他倒好还在这里阴阳怪气。

  他道:“少主尽管把心踹到肚子里,有真龙血脉气数的蛟龙之属,即便先天很弱到日后都会有很大成就,不说一个天字,走水后一个散仙之流总该是妥妥的。”

  “再说神雷宗虽还不是上统但也快了,一宗三天境的实力,要让一条真龙后裔走一洲大渎,还没人敢拦。”

  少年安心将金蟾收入袖中然后道:“一个小镇冷冷清清,连点刀兵相错的抨击声都没有,等再过两天如果摸不到其他机缘就直接离开吧!”

  老人躬身答是。

  ——

一条雪白晶莹冰蚕在路边爬行,爬过之地草木冻死。被那个名叫江月的姑娘随手抓起,那条流过之地全身冰霜的小蛇立即颤颤巍巍,不敢泄露丝毫寒气。”

  她抬头看天道:“什么意思?是看我可怜,所以让我食补一下。”

  那条晶莹冰蚕更加颤颤巍巍,江月道:“不知好歹的蠢货,别的畜生都看见我就绕道而走,你倒好正大光明而来。怎么共分一成气运血脉还不够,还想再吃点?”

她摊开手露出气恼状道:“来吃嘛!”

  小蛇立即装死,它哪敢啊!无论是血脉的天然威压,还是境界的落差都不是它能抗衡的。

  最后江尘并没有将它作为食补,而是轻轻将其收起,她道:“想跟着我好好跟着就是,哪天到我重新走水了,可以给你沾沾光,但是这些都要还我的懂吗?”

  小蛇似人一般,立马不停点头。

江月轻拍手中听风铃,那只晶莹小冰蚕立刻消失不见,再加上女子听风铃中本就居住着的风蝉

 这个叫江月的姑娘一人得两,她一人在河边漫步,见无人时她便轻轻把手对着那条叫金河的河面欢快摇动。

  那河面像活了一般,瞬间大浪腾起随着她的手势一起一浮。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她后面响起:“江姑娘好雅兴啊!”

  江月对这声音有些猝不及防,她骤然转身居然忘记了控制河水,那河水眼看就要淹没高处农田时,那个说话的和尚轻轻立掌,水位立即下降恢复如初。

  和尚看着少女道:“江姑娘要善待天下生灵啊!不然就不是好不容易熬出头的三个时会那么简单了,儒家的规矩囚笼可真不好熬。”

  少女答非所问她嗤笑道:“和尚你还敢来,好不容易修复的十二品金莲难道又想再损坏一次,还是真如他们所说,你要拼着十二品金莲不要,也要换一条真龙做坐骑,这可比金莲有排面多了。”

  和尚干笑道:“姑娘说笑了,我是看你真和我佛门有缘,西方那座须弥天下可是自由之所,没那么多框框架架,而且那座化龙池可以补全姑娘大道。”

  “到时也不需要付出什么,只要姑娘好生修炼,到时候坐稳一个天龙佛的位置就可以。”

  少女听完哈哈大笑:“你说说,誰跟你西方无缘啊!怎么现在九洲天下又有三千红尘客,直冲西方八德池。再说连一座连屋檐都没有都大厦,虽然不用低头,但那雨水打落在头顶也不舒服啊!?

  对于面前这个姑娘的诛心之言,和尚不再笑语而是唱了声佛号道:“江姑娘请慎言。”

  江月骤然心如刀绞,面色煞白,只是她毫无惧意,而是依旧笑道:“你这和尚还是这么死板,心胸狭窄,怪不得始终比不得那……”

  她后半句还没说完皮肤便处处崩裂,变得恐怖至极。她知道是自己过了,便没在说话。

  和尚停止唱佛号,江月皮肤慢慢复原,娇艳欲滴,仿若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她道:“当年那位也没能让你带走我,更何况是现在,再说就算他不管了,儒家那些镇守天地关隘的圣人能让你在自家门口为所欲为。”

  和尚轻轻抛出念珠禁绝此方天地后,才道:“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还是小心为妙。”

……

——

事到如今东冥镇的金木水火土风雷电冰九份大机缘除了火元其他全部出现。

南北得金鲤鱼,何若秋得木蛟,红妆得水蛇,何凤阳得土蚯蚓,江月独得风蝉与冰蚕,白衣得雷金蟾,邓玄得电鳗。

其他回小镇的也不算白跑一趟,小镇最后的反哺也会对他们将来修炼有很大好处。

只是与前者相比差距终究太过大了而已。


     全会通过《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停车场等地下空间,实行24小时看守,备足防汛物资装备。他们手脚并用、趔趄前行,助“西电东送”走出高原。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对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感人事迹作出重要指示,称赞,淞沪铁路见证了上海城市变迁的荣辱兴衰,也经受了淞沪抗战炮火的洗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