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吃了八个番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吃了八个番薯 (第1/3页)
    

燕无双闻言,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你才脸皮厚呢!我又什么都没有做,我还救了她,我不动手,等着你们杀我啊!”

“你救了香香?鬼才信呢!你刚才一定是趁着香香昏迷的时候,睡了她。”妇人不相信。

“你神经病啊!你看到了吗?你就在这里瞎说!”燕无双很是讨厌这个妇人,幸亏这几个人只是普通的百姓,若都是修士,只怕他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白白被冤枉死。

“废话,我们都看清楚了!”妇人怒视着燕无双,似乎是再说,我们都看见了,你还有脸狡辩。

几个人点头,他们都是认为石香香已经失身于燕无双了,没有看见她裤衩上有血迹吗?

“你看清楚个毛,刚才是有鲶鱼妖,她被吓昏了过去,要不是我救她上来,她就已经被鲶鱼妖给吃了。”燕无双指着河水。

“哼,鬼才信你呢!还鲶鱼妖,你这个采花贼,你毁了香香的清白,你这个杀千刀的,你该死!”妇人大声的骂着。

鲶鱼妖不在,这个事情怎么解释呢?

算了,既然解释不清楚,那就不解释了。

“行了,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燕无双说着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是谁欺负我家香香,我要杀了他!”

燕无双循声望去,就见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正大步向他奔来。同样都是锄头,他用的超大号的。

大汉不仅高,还特别的胖,估计有三百多斤,这哪里还是人啊!简直就是一座肉山。他每迈出一步,身上的肉就跟着晃动。

这胸肌,这晃动的幅度,只怕很多女人看了都眼红。

距离的进了,地面都有轻微的晃动,发出咚咚的撞击声,带动着燕无双的心脏跟着跳动。

看架势,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一般人,弄不好是一个修士。燕无双不确定是不是能够打过他,也不敢跟他打,不然一旦受伤被抓,不死也会残废。毕竟对待淫贼,官府是默认可以直接击杀的,事后还不用承担刑罚。

燕无双想了一下,直接进水,他琢磨着就大汉这个体型,进水之后肯定是阻力非常大,行动都会不变,更何况是跟他战斗了。

跟燕无双预计的一样,大汉的身体太重了,他一踏入水里,脚就陷进了淤泥里。他吃力的拔出,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件事是一个误会,我真的没有睡你的女儿,我还救了她,我是好人!对了,她是你的女儿吧?”燕无双忽然发现不对,那少女身高也只是一米五五左右,是一个纤瘦的小萝莉。跟这个大汉的体型一对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人。

是基因变异了?还是他们家邻居姓王?

“哼,你要是好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我一定要杀了你,替香香报仇!”石铁柱咬牙切齿的说着,然后拔出右腿,继续往前走。

“哎,这个年头说实话都没有人相信,果然是好人难做,早知道这样,我刚才就让鲶鱼妖吃了他就是了!”

燕无双说着,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一些不对,脚底的水流颤抖的频率加快。

“不好,那鲶鱼妖来了,你快上岸!”燕无双没有看到那鲶鱼妖,不过应该是就在附近,他灵力运往双眼,打量着水里。

“哼,你吓唬谁呢!”石铁柱自然是不相信,认为燕无双是找个借口,打发他走而已。

鲶鱼妖似乎也是聪明了,知道燕无双不好抓,所以它直奔石铁柱冲了过去。

“快,你快上岸,那鲶鱼妖冲你游过去了!”燕无双说着双手掐着雷诀,引出一道雷电,打向鲶鱼妖。

水很清澈,外加鲶鱼妖确实是很大,石铁柱确实是看到了,只是太晚了,鲶鱼妖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鲶鱼妖飞身而起,张开大嘴,想要一口吞下石铁柱。

不过石铁柱的身高在那里了,鲶鱼妖的心里忍不住犯起了嘀咕,它可以一口吞下吗?

“轰!”

金色的雷电落在鲶鱼妖的头上,鲶鱼妖双目圆瞪,嘴巴一僵,随即直接撞向了石铁柱。

“啊!”石铁柱只是来得及怒吼一声,就被鲶鱼妖撞倒在水里。

“我劈,我劈死你,让你咬我!”燕无双继续用雷电攻击着鲶鱼妖。

水导电,雷电的伤害有加成,燕无双很快就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鲶鱼妖不动了,不过燕无双依旧是不敢大意,他拿出刀,直接对着鲶鱼的头狠狠的戳了下去。

鲶鱼的头骨很硬,跟刀尖相撞,发出脆响声,不过最终还是被穿透了。

鲶鱼妖吃疼,身子剧烈的甩动着,不过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因为它死了。

燕无双踏在鲶鱼妖的尸体上,看着水面飘着的一层鱼虾,又看了看同样是飘在水面的石铁柱,心里犯起了嘀咕,他该不会也被雷电给电死了吧?

燕无双也顾不得收拾鲶鱼妖的尸体了,走上去,抓住石铁柱的胳膊,把他往岸上拽。

石铁柱确实是修士不假,燕无双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没有死。若是普通人,刚才就应该死过了。

他的脸,胳膊之前应该是被鲶鱼妖的鱼牙给挂到了,都破了正在流血。

燕无双拿出金疮药,纱布,给他治伤。

伤口太深,燕无双就缠上很多的纱布,把石铁柱的脸都给包住了,看着特别像是用木乃伊。

燕无双的后背一直疼,他替石铁柱包扎好,准备想让人给他帮忙的,却发现之前还在的村民,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地上只剩下那些断掉的锄头,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燕无双看着躺在地上的石香香,觉得她一直穿着内衣躺在地上有些不太合适,容易被人占了便宜不说,不知道的人,又会误会他,对石香香做了什么。

燕无双找了一圈,找到了石香香的衣服,给她穿上。上衣还好说,就是裤子有些费劲。

燕无双正在给石香香提裤子的时候,石香香忽然呢喃一声,悠悠转醒。

石香香刚刚醒,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是感觉有一双手在她的臀部上移动。而且两个人距离的这么近,燕无双还是光着上身,她心不由得又是慌了。

“啊!”

石香香的胆子,似乎是真的小,她眼睛一翻,尖叫戛然而止,就这么昏了过去。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啊!你以后要是遇到真的淫贼,还不是任由人家胡来啊!”

燕无双郁闷归郁闷,给石香香穿好衣服之后,想了一下,就直接随意的把药粉倒在后背上,也不管是不是都倒在伤口上了,开始运功疗伤。

燕无双正运功,忽然感到后背发痒,养的厉害,就像是蚂蚁撕咬一样。

“难道是药物过敏?不应该啊!”燕无双拿出镜子,打量着后背。

“咦?这是什么情况?”

燕无双发现他后背上的伤口,很明显是比之前浅了很多,一些边缘的位置,都已经开始结痂了。

“难道是因为我体质增强的原因,导致疗伤的效果也提升了?应该是这样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呢!”燕无双说着,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河水。

他现在勉强也算是一个水族,之前在水里滋养灵台的效果就不错,不知道在水里的疗伤效果会怎么样?

燕无双很是认真的琢磨了一番,咬着牙站起身,走进水面,然后蹲下身子。

在水里,确实是疗伤的速度加快了,因为伤口很明显是更加的痒跟疼。

“嗯?”石铁柱摇头晃脑的起身,他感觉脸有些不舒服,他想要伸出手去挠,却发现他的左臂,已经被打上了绷带。

“你别乱动,不然把伤口给扯开了,可别怪我!”燕无双听到了动静,知道是石铁柱醒了,立刻提醒道:

“是你给我包扎的?”石铁柱闻言,下意识的问着。

“废话,这里还有别人吗?”燕无双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也是!”石铁柱很是认真的点头。

“我在跟你说一边,我没有睡了你的女儿,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燕无双觉得他还是要再解释一下,万一石铁柱相信了呢!

石铁柱闻言,下意识的喊了一句“香香!”,随即起身,去寻找,当他发现香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很是紧张。立刻伸出手,去测香香的鼻息。

“她是怎么回事,怎么胆子这么小?”燕无双忍不住问了。

石铁柱确定石香香还没有死,心里踏实多了,随即很是无奈道:

“香香小的时候被人打伤了心脉,不仅没有办法修炼了,而且容易昏过去!”

“心脉受损是吗?这个给你,喂她吃了,一次吃一颗,直到好了为止!”燕无双说着取出一瓶专治经脉受损的养经丹。

石铁柱下意识的伸出手借住药瓶,打开闻了一下,随即问道:“你这瓶里该不会是毒药吧?”

“还毒药,你弱智啊!我真要是想杀你们,还用得着下毒吗?我直接不救你们,让鲶鱼妖吃了你们就行了!”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只是石铁柱依旧是不相信燕无双会这么的好心。

“那谁知道你是不是对香香打什么主意呢!”

“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要是真打你女儿的主意,还会救你吗?而且她都躺在那里不动了,我想要睡她随时都可以睡,还用费什么心思吗?”

“她睡着跟想的时候能一样吗?谁知道你是不是喜欢玩强迫的那个调调呢!”石铁柱不相信,毕竟对于男女之事,很多人的喜好是不一样。

“也是,睡一个尸体,一点反应都没有,确实是没有意思!”燕无双点头,赞同石铁柱的说法。

“哼,果然你就是这么想的。”石铁柱怨恨的看着燕无双。

“谁这么想了,是你自己说的,我是被你带偏了而已。算了,我懒得跟你争了,瞎浪费脑细胞。你赶紧把药给她吃了,我看看效果咋样,一瓶够不够。”燕无双白了石铁柱一眼。

“你给我药,该不会想等救好了香香,然后睡了她吧?你怎么能这么的缺德呢!”石铁柱说着,气愤的直接把药丢给燕无双。

我去,这个人不会是神经病吧!这都是什么脑回路啊!刚才那几个人也是,难道这个村子的人,普遍智商堪忧?


     与会代表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补命烈士遗体被当地群众就地掩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公共文化服务能力中华民族的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巨变。2020年,美国对立陶宛进行大量的军售,向24时,南京市新冠肺炎感染者增至155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