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青春在风中飘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criticism.com
     青春在风中飘着 (第1/3页)
    

“唉,你别乱动”看见王长生要伸手,唐昆舔了舔嘴唇,戴着手套就将干尸旁的羊皮卷给拿了起来说道:“幸好这地方是通风的,不然我们一进来就有可能让这里的东西出现氧化了,要不这羊皮可能一碰就得碎了,根本保存不了,但你现在也不能用手碰,手上有盐分和汗渍,得戴着手套才行,过后我还得再装到袋子里密封上。”

  

  唐昆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打开了这卷羊皮,顿时露出满满的一篇晦涩难懂的古文字,这种字看起来相当让人难以捉摸,不同于任何现存的字体。长河张了张嘴,诧异的说道:“甲骨文啊?”

  

  王长生直接摇头,笃定的说道:“不是甲骨文,尽管很相似,这可能属于象形文字的一种,十有八九应该是萨满系语言,这方面的历史我们都不太了解”

  

  唐昆烦躁的说道:“这他么扯啥呢,两千多年前的文字?这要是找出来了,还没有人认识,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啊?”

  “我们不认得,也未必没有做此方面研究的,这个不急回头我想想办法”王长生上面有六位师兄,其中六师兄知晓历史,二师兄门道最多,他想着跟两人打听打听,没准能磨出一些炉子来。

  “行吧,反正总归东西是到手了,后续的事再想办法,实在不行一急眼,我豁出去雇他十几个历史系的教授,全力研究这玩意了。”唐昆搓了搓手,眼神随即看是在石棺里另外几样殉葬品上流连了起来。

  “这还挑肥拣瘦的呢?”

  唐昆摆了摆手说道:“肯定得挑,我们团伙有规矩,不管进什么墓出去的时候只能带走三样东西,多一个都不行,这羊皮卷是一个,待会还得要按你说的,记下棺材上的那些纹路,这就两样了,我顶多还能带走一个东西,不仔细挑能行么?”

  王长生当即就愣了,这他么还盗亦有道了?

  “哎呀,那你看,这些线条是我让你们记得,回头这羊皮纸还得我先研究,说来说去你们要是就带走一样,那我占大便宜了啊?”

  长野笑道:“哥们,你不用在意,因为本身你能跟着过来,就差不多让我们捡了一条命,于情于理你占点便宜都是应该的,心里不用过意不去,昆哥说的没错,我们啊就是不贪,这些年来去过的墓多了,我们深深地感觉到一个真理,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要想活得长久心态必须摆正了。”

  王长生感慨的说道:“江湖还是有道义的……”

  “别酸了,赶紧的,把这鬼画符记下来,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完事快点出去,耽搁了的话整不好咱们都得被憋死在里面!”

  “行,速度吧”

  于此同时,墓上,乌苏里江的江面。

  此时距离唐昆他们三人下墓,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了,你别看他们在下面对时间没有概念,那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忙着,心里没啥计算,但在上面的小四和梁平平却感觉挺度日如年的,并且两人的心态有点不太好了。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左右,一天之中最冷的那个时间段,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二十几度左右。

  为了掩人耳目,怕真有人来到江上,小四就在冰上凿了个冰窟窿然后在上面搭起了个帐篷,两人扮演成了夜钓的人,这样的话被发现了还能有个说辞。

  凌晨十二点之后,温度就开始直线下降了,小四还算能挺得住,梁平平已经上下牙都开始打架了,并且伴随着呼呼吹来的北风他几乎都有要感冒的征兆了,就这个天气和温度你穿的再多都没用的。

  “不行的话,我去车里把暖风开了,等着他们吧”梁平平缩着脖子裹着棉衣哆嗦的说道。

  “我劝你最好别去,就这么挺着,要不然你吹会暖风再出来的话,冷热转变的太大,直接就能让你病趴下了,哎,这情形有点不太妙了啊,照这么冷下去”

  “这什么鬼天气啊,之前不是看天气预报了么,最低气温十九度,现在都得二十几度了。”

  “在这你不能看预报,基本都不准”小四叹了口气,担忧的说道:“这边的天气全看老毛那边的冷空气会不会吹过来,离西伯利亚太近了,那边气温变化大,说变就变,这要是再冷下去的话,冰层厚度就该往上加了,我们定点放的炸药量要是不够,冰层就很难被干开了。”

  

梁平平皱眉问道:“那得怎么办?”

  “听天由命,别再冷下去了……”

  勿吉王墓里,从王长生开始三人强行记着棺材边上的那一道道勾勒出来的线条,尽管唐昆和长野都不知道这玩儿意会有什么作用,但看王长生一本正经的架势,他们估计事后可能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

  可惜的是,王长生也不太明白这个被萨满大巫师埋下的阵有什么意思,只能等以后将其揭开才能有分晓了。

  

  片刻后,唐昆和长野朝着他点了点头,王长生瞅着棺材里的几个陪葬品努嘴说道:“带啥,想好了么?”

  唐昆从身上拿出个塑封的袋子,将羊皮纸装进去后说道:“反正最想拿的已经到手了,其他的无所谓,就挑着顺眼的来吧,我看那东西应该不错?”

  唐昆说的是勿吉王脑袋上扣着那个王冠,这玩意儿看起来确实是殉葬品里卖相最好的一个。

  王长生倒吸了口冷气,说道:“你是不是搞得有点大了?”

  “哥们,咱连人家的墓都给挖了,还有比这更大的么?”长野伸手就把赶尸头顶的王冠给摘了下来放在了身后的包里,说道:“这时候就不用盗亦有道的了,都没给他搜刮干净已经算是不错了,只拿着这一个,挺够意思的了。”

  “走了,走了,我估计外面的时间现在应该是后半夜凌晨左右了,再耽搁下去可就是天明了……”

  三人将石棺从新盖上,收拾妥当后马上离开了墓室,想着尽快离开勿吉王墓。


     2010.12--2011.12 重庆市委,向全球介绍更多如同葛家村一样的中国村庄。在此前后,四川、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西、广东等联防联控机制就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室的清洁工作等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