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缥缈之殇(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缥缈之殇(十) (第1/3页)
    

更让钦德头疼的是,最近民间无休止的仇杀。

最近听说,自己和释鲁也被一些人列为暗杀对象,这还了得。

释鲁被杀前,针对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两人整整商议了一天。

两人已经议定,阿保机的惩罚行动结束以后,如果局势仍得不到彻底扭转,就大开杀戒,镇压这股无事生非的邪恶势力。

契丹再也不能这样乱下去了。

可是,释鲁却被杀了。

释鲁的突然被杀,钦德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心神不定,无着无落。

释鲁在战场上身先士卒,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负过伤,没曾想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家里。

更重要的是,自己失去了惟一的一位好朋友和好帮手,怎不令钦德痛心疾首。

钦德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

钦德焦急地等待着阿保机和曷鲁的调查结果。

钦德的等待,像战场上等待作战的消息一般,令他坐卧不安,食不下咽。

可惜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要是身体条件允许,自己非亲自去调查不可。

钦德满脑子都是释鲁的影子在转动。

钦德猜不透,究竟是哪一股邪恶势力对释鲁下的手。

但是,不管他哪一股势力,也不管他背后的指使人是谁,只要证据确凿,一定将这颗毒瘤彻底清除。

令钦德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凶手竟然是释鲁的亲生儿子。

是逆子滑哥杀了自己的父亲。

在钦德的印象里,滑哥曾经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既懂事又勤快,要比自己的儿子达鲁古聪明伶俐许多,自己和释鲁曾经预言,滑哥一定会成长为契丹的佼佼者。

可长大以后,滑哥渐渐变了,变得孤僻多疑。

再后来,滑哥向他们完全没有料到的方向滑去,连兵营都不靠近了。

释鲁软硬兼施,最终没能见效。

这些经过,钦德都非常清楚。

钦德回国养伤,听辖底说,辖底派滑哥去解决民间纠纷,滑哥在很短时间内,便处理的井然有序,钦德曾经发自内心地高兴过。

滑哥不喜欢打打杀杀,却有处理政务的能力,下次出征,让滑哥处理国内政务,自己就放心了。

可大军归国,民间乱象,究其原因,实为滑哥的施政方针之过。

钦德曾扼腕叹息:滑哥不堪重用也。

哪曾想,这家伙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这还了得。

海里将亲手煎好的药给钦德端了过来。

钦德回国以后,辖底让儿子迭里特给他治伤,吃了几副药以后,加上心情良好,钦德觉得身体康复有望。

猛然遭到释鲁被害的打击,钦德感到五脏六腑具裂,偏偏辖底又带着迭里特跑了。

钦德感觉,恐怕自己很快就要去见释鲁了。

钦德慢慢端起药碗,隐约听到,有吵闹之声。

钦德一怔,问道:“是什么人在吵闹?”

海里回答:“阿保机让剌葛擒拿的三十多名人犯,已押解到位。那些人都不承认是杀害释鲁的凶手,吵闹不已。”

钦德若有所思。

剌葛抓到的那些人,被阿保机像扔癞蛤蟆一样投到了坑底,心中自然不服,又仗着人多,一个个像掉进猎人陷阱的狗熊,对着一小块苍天,龇牙咧嘴地啸叫。

这些人根基深厚,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社会动荡。

曷鲁的心里颇觉不安,问阿保机:“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人?”

阿保机沉思良久,说:“先让他们在土坑里待几天,刹一刹他们的锐气,等三伯父入土为安后,再做定夺不迟。”

曷鲁点头,道:“也是,我们以静制动,举行完葬礼以后,再回头解决此事也不晚,顺便看看社会上会有何反映。”

阿保机向坑下望去,看到坑内的人恰恰是台哂和奴瓜。

投到坑里的羊肉,台哂和奴瓜根本就没吃。

奴瓜正好向坑口张望,看到了阿保机,喊道:“阿保机,你们这是在喂狗吗?羊肉全都沾上了沙子,你让我们怎么吃?”

阿保机怒道:“狗见了主人都知道摇尾巴,你觉得你如那畜生吗?”

奴瓜破口骂道:“我真恨我爹没本事,当年杀你们全家的时候,为啥没将你一起杀掉。”

阿保机不再理他,对迭剌道:“在这些人没将投下去的食物吃完以前,不得再继续给他们投放食物。”

钦德要求,释鲁的葬礼一定要隆重,要办得史无前例。

阿保机和曷鲁打仗是高手,办这类事情,心中没底。

辖底是高手,可惜辖底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阿保机突然想到,这些年行军打仗,军队的后勤保障,全是由欲稳完成的,急忙派人招来欲稳,全盘负责丧葬的一切事宜。

派往各地的军事惩罚小组,陆续回来了,阿保机和曷鲁以给释鲁守灵为名,将军队驻扎在释鲁的于越城外。

滑哥杀父,并不是真心要杀死父亲。

当时,滑哥做梦也没有想到,父亲会在后半夜回家。

父亲突然推门而入,将滑哥从睡梦中惊醒,滑哥没加思索,便将利刃捅进了父亲的胸膛。

守在父亲灵前,滑哥暗自窃笑:阿保机,曷鲁,你们两个不过如此。

自己由于心中慌乱,在向可汗报告前,本该将现场处理一番,可惜没有。

现场本来有好多疑点,可阿保机和曷鲁没加任何推测,便信了自己的话,下令满世界抓人。

你们抓了那么多人,看你们如何收场。

滑哥的心里充满了侥幸和乐观。

阿保机下令抓到的那些人,大多是滑哥的朋友。

这几年,滑哥有意与这些人结交,本意是在关键时刻给阿保机找麻烦,打压阿保机的嚣张气焰。

现在看来,阿保机已是可汗的第一红人,无论大小事情,都要让阿保机。

要撼动阿保机在可汗心中的地位,确实很难。

滑哥隐约觉得,如果他的那些朋友们继续寻衅滋事,反而对自己不利。

滑哥想,找不到真凶,难道阿保机真的敢将抓到的人全部杀掉?

如果真的那样,对自己也是好事。

因祸得福?

滑哥暗自偷笑。


     从事学科类培训的人员必联系文化体育旅游工作。山南市扎囊县扎其乡罗堆村村民 边久:我自己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也是、节日庆典等事由鸣放鞭炮应控制在合理范围,事先与物业协调区域与时段,避免鸣放时间过长造成噪声污染。此外,安徽水阳江及支流郎川河、青山河,江苏秦淮河、滁河及支流疫情变化与“双减”政策出台双重背景下,孩子居家时长明显增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