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幽冥白虎的身世(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幽冥白虎的身世(上) (第1/3页)
    

  

  楚白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又回到了自己那个老旧而又温馨的家,母亲在厨房里张罗着饭菜,父亲正与爷爷下着象棋,家里很热闹,所有的亲戚长辈都在家里,他们谈天说地聊着家常,一帮兄弟姐妹也成群的聚在一起开心的聊着年轻人的东西,一大家子其乐融融,而自己则靠在窗边,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满足的看着这一切,心灵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这时,正在微笑的楚白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好像被舔了一口,暖暖的,湿漉漉的,还带有些轻微的刺痛感,心底还仿佛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唤声。

  

  然后,楚白醒了。

  

  楚白缓缓的睁开眼睛,耀眼的光明取代了眼前的黑暗,他看到有一只大白猫正伸着舌头在自己的床头,看到楚白醒来,她美丽的异色瞳中透出了一股喜悦,柔柔的叫了一声。

  

  “白沙。”楚白也轻声的叫了一声大白猫的名字,他声音沙哑且低沉,犹如一个久病的病人。“我记得,我打赢了那只老虎之后就昏了过去,又是你救了我吗?白沙。”

  

  白沙先是凑过来用脸轻轻的蹭了蹭楚白的脸,然后才轻声的叫了几声,似乎是在向楚白解释。

  

  “是周琦他们?他们怎么会来的?算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等我好了再向他们道谢吧。”楚白放弃了徒劳的猜测,转而开始关心起自己的身体来。

  

  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发现双手传来的感觉中并没有预料中的那样痛苦,右手几乎完好,只是拳面还有一些红印,但是左手手臂上却缠绕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厚的就像是一个洛克人的手臂,让楚白心中不禁吐槽道:这都是谁包扎的呀,某个动漫爱好者吗?

  

  不过,楚白感觉自己的手臂似乎已经在愈合了,纱布包裹的伤口中不时的会传来一阵酥麻的痒,和一些略微的刺痛感,但对身体的影响已经不大了,楚白又伸手摸向自己胸部,他记得自己受的伤中就数胸部的伤最重,骨折,肺部损伤,不管哪一个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可能威胁生命的伤势。

  

  楚白伸出自己的右手,小心的碰了碰自己胸骨,一股剧痛从胸腔中传出,楚白早有准备,却还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发出声来,看来胸部的伤势好的并不理想。

  

  楚白侧过头去,注意到床头柜子上放了一只红色保温杯,杯盖敞开,显然是刚刚用过了,这里面就是楚白平时十分宝贝的灵素液了,他之所以毫无顾忌的去找那只变异虎单挑,决心是一方面,这瓶灵素液是另一方面。

  

  白沙也看到了楚白皱眉,她关切的朝着楚白叫了一声。

  

  楚白听后,摇了摇头,道:“不用再喝了,你给我喝的那点量应该是足够了,我现在身体暖洋洋的,左手也不是很疼了,胸口的伤应该也不会有大碍的,可能是骨折类的伤势要好的慢一点吧。”

  

  白沙听后点点头便也不再坚持,她侧身来到放置红色保温杯的柜子前,双爪抱住杯身,身后的尾巴伸到身前一把卷住杯盖,然后将它一下一下拧紧,灵活的就像是一只人类的手一样。

  

  白沙用尾巴卷住拧紧保温杯,走向放在一旁的登山包,把保温杯放入包中之后,又用嘴叼出了楚白包装好的老鼠肉,向着楚白轻声询问了一声,在得到楚白暂时不要的回复后,就又放回包中,还随便把拉链给拉上了。

  

  “白沙,你过来跟我说一下,我昏迷以后都发生了些什么。”

  

  楚白躺在床上向白沙招了招手,白沙一个小碎步,飞身一跃就跳上了楚白的床,然后趴在他身边跟他说起了他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白沙:“喵喵喵。”

  

  楚白连连点头。

  

  白沙:“喵喵喵。”

  

  楚白:“原来如此。”

  

  这在旁人看来非常搞笑的一幕,但在楚白与白沙之间却非常的正常,楚白与白沙不仅可以相互的感知位置,还能相互理解各自的语言。虽然楚白也不知道为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楚白总算把后来事都弄清楚了。

  

  “想不到,是他们一个个把我抬上来的,我上次做了那样的事吓唬他们,我还以为他们会讨厌我呢。”

  

  楚白自嘲道。

  

  白沙赶紧小声的安慰了几句,楚白点点头,摸了摸白沙的脑袋,不再多说。

  

  之后楚白又与白沙聊了几句后,就抵抗不住心中涌现的睡意。与白沙交代了两句,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白沙调整了一下身体,让自己面朝房门之后,也眯起眼睛假寐起来。

  

  ……

  

  孟长苗在看到楚白被送进房间之后,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没有跟着众人一起进去,而是转身去了28楼。

  

  杨教授还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手中握着望远镜,皱着眉头,不知是在思考什么,连孟长苗走到了身边也没有发觉。

  

  “杨教授。”孟长苗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杨教授回过神来,只得轻声的叫了一声。

  

  “是你啊,长苗,你回来了。”杨教授从沉思中惊醒。

  

  “是的,我回来了,杨教授。”孟长苗恭敬的回答道。

  

  “那楚小子情况如何?”

  

  “胸部骨折,已经开始充血肿胀,而且我听楚先生呼吸,肺部似乎也不妙,左臂的伤势也不轻,深可见骨,但是前二天楚先生给的抗生素还有一些,应该不会感染,问题不大,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胸部了!不仅胸骨骨折,而且肺部伤势也不乐观,以我们的条件恐怕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

  

  ”如果是普通地方的骨折,我倒是还能想想办法,但是胸骨骨折十分麻烦,不仅需要手术开刀,还要专业的医疗器械,即使在过去也不能算是一个小手术,凭我们现在的条件几乎是不可能治愈的,更何况还有更麻烦的肺部创伤。”杨教授叹息着说道。

  

  “那……楚先生接下去会怎么样?”孟长苗迟疑的问道。

  

  “凭他的身体素质,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会活下来,就连胸骨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愈合——”

  

  “啊,您不是说——”

  

  “愈合是会愈合,但是没有药物与手术的治疗,充其量不过是愈合,而不是痊愈,知道什么是破风箱吗,差不多就是那种程度,以后别说是重活,恐怕就连活着都是煎熬,楚小子他那一身强横的内家拳怕是要废了,也不知他受不受的了这个打击,唉!”

  

  杨教授又叹息了一声,随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房间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杨教授才开口道:“对于那只白猫你怎么看?”

  

  “您说的是白沙?”孟长苗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只变异猫确实跟其他变异生物有些不一样,她显的更加的聪明,而且更加的温和,好像没有受到空气中那奇异荷尔蒙的影响。”

  

  “还有一点。”

  

  “还有一点?”孟长苗不禁楞了一下,皱起眉头思考起来。

  

  杨教授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而且她更加的强大!她拥有远超同类的战斗能力!”

  

  说着,就把自己手中的望远镜递了过来。

  

  孟长苗有些疑惑的接过了望远镜,然后在杨教授的指点下看往了他们遇到白沙地方的一个不远处。

  

  那是一处马路中央,地面保存的还算完好,杂草长的不多,在这稀疏的草丛中,孟长苗惊讶的发现了数具变异狗的尸体,它们死状各异,有的脖子折成一个不正常的角度,有的肚子上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血流了一地,连肠子都流到了体外,还有的看不出死因,只是嘴里冒出了大量的鲜血。孟长苗数了一数一共有五具变质狗的尸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教授,在那种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具尸体?”孟长苗大吃一惊,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惊骇的问道:“难道这里又来了一只强大的变异生物吗?”

  

  杨教授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确实是一只强大的变异生物,而且比起那只变异虎来恐怕也是毫不逊色,但目前来看,她还并不是敌人。”

  

  杨教授的这个奇怪回答,再结合他之前问的问题,这个答案呼之欲出,孟长苗难以置信的说道:“难道您说这一切都是——”

  

  “没错,就是那只名为白沙的白猫做的的,而是前后不过几分钟,就把那五只体型远超它的变异狗尽数杀死,那场战斗根本称不上是战斗,那些变异狗在她手里毫无反抗能力,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真的有这么强吗?”孟长苗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杨教授神情严肃道:“强的有些不符合科学,我估计又是灵素的某种影响,总之详细的等晚一点我再跟你说,你先带人把那具变异虎的尸体取回来,还有,顺便把那些变异狗的也一起带回来,那些肉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

  

  “我马上去,杨教授。”

  

  当孟长苗回到22楼的时候,他奇怪的发现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女人在内也都在走廊中,不禁开口询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待在外面?”

  

  众人看到孟长苗回来,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在一干众人的叙述下,孟长苗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你们是说,白沙独自进去了,还把你们都赶出来了?”

  

  “就是这样,不知楚先生现在怎么样了。”周琦一脸苦笑的答道。

  

  孟长苗想到杨教授对楚白病情的结论,叹息一声道:“白沙她也不会害楚先生的,而且其实我们现在也帮不到楚先生,就随她去吧,我们只要过一会儿把抗生素拿进去给楚先生就可以了。”

  

  “眼下我有一件事要征求大家的意见。”

  

  

  

  


     创新监管方式,引入“沙盒监管阐释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此后,劳尔又于2005年和2012年两度访华,进一8月1日,是《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实施9周年。目前,全球疫情仍处于大流行状态,D医改给了我们十分重要的经验和启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