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现在开始,我会认真追求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从现在开始,我会认真追求你 (第1/3页)
    

小桃红在洞虚派三人之后,展开轻功,向柳长歌与无忧和尚走去的方向追来,柳长歌对此毫无知觉,他和无忧和尚两个人穿过树林,又见一片草地,草地上还有假山,附近有些楼台,已经是深夜了,却不见几个人,柳长歌这才知道,他们来到了一处园林,如墨的天空,空寂的园林,雷宇的下落依旧不明,柳长歌不禁有些着急,京城虽大,可是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而且越是平静,对柳长歌来说,越不是一个好消息,黑白二鬼,再加上刚才的小桃红,奸王不知道派出了多少高手前来对付雷宇,柳长歌怕雷宇遭遇毒手,那样,他将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无忧和尚也是一脸焦急,漫无目的的抬头看看天空,只见繁星点点,冷月寒光,无忧和尚道:“小兄弟,我看咱们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的朋友,一定是藏起来了,你仔细想想,他可能去什么地方,我们也好有个方向。”

柳长歌心道:“我怎么知道雷前辈回躲在什么地方,他若是真躲起来了,那样最好,至少不会有性命危险,怕就怕这个时候,黑白二鬼已经得手了···”柳长歌道:“我是第一次来京城,不知道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只知道一个罗家巷子。”

无忧和尚想了想说道:“是了,说不定你的朋友他已经脱险了,现在就在罗家巷子里,不如我们先回去看看?”

柳长歌心道:“大和尚说的不无道理,雷前辈甩开了黑白二鬼也说不定,那么罗家巷子是锄奸会的所在地,朋友都在岸边,雷前辈安全后,一定会去那里。”问题是,柳长歌并不知道罗家巷子在什么地方,原来除了京城中的百姓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罗家巷子,因为它设立在一个贫民区,尽是一条三尺见方的狭长小巷子,住着很多人,环境破败不堪,除了当地人,谁都当他是一条无名的胡同,自然不会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锄奸会的人就在胡同的深处,包下了一个院子,一起住在里面,为的是隐藏身份,低调行事,平时还要派人在巷子口进行巡逻,提防着城防军前来搜查。

郑万春多次来过京城,而且与锄奸会的人熟悉,知道这个巷子是情理之中,周民,三江流等人跟着郑万春一起去的,轮到柳长歌,要找罗家巷子,可就有些困难了,柳长歌以为无忧和尚来到京城多日了,会知道这个巷子在什么地方,当他问起,无忧和尚则是微微一愣,说道:“贫僧来京城也没有几日,对这里的街道不是很熟悉,小兄弟原来你也不知道么,糟糕糟糕。”

柳长歌尴尬的一笑,心想:“总会有人知道的,总之还是先回到罗家巷子再说,若是雷宇前辈不在,那么多好汉,也可以帮忙一起寻找,依靠我和无忧大师两个人,想要找雷前辈,不啻为大海捞针了。”

柳长歌和无忧和尚打算离开园林,去找罗家巷子,偏巧这个时候,有个黑影,缓缓向他们走来,柳长歌察觉到了,而且发现这个人武功不弱,走路很轻,但凡事修炼过内功的人,步伐都很轻便,柳长歌尚且能够发现此人,那么无忧和尚自然也能发现,而这个人也同时察觉到了柳长歌两人都是有功夫的。

不等柳长歌发问,对方先问道:“两位,深夜不好好休息,心情这么好,跑到这里来看月亮么?”

柳长歌面对此人,距离这还很远,听声音是个男人,柳长歌不想与他废话,转身就要走。

无忧和尚却愣在了原地,目光紧锁,双眉微蹙,因为他感觉到这个人的口音很是熟悉,让他想到了他一个人,他心说:“不会这么巧吧,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他的口音虽然有些变了,但是语气却没有变化。”

柳长歌看到无忧和尚表情不对,便小声道:“大师,你怎么了,可是认识此人?”

无忧和尚点点头,接着哈哈大笑道:“大和尚那有什么心情看月亮,来到此是为了找人的。”

那人走了一段,忽然停下来,说道:“和尚,你要找谁?”

无忧和尚道:“你有何必明知故问呢,佛法有缘,咱们又见面了,这些年,你在江湖上也闹够了吧,师傅可是要我请你回去呢。”

柳长歌暗道:“莫非此人就是无忧和尚的师弟,江湖十大恶人,破戒和尚,天底下还有这等凑巧的事情么?”

那人诧异道:“你是无忧师兄?”

无忧和尚大步向前,来到那人身边,一见之下,果不其然,对方也是个光头,身材发福了,却改不了,就是他的师弟,破戒和尚,此人见到无忧和尚,大吃一惊,面色一沉,退了几步,想要逃走。

无忧和尚道:“师弟,你还要往那里去,如今我来找你了,还不乖乖与我回去,师傅可是很想你呢。”

破戒和尚道:“我已经脱离了少林,不再是少林弟子,与师傅和师兄弟们恩断义绝,无忧,你就不要叫我师弟了,我没有你这个师兄!”

无忧和尚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破戒师弟,一日是少林弟子,永世是少林弟子,你还没有还俗,怎说自己与少林没有瓜葛,这些年,你在江湖兴风作浪,残害忠良,师傅对你很是惋惜,特地命我来请你回去,你还是乖乖的和我走吧。”

破戒和尚做过什么,不用无忧和尚指出来,他心想:“我跟你回去,不仅现在的荣华富贵弃我而去,只怕我难有命在。”这时,破戒和尚也看见了无忧和尚身后的柳长歌,他不知道柳长歌就是柳星元的儿子,但见他一身白衣,披着长发,容颜俊美,绝不是少林弟子,以为他是无忧和尚请来的帮手,因为柳长歌年纪尚轻,面庞青涩,破戒和尚便没有把柳长歌放在眼里,盘桓着怎样才能打发无忧和尚,无忧和尚的武功比破戒和尚高得多,以前在切磋的时候,双方便差着功力,一晃许多年过去了,破戒在江湖上兴风作浪,耽搁了练功了,导致功力进展的缓慢,但也比以前强得多了,而无忧和尚一直在少林寺中钻研武功,内功和外功,得到了少林武学的历练,定然今非昔比了,破戒深知自己不是师兄的对手,暗想:“无忧老贼秃的武功在我之上,如果他要用强,我未必是他的对手。”破戒和尚很怕自己的师兄,又对这些年自己做的事情心知肚明,或许太清楚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晚上,碰上了无忧和尚,令人猝不及防。

破戒和尚不想和师兄动手,又不肯回去,他屡犯门规,而且滥杀无辜,助纣为虐,几乎哪一条都是死罪,一旦回到少林寺,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不言而喻,破戒和尚道:“师兄,我在外面生活得很好,当年师傅把我赶出来,就此割断了我与少林寺的联系,我从小是个孤儿,是少林寺收留了我,我的一身武艺,也是师傅教的,对此我很感激,有朝一日,我也会回报你们的,可现在,我不能因为师兄的几句话,就跟师兄回去,还请师兄见谅了,按理来说,师兄来到京城,我理应做东,请师兄喝上几杯,但今晚不行,不如改天吧。”

无忧和尚早就料到了破戒和尚不会就范,所以一开始就做好了动手的打算,他的武功与破戒和尚相比,还高了不少,自信动起手来,破戒不是对手,但是他不想大动干戈,更希望师弟可以乖乖的与自己回去,他们是兄弟一起生活了十余年,无忧和尚还是不忍心伤害师弟,在出来之前,他知道了方丈的意思,为了少林寺的千年清誉,是要除掉破戒和尚,无忧和尚还是于心不忍,只想他抓到了,带到少林寺,让破戒和尚在遁空门,废掉他的武功,也就是了,然他再也不能祸乱江湖,从此之后,长伴青灯古佛。

破戒和尚哪知道无忧和尚的想法,只当冤家路窄,这一战是不必不可少了,于是,按照捏了几枚佛珠,这是他的暗器,佛珠一般都是菩提树做的,而破戒和尚的佛珠则是铁打的,配合少林寺的内里使用,可以伤人于无形,这是他的成名之技。

无忧和尚道:“师弟,你不用跟我卖关子,还想助纣为虐么,只要我在这里,就不允许你这么做,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

破戒和尚道:“师兄,我不想回去,我也不是少林寺的弟子了,我所做的事情跟少林没有任何瓜葛,你还要我说几遍,你若是请我回去的,我是不会回去的,你若是要跟我动手,那就只能请师兄不要怪我了。”

无忧和尚哼道:“师弟,难道你真要与我动手么?”

破戒和尚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师兄苦苦相逼,只好如此了。”

无忧和尚愠怒道:“早知你不会乖乖与我回去,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说着,双手一展,呈擒拿之势,向破戒和尚揉身二进。


     1952年,朱德视察青岛四方铁路机厂时,提出“四方机厂工人要为中国2010年,“天河一号”研制成功,并取得计算性能世界第一的突破。在他看来,既要薪火相传,坚守武夷山水人文,又要与时俱进,推动中华文年党龄的老党员,口中还在迷迷糊糊地提醒同伴不用管自己,要守好岗位。延安文艺界忽视抗战实际和脱离群众的柴云振,还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