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元八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开元八重 (第1/3页)
    

“驾,驾!”

栖云城的官道上,两辆马车朝着城内急速飞奔。

跑在前面的一辆马车内,梦星儿、络幽与金沐风正坐在其中,后面一辆马车里则躺着气若游丝的夜阳。

“来人用的好像用的是洗月国铁幕山的功法!”

络幽开口说到。

自从上了马车以来,梦星儿始终一言不发,一直眉头紧锁像是在想什么问题,金沐风也是默契的沉默不语,没有发表任何想法。络幽觉得这种气氛很是压抑,于是率先打破沉默。

“哼!铁幕山?”

梦星儿轻哼一声,然后看向金沐风。

“哎!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是冲我来的。”

金沐风叹了口气,缓缓开口。他的表情很有些落寞有些无奈,因为没有人会这么犯众怒的去对付一个纨绔和一个酒楼的掌柜,那么唯一的可能,来人是来杀自己的。而好巧不巧的,夜阳成了替死鬼。金沐风不认为洗月国的铁幕山会对自己动手,两国目前虽然关系紧张,但还不至于派人来杀自己这个太子,他心中清楚,现在最有可能冒险来杀自己的人,唯有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的三弟金沐同。想到可能会是亲弟弟派人谋害于自己,金沐风心中感到一阵苦涩。

“呵呵!无情最是帝王家。”

金沐风心中所想,被梦星儿一句话道破。她奉命在金炎国经营多年,对于局势的了解,远比金沐风知道的要多。只是她还是低估了这个太子之位争夺的疯狂程度,显然已有修士宗门直接参与其中,并公开出手袭杀正牌太子。虽然这次金沐风侥幸逃脱一劫,但夜阳也不是一般人,他的死必将引起骁勇将军府的震怒,届时整个大都与权利中心的局面会更加动荡飘摇。

“哎!”

金沐风轻叹。他现在也很是头大,毕竟夜阳是跟自己在一起才遇害的,这要他怎么跟夜家人一个交待。

“南芜战宗!!”

忽然,金沐风耳边传来梦星儿的轻语,他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的瞬间紧绷,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向梦星儿。

“什,什么!什么南芜战宗?”

金沐风嘴巴有些哆嗦的向梦星儿问到。

一旁的络幽也难得一副吃惊的样子看向梦星儿,她是跟着梦星儿一起长大,一起从百花宫来到金炎国的,因此没有人比她了解梦星儿绝不是一个随便信口开河的人。难道梦星儿的意思是刚才袭击她们的人来自南芜战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将意味着原本案中的小动作,很快就要变得明面化,那么会是金炎国的灾难!金炎国的内乱如果导致洗月国趁势钻了空子,那将是她们天坤国不愿意看到的。络幽正心思飞转的时候,她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

“刚才出手的人是南芜战宗的高手!起码有着元婴末期的修为。”

对于络幽与金沐风的反应,梦星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轻声说完,然后一脸微笑着看向脸色已然惨白的金沐风。

“梦,梦掌柜!何以认为是南芜战宗的人?”

金沐风艰难的开口问到。梦星儿的笑在他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很是诡异,如果梦星儿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的太子之位那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呵!这很难猜吗?而且我还能确定之前袭击我们的人是谁。”梦星儿笑眯眯的说到。

金沐风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凉意,他紧张的问到:“是,是谁?”

“我问你,南芜战宗为了这次大比,他们派来几个长老?”

梦星儿没有直接告诉金沐风是谁,但她的问题令一旁的络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南芜战宗一共来了五个长老啊!”

“几个外门长老?”

“两个”

梦星儿和金沐风两人一问一答间,络幽突然开口到:“古封右!”

听到络幽的话,金沐风顿时嘴巴张得大大的,而梦星儿则是一脸笑意看向络幽。

金沐风这时反应过来,南芜战宗来的两个外门长老是一男一女,两人正好都是元婴期的修为,男长老的名字正是古封右。

“之前袭击我们的人,我能确定修为在元婴期,而且还是一个男修。那么…”

梦星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而看向金沐风。

“我三弟母妃的娘家就姓古…”

金沐风一脸苦涩,喃喃说到。这个时候时候不由得他不信要除掉自己的人真是自己的弟弟。

“杀太子,可不是小事呢!这种事情只能自己人去做,不是么…”

梦星儿说话间看到金沐风一副落寞的样子,她脸上的笑意更浓。这个倒霉的太子爷,现在就像一个溺水将死之人,是一个为求活命什么条件都会答应的人。

梦星儿接着说到:“古封右敢这么做,必然也得到了南芜战宗的默许。只是,好在他们目前还是有所顾忌的,不然也不会伪装成洗月国的修士来杀你。”

金沐风听到这里,原本变得黯然的双眼再次显出神采。他意识到梦星儿的分析正好切中要害,既然南芜战宗有所顾忌,那等于自己并非没有机会。

“可这次骁勇将军府世子收到牵连,受到这无妄之灾,倒很是难办啊!”

只是梦星儿接下来的一句话,又一次让金沐风的心沉入谷底。

金沐风深知骁勇将军夜峥嵘宠爱的孙子因自己而身死,这事情确实不好善了。指不定老爷子气极之下,极有可能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那么他这个太子将真是祸不单行,内忧外患之下,太子之位必遭废黜。

“夜阳,他…”

金沐风想了解一下夜阳的伤情,话刚出口却被梦星儿打断。

“他心脉尽断,没有当场身死就已经是命大了,他熬不过今晚的…”

梦星儿的这一席话等于是判了夜阳的死刑,金沐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闭上双眼,像是在等待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

马车在向着栖云城内狂奔,梦星儿的一席话令车内三人此时相对沉默着。络幽心里有些犯难,想起自己把夜阳带走时对白瑾的交代,她不知道回到梦星楼将怎么跟夜阳的朋友解释。自己一旦弄砸了,那么梦星楼在栖云城十多年的耕耘也可能付诸东流,那也将是百花楼巨大的损失,是她所承担不起的。

栖云城梦星楼外,梦星儿和络幽从马车中缓缓走出,金沐风因为身份敏感,已经在半路上被太子护卫接走。当梦星儿看到出来迎接夜阳的白瑾与严家兄妹时不由得也是一怔,饶是她见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场面,蒙着面纱的白瑾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也是令人惊叹。同时令梦星儿感到心悸的是,这个蒙面女人的修为不仅她看不透,还隐隐地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

“那个小臭小子呢?不会鬼混的不回来了吧?”

严小语看了看打扮妩媚至极的梦星儿,语气不善的对络幽问到。她和严展到现在只是知道夜阳住在皇城大都,对于其他的均是一无所知。所以严小语继续把夜阳当成只知道欺负自己,喜欢讨好其他女孩的坏小子。

络幽被严小语问得一愣,当即也不知道回答。

“实话实说吧!”

梦星儿微笑着对站在身边的络油缓缓说到。

络幽也明白当下实话实说好于任何的推辞与谎言,她看着白瑾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到:“夜世子遭人暗算,我们带他回来跟你们见最后一面。”

“什么?你说什么?”

一旁的严展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大声问到。

络幽没有回答严展的话,而是继续盯着一言不发的白瑾,她诚恳地说到:“对不起”。

此时夜阳平静的躺在一块木板上,被两个人抬了过来。一群路过的好事者被吸引,陆陆续续的围了过来,对着络幽与白瑾等人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看到被抬过来的夜阳,白瑾当即上前,她的一只玉手轻放在夜阳的胸口处,一股玄力自白瑾的掌心缓缓的探入夜阳体内,夜阳的伤势顿时被白瑾查的一览无余。

“把他送到我的房间!”

白瑾查看完夜阳的伤势后没有丝毫的啰嗦,直接对身边的严展说到。

“哦哦”

严展立即点头答应,抱起木板上的夜阳就往梦星楼的里面走去。严小语则是一脸蒙圈的跟着严展离开。

“你们最好希望夜阳没事,不然谁都保不了你们!”

严家兄妹走后,白瑾盯着络幽和梦星儿冷声说到,然后便转身也走进梦星楼内。留下络幽和梦星儿两人站在自家酒楼门口面面相觑。

“咯咯咯…”

反应过来的梦星儿忽然笑了起来。

在这金炎国,梦星儿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威胁,但络幽却能感觉的到,梦星儿的笑声中充满着担忧。通过白瑾的气场以及言语,她们此时谁也没认为这个骁勇将军府的世子是个纨绔那么简单。


     赛马节、歌舞比赛、书法欣赏……随着各项文化活动在西藏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工人、农民代表占总数的15.7%。他强调,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补短板”阶段转入“筑高地”“上水平”阶段。要全面落实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健全刑事制裁、民事赔偿和生态补偿想治理污染难题,解决好人的问题、机制的问题是一个重要环节和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