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烹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烹鹿 (第1/3页)
    

“连我都看不进去了。”韩兼非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那是冰铁中的逗比通过骨传导传递的声音,“这位国防部长大人似乎直接把你当做联盟军方的下属单位了。”

“无所谓,”韩兼非低声说,看起来像在自言自语。“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

停止复用抗精神病药物,已经恢复了正常思维的周融,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沉默了不少,在被特勤人员带上听证席位后,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当时,我一直在说关于硅虫的一切,”他开口道,“可你们这群废物,没有一个人听我说了什么,还把我关进精神病院,拿我当傻子一样对待!”

场内鸦雀无声,参谋们低着头,似乎默认了他的话。

“……现在那些怪物打过来了,你们终于想起我来了?想让我帮忙找到对付硅虫的办法,”他的脸上露出歇斯底里的笑容,“凭什么!”

这个秘书出身,一直混迹在保守党各个大佬身边、早已习惯逆来顺受的人,不知道是终于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意,还是之前的药物治疗造成的后遗症导致,突然变得有些疯狂。

韩兼非心头一动,觉得他的笑容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抱歉,周特使,”由于周融回到奥古斯都堡后还没有得到新的职位,卢杰还是以之前的职位称呼他道,“对于之前发生的一切,我代表联盟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向您致歉。”

“我受了那么多苦,你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解决了?”周融冷笑道。

“我还带来了汉威总理对您的书面嘉奖与新任命书,”卢杰从身边的秘书手中接过一张已经撕角的电子纸,“要不要看看?”

虽然还不知道任命书上会给出什么样的条件,但在所有人看来,这都已经是联盟政府、国防部对周融的最大诚意了。

周融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要不要接受联盟的条件。

“想一想,”卢杰似乎突然变成一个顶级谈判专家,循循善诱道,“一边是毫无意义的报复和发泄,一边是受人敬仰的地位、炙手可热的权力以及终身荣誉,周特使,你会选择哪一个?”

他直接在几十个联盟最高级别参谋面前公开说出这些,完全没有顾忌任何政治场上的潜规则,几乎已经是赤裸裸地威逼利诱了。

韩兼非抱着手,冷眼看着两人的表演。

一个装疯卖傻,只是为了能够要到一个更高的价码,一个直截了当,完全不顾及脸面。

“这也……太直接了吧……”一直在旁观联盟最高级别军事会议的47号行星土包子白贺忍不住嘟囔道,“47号行星的黑帮交易,多少还说点儿切口呢。”

“这是小事,卢杰并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韩兼非回头轻声说。

果然,周融离开听证席,走到主席台前,接过那张纸,飞快看了一眼。

“可以。”看起来,联盟的确开出了一个诱人的价码。

“他们直接找你不是更简单吗?你了解的信息,比这个白痴多太多了。”源智子有些不明白,这些联盟大人物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态度,”韩兼非笑道,“上次找我,联盟丢了一颗殖民行星,在他们看来,找周融这种没有根基、随时可以收拾的笨蛋,比找我要划算多了。”

周融放下那张纸,回到自己的位置。

卢杰则直接开口对会议室中所有人说道:“现在,我来宣读战时政府的第一道总理令:兹任命前总统办公室主任、前保守党特别事务综合管理部副部长、前总理特使周融阁下,为战时政府特别顾问团团长、国防部第三副部长,在战争期间协助国防部处理与硅虫相关的技术装备、战术、战法事宜,享受政府特别津贴。”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这次,不但那些参谋,就连韩兼非也有些吃惊了。

在现场所有人看来,周融最多会被安排一个技术顾问的职位,需要的时候把他捧得高一些,不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踢开。

国防部向来只有两个副部长,这第三副部长是什么鬼?这几乎等于直接把他送进的战时政府的权力中枢了。

虽然只是外围,但考虑到这个负责方向的关键性,这块骨头,给得是不是也太大了!

卢杰放下手中的委任状,环顾四周,直到场内渐渐安静下来。

“另外,我谨代表总理先生本人,向周部长授予联盟英雄勋章。”

这一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联盟英雄勋章,是联盟历史上最高荣誉勋章,在于教团长达二十年的大战期间,也只授予过三百多人,大战之后,哪怕是四万行军那种惨烈的战役后,也没有谁得到过这枚勋章。

“我们是在见证历史吗?”虽然不明白联盟英雄勋章意味着什么,但从小对联盟舰队有着无数美好想象和向往的女孩白栎还是问道。

“是。”韩兼非自嘲一笑。

在死亡行军战役中,他和白山雇佣兵独立团拼了老命,十不存一,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坚守撤退要道四十多天,让超过百万联盟陆战队得以顺利撤出行星,为自己赢得的,也不过是一枚金盏花勋章而已。

场内的气氛很快再次平静下来。

周融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开始讲述自己和硅虫“英勇作战”的事情。

他的讲述中,充满了不实和对自己的吹嘘夸大,但关于硅虫的特征、感染方式与机制的问题,却和真实情况没有太大出入。

韩兼非还是不由得佩服这种靠笔杆子出身的人,即使是在为自己作赞歌的时候,那些看似空洞无物的辞藻和话语中,依然隐含着逻辑严密、条理清晰的关键信息。

现场的参谋们都低着头,不断在面前的电子纸或个人终端上记录着什么。

周融终于一口气说完了他在泽塔星圈那座实验室中的经历,如果不是亲自去过,就连韩兼非都会相信他所说的那些话了。

“好的,相信我们已经对目前正在应对的敌人有了一些了解,具体的细节分析,还要等战情部的分析结果出来。”在看到周融已经没有更多东西可讲之后,卢杰起身走上主席台说,“那么,韩先生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有一些。”韩兼非站起身,卢杰向在场的参谋们介绍了他的身份。

迎着联盟军方大佬们复杂的目光,他走上台前:“我是韩兼非,我这边还真有一些需要补充的信息。”

说着,他看向之前坐在身边的三个穿着装甲的人。

“我今天带来了,来自硅虫爆发地,ACPM47号行星的三位幸存者!”

场内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李柚茶住在郑州市管城区,这里地势较高,积水情况不严重,但一想到无数民服务热线为主渠道的“接诉即办”改革,真正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化屋村地处乌江南北两源交汇处,是六冲河、三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相比于新冠病毒,更为致命的“病毒”是类重点行业人员和重点区域的检测频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