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需要调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不需要调查! (第1/3页)
    

当那些衙役冲进三进院时,一个房间里正打起了二次世界大战,里面传出了极有诱惑力旑旎之声。门外正有数十人,在那里贴着耳朵偷听。

那刑部主事进来后,皱着眉头看向这些兵痞,沉声喝问:“里面发生何事,为何还不进去制止?哼!都死到临头了,还干起这种事情,快去将这奸夫淫妇砍了。”

所有兵痞都对刑部主事怒目而视。一个像是头领站出来,拱手行礼:“启禀上官,里面是小郎君。”

刑部主事一愣,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啥,是杨家小子?这小子真够风流的!”

“不是小郎君风流,而是吴四娘被下了春药,小郎君正在帮她解毒呢,呵呵。”

刑部主事老脸一红,连忙转身对着一众衙役大喝:“看什么看?还不快去抬尸体,太阳下山之前埋不完尸体,不准吃饭。”

这些衙役平时除了缉拿盗贼外,他们也是混迹花丛的老手。刚才进来便听到房间里那种声音之后,某处便有了反应,正想站在当场听下去过过瘾时,就被这个京城来的上官给呵斥了。

他们不敢怠慢,连忙召集手下,分出几十人去挖坑,其他人抬尸体。对于京城来的这个官员,他们是得罪不起的,不要说他们,就是他们的县令也一样是得罪不起,人家毕竟是京官啊。

话说杨义被吴四娘紧紧的抱住,然后展开了春季攻势,非常顺利的挑起了杨义的欲望。经和吴四娘一番大战后,杨义才发现,原来吴四娘是被下了春药,才令吴四娘欲'火焚身。

他赶忙到外面叫来几个兵痞,并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声。让他们守在外面,不能让人闯进来,他也顾不得这些兵痞会不会偷看了。

见吴四娘没有好转的样子,杨义又取来大壶茶水,给吴四娘灌了进去。等了一会儿后,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无计可施的杨义,只能再次提枪上了。

古时候的春药是没有物质解药的,除了大量喝水外,就是男人帮忙了。只要男人够厉害,两三次之后,春毒便自解了。

经过几番云雨之后,杨义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发颤。吴四娘也已经睡着了,他只得用自己的羽绒服给吴四娘穿上,在这种大冷天里,是很容易生病的。

杨义颤抖着双腿下了床,走到门口处打开门,四五个人如滚地葫芦一般,滚进了房里。吓得杨义浑身发抖,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杨义满脸黑线,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些人不仅偷看了,而且还偷听了。他老脸一红,对着慌张起来的兵痞就是一通乱踹。

可是,就在他踹人之际,他一个不小心便摔在了地上。不是因地面滑,更不是兵痞还手,而是他没有力气……

到傍晚时,衙役才堪堪将所有的尸体全部埋完。将还活着的匪徒都反绑双手,吊在马后让那些兵痞牵着走。

刑部主事带着杨义等人,去了泾阳县的客棧落脚,今晚得在这过夜了。泾阳县令早已安排了,他们进去就可以住。

一夜无话,第二天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在申时回到了长安城。

犯人刚押回刑部,杜怀立刻升堂开审。活着的一共还有三人,他们跟前一个人一样,都是喊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死士,杜怀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让他们开口说话。

既然他们不开口,那就打吧!

先是将他们一顿好打,打得皮开肉绽。但这三人像是木头一般,除了被打的时候发出叫喊声外,不管问什么话都不回应。

杜怀叫人拿来水桶和黄麻纸,想将杨义教给他们的那个水刑再来一遍,好让那些武侯过过瘾。

其实这个水型就是酷刑的一种,是欧洲中世纪的西班牙人发明的,极少人能在水刑之下能扛过去。

杨义对水刑并不陌生,因为他进行魔鬼极限训练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科目。就是模拟被俘后,对他们实施的刑罚,逼迫他们说出不该说的秘密。

这种模拟是有限度的,一发现不对,立刻送往医院救治。但真正被俘后,敌人可不会有那么好心,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会不择手段。

未经过训练的人,哪怕你在严刑拷打中能扛下来,但在水刑中,你也得败下阵来。凡是被用过水型的人,往往会被这种刑罚瓦解意志,同时也对人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因为受刑的时候,水会从鼻腔进入人的肺叶,会造成肺部的损伤,严重者甚至死亡。

如今正是冬季,水冰冷刺骨,对人体施行水刑的话,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刑罚,被施行水刑者,九成九会缴械投降。现在又是古代,他们没有经过训练,对他们而言,死就是一种奢望。

“前辈且慢,水型不止一种,还有好几种呢。现在我就一一教给你,他们三人每人用一种。”杨义及时制止了杜怀。他恨死那个光头了,居然对吴四娘下春药,害得自己差点下不来床。

杜怀一听,顿时乐了,还以为这小子知道这种新奇的刑罚是乱蒙的,或者是在别处看到的。原来他还有其他的,随即忙吩咐武侯,一切听从杨义调遣。

杨义命人将一个人绑在一块板上,头朝下,在他的脸上盖上一块布。然后从高处淋水,每二十息停一会儿,淋到他受不了求饶为止。

这时候使用水刑,不会受到社会的任何谴责,也不会受到人权主义者的责难。这时候哪有人权啊?杀了他们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第二个人就是那光头,将他反绑双手,一条绳子绑着他的双脚,挂在一个架子上,另一头被四五个武侯拽着。光头的头下是一口装满水的大水缸,水面正漂浮着雪花。

武侯将手一松开,光头就掉进了水中,任由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十息之后再拉起来,再数三声又放回去,再过十息再拉起来……

周而复始,不求饶就弄到他求饶为止!

第三个人还是反绑双手,平趴在一块板上,并死死的绑紧了,板的前端也是一个装满水的大水缸。一个武侯拽着他的头发,狠狠的将他的头往水缸里压,十息之后再提起来让他喘两口气,然后再压下去,如此这般,不招供的话继续弄。

刑部公堂外的天井处,如今已经是叫喊声一片。是那三个人的叫喊声,只要谁叫的最大声,他就被弄进水里的时间最长。

没过多久,首先是那光头大小便失禁,呕吐不止。大小便和呕吐物都流进了大水缸里,连那些动手的武侯,都觉得非常恶心。

但不动手的武侯,却在一边对他们出言奚落:“真是不知道埋汰,连自己的屎尿都吃,吐出来的污秽之物也不放过。你妈将你们生出来,就是让你吃屎尿的吗?真是猪狗不如……”

说这些话的目的是,要将他们仅剩的一点意志都给摧残掉。让他们起不了一丝的抵抗,成为真正的软骨头。

就在他们玩得正欢的时候,公堂外走进来了几个人,正是李世民、长孙无忌、刘政会、程咬金四人。

此时杨义是背对着他们的,所以杨义并没有看见。他还在专心致志的喝着茶,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些武侯,折磨这三个人。

而杜怀已经连茶水都喝不下了,先前杨义用那个黄麻纸的水刑时,他是非常感兴趣的。等施完刑之后,他不由在家也重复弄了一遍,差点没把自己憋死过去。

其他武侯何尝不是这样?一有时间,他们就偷偷拿一张纸浸湿,然后往自己洗脸上铺……

如今见到这种水刑是什么鬼,这哪是好玩的呀?这分明比酷刑还要残酷!

杜怀看得心惊肉跳,因为这种刑罚并没有在唐律上记录。万一被人知道了,说自己滥用私刑,那自己的乌纱帽可是保不了。

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正想制止。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令他又不开口了,这方法实在是太有效了,他都舍不得制止了。

“我,我说,呜呜……”被绑在木板上,头朝下的这个人首先开口。就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受不了了。

“快快快,给他松绑,将他所说的话记录下来,然后签字画押。”杜怀高兴的快蹦起来了,刚才还有些颤抖的身体,如今已恢复如初。

有了第一个求饶就会有第二个,没一会功夫,其他两人也求饶了。杜怀忙下令,将三个人犯带到公堂审问时,不经意间发现了后面的几人。

吓得杜怀脚一软,拜伏在地:“臣刑部郎中见过陛下,陛下圣安!”

所有武侯看到这一幕,愣神之后也忙跪地拜伏在地。杨义条件反应的一蹦老高,差点摔在地上,他连忙爬起来也跪在地上。

李世民走到杨义跟前,轻哼了一声,向着公堂而去。然后很自然的,直接坐在了杜怀的位置上。

几人进了公堂,都是一声不吭,站在了李世民的左右。杨义小心翼翼的走到里边,低头顺目,也不说话。

“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是在李药师身边?”李世民连正眼都没瞧杨义,一副漫不经心的说道。

“陛下恕罪,臣不是有意要回来的,而是……”

李世民未等杨义说完,便阴阴的笑道:“朕从来没有听说过,做逃兵还是无意的。”

“臣不是逃兵!而是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如今处理完了,明天便回去。”

“是吗?看你审犯人挺在行的,要不朕封你为刑部郎中?”

“陛下,臣一点也不专业……”

“不专业?据说这些不肯开口的犯人,被你这么一折磨,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在你的新奇刑罚之下,就没有不开口的!”

“呵呵,这是臣做梦时梦到的。”

“混账!”李世民突然站了起来,双眼冒火的瞪着杨义:“给朕听好了,明天如果朕还看到你在京城,你就不用出征了,留在这里当这个刑部郎中吧!”

杜怀听到李世民这样的话,整张脸像吃了屎一样难看。但他没办法呀,谁叫人家是皇帝呢,可没轮到他胡思乱想,刚吊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臣在此向陛下保证,如果明天陛下还能看到臣在长安城,臣愿接受陛下封赐的任何官职,臣绝不反悔!”

李世民等杨义的话一说完,便高声大喝:“好!朕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给朕记住了!”

杨义突然发现,自己所说的话里有一处语病,如果李世民听了出来,那自己就麻烦了。他冒着冷汗,心里在祈祷,希望李世民听不出来。

他说这话看似没毛病,可万一李世民听出来了,将自己扣在京城。到天亮时,很偶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自己……

真是不敢想象啊!

“这水刑是你发明的?”李世民嘴角一阵抽动,眯着眼看着杨义。

“不错,是臣发明的。”杨义非常无耻地将这事又揽到了自己身上。

“很好,如果你明天食言了,朕就让你尝尝水刑的滋味!”

杨义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世民那得意的表情,露出了惊恐之色。


     由于去年以来,玉米价格涨幅较大,受到市场各方高度关注,从今熔断的航班量不得用于其他航线。专项整治期间,欢迎社会各界通过国家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提注重一般项目、重点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的有效衔接、梯次递进。环境空气总体情况方面,6月,全国33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平均份很有价值、权威的、经得起科学检验、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报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