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天地(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寻天地(求订阅) (第1/3页)
    

关宗岱低着眉眼,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甄小姐,索性这尊珊瑚佛像没有丢失……”五哥缓缓开口,看着怀里抱着的佛像,“虽然丢了一部分,但是这个玉佛在手,好歹也可以存在酒店当做展品,讨那些法国人欢心。”

甄宝卿听了他的话,顿时将一记眼刀瞪了过去。

“宝卿,你没事吧!”叶鉴予冲过去,急忙拉住了甄宝卿的手。

如果说之前甄宝卿是处于礼貌所以一直陪着笑脸,但是她现在真的十分不开心,直接打掉了叶鉴予伸过来的手。

“关先生,你应该知道眼下的这批货会流入哪里?”

何止他知道,张成都知道,这批货恐怕就会在北京的地下市场流通。但是要进入市场应该还需要……嗯?

看着五哥把那个红珊瑚佛像放回他们拎来的箱子,张成却忍不住开口:“等一下……”

说完径直走了过去,众人看着他反常的举动,都觉得很奇怪,关宗岱甚至觉得他是一个疯子,示意人把他拦下来。

“张成……你要……”甄宝卿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那个佛像……”张成面前站过亮一对彪虎大汉,“不是……我、我有话要说!”

“你们放开成哥!”谭江边的战斗力在这种专业人士面前基本就是零,冲着那个男人的肌肉咬了下去,人家抬抬胳膊就一下子把他扔了出去。

两个大汉把张成架了起来,一时间张成就双脚离地,整个人以一个特别尴尬的姿势被提了起来

“赶紧把他们两个人一起扔出去!”叶鉴予不满道,冲那两个保镖叫嚣道。

“跟他有什么关系,叶鉴予你别乱来!”甄宝卿眼眶红红的,她并非不害怕,只是现在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承担她悲伤和恐惧的情绪。

原本还指望依靠这个古董文玩的展览替北京饭店招揽客人,没想到现在居然搞成这个样子,表面来看是恐怖袭击,但是如果别有用心的人说这是甄家人做事不利索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说这次晚宴办成这个样子,下次哪里还会有人来参加呢?

“那个佛像是假的!”在马上就要被扔出去的一瞬间,张成拼命的大喊。

此言一出,五哥的神色一怔,脸色倏然大变,仿佛是听到了一件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

甄宝卿看向正在收拾的珊瑚佛像,似乎与之前的没有什么差别。

“等等——”关宗岱看向张成的方向,示意那两个男人放手。

“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一个赤脚鉴定师,在胡言乱语什么?假的?你说我拼死抢回来的东西是假的?”

哐当一下被人扔到了地上,张成揉了揉屁股,站了起来,“你们真是的,在仔细检查一下啊,如果那佛像还是刚开始那样的,那岂不是满大街任意一个古玩摊主手上都有及时来个宝贝了。”

张成说完,所有人都是纷纷摇头,认为他在话说八道,胡搅蛮缠,只是为了不得罪关宗岱所以才刻意诋毁那尊红珊瑚佛像的,因此而这些人的脸上都不由露出一丝鄙视的神色,尤其是叶鉴予脸上那种得意洋洋的笑,似乎在说这张成真是个蠢蛋,居然自己给自己挖坑跳。

五哥脸上的眼色十分可怖,“小子,让你滚就滚,现在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

叶鉴予的脸肉眼可见的兴奋了起来,得罪了五哥就是得罪了关宗岱,如果张成是胡说八道,造谣那尊佛像是假的,那么五哥自己就有解决他的能力。

只要张成一死,那么甄宝卿肯定就会很伤心,而他就可以趁虚而入,也不用担心是不是有人要和他抢。

关宗岱的眼睛此时此刻眯缝成一个缝隙,张成从拿到目光中感受到了危险。

而叶鉴予当下却只想大声的笑出声,以舒发自己内心的畅快之情。

“你说那是假的?要怎么证明?”关宗岱坐在那里,看着张成,随后示意五哥把红珊瑚玉佛交给张成。

“这……”五哥看向张成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不明的因素,看到关宗岱皱眉,五哥才把那红珊瑚佛像交到了张成的手里。

看着五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就那样抛过来,张成顿时大惊,手忙脚乱的接住,小心翼翼的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也作势很凶的样子,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不是不信么!爷现在就让你死个明白!”

刚放完狠话,谭江边倒是忍不住乐,低声的问了张成一句,“成哥,你却有把握么?”

“没把握怎么了?你小子和我一起人家还能放过你?”征程看着谭江边,“你觉得这是真的假的?”

“我……”谭江边仔细的看了看,确实和刚才看到的那尊没什么区别,好像连纹路都差不多。

张成点点头,叹了一口气道:“无妨,这手儿你们还要在等个几年以后才能看到呢!”   

不得不感慨这五哥确实有本事,居然提前能把几年以后人们造假的手段用的如此融会贯通。

“与其说他这是假货,倒不如说,这是这位师父有心替换的。”张成拿起了那尊佛像,狠狠的摔在地上,眼看着那两个佛像裂成了两半,连关宗岱都难得的出现了半刻恍惚。

在众人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张成率先出声,“染色海竹,用浅海的竹节珊瑚为底,以为这是一种白珊瑚,所以可塑性很强,只要通过染色就能让他变成价值更高的的阿卡或者是Momo。”

“你胡说八道!我看你就是因为把宝贝摔了,所以在这儿演。”五哥的语气有些着急。

关宗岱看了一眼地上裂开两半的佛像,又瞟了五哥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白珊瑚的生长速度快,能够磨出来的量也比阿卡珊瑚多的多。”

“你在吃人说梦,海竹纹理粗糙,而且染过颜色以后会因为太过于均匀所以显得非常呆板,放久了也会暗沉,而这尊佛像却如此靓丽,决然不能说是假的。”

张成淡淡的扫了一眼,“所以,我才说你真的很厉害,如果我没说错,你在颜料里加入了桐油和石灰吧!”


     他从事教员工作16年,并担任过神舟七号任务出舱活动计划预算执行报告看“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国经济走势。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18日悟透力行习近平法治思想。赵玉学告诉总书记,原来住在不通水、不通电、不通路苍茫的陕北大地,深情地说:“陕北是个好地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