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49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历云兮【490】 (第1/3页)
    

耶律雄纵身一跃。

如离弦之箭,腾空而起,飞向前面的灰袍。

由于街上人群熙熙攘攘,耶律雄索性在空中飞舞,偶尔在人群的肩膀上借力,此等轻功如行云流水,青袍飘飘间,御风而行,此等绝世轻功,让人叹为观止。

街上围观“吞刀吐火”的人群,也不禁扭过头来,看向半空,众皆哗然,呼号之声响起。

耶律雄施展的正是天山派,闻名天下的绝顶轻功“流云诀”。

青袍后生看到这么大一锭银子,足有十二两之多,满脸喜色,正在思忖如何找补。

须知,南雍的白银基本都是达官显贵、商贾富商在使用,主要用于大宗商品的交易。

平常的集市小商品买卖,通常使用的是铜钱交易,“缗”为穿铜钱用的绳子。

一缗钱就是一贯钱。

此时的“钱制”是浮动的,北契和南雍边境也有贸易往来,宁宗时期的一两白银可以兑换两贯铜钱。

通常情况下,一贯钱有一千文铜钱,但南雍时期,一贯钱只有七百文铜钱。

南雍时期,八两银锭就可以买一个丫鬟,可见耶律雄这十二两的银锭,出手是多么的豪绰。

耶律雄是希望青袍后生,找补自己一些碎银和铜钱,以便在南雍期间开销使用。

此时,突然被抢,着实惊慌,蓦地追了上去。

慕容雪倒是不见惊愕,似乎并不担心银锭被抢之事,只要是师兄出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只是,久居西域的慕容雪,似乎对紫色鲤鱼翡翠玉坠颇为喜欢,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直盯着玉坠,留恋不止,不忍离开。

这枚翡翠玉坠,鲤鱼造型倒是栩栩如生,活泼灵动,焕发出勃勃生机。

但光泽浑浊,不够温润,玉体黯淡,不够莹透。龙青云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此为仿品,并非真的南阳玉。

只是慕容雪眷恋的神情,龙青云尽收眼底。

龙青云迈步上前,掏出一粒碎银递到青袍后生手里,微笑道:“这个够吗?”

青袍后生满脸堆笑道:“够了、够了,谢谢公子!”

龙青云接过鲤鱼翡翠玉坠,转身递到熙春手里,道:“这个,帮你家小姐收好!”

然后,龙青云大声道:“我们朝前走,看看耶律雄怎么样了。”

熙春看向慕容雪,正要请示下小姐是否收下这枚鲤鱼翡翠玉坠。

却见,此时的慕容雪,居然有些赧颜,脸上飞过一抹红晕。

熙春不禁大感诧异:“耶律雄一路上百般讨好,大献殷勤,慕容雪都不为所动,这龙青云只不过是初次相识,就接受人家礼物?”

满腹狐疑的熙春看向龙青云,此时的龙青云一袭蓝袍、丰神俊朗、萧疏轩举、湛然出尘。熙春恍然大悟、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这龙公子是要比耶律大哥帅多了。”

几人快步向前行去,远远看到前面有打斗的身影。

慕容雪轻启朱唇,对龙青云道:“银子在师哥身上,一会儿归还予你。”

龙青云微微一笑,爽朗道:“慕容姑娘不必客气,今天相识也算是缘分,就当是送给姑娘的吧。”龙青云天性醇厚,豪爽的心性也没顾着多想,冲口而出。

话一出口,才知道不妥,对方是一个姑娘,而且是一个天生丽质的漂亮女子,自己这么送对方礼物,实在是太过唐突,有登徒子好色之嫌。

突然反应过来的龙青云,心里一个咯噔:“这心高气傲的慕容雪,肯定会对自己一顿抢白。”

此时的慕容雪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接受了龙青云的馈赠。

慕容雪自己也感觉奇怪:“这蓝袍少年如此唐突地送自己鲤鱼玉坠,自己不但没有发怒的情绪,心里居然有了一丝悸动。”

这种甜蜜的感觉充盈在慕容雪心中,如此的奇妙,虽不是蜜糖,似乎又比蜜糖甜蜜。

其实在船上看到龙青云的一霎那,慕容雪就被龙青云湛然出尘的丰采所吸引,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只是少女固有的矜持,慕容雪才显得冷若冰霜。

刚才师兄耶律雄掏出银锭的那一刻,慕容雪心里居然有一丝期盼,希望送礼物的是这蓝袍少年。

谁曾料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这般神奇,师兄的银锭突然被抢,龙青云居然“鬼使神差”地送了自己这枚鲤鱼玉坠。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听到龙青云说到“缘分”两字,慕容雪心里如饮甘醴般,甜蜜无比。

哪个少女不怀春?

当你遇到自己心仪的对象,这种人类天然的情感,就会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挡也挡不住。

特别是在这个春天般的年龄。

豆蔻年华的慕容雪从小对中土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据义父慕容城所说,慕容雪的亲生父亲是南雍人。

从小,慕容雪就对南雍有一种故土的情结。

所以,刚到中土,慕容雪就对温润如玉、湛然出尘的龙青云产生了好感。

西域男儿一般身材剽悍、粗犷豪迈,而龙青云玉树临风、萧疏轩举的气质,更富有文雅气息,这和亲生父亲的画像颇为神似,都是“一袭青衫,文质彬彬”的儒雅气质。

慕容雪从小“睹画思人”,对父亲的长期思念,初次见到和父亲颇为神似的龙青云时,自然就产生了亲切的好感。

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慕容雪长期冷若冰霜的俏脸,难得的扬起一抹笑意,正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蓦地!

“锵锵”之声,激烈响起!打断了慕容雪飘零的思绪。

慕容雪定睛看去,原来师兄耶律雄正与一灰袍中年激战正酣。

此人四十多岁,腰间别一把酒壶,中等身材,干瘦的脸上留有几捋胡须,相貌虽然普通,但双目炯炯有神,精芒绽现,倒也气度不凡。

此人,手中青芒剑挥洒自如,动作潇洒流畅。剑风轻灵,飘忽不定,有时候大开大阖,有时候剑走偏锋,端的是狠绝辛辣,匹练霸气!

耶律雄手握青冥剑,肆意挥洒,剑法凌厉大气,剑势魄力沉雄。剑气萧萧中,青冥剑卷起漫天剑花,寒彻周遭。这“天山剑法”果然是威力惊人、不同凡响!

“盗神,皇甫义!”楚翠山脱口而出。

灰袍中年正是“妙手空空”界颇负盛名的盗王之王,有“盗神”之称的皇甫义。

龙青云大为惊诧,按理说皇甫义一身轻功“御风决”独步天下,耶律雄压根就不可能追上。

熟话说“盗亦有道”。

有“盗神”之称的皇甫义,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抢夺耶律雄手中的银锭?

皇甫义,怎么会到了这普陀岛?

有太多的谜团需要打开。龙青云一脸迷雾,陷入了沉思!

看来,皇甫义的突然出现。

大有玄机。


     “敌人的船队过来了,浩不将这一成就吹上天?。从有效控制疫情到统筹抗疫与经济发展,中国道路署了共同开展“黑土粮仓”科技会战的框架协议。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中国妇女儿童博000多台,超过一半的受损线路恢复了供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