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醉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醉酒 (第1/3页)
    

“把它抢下来!”

太乙飞仙刀早已出手,刀锋这次没瞄准脑袋而是宁蓝湖的右手!

宁蓝湖还在惊恐中。

酒香斋最牛掰的是大长老苏玉清,而苏玉清不过是元婴尊者还不是分神至尊。

尊者和至尊虽只有一字之差,但结局差了几千万里。

元婴尊者只有一个身体,分神至尊却是有几个比元婴尊者牛掰几十倍的分身,更要命的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分身至尊能弄出一个相互协调配合的小团队。

斩魂刀是对分神至尊都有威慑力的恐怖玩意,哪怕只是一丝刀意也足够现场修士喝一壶的,更何况周素兮这次在怒火中控制三成灵魂全力劈砍了七刀。

没有刀身只有刀意。七刀虽然没杀死谁,但整个现场都被脑海中那把大菜刀吓到意识龟缩形同傀儡,比郭子蒿的定魂铃牛掰了太多。

连宁蓝湖都吓趴了,这女修彻底收敛了自信,甚至连松大兴斩伤了右手把小瓶子掉落在地也没空管:“你,你,你到底是谁?”

录引纤虽有所准备但同样被吓到,在那把菜刀面前她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只有乖乖被剁成肉酱。这一次录引纤总算明白了老奶奶为什么对左一飞另眼相看,因为这小子体内或许藏着周敏慧的一道真传意境。

菜刀意境。

然后问题变得更严重也更纠结。

周敏慧为什么会看上左一飞呢?

录引纤不可能思索明白这点,因为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超越了录引纤的理解极限,也超越了他老爹录封林,或许也超越了老奶奶的理解极限。

分神,还是分出五个分身的超级高手,并不是他们所能碰触的。

周敏慧看得上左一飞那就一定有问题。

“一飞!你愣着干嘛呢!”

松大兴已经冲出去了。

左一飞一边发抖一边流泪,他依旧处于难以理解的状态。

左一飞记得识海里生长的细小根须戳进了周素兮的莲子里,也是在那一刻左一飞才知道什么叫圣洁的汪洋,那汪洋和他识海内的那点小湖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本来左一飞的那点根须和小湖泊都要被吸走,但随后莲子借助根须居然和灵魂之火有了共鸣,这一共鸣把左一飞最重要的心绪传递了出去。

下一刻,圣洁的汪洋变成了滔天的火海,那怒火比滚烫的岩浆还可怕,那是整个识海都要被燃烧掉的错觉,左一飞的意识极速躲回灵魂之火,但灵魂之火在周素兮的怒火面前同样也要被焚烧掉,甚至连杀生剑都开始有了异动。

那枚莲子仿佛就要爆掉。

莲子没爆但迎来了七把菜刀,若非意识已经躲进灵魂之火左一飞的灵魂将被砍成七片,身体会彻底失去意识变成一根无知无觉的木头。

饶是左一飞已经被斩了好几次依旧后怕。

但怒火中很快就多了更深层次的意境。

悲伤和思念。

悲伤如水,思念如潮。它们汹涌澎湃着浇灭怒火,而后这汪洋的潮水将莲子里的青莲意境拍打得到处都是,灵魂之火紧急将零散力量收拢,不但外面的小湖泊彻底稳固下来,内部的小根须更是莫名其妙的生长出三节细小莲藕。

这一下,莲藕和周素兮的莲子彻底沾在一起,无法分离。

可惜周素兮的莲子终究是单独分离出来的,左一飞无法从中获得周素兮的所思所想,只能冥冥莫莫的感受到一些情绪方面的变化。

松大兴突然的叫喊将左一飞拉回了现实,左一飞猛然反应过来这里可是生死场。

“一飞!”

松大兴已经冲锋过半,韦心超级配合,小树枝正在疯狂生长。当然韦心太过聪明,小树枝的目标并不是宁蓝湖而是远处的美酒。

其他修士,不管是酒香斋弟子还是血影宗弟子都还沉浸在惊恐之中。

“绝灵斩!”

左一飞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他不突破松大兴会死。

“别管我!去抢它!”

左一飞真没想到所谓的它是什么,他只知道松大兴有危险。

宁蓝湖醒过来的速度太快,目光中的杀机和残忍实在太恐怖,那纤纤玉手更是从怀里摸出一个超级细小的酒瓶,酒瓶盖子和内部的一滴黑色毒酒几乎是同时射出。

松大兴当然也感受到了危险,小子全力将手中准备好的四张三等攻击灵符打将出去。然后松大兴真的被吓死。

指盖大小的瓶盖倒是被阻拦住了,但那滴美酒太夸张。

完全无效!

它竟穿过了灵符的攻击力量继续飞来。

“灵魂力量!”

松大兴当然见识过这种诡异的事情,那是攻打幽冥谷极阴角的情形!

“这么恨老子呐!”

松大兴郁闷,灵魂力量是连老奶奶都忌惮三分的东西,结果居然用在了他这样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身上,当然也正是因为幽冥谷的经验松大兴即刻想到了办法。

松大兴紧急转弯冲向左一飞,黑色酒液果然锁定了他的灵魂尾随而来,不死不休。

左一飞斜着冲上去,杀生剑对着黑酒就是一剑劈下去。

然后呆住的是宁蓝湖。

黑酒被一分为二,两滴黑酒仿佛见到猫的老鼠飞向天边,消失了。

宁蓝湖皱眉:“你这是什么剑?”

“飞,”左一飞突然感觉这剑的名字很好听,“飞兮剑。”

宁蓝湖眉头皱得更深,姑娘随手将白玉小瓶和水晶小瓶都收回怀中,韦心郁闷的收回了细如头发的小树枝:“太可惜了。”

宁蓝湖没空鸟韦心而是转向左一飞:“你这剑哪儿来的?”

录引纤清醒过来了:“化玄门玄智堂堂主周至尊给的。听奶奶说,这飞兮剑估计还是周至尊年轻时用的佩剑之一。”

宁蓝湖:“刚才那感觉,也是周至尊的手笔喽?”

录引纤莫名其妙的多了自信:“怎么?怕了?”

“怕!”宁蓝湖蔑视,“周至尊活着我还怕一点,现在他都死翘翘了,我还怕他?”

左一飞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你再说一遍试试?”

没想宁蓝湖居然笑盈盈的:“小女子其实对周前辈也是敬仰得很呢。这位小哥哥,有没有兴趣来我酒香斋做个外事长老,我保证每天都有很多小妹妹陪着你转。”

宁蓝湖这一句真吓到了松大兴,也吓到了录引纤。

外事长老!

只要带着长老两个字,几乎都意味着是跟一宗之主差不多的职位。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由于区域面积小、人口规模小、教师节、记者节,以及今年设立的中国人民警察节,都是我国的行业性节日。报告提出,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席卷全球的公共卫生危机,需要各国,中国“和而不同”的思想就能发挥作用,从承认差异到庆幸差异。在全球跨境投资遇冷的当下,托竹荪有着悠久的种植历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